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蝶药谷的不正式小弟子
蝶药谷的不正式小弟子 连载中

蝶药谷的不正式小弟子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家有俩猫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凌青岚 古代言情 容澈

蝶药谷之所以唤做蝶药谷是因为没有蝴蝶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师傅 于是我拐来几只蝴蝶,顺拐了一只小鹿,又为小鹿拐了个女婿 师傅问我:你怎么不给自己拐回个女婿? 诶?师傅言之有理 于是..... 师傅瞧了一眼女婿,又瞧了一眼女婿,啧啧称叹我眼光不错 我自当谦虚的说上一句:那是那是 这女婿外表风雅,气质卓然,举止从容...腹黑+城府还...醋坛子,这我哪能抵抗的了,绝无抵抗,主动出击才是硬道理....展开

《蝶药谷的不正式小弟子》章节试读:

第2章 南宫泓


三日快马加鞭的赶路,我们终于到达了皇城根下。

通往帝都最大的一条管道旁,赫然出现一座三进四合院,坐西朝东,进门后是一片空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台上的高调梆子表演,一个黑脸上场亮相,双手举过头顶,五指分开,又摆弄了几个动作便慷慨激昂的唱了起来。

我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跟着大众一起,冲着台上喊了声“好。

小二热情的迎了上来,“两位公子里面请!”

今日的我一身男装,小二唤的公子,自然是小爷我和女扮男装多年的郝师兄。

没错,郝师兄是女的。

就在我们出谷当晚,郝师兄跟我商量着:“师傅给的银子有限,要不开一间房。”

开开开一间???

我当场舌头打结了:“容容容师兄,说说了,男男……男女授受不亲……”

我被容师兄用此话洗脑了两年多,已经刻在意识里了,眼下几乎脱口而出。

郝师兄拉起我的手放在她胸口,笑着说:“女女授受可亲否?”

软,软的?

我方知郝师兄原来一直在女扮男装,原因自是因为我那不讲理的师傅。

据郝师兄说,师傅当初嫌弃她是女子,故而不想收她。

师傅歧视女子?

郝师兄又说,师傅嫌弃女子学东西慢,毕竟医书及易经类的典籍很是枯燥,少有女子能够读的下去。

这倒也对,毕竟我就读不下去,毫不脸红的说,我至今没读完……

可郝师兄很快就读完了,师傅答应收下她,却不许她穿女装在自己眼前晃荡,师兄只好穿男装。

我也就此想明白,为何从小到大我的衣衫也都跟假小子似的,感情是师傅不喜欢人穿女装的缘故。

那老头可真麻烦。

我们比预计的早到了半日,正好在此歇脚,顺带看会节目。

帝都的茶馆自是不同凡响,除了表演的,还有许多商贩在门外来回溜达着。我听了会节目,跑出去从一个摊贩那里买了许多的零食,又坐回来看表演。

现下台上开始了说书节目,讲着的是江湖八卦事,我一听,比胡师兄讲的可有意思多了。

说书先生惊堂木一拍,开了口:“话说南宫家的次子南宫泓,人送外号:南宫小祖宗。”

“大家伙问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何故都喊他祖宗?莫不是辈分高?”

“这你们得听我细细讲来。”

“啪”

说书人惊堂木又一拍,接着讲:“让武林全员跟着降了辈分的人,正是原刀霸门门主刀霸。”

“诶,有人就问了,他是怎么整成当今这副场面的?”

“此事还得从一年前说起,要说这南宫泓,乃是帝都的皇商——南宫家的第二子。一年前,他路过武林大会比斗现场,心血来潮想要参加武林大会,可他本不算江湖中人,且也无门无派。报名时,筹办人问起这些,他便当场创了一个门派,就唤做南宫门。”

“他的第一场比赛便是同刀霸比斗,听说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因为此前武林中一直都有关于“南宫泓是武学奇才”的传言,而刀霸属于勤奋型的,他向来不服天份一说。他认为,唯有勤能补拙,天才都是扯蛋。”

“尤其是这位从来不在江湖,江湖却总有他传说的,被江湖人传的神乎其神的南宫泓,刀霸觉得更是徒有虚名。”

说书先生饮了口茶,接着讲:“刀霸与南宫泓的比斗很快就到了,慵慵懒懒的南宫泓,严阵以待的刀霸,两人站在场上,态度确实截然不同。”

“刀霸觉得南宫泓的态度太过傲慢,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当即怒火中烧,赌气说道: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你若能够破解我的招式,我便跪地认你做主子。你若破解不了,便认我做主子,如何?”

“南宫泓依旧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他眼皮都没眨一下,淡淡应了句:’好啊!’”

“刀霸对自己苦心研究数年的招式非常自信,据闻他原本打算在武林大会勇夺第一,并一举成名的,看南宫泓答应,心中十分得意,想着一会定要给南宫泓好看。”

“俩人对峙许久,谁都没有动手,还是刀霸看不惯南宫泓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举刀先冲了上去。南宫泓起先并不接招,他躲躲闪闪,看了一遍刀霸的招式,待时机成熟,手中的刀猛地一出,只听“铛”的一声,竟将刀霸的刀生生斩断,接着抬起脚,将刀霸生生踹下了台。”

“要知道刀霸用的刀,可是他那把著名的玄铁锻造的刀,那把刀可跟了他十年了,据闻是花了大价钱锻造而出的,削铁如泥。谁也不曾想,竟被南宫泓一刀斩断,南宫泓的内力可见一斑。”

“刀霸被踹下台后整个人都愣在当场,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竟被人一招打败。”

“何止是刀霸,在场的哪个不惊讶,现场可谓是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反观南宫泓,他依旧是那副慵懒模样,冲着刀霸不屑一笑,转了身,慢悠悠的走下了台。就这一幕,不知惹了多少少女芳心暗许。”

“刀霸眼见南宫泓要走,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冲上前将南宫泓拦住。”

“要问他拦住南宫泓做什么?刀霸本人都不清楚,许是他接受不了现实,毕竟自己苦心研究了那么多年的绝学,竟被一个少年一招破解了,让谁谁能接受的了?”

台下的人都附和着,我磕着瓜子,也跟着点了点头。

“那是刀霸第一次见识到天才的可怕,使他产生了畏惧感。他深刻的明白了,有些人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那些老天追着喂饭的人。”

“南宫泓淡淡瞥了刀霸一眼,说了两个字“让开”,刀霸没动,这时台下都开始起哄,直喊让刀霸遵守承诺认主子。”

“刀霸竟没有丝毫犹豫,当真跪地磕了响头,喊了主子。”

“可南宫泓却拿乔起来,说刀霸太弱,不愿收他。”

“这可是相当的讽刺了,刀霸可是武林排行前十的高手。在场的武林人一起怒了,却又敢怒不敢言,毕竟没几个能打过南宫泓的。”

“南宫泓说完又迈开步子打算离开,刀霸却硬着头皮,再次将南宫泓拦住,求南宫泓收下自己,结果被南宫泓一脚踹开了。”

“刀霸心有不甘,他当真被南宫泓的武学天赋镇住了,他为武学痴迷到废寝忘食,一心想要得到指点,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下方不知哪个混蛋王八羔子笑喊了句:‘喊声祖宗看他答不答应。”

“现场哗然一片,可谁也不曾想到,年过四十的刀霸,为武学而痴了大半辈子的痴儿,毫不顾忌颜面,当真跪地冲着南宫泓喊了声祖宗。”

听到此处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在场听着的人也都议论纷纷起来,说书人“啪”的一声拍了下板,现场再次安静下来。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刀霸的原名,刀霸原姓南宫,只是非京城这一支,却也多少能扯上些关系,若说排资论辈,南宫泓确实要比刀霸高上几个辈分,唤声小祖宗,也是应了辈分了。传闻刀霸改名乃是因为年少那会的事了,因他痴迷武学经常与人比斗,为不是江湖的家族带来了很多麻烦,因此被家族逐出了族谱。他一气之下改了姓名,自那时起改名叫了刀霸。”

“南宫泓听刀霸唤他祖宗,先是一愣,随后摸了摸下巴,说了句“有意思”,自此刀霸一门便入了南宫门。”

有人嘲笑刀霸,南宫泓可是家中最小的,喊他一声祖宗,岂不是认了一家子的祖宗。刀霸听了,一笑了之,还说,只要那小祖宗能够指点他一二,他每日去晨昏定省都可以。

这话似乎给了他灵感,他竟真这么做了。

那日起,他每日都去南宫泓院外晨昏定省,南宫泓被他扰的烦不胜烦,耐着性子指点了他一二,终于换来了大半年的安静。

又有人笑刀霸,可惜他不是女儿身,否则好郎也怕缠女,以他这个缠法,南宫泓肯定被他拿下了。

结果,这话又给了刀霸灵感。

他把门下长得好看的弟子,无论男女通通聚集,每日一大堆人,在南宫泓门前晨昏定省,口中喊着:给小祖宗请安。”

“噗,晨昏定省?”

我与郝师兄听到此处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位刀霸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物,也太能折腾了。

刀霸自从入了南宫门又改回了南宫姓,叫南宫刀霸,有些嘴碎的不知其中缘故的,对着刀霸冷嘲热讽。

没想到南宫泓很护犊子,直接闯进门派里将人揍一顿,逼着人跪地喊祖宗。

南宫泓向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别说是武林人,就算是官宦的儿子,惹他不开心的,他说揍就揍。”

近一年来被他教育过得可是不少,大半个武林都跟着降了辈分,却又因打不过他,敢怒不敢言,暗地里恨得牙痒痒,给他起了外号:南宫疯子。

“听闻南宫泓有可能是那位的儿子!”我旁边一个人低声说道。

另一个人低声回道:“这事还是不要妄议了,今日之后,自然分晓。”

关于南宫泓的故事终于讲完了,说书先生喝起了茶,下方仍旧议论纷纷。

我看故事告一段落,起身打算解决一下人生大事——去个厕所。

刚站起身,前排一名黑衣男子也缓缓站了起来,冲着台上鼓起掌来,口中冷冷的说着:“说的当真精彩,本门主倒不知,小小经历竟让各位听的如此尽兴,既然如此,本门主就给江湖再添点趣谈,岂不美哉。”

他说的轻描淡写,语气也轻松极了,可却用了内力,让在场的每一位都听清楚了,现场突然安静下来,不知是谁哆嗦喊了一声:“是南宫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