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快穿:我把修仙大佬拉下神坛
快穿:我把修仙大佬拉下神坛 连载中

快穿:我把修仙大佬拉下神坛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小胖橘子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元清桐 古代言情 晏卿

【快穿+系统+修仙+重生】 身为全国top前十的拳手元清桐穿越了
修仙大陆、仙门世族,她却是一个无灵根的废物
但没关系,她有钱,巨多巨多的钱
照样能混得风生水起
系统派发给她的第一个任务: 成为大佬修仙路上的绊脚石,考验他、引诱他、拉着他下神坛
大佬修的是无情大道,无情无爱
这还怎么玩儿? 可系统太过分
不做任务就下跪、雷击,直至屈服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任务开启....... 可是,怎么撩着撩着
她挂了...... 大佬却突破了...... 她重生了..... 大佬带人来围剿...... 这不是炮灰剧本吗? 垃圾系统!能不能让人家有一场甜甜的恋爱! 系统:诺,马上就来了!!展开

《快穿:我把修仙大佬拉下神坛》章节试读:

第 8章 只要夫妻之实


元清桐也不恼,她仰着小脸,笑道:“那我也可以不要夫妻之名,有夫妻之实就行。”

谁怕谁呀!不娶就不娶,但睡一睡还是可以有的,如此美男,倒真想尝一尝鲜。

晏思则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看起来十分呆萌。

元清桐惊呼道:“天啦,孤云君你居然会脸红,难不成你懂什么叫夫妻之实?”

晏思则别开眼去,怒道:“不知廉耻。”

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此人生气了,并且怒不可遏,但元清桐偏偏就要往上撞,她侧过头,直勾勾的看着晏思则的脸,戏谑道:

“孤云君,择日不如撞日,要不我们今日就来行夫妻之实,如何?”

反正她也不要名。

此话一出,晏思则“噌”的站起身来,说话竟有些结巴:“你....你...不知...廉耻。”

竟还是一句重复的话。

晏思则什么都好,偏偏就不会骂人,那些世家规矩教导出来的谦谦君子,遇到泼皮无赖当真是毫无办法。

晏思则那恼羞成怒又带着娇羞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元清桐第一次见,忍不住想要多调戏一番。

她干脆就地斜躺到了地上,三千墨发铺散开来。

元清桐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将领口往下拉了拉,露出一片雪白的前胸,随即又半撩起裙摆,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

用几近魅惑的声调道:

“孤云君,别害羞嘛,我都说了,我不要夫妻之名,自然也不影响你修大道。所以,孤云君可以放心的体验一番,翻云覆雨的极致快乐,如何?”

晏思则神色大变,惊恐的闭上眼,背过身去,仿佛身后是无比可怕的洪水猛兽,竟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

元清桐可没打算放过他,而是起身来到晏思则身后,伸出纤纤玉手从肩往下摸上了那结实挺括的胸膛,手感好极了。

极致的暧昧在两人之间流转,元清桐靠近晏思则的耳边,气若吐兰道:“孤云君的修为那么厉害,不知道床上功夫怎么样?小女子有幸能体验一番吗?”

元清桐此刻像极了勾引和尚的妖精,魅惑迷人。

晏思则垂在两侧的手被紧紧握着,青筋暴起。

他似乎在极力的隐忍。

此刻的晏思则觉得自己有些失败,修无情大道这么多年,却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一个女人拿捏,当真是愧对仙师。

元清桐的手在他胸前游走,由上而下,一寸一寸,撩人心弦。

就在那双软弱无骨带着温热的手即将摸到两腿之间时,晏思则猛然清醒,一把抓住了那双不安分的手,一个转身,面对着元清桐,眸光中带着隐忍和羞愤。

谁知,元清桐用力一扯,竟将毫无准备的他揽入怀中,双双坠到了地上。

晏思则好看的薄唇近在咫尺,充满着魅人的诱惑。

好想亲一口。

元清桐这么想着,也确实这么做了。

她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那唇有些微凉有些颤抖,该死得让人沉沦。

“没想到,孤云君喜欢在上面。”

元清桐媚眼如丝,笑意荡漾。

晏思则如避蛇蝎般放开了元清桐的手,迅速起了身,惊恐地退出去好几步。

元清桐有些憋不住笑了,她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站起来,刚想往晏思则跟前迈步。

角落里的忘尘咻的飞了出来,堪堪**她刚跨出的脚前。

吓得她赶紧将脚收了回来,规规矩矩的立在原地,不敢再往前一步。

妈呀!这敌我差距也太了吧,元清桐被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刚刚就差一点,剑就刺穿了她的脚。

孤云君彻底恼了。

晏思则咬牙切齿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

元清桐拍了拍被吓着的心脏,片刻后又恢复了贱兮兮的样子,“我不知道,所以才要向孤云君请教。”

晏思则紧握着双手深吸着气,极力克制着内心的躁动。

而他身前的元清桐早已笑得花枝乱颤。

果然,对付纯情小少年还得使用这下三滥的手段。

一招制敌!毫无还手之力。

晏思则背过身去,冷冷的命令道:“把衣服穿好。”

元清桐软糯糯道:“我不嘛,难道孤云君不想多看看吗?”

晏思则咬牙切齿:“不!想!”

元清桐取过身后的一缕头发,把玩了起来,一脸戏虐,“没关系的,孤云君想看就看,想看哪里给我说,我很愿意给你看的。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我不说出去,就没人知道。”

“而且,我很好看的。”

晏思则几近崩溃,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不理解,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知羞耻、伤风败俗的人。

晏思则声音愈发的冷了,“我再问你一遍,穿还是不穿?”

元清桐笑道:“不穿,我还能脱得更多。”

你能奈我何?

话音刚落,一件带着檀木香的衣服飞了过来,她被一股力量牵制着腾空而起,身子被衣服裹了个结结实实。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元清桐裹着衣服被扔出了静心阁。

望着重重关上的门,元清桐一脸懵。

“玩不起是不是?有本事你别用法力呀?”元清桐冲着屋里大喊道。

一道结界落下,静心阁内归于平静。

此后的数十日里,元清桐再未见过晏思则。

晏思则既不去学堂也不回静心室了。

是不是玩得太过火了?这小子这么不禁吓吗?竟被她吓跑了。

元清桐整日心不在焉,盘算着下次见了面好好同那小子道个歉,日后也收敛些。不然人跑了,这任务还怎么进行下去。

终于。

在第二十五日时,众人被召集到了广场中,元清桐见着了许久未见的晏思则,他立在正前方的高台上。

长身玉立,衣袂飘飘,仙姿卓越,神情依旧清冷。

他目光扫过元清桐时,眸光微动,复又恢复如初。

晏思则前方立着流光君和一名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一身白衣,身姿挺拔,面容冷峻,眉眼间同晏思则还有些许像。

此男子是晏思则的父亲,云中晏氏的家主———晏温。

晏温负手而立,对着众人高声道:“两月之后,就是万归门四年一次的招纳弟子之日。晏氏承蒙清河子仙君抬爱,将第一道考验交由晏卿负责。”

“来,让晏卿同大家讲一讲这第一道考验是如何。”温晏侧身往旁边挪了挪。

晏思则朝他恭敬行了一礼,而后抬步上前,淡然道:

“明日,万归门的第一道考验将正式开始。所有仙门弟子,十人为一组,自由组队。明早卯时出发,前往歧子山驱邪、收恶,时限为一个月。”

“最终会以邪祟、走尸、厉鬼收伏的多少作为评判标准,数量前三的小组,全员进入到下一轮筛选。”

“在此之前,每一组会分发到一枚传讯烟火。若遇到不可控、无法降服之物,放出烟火,自会有人前去救你们,但这也意味着整组弃权。”

“在这里,我得提醒各位一句:切莫逞能,伤了性命。”

话音刚落,众人就开始喧哗开来,慌忙四下寻找组队的人。

毕竟大家都想跟强者组队,强强联手,获胜的机会才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