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当一朵仙仙穿进修仙世界后
当一朵仙仙穿进修仙世界后 连载中

当一朵仙仙穿进修仙世界后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抱紧我的小酷儿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容离 穆白

“阿离,你说过喜欢一个人是愿意为他痛
” “我好像做到了…” “是不是证明,我喜欢你?” 容离想让她的血不再流,想杀了那个人
可是那个人和她一起死了,他再也找不到
他也是那时候才发现,自己对穆白,是一见钟情
** 娇气可爱大力少女X清冷卓绝大师兄X白切黑阁主展开

《当一朵仙仙穿进修仙世界后》章节试读:

第7章 开启秘境


在哪都能睡个好觉的仙仙懒懒地舒展了一下手臂,双眼朦胧地看了看周围。其他修士们几乎都在原地打坐为今天养精蓄锐。

结界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天边被悬置了一个漏斗示意秘境开启时间。

还有一个时辰便是开启之时。

仙仙一眼看到了正拉着一个女修士迷茫地找她的司徒淼。司徒淼是筑基初期,仙仙这隐匿术连金丹都不一定能发现何况这些筑基期修士。

司徒淼今天还是那么浮夸。估计是怕在秘境里被满头的金首饰插个麻子脸倒是只插了一支蝴蝶发簪。

当然审美如常,还是金的。

反观她身边的女子一身清水蓝雾縠凤仙裙,并无过多修饰只耳上挂了一对水滴玉石。看着好像未施粉黛的脸上总是含着一丝浅浅笑意。旁人一眼看去便会觉得此女子清丽灵秀。

其实细看就会发现她并不是那种绝世美人。精致打理过的柳叶眉和略显空灵的眼眸却在司徒淼的衬托下显得竟然有一丝出尘之感。

好大一朵白莲花!

仙仙心里默默吐槽,轻轻一挥收回贵妃榻向她们走去。

司徒淼眼神一亮地拉着仙仙向她介绍镜瑶,镜瑶看到仙仙后温婉的眼神有一丝裂痕。但是她瞬间恢复了笑意向仙仙点了点头。

明明比自己修为低上一段,为何自己毫无察觉?

司徒淼没有发现镜瑶的异常拉着仙仙介绍她的师姐。

“仙仙,这是我师姐!也是最疼我的师姐!师姐说了进那秘境她会把我保护的好好的,你如果遇到什么危险记得找她啊!反正我们都是朋友!师姐一定能包你完好无损,她可是早就已经筑基后期了,马上就要突破了!”

镜瑶是月怀门掌门弟弟之女,也就是司徒淼的堂姐。

司徒淼从小便和镜瑶非常亲近,并且对镜瑶的话言听计从。因为镜瑶从来不像她爹那样凶她,镜瑶总是温柔地帮她选首饰和衣裙,安慰她。

有时候大小姐脾气发作和别人吵架甚至打起来她也会独自向爹请罪求掌门不要责罚于她。

镜瑶的爹无心修道几百岁了还是金丹中期毫无突破甚至这身修为还都是丹药堆出来的,平时只会吃喝玩乐。

仗着自己有靠山甚至还偷偷豢养鼎炉,甚至有次不小心采阴补阳过度把那鼎炉采死了!

毕竟高阶丹药十分昂贵,而中低阶丹药虽然能快速增长修为但就好像那没打好基底的屋子,只能造那么几层无法突破。

鼎炉却可以让无法突破的他修复自身,其中水灵根最为合适,木灵根也是第二选择。

月怀门掌门早已放弃了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可是为了门派的颜面替他悄悄打理了此事。月怀掌门最注重的便是门派名声,他为了保住月怀门的名声已不知道做了多少违心之事。

但是从此以后,在外他便不让拿弟弟说自己姓司徒于是包括镜瑶都被连累,旁人都只以为她是一个有些天赋的弟子。

谁知道他唯一的女儿后来居然和这个快被遗忘了的镜瑶关系亲密,而且他也挺满意镜瑶带着自己女儿的。

司徒淼嚣张跋扈,镜瑶总是会为她善后。甚至还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他自然知道温文尔雅的镜瑶不会做这些无礼之事,于是和司徒淼的关系越来越差。

他不知道怎么处理和从小失去母亲的司徒淼相处,现在也只能从镜瑶口中关心司徒淼一二了,由此许多门中事务偶尔也会交予镜瑶去做。

自从和司徒淼亲近之后的镜瑶从来不缺灵石,耳上挂的玉石通体雪白毫无杂质就不受掌门喜爱的他爹怎么可能买得起。

这都是司徒淼的,镜瑶总说司徒淼长得明艳就应该配那些大红大紫的,越贵的才越衬托出她月怀门掌门之女的尊贵。

司徒淼也觉得她到自己心坎上了,于是往往会把自己不要的东西给她,比如这玉石耳坠。司徒淼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买过这些东西,每次都嫌弃地扔给镜瑶。

直到昨天司徒淼遇到仙仙,她第一次怀疑自己不适合这些。仙仙也穿着与她一样颜色的款式,可是仙仙就算不化那些浓妆也像一朵娇艳的花,又或者说像只一只漂亮的小猫咪。

哪怕只是配了细细一条银白发饰,也显得尊贵又灵动。

就当她准备也试试画个淡妆的时候,镜瑶又把她说服了。从小的审美熏陶又怎会被轻易改变。于是一向听镜瑶话的司徒淼只是少戴了一些金首饰。

仙仙自然不知道其中这些弯弯绕绕,她只是凭直觉不喜欢面前这人。

向镜瑶微微一点头便转身和司徒淼叽叽喳喳地拿出最新更新的美男榜讨论了起来。

这美男榜施了阵法,每个月都会更新一次,只需要吸入一些微弱灵力即可。

正当她们热烈讨论刚更新的第二名不知道是不是花钱买榜的时候,天衍门的弟子从云舟缓缓走出。那位强壮的弟子抬手向空中施个法,分组结果便出现在了眼前。

第一排便是她们的队伍。

穆白、司徒淼、镜瑶、陆仁甲、许小珍,由容离带队。

司徒淼激动地拉着镜瑶和仙仙,没想到她们居然分到了一组!镜瑶只是微笑地看着司徒淼怜爱地摸了摸她的手表示自己的喜悦。

镜瑶总是这样,一直淡淡地微笑。不管自己做什么她都会包容自己,像极了自己记忆已经有点模糊的姑母。

她从小便失去娘亲,她有一些记忆的时候便是姑母照顾她。姑母也总是温柔地牵着她的手,可惜十岁那年姑母就叛出宗门再也没有回来过。

镜瑶对她来说似乎是依赖。

仙仙也有点惊讶,但她惊讶于居然是容离带队。她看向容离,他还是那样冷冷清清,虽然微笑着和师弟们说话但眼中似乎没有任何感情。

这俩人一个激动一个发呆,自然错过了镜瑶的神情。

没有牵着司徒淼的另外一只素白的手已经被指甲掐的微微泛红。

好不容易让那爱慕她已久的天衍门弟子把她和司徒淼安排到了容离的队里,没想到这个穆白居然也在队里面。

虽然她知道容离谁都不可能看上,但是这穆白长了一副狐媚子脸她看着就来气。

没太多时间让修士们消化,眼前一道金光闪过众人便被带到了秘境入口。

入口已经熙熙攘攘站满了试炼的修士,说来好笑天衍门费力地制定不让带高阶丹药的规则美其名曰公平,但是那些散修和她们却不一样,无人保护生死由命。

每年至少有几百散修来参加试炼但是往往入选的只有二十来个,就算进入了天衍门也只会在外门打杂度过短短的十年便被赶下山去。被长老们亲自教导的寥寥无几。

当然这对散修们来说也是天大的机会,天衍门的亲传弟子们都是极品灵根。就算不被长老们看中,能得他们指点一二也算不虚此行。

现场因为一下子涌入的修士们有些混乱。

仙仙,司徒淼,镜瑶开始寻找另外两位队友。人群中却出现了让她没想到的人。

司徒奕。

司徒奕正挑眉看向仙仙,司徒淼自然也看到了。眼神发亮地问仙仙是谁。

仙仙朝司徒奕翻了个白眼转头就走,对身边花痴的司徒淼说道。

“一个奸商!”

仙仙也有点疑惑,司徒奕不是金丹后期了吗?来这秘境干嘛?

身后一直看着仙仙的司徒奕只是微笑着回应那个仙仙的大白眼。

真乖。

司徒奕眯起了有些微挑的邪气双眼。

直到完全看不到仙仙的背影,他才压下了嘴角,阴沉地看向入口。

三个人好不容易在混乱中找到了另外两位队友,连忙向容离走去。

容离站在比他们略高的阶梯上拿着那把银白色的宝剑,清朗俊逸。好像让四周都平静了下来。

容离让她们拿出了之前分发的玉牌,他向玉牌中施了个诀,这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的,当他们遇到无法解决的危险时便可捏爆玉牌自动弹出秘境。

容离看了一眼面前一抹红色问道“你是仙仙?”

仙仙有点诧异,抬起大眼睛疑惑看向容离。自己玉牌上的名字是穆白,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小名?

其实是穆星,穆星虽然和容离不熟,但是他师父东方云和那闭关的东方先,也就是容离的师父是一母同胞。说到底容离还要叫一声他师父师叔。

穆星自己没办法前来只能拜托这容离了,毕竟带队弟子里容离修为最高,有他照顾仙仙万无一失。是以东方云亲自登门让容离把仙仙归入自己队里并照顾一二。

容离自然应了。

当仙仙向他走来时他便知道那抹红色便是穆白,长年只穿素色的他突然觉得红色也没有那么艳俗了。

“你哥托我照顾你。”

容离只是简短一句解了仙仙的困惑便转身看向秘境入口。

仙仙走到她身边轻轻拉了拉他的袖边。

“那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哦。”

“……”

仙仙露出两个浅浅梨涡和小虎牙,抬起精致的小脸看向容离。

容离差点忘了职业假笑,不着痕迹地拉回自己的袖子微微点了点头。仙仙满意地抽回手乖乖在一旁站定。

原来如此!

向容离走去的时候镜瑶已经努力地表现出了最出尘脱俗的一面,那叶连云不就是如此,凭借那仿佛不染纤尘的身姿让世人都称他们是天作之合!

可是容离居然看也没她一眼,只盯着那穆白。居然还记住了那小贱人的名字!她想尽办法靠月怀门和天衍门的交集在容离面前出现了好几次,明里暗里地和他说话。

可是直到现在每次试图和容离说上一二的时候,他都蹙起好看的眉头淡淡问道“你是?”

镜瑶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面上却还是淡淡地和容离一同看向秘境入口。

仙仙大剌剌地看着身边的容离,直白的目光让容离实在无法忽视。他看向仙仙,仙仙摆摆手丝毫不慌地表示没事,你长的好看所以我多看看。

容离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子,他身边都是叶连云那样的名门女子每次都是恪守礼节。而偶尔遇见的那些狂热爱慕者们有一些只要放出淡淡威压便会识趣走开,而另外那些他则记不住。

偶尔名字记住了,脸忘了。

今天容离突然觉得这毛病好像好了,他应该不会忘了眼前这拥有宝石一般闪亮眼睛的女孩。

仙仙。

这个名字也好记。

容离神色如常地看了一眼仙仙又专注于秘境之门的开启了。

这秘境有一些不对劲。

几百年来秘境都是筑基期的弟子们试炼的绝佳场所,里面只有一些尚未开智的低阶妖兽和草药。

但是就在上个月却感受到了一丝高阶妖兽的气息,虽然一瞬即逝,还是让人心生不安。

这也是他会来带队的原因。近来魔族在边界气焰十分嚣张。随着魔主越来越精湛的魔功和傀儡术,魔族抓了好几个迷失在边界的散修并且制成了傀儡前来挑衅。万一这是魔族的诡计也好早作预防。

可这秘境只允许筑基期的修士们进入,他早已经元婴如果不强行压制自己的修为,已经十分脆弱的秘境一进入就会崩塌。

这也是天衍门会把试炼设在此秘境的原因。里面的灵兽神器早已被天衍门搜刮一空,只剩一些筑基弟子可以应对的低阶妖兽。

他把自己的修为压制在了筑基后期,当然就算是筑基后期他的本命剑早已修出剑灵。只要不是天阶妖兽他都能自如应对,况且这早已被清空的秘境怎么可能会出现天阶妖兽?

就在众人心中思索之时,秘境之门终于全部开启了。

仙仙是第二队进入秘境的,进入秘境后便会随机散落在各个地方,容离给他们发了有点像地图的东西。

那东西看似普通一张纸,可是上面有不同颜色的小点,甚至会随着他们的位置一起移动。

而红色的点便是容离所在之处,他们进去后向红点集合即可。

仙仙把玉牌挂在胸口拉着司徒淼的手走入了秘境,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分到一起。

其实她本来想着把容离也拉着的,找来找去什么的太麻烦了,她有点想念自己的贵妃榻了。

可惜在她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容离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秘境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