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筹码新娘
筹码新娘 连载中

筹码新娘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月夜清露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司少慕 现代言情 薛菲

本故事以女孩薛菲和豪门阔少司少慕的感情纠葛为线索,讲述了薛菲跌宕起伏的人生,以及和出现在她生命中的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
司少慕爱她入骨却因家中的复杂关系令薛菲饱受折磨,就连他自己也总在无意中一次又一次地伤害着这个始终想保护他的女孩
为了能得到心爱的女孩他不得不利用自己的身价施压给他的父亲,最终把薛菲带进了自己家庭的漩涡之中,却并不知晓
两个人在经历了数次的生死之后,最终修成正果
展开

《筹码新娘》章节试读:

第7章 和前夫的邂逅


这几天司少慕的精神一直不错,也没有再发生失控的事,两个人每天在画室里画画,院子里散步,池塘边喂鱼,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

司少慕怕薛菲无趣还特意邀来了白艳惠,让她陪薛菲去市里逛逛街。一开始薛菲是不愿意去的,她说自己没有逛街的爱好。司少慕也知道薛菲的兴趣是潜心研究她的专业——她是一名室内装潢的设计师,毕业于E市某名牌大学,又加上与万世峰结婚后,万世峰为她请了一位业内非常有名的大师做导师,所以在室内设计上小有名气。但现在他还不能放手给她自由,他真的好怕她有一天会消失在他的眼前。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让她像其他女孩子一样逛逛街,买买衣服更为稳妥。

白艳惠和薛菲坐着专车很快便来到了市里最大的女装商城——新万达女人广场。

新万达女人广场是集休闲、娱乐、餐饮、服装、健身、美妆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女性消费场所。白艳惠是这里的常客,但经常逛,很少买。即使要买也会把这里的售货人员折腾够呛,所以这里的工作人员差不多都认识白艳惠。

白艳惠对司少慕保证——所有心情郁闷的女人只要来这里消费一圈后心情都会变好,更重要的是会变美丽。司少慕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唯独对你,我是特别了解——纯属败家子一枚。”司少慕嘴上这么说,心里对她的观点是多多少少有一些认同的。所以又一次慷慨的拿出了一张卡给了她,但条件是一定要让薛菲开心。

一个小时后,在新万达广场里,白艳惠一边拉着薛菲一边口吐白沫地向薛菲介绍着:“最近这里新进了一条黑色礼服的裙子,虽然多少有一点露,但品味绝对高,一会儿,咱俩去试试。谁穿着好看就归谁,怎么样?”

“好。”

“珠宝城还有一款项链也是珠光璀璨的,我觉得配那套衣服绝对不错。我都来这里十趟了,只为看这两样东西。看完衣服咱俩就去看那款珠宝怎么样?”

“好。”

“你就没有别的其他的话对我说吗?”白艳惠对薛菲这一路以来这若干个“好”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不得不发出了抗议。

“噢,对不起,我对逛街这种事很不在行。”

“你以前不是……”白艳惠刚想说薛菲曾经是万世峰的老婆,关键时刻忍住了,“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吗?眼光一定独特,我相信你。”她这话风一变,尴尬的气氛瞬间缓解,不由得心中暗暗佩服起自己来,怪不得司少慕一直很喜欢自己呢?就凭这个优点,没有道理不招人喜欢。

薛菲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不瞒你说我一直在穷苦人家长大,过惯了节衣缩食的生活,如果你和我讨论怎么节俭我倒是有话说,这高消费的生活我实在不来电。”

“我家也很一般,花钱这事情是不用学的,只要有足够的钱,谁还不会花?我要是你我就一天逛三遍街,把司少慕花得想离婚为止。哈哈……”

薛菲被白艳惠的逻辑弄晕了,还有这种方法离开司家,她才醒悟过来。看来还是办法总比问题多 ,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虽然她根本不喜欢花别人的,但还是呗白艳慧这句话逗得很开心,仿佛看到了恢复自由的曙光。

两人很快就看到了那套礼服,远远的被架在模特身上散发着诱人的魅力。这是一套黑色露肩礼服,胸前用带亮光的丝线绣了一圈花纹,灯光一照,闪闪发光,不仔细辨认又看不清是什么材质在发光,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陡然勾起人们对它的好奇心,越发的想要弄清楚里面藏着什么奥秘。

在白艳惠的怂恿下,薛菲到试衣间穿上了礼服。刚出试衣间,商场的服务人员顿时发出一声惊呼,真是太漂亮了!这身衣服把薛菲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加上一双明亮如水晶般的大眼睛,足以把女人至美的形象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人们面前。就在薛菲站在镜子前仔细欣赏自己的时候,白艳惠迫不及待的找了另一套店里数一数二的礼服钻进了试衣间。

薛菲站在镜子前,售货员艳羡的夸赞着:“白小姐相中这套衣服有两天了,不光是白小姐,许多来店里的顾客都很喜欢这套礼服,只是价钱放在那,不是一般家庭所能承受的。所谓贵人用贵物,您一看就有好的出身,这套衣服穿在您身上和高定的一模一样。”

“什么叫贵人用贵物?我没看错吧!这不就是忘恩负义,敢于攀高枝的薛‘小姐’吗?”

一阵熟悉的女人的声音传进薛菲的耳朵。薛菲吃惊地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曼丽挎着万世峰的胳膊信步朝她走来。

万世峰怎么会在这里?薛菲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所有的思绪刹那间停止了。

万世峰恢复了当初那种放荡不羁的眼神,一双灿若繁星的眼睛里溢满了对薛菲的不满和愤恨。黑亮的头发在店内耀眼灯光的照耀下把他衬托得更加英俊。他嘴角微微挂着一丝笑意,是冷冷地笑,是对薛菲背叛他的一种鄙视的笑。

他身边的曼丽散着一头浓密的**浪发,眨动着刚刚做完美睫的大眼高傲的瞥向薛菲。曾经的她挖空心思地想要嫁给万世峰,对薛菲各种诋毁,以至于被万世峰当众羞辱,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她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薛菲,一向机智的她又怎能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呢?只见曼丽扭动着水蛇腰走到薛菲跟前嗲声嗲气地叫了起来:“我的天!白莲花也会穿成这样!是这世道真的变了,还是你一直都在装蒜呢?!我们的菲菲?”

面对曼丽的挑衅,薛菲并不生气,她情不自禁地把目光转向了万世峰,然而令她寒心的是万世峰似乎有意让曼丽在她面前放肆,满脸疼爱地看着曼丽,发觉薛菲在看他投向她的目光却是一脸嫌弃。薛菲知道他还在恨她,自己毕竟在他落魄的时候说了那么多无情的话,这事放在谁身上谁也不会不恨。令薛菲不解的是,万母明明答应她会把她为万家牺牲的事告诉万世峰,让他永远记住她的好。现在看来那不过是诓骗她狠下心来做出决定的一种理由。看来万世峰是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了。薛菲一想到这种结果,心不由得一颤,她是多么渴望万世峰能一直爱自己啊!曾经的宠爱和呵护让她沉溺其中,幸福无比。然而现在他对她的那种厌恶如同看见了**一样的表情让她如坠地狱。她甚至在和他对视的一刹那想到了他的孩子——那个在自己肚子里刚刚孕育的小生命。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告诉他,让她知道自己的背叛是为了他,让他终止跟司家的合作?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她所不愿意看到的。就在薛菲内心上下翻腾的时候,曼丽挽着万世峰的胳膊狠狠地从她身边撞了一下,薛菲本就为了配这套礼服穿了试衣间的一双摩天高,被她这么一撞,当即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万世峰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很快便又回过头去挽着曼丽的胳膊离开了。只留下受伤的薛菲痛苦地伏在地上**。

一旁的售货员见万世峰离开了连忙上前准备扶起薛菲,“薛小姐,怎么样了?”

“哎呦!太疼了!”薛菲试图想站起来,但她连一个动作都做不了,每动一下脚腕处就会传来剧烈的疼痛,这让她全身上下忍不住一阵抽搐。

“天呀!菲菲,你这是怎么了?”从试衣间刚刚出来的白艳惠望见镜子前的薛菲惊叫了起来。这位新嫂嫂是司少慕的心头肉,这么托付给她一会儿,就受伤了,她悲催的想:也太倒霉了吧。

“刚刚有一位客人把……”售货员想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白艳惠讲清楚。

“是我自己不小心跌倒了。艳惠,我好像骨折了,很痛。”薛菲马上打断了她。

“不会吧!?司少慕会恨死我的。你等等,我打个电话。”白艳惠果断地把薛菲受伤的事告诉了司少慕。

这时门口负责看护薛菲的安保小哥哥们已经发现薛飞受了伤,赶紧一同把薛菲弄上了车。车子缓缓地开去了市中心医院。

得知消息的司少慕立即给市中心医院的院长去了电话:“王院长,我的夫人脚受伤了,现在正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她正在备孕,希望您能关照一下。”

一脸严肃的司少慕通完电话后立即乘车赶往市中心医院。

薛菲的脚腕没有骨折但崴的很严重,中心医院的医生仔细地检查了一番,没有给薛菲拍片,毕竟司少慕透话说薛菲在备孕,考虑到辐射的伤害,还是由有经验的医生为她做了诊治,并且很细心地为她敷了药。随后赶来的司少慕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医院,见到薛菲后立即劈头盖脸地指责白艳惠:“你是怎么看人的,我把她放心的交给你,你就这样照顾的?”

白艳惠立马认怂:“我错了,少慕哥。我保证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

“还想有以后,你认为我还会信任你?早就知道你是个不靠谱的。好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自己不小心跌倒了,也许是从没有穿过这么高跟的鞋。”薛菲连忙解释着,她不想看到司少慕为难白艳惠,更不想让他知道她和万世峰见过面。

“我是想听你说。”司少慕指着白艳惠,一脸严肃。他这少有的面孔让薛菲感到一阵恐惧。

“少慕哥,我……我没看到。我去试衣间试衣服,出来的时候,薛菲已经倒在地上了。”白艳惠虽然没有做什么错事,语气还是显得很卑微,也许是花了别人的钱,心里不自觉的总觉得欠别人的吧。

“给我查查我夫人在你们店里跌倒受伤的事。”司少慕立即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另一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司少慕低沉的声音紧接着变成了怒吼,“难道同一天你们店了会有两个人跌倒吗?!你这个店长是不是当够了!”怒吼完的司少慕十分气愤地挂断了电话。他蹲了下来,马上换成了一副温和的面孔,“菲菲,还疼吗?”

“只要不动就不疼了。这件事是我的错,和他们没关系。”

“我说有就有。你要是不想他们不好过,就乖乖地和我回家吧。”司少慕脸上带着笑,眼神却显得异常深邃。他紧紧地盯着薛菲似乎想要看清薛菲的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薛菲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股醋意,令薛菲没想到的是司少慕在心里是这样忌讳她和万世峰结婚的这件事。或许男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吧。令薛菲搞不明白的是司少慕既然这么爱自己,那么当初的消失不见又是什么原因呢?薛菲抿了抿嘴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听话的和万世峰回了市郊的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