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巐祭诛魔
巐祭诛魔 连载中

巐祭诛魔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夕木乙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千栩 夕木乙 奇幻玄幻

【单女主+无系统】 六陆世界,魔族占其二
在人族生活的北赫大陆,一个魂体被封的少年被带入龙章炼骨堂,开启了一条双淬的回归之路
通关幽幽林,探秘混沌界,仙域寻遗书
溯往追昔,不过是一场历经千万年的人魔拉锯
展开

《巐祭诛魔》章节试读:

第8章 狠着呢


经过那日的比试后,祭魔者被分成了两支队伍,原本是阿千和鱼珂一队,顾威和唐同一队,但在唐同的激烈反对下,鱼珂和顾威调换了位置,变成了阿千和顾威一队,鱼珂和唐同一队。

而唐同从此则对阿千再没有好脸色,如果不是管曦和弃长青一人带一队分开练习,恐怕少不了鸡飞狗跳。

即使是这样,课业结束后的摩擦还是会时不时地发生。

因祭魔者经常需要调动气血,以代替魂体发挥其无形击杀的目的,对心神的消耗远远大于一般的单淬者,所以每隔一个时辰,弃长青就要求他们必须休息一炷香的时间,用来恢复心神。

与往常不同的是,管曦今日在集市中购置了四个静心琉璃团,是凡级辅助类法器,以便帮助他们加速恢复消耗的心神。

本是一人一个,却不料在四人中途休息时,阿千发现属于自己的那个从中间裂了开来,若隐若现的青光缓缓上浮直至消失不见,显然是无法再用了。

随后而至的顾威看到此景,奇怪道: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裂开了?”见阿千面无表情地盯着琉璃团,似乎猜到了什么,又偷偷瞄了眼在另一边闭目打坐的唐同,缩了缩脖子,悄声道:“要不,师弟坐我的这个?”

“不用,谢谢师兄。”阿千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盘坐在地,开始恢复心神。

顾威无奈,对于类似这样的事情,这些天发生了好几次。大家都知道是谁做的,偏就抓不住现场。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师父和管姐姐完全有能力制止这些事继续发生,可他俩就好像没有看见一般,任由着唐同胡来。

莫不是紫霄宫的惜白河知道了,威胁了师父?

顾威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纠结得眉头都皱在一起。

“还不打坐,嫌刚刚心神消耗得不够多?”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后方传出,吓得顾威一哆嗦,赶紧坐上了琉璃团。

看着闭目回神的两个徒弟,弃长青陷入思索,正如他在安彡城每次送阿千回家后露出的神情一般。

“你真不打算管?”

一道略微嘶哑的声音从旁传入弃长青的耳朵。

弃长青见旁边的柱子上贴了一张隔音符,微微地翘了翘嘴角,道:“我在安彡城的时候,就很想知道他究竟是不在乎,还是太能忍。是什么样的经历,又或是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了这样的孩子?才十六岁,却没有少年该有的幼稚和莽撞,活得像我这般岁数的人。”

“任何一个孩子被自己的爹娘那样对待,心性多少都会与别不同吧?”

弃长青摇摇头:“起初我也这样认为,后来发现他爹娘对他的影响似乎不大。一般的孩子如果遇到这样的爹娘,早就叛逆到无法无天或是自卑到唯唯诺诺了,可他没有。他一方面行止端正,对爹娘始终保持着善意,一方面又冲劲十足,在抓捕小魔族这件事上有着超乎常人的狠劲。”

“所以,你才怀疑……”管曦没有继续说下去。

弃长青张了张嘴,又闭上,露出苦笑。

管曦知晓弃长青失望了太多次,轻叹了一口气,道:“你袖手旁观,就是要逼一逼他?”

弃长青惆怅道:“你看他这般波澜不惊,像是我在逼他的样子么?万一他憋着大招呢?我若是出手制止,让他计划落空,我不被他瞪死才怪。”

管曦的目光一直放在阿千身上,此时不知看到了什么,眼睛忽地一亮,露出罕见的笑容,道:“那就看着吧。”

而此时,正在琉璃团上打坐稳定心神的唐同不免有些沾沾自喜。自从那个叫阿千的少年加入祭魔者队伍,原本属于他的注意力都被夺了去。鱼珂以往总会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自己,那自带魅惑的眼眸看得他心痒痒,仿佛下一刻就要对自己表白……但现在!这样的目光放在了那个叫阿千的少年身上,他不能忍!

他是紫霄宫长老惜白河的玄外孙,是盛辉界唐家的独子!他才是天之骄子!他才是万众瞩目的存在!鱼珂的目光只能停留在他身上!

越想,唐同的心思就飘得越远,越想,情绪就越激动。等他开始意识到不对劲时,即使是琉璃团也压制不住他翻涌的气血。

“哇——”一口鲜血从唐同嘴里喷涌而出,泼洒在地面,其量之大,仿佛抽去了他半身血液。

唐同身躯微微颤抖,一股无法控制的虚弱席卷而来,令他眼前景色都变得昏黑一片。

究竟发生了什么?

唐同觉得这绝不是一次偶然,一定有人在暗中捣鬼!

“你心神不稳,还不赶紧闭目静心,左右望什么?”管曦递上一块帕子,略显严厉地训道。

唐同虚弱地擦了擦嘴角,将目光锁定在阿千身上,一抹凶狠浮上眼睑。

“管姐姐,我怀疑刚刚有人暗中害我。”

“大家都在打坐休养,谁能害你?勿要多想。”管曦运转气血将地上的血水凝聚成血球,隔空一挥,将血球扔进了废水桶中。

唐同满心愤怒,道:“我这口血吐得莫名其妙,管姐姐不替我伸张正义,莫不是想要包庇谁?”

管曦平日里由着唐同胡来,一来是担心惜白河会因此牵连到弃长青,二来是他再如何嚣张,还不曾嚣张到她头上,性子本就淡然的她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无视一下就过去了。但现下他估计是被嫉恨冲晕了头,张嘴就咬,管曦可不惯着了。

“好没道理,你莫名其妙吐个血就要我来管,那方才阿千的琉璃团无缘无故裂开,使得他无法再使用,我是不是也要管?那琉璃团还是我买的,我是不是该让那个故意破坏它的人赔一个给我?”

对于一个单淬者来说,琉璃制的教具实在太过脆弱,稍稍使力便能让其粉碎,弄出一道裂缝仅在瞬息之间,几乎不会被察觉。可即使这样,做了亏心事的人终究会担心被人发现。

接二连三的质问让唐同一时说不出话来,加上琉璃团正是他故意砍坏的,更是让他哑口无言。因此心虚之下,他连眼神都不那么狠厉了。

对管曦,唐同是有些莫名害怕的,大概是平日里的管曦话少,不太表达自己,反而有一种不可亲近的感觉。加上她那天生的低哑音色,连说出的话都有种说不出的严厉。

管曦见唐同没顶她的话,便也不再追究,而是将更多的心思放在阿千身上。

显然,刚刚唐同会吐血是因为阿千在暗中做了手脚,方法依然很容易被看出,不过就是用自身气血带动对方气血上涌,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对方气血变紊乱。

然而这样的方法非常注重对气血的操控,不仅是自身气血,还有对方的,稍不留神就可能会反噬己身。

在这之前只有弃长青和她自己能做到,没想到这个少年才来这里半个月,就能将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学会,最关键的是,这种方法他们至今没有教给过他们!

怪不得弃长青为了让这个少年加入祭魔者队伍,愿意在安彡城呆那么久。

……

果然是憋着大招呢。

弃长青笑得见牙不见眼,踱着步子来到阿千面前,本想夸一夸他这种打蛇打七寸的手段,但见对方装模作样地闭着眼睛,便没戳穿他。

那边的唐同因为气血紊乱导致半晌无法回复心神,被管曦喊回去休息了,而这一休息,便是半个月——并不是管曦不让他回来继续修习引血为炁,而是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被消耗得所剩无几,根本无法与他们一道修习。

总是被迫听八卦的肖览在某天再一次不小心地听到弃长青私底下跟舒香感叹:阿千这小子,在安彡城伪装得跟个小绵羊似的,实际上,狠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