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最好不要暗恋我
最好不要暗恋我 连载中

最好不要暗恋我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百岁年年好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沈明朗 沉宁 现代言情

一别七年,沉宁再遇沈明朗
彼时沉宁为稍显狼狈的他递去一块手帕,换来了认识沈明郎十年以来,第一次只对她一个人的笑
沉宁不再是高中时胆小懦弱只能遥望他背影的乖乖女,她主动出击,大方谈及喜欢,终于圆满少女时期的心愿
- 沉宁满心喜悦无暇他想准备将结婚提上日程前夕,意外得知沈明郎回来的目的
在沈明郎向她求婚时,她亲手拆开沈明郎为她编织的所有谎言,流泪对他提出了分手
沉宁将十年来所有暗藏心事的信件全部打包塞给沈明郎,决心和过去十年一刀两断
沈明朗慌了,第一次有了温和意外尖锐的情绪
“你说过你只会喜欢我的,你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 “过去的沉宁确实很喜欢你,但你从来没有爱过她,不是吗?” - 沉宁消失后,沈明朗还心怀侥幸,觉得沉宁还是爱自己的
直到他再次见到沉宁
她挽着身旁的男人言笑晏晏,清凉的衣物已经遮不住她微微隆起的肚子
“抱歉,结婚的时候忘了邀请你
展开

《最好不要暗恋我》章节试读:

第7章 你就是在吃醋


温离清楚沉宁的行事风格,从他们合伙开了这家游戏工作室之后,沉宁一直负责合同的最后一步和责任书,为了避免合作画手的情绪不佳,沉宁一般都还会再请对方吃顿饭。

眼下看来,沉宁不仅没请对方吃饭,而且似乎谈得并不愉快。

至少,没有以前那么融洽。

沉宁动作迟缓地叉起食物放入嘴里,呆滞地咀嚼了几下,边摇头边向温离坦白。

“沉没是沈明朗。”

温离切割食物的动作忽地一顿,他抬眸去看沉宁,确认她不是在开玩笑。

他眨了眨眼睛,慢慢笑出来。“这么巧?那不是应该很开心吗?怎么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沉宁为沈明朗沦陷的这十年,温离在一旁都看得清清楚楚,现在沈明朗不仅回来,还和工作室有合作,这对沉宁来说应该是件非常好的事情才对。

沉宁叹了一口气,“我只是突然有点迷茫。”

“今天见到他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就是要和我们合作画家,见面的时候他的经纪人也在,他的经纪人是个年轻漂亮的女生。”

温离听完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微微蹙起了眉。

“所以,你是在吃醋?”

“当然不是!”沉宁很快否认。“我只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沈明朗身边已经有别人了,那我……”

沉宁还在认真设想自己不能接受的剧情,温离已经听不下去打断她。

“沈明朗和你说了经纪人是他女朋友?”

“没有。”

“那不就完事了。”温离手肘撑在桌子上,一脸理所应当地给她出主意。“你与其这样瞎想,不如直接问问他。”

“再说了,就算真的是女朋友,不是还没有结婚吗?一定程度上,你们目前的相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温离看着沉宁豪无松动的表情,很快又开始了另一番说辞。

“而且你在他身上浪费……呃,花费了十年的感情,不管怎么说你总要让他知道吧。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你不再是当初的高中生了,你应该勇敢一点。”

“可是……”沉宁还是犹豫。

这七年她因为沈明朗无法做到喜欢别人,却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她不能同样要求沈明朗。

如果沈明朗真的和其他人在一起,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做。

“别可是可是了,如果你真的这么犹豫,我可以帮你问他还是不是单身。”

温离作势要拿起手机打电话,被沉宁一把抢走手机。

“我就是有点乱,给我点时间,我会想明白的。”

“成立工作室的时候你和我说过,你会做到每一件你想做的事,那么这十年你都在坚持的事,你平心而论,是可以放弃的吗?”

温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劝说沉宁这么多,实际上以他真实的想法来说,他根本就不愿意沉宁继续喜欢沈明朗,上学的时候也就算了,可现在都十年了,她眼里竟然还是只有沈明朗。

浪费十年的时间和感情,去喜欢一个甚至对这样的感情毫不知情的人。

很大程度上来说。

沉宁是个笨蛋。

“待会儿回家开你自己的车,你那车还是不太适合我的气质。”

温离又变成那副欠欠的样子,沉宁也被他逗笑,轻嗤了他一声,把手机还给他之后在餐厅门口和他分道扬镳。

沉宁没在外面待多久,很快就开着车回家。

在小区门口看见等在那里不知道多久的沈明朗。

初冬寒风已经刺骨,沈明朗看起来穿得也很是单薄,沉宁第一看到他时,他的耳朵和鼻尖都已经在泛红。

她将车停在沈明朗不远处,打下车窗喊他。

“你怎么在这儿?”

沈明朗看向她,先是愣了愣,很快解释道:“我在等你。”

沉宁愣住,不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只是没想到沈明朗会特意来找她。

“你先上车吧,去我家坐坐。”

沈明朗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连嘴唇都有种被冻伤之后的乌色。

“我有给你打电话,但是你没接。”沈明朗一上车就解释。

沉宁拿起手机摁了摁发现毫无反应。“可能是我昨天晚上忘记充电了。你穿这么少,为什么不待在车里?外面多冷啊。”

“我想着这样不管是你出去还是回来都能一眼看到我。毕竟……”沈明朗垂下眼眸,语气也变弱。“我的车也没有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代表性。”

意识到沈明朗可能被一些奇怪的点勾起了内心深处的伤心事,沉宁也忐忑地找补着理由。

“我觉得你的车挺好的,宽敞又舒适,毕竟常用车嘛,还是要实用为主。”沉宁干笑两声,又绕到自己的车上来。“我的车嘛,完全就是为了出去撑撑场面。”

在美术馆的时候她就是不想让沈明朗看到自己的车,结果才瞒一天就破功了。

“你比我想象中更成功。”

“没有的事。”

下车之后,沉宁和沈明朗前后脚进电梯,没有旁人,又刚好是进了一个有镜子的电梯,沉宁莫名生出一股尴尬的情绪。

为了改善这种尴尬的氛围,沉宁只能没话找话。

“你……”

“你……”

沈明朗也同时开了口,沉宁赶紧抢占先机。

“你先说。”

沈明朗被她莫名其妙的紧张逗笑,“我只是想问你,是不是有话想问我?”

沉宁顿了顿,表情很快浮现出一脸荒唐,“你来我家找我就是为了问我是不是有话问你?”

沈明朗却忽然俯下身子,脸和沉宁近在咫尺。“感觉你心情不好才这样说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心情是和刚才不一样了。”

沈明朗突然靠近,沉宁紧张慌乱中下意识往后仰,热气从脖子红到耳根。

她死死盯着沈明朗,大气都不敢乱出,在看出他是故意逗自己之后,也有点生气,刚好到了楼层,她一把推开沈明朗自己先跑了出去。

沈明朗缓步跟在她身后,才刚进门就听到沉宁的吐槽。

“再像刚才那样揶揄我,小心……”

沉宁看了沈明朗一眼,没有继续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