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盲少暗宠神秘小助理
盲少暗宠神秘小助理 连载中

盲少暗宠神秘小助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岚有风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乐逢 现代言情 陆君然

【先虐后甜,再虐再甜】 十四年前,两人被卷入一场阴谋,一人眼睛被毁,一人寄人篱下
十四年后,再次相遇,是救赎?是阴谋?是上天再次开的玩笑? “陆少,我要毁了你的公司
” “好
” “我要你的所有财产
” “好
” “我要天上的星星
” “好好好
”“你要什么都给你
” “我要男人
” “你敢?看我不打折你的腿
展开

《盲少暗宠神秘小助理》章节试读:

第8章 典当


乐逢火急火燎的跑到医院。

“护士小姐,我想问一下陆铎在哪个病房?”

“你是?”

“我是她女儿。”

“在住院部,肾脏科。”护士站的小护士指了指走廊的尽头。

乐逢跑到病房前,看了眼门牌,上面赫然写着陆铎。

轻轻的打开门,病床上的陆铎脸色苍白略有浮肿,虚弱的躺在床上。

“医生,我爸是什么病?”

“你们家属怎么才来?”医生瞪了乐逢一眼,接过护士递来的检查报告。“尿毒症,我们已经安排透析,怎么发展到这种程度才来医院,病人应该早就有症状了。”接着把检查报告递给乐逢。领着护士和实习医生浩浩荡荡的出了病房。

“病人家属吗?”一个稍稍年长的护士走了进来。

“嗯。”

“去缴费大厅,缴一下费。”说完递给乐逢一张缴费通知单,不等乐逢回答,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万多?自己哪有这么多钱呀?

早知道离开陆家时敲他们一笔好了。病床上陆铎眉间微蹙,仿佛忍耐着巨大的疼痛。

乐逢拿起陆铎的钥匙走出病房,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救他。

回到家,乐逢直奔自己破烂不堪的卧室,果不其然江荣荣已经占为己有,床上堆的都是她的衣服和鞋子,想想自己从小衣服破了缝缝补补再穿,鞋底掉了,拿绳子绑上继续穿,而江荣荣呢?什么都要买新的,家里的钱都花在她的身上了,现在爸病了也不知道她人去哪了。

乐逢轻声叹气,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救陆铎要紧,她探了探被褥夹层,这里有她藏的小金库,这是她做盲文翻译挣得钱,当时并没有全都交给江楚玉,就想着哪天万一自己有急用,也不至于抓瞎。

撕开被褥,抖落了一下,几张百元的大钞飘落。

乐逢跪在地上数着掉在地上的钱。

一百···两百···三百···

数来数去,也只有五千多块钱,怎么办?乐逢急得直挠头,在屋里翻找着,希望能找到江楚玉留下的钱。

乐逢进了江楚玉的卧室掀开床垫,床头柜一个抽屉一个抽屉的找,翻着衣柜里的衣服,希望能找到一些钱。

“干嘛呢?”江楚玉买菜回来,看见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扔了手里刚买的菜,抄起门口的笤帚,对着乐逢的背劈天盖地的抽了起来。

“哪来的小偷,也不问问我江楚玉是什么人,敢到我这撒野,看我不打死你。”

边说边用力的挥着笤帚

乐逢听到有动静,一个转身,一笤帚直击面门,“我。”

江楚玉看清是乐逢,这才收手,“跑了还回来干什么?”说着捡起地上的菜,放在了茶几上。

“这几天你去哪了?我爸病了,你知道吗?”

“你跑了,你没想着你爸,现在关心上了?”

“那就是知道了?故意不拿钱。”乐逢恨的牙根痒痒,怎么会有这样的夫妻。

“钱钱钱,你当钱是大风刮来的。我早就问了,你爸是尿毒症,就算出院,以后每周都要做三次透析,一次五百,一周一千五,一个月就是六千,我上哪弄那么多钱去?”

“那怎么办?等死吗?”

“···”

“你不救,我救。”说着抓起包就往外走。

“你救,你能拿出几个钱,你离家这么多天,挣到钱了吗?”

“我····”

江楚玉回了屋从卧室的一盆花的花盆里拽住一个小塑料袋,打了开来,“给你,别说夫妻一场我见死不救,我只有这么多。”说着把钱塞在乐逢的手里。就转身收拾被乐逢弄乱的东西。

想想当年陆铎也算的上英俊潇洒,竟然为了自己和陆家断绝关系,过这样困苦的生活。

江楚玉揉了揉眼睛,老陆呀,你可别怪我,我是真的没钱呀。

乐逢攥着手里七千多块钱,跑到缴费大厅。

“缴费,陆铎。”乐逢从窗口把所有的钱递了进去。

“你这里只有八千,还差七千。”工作人员头都不抬的说着。

“我现在只有这些,剩下的我去凑。”

在医院这样的事比比皆是,工作人员早就见怪不怪了,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没钱治病的穷人,“好,那尽快。”

乐逢伸手摸了摸脖颈之间的项链,像是打定了主意。

离街,漓江市最肮脏,混乱的地方。听说这里有家很大的典当行,老板喜欢收藏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要看对眼,价格会开的很高。

乐逢决定到那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多换些钱。

离街很窄,只有一辆车的宽度,路边站着很多游手好闲的不良分子,抽着烟,说着胡话。

“你看那小姑娘挺水灵呀。”其中一个染着绿毛的人吞云吐雾的说着。

“看着不大,玩起来一定很爽。”旁边的黄毛大声的淫笑着。

乐逢抱着包的手紧了紧,早就有耳闻,在离街生活的人大都是亡命之徒,不是淫贼变态,就是盗贼抢匪。这能开这么大一家典当行的原因就是会有很多盗贼在这里销赃。

乐逢站在典当行的门口,硕大的匾额上写着“永昌当铺”。看着古色古香,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东西。

“你好,有人吗?我要当东西。”乐逢踮着脚往窗口里看,并没有看见人。

隔了好一会,才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答道;“当什么呀?”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年轻男子从窗口往外看。

“这个。”乐逢拿出自己的东西在他面前晃了晃。

里边的人敲了两下桌子,示意乐逢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的托盘里。

“哦。”乐逢把东西老老实实的放在托盘上。

长衫男子端详着乐逢带来的东西,是一个白玉兰花样,点缀着翡翠的黄金吊坠,大约有手指的长度,花瓣花蕊栩栩如生,叶片由翡翠串珠组成,能用黄金这么软的金属,做出如此精细的花样,实属难得。

花身背后用繁体刻了一个“嵐”字。

“小姑娘,想当多少。”长衫男子微笑的看着她。

乐逢看出了他很喜欢,打算多要一些,留着给陆铎治病也好,“一万五。”

“小姑娘,狮子大开口呀。”长衫男子往前探了探身子,仔细的端详着乐逢,掂了掂手上的挂坠,“这东西也就十克,按现在的金价,再加上翡翠,顶多七千块钱。”

“可是它比较特别,和一般的金子饰品不一样。”乐逢解释着,“因为白玉兰开花没有叶子。”

“而这个有叶子?”长衫男子挑了挑好看的桃花眼。

“嗯。”乐逢真诚的点了点头。

长衫男子用软绵绵的声音问:“我能问问,为什么当吗?”

“···”

“那你叫什么,总能说吧。”

“乐逢。”

长衫男子递给乐逢一张纸,“死当,我给你两万。”

乐逢犹豫了一下,这吊坠是她从小带在身上的,有可能帮自己找到亲生父母,如果死当了,也许就再也没机会找到他们了。可是陆铎···

“想好没呀?哥哥可没那么多耐心呀。”

乐逢咬咬牙,“好。”

长衫男子从保险柜拿了两叠钞票,递给乐逢,“拿好。”

目送着乐逢离开,慢悠悠的拿起电话。

“喂。”

“干嘛?”

“陆少,我今天收了一个金吊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