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四合院放映员
四合院放映员 连载中

四合院放映员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哲旭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周铭 哲旭 都市小说

重回就是年代,成为一名放映员,奇葩的四合院邻居,让周铭的生活多姿多彩
彩蛋系统,让周铭从放映员开始,一步步走向影视大亨展开

《四合院放映员》章节试读:

第4章 秦淮茹告状


不等贾东旭说完,就看到秦淮茹拉着棒梗走了进来。

哭哭啼啼的棒梗,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贾东旭拍着轮椅的扶手,激动的喊道:“秦淮茹,棒梗的脸上怎么回事,是谁欺负我们家棒梗了。”

秦淮茹顶岗后,自认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对贾东旭母子的态度,不再是过去的低眉顺眼。

在外人面前,为了我维持贤妻良母的人设,处处以贾家母子为主,可是关起门来,家里的事情大多是她拿主意。

没有理会轮椅上的贾东旭,而是拉着棒梗,走到了赵桂花面前,可怜兮兮的说道:“婶子,不知道我们家怎么得罪周铭兄弟了,给外院的孩子糖果,不给我们家棒梗,不给就不给吧,怎么动手打人,下手这么重,孩子脸上的巴掌印,到现在还没有消下去。”

周家的变故,让赵桂花看清了很多人的真面目,尤其是秦淮茹的本性,忘恩负义自私自利。

周家是双职工家庭,又有军属的身份,日子是全院最滋润的,那时候秦淮茹总是婶子长婶子短,赵桂花做什么事,她都要搭把手。

可是在周家遭逢变故,赵桂花在床上躺了两个月,秦淮茹除了跟大家伙一起看望了两次,其他时间人影都看不到。

更别提贾家母子,在外面编排周家的时候,秦淮茹连声都不吱。

周铭将东西放进屋里,走了过来说道:“秦淮茹,你还有完没完,就你们家棒梗那德行,那两块水果糖我是多余给的,至于我为什么打他,那么多目击者,就不用我再重复了吧。”

贾东旭听到这里,拍着轮椅的扶手喊道:“好啊,原来是你打我们家棒梗,我跟你没完。”

腿脚灵便时的贾东旭,是个无胆匪类,窝里横的主,可是现在瘫痪了,倒是胆气壮了,只要不顺他心意,跟谁都敢对线。

他仗着自己瘫痪,谁真要跟他吵起来,不免落个欺负残障人士的名声,典型的我弱我有理,跟贾老婆子的我穷我有理一路货色,不愧是母子两。

自私自利,贪婪吝啬,这是瘫痪前的贾东旭,瘫痪后他的性格更极端化,连脸皮都不要了。

一大爷跟秦淮茹一起回来的,刚回家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听到院子里又吵起来了。

易中海自认这辈子最倒霉的两件事,一件就是媳妇不能生孩子,另一件就是收了贾东旭这个徒弟。

跟着易中海学了六七年时间,贾东旭还是个二级工,这个二级工很大程度上,还是看在易中海的面子。

就贾东旭平常工作中的合格率,要不是有易中海这个八级工师傅在,车间主任早把他级别给降下去了。

“多大点的事情呀,刚才在大院门口还没吵完,现在又跑回家里吵,也不怕人家看了笑话。”易中海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养老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所以处事还算公正,至少明面上还要表现出公平公正。

看到易中海,贾东旭就有了主心骨:“一大爷,你一直都在说尊老爱幼,周铭打我儿子的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吧。”

这时候中院围观的人多了起来,易中海轻咳了一声,表情严肃的说道:“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棒梗嘴馋不懂事说错了话,周铭爱妹心切,没控制住情绪动了手,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赵家婶子,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不就赔东旭家一块钱,这事就过去了。”

就这么认怂,不是周铭的性格,可是不等他反对,赵桂花将他拉到身后,说道:“一大爷,这一块钱我出,可是我们说好了,钱我出了事情就翻篇了,要是再有人拿这事找事,一大爷你怎么说。”

易中海还没开口,那边的贾东旭不乐意了:“一大爷,我们家棒梗挨了一巴掌,一块钱可不行,我刚才看到周铭带回来了两只野鸡,把两只野鸡赔给我们,这事就算了。”

一只野鸡至少两块钱,贾东旭的胃口不小,周铭冷笑说道:“贾东旭,你还挺贪心的,一块钱还满足不了你的贪欲,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你这样的老子,难怪教育出盗窃成性的儿子。”

“胡说,我们家棒梗是个好孩子,你血口喷人,我跟你没完。”

贾东旭是秦淮茹最大的累赘,棒梗则是她的最大的支柱。

周铭如何挤兑贾东旭,秦淮茹都不在乎,最好把贾东旭气的一命呜呼,自己少了累赘,还能讹周家一笔钱,一举两得的好事。

可是儿子不行,儿子的名声一点都不能玷污,可惜她遇到的是周铭,清楚知道她吸血鬼本性,棒梗白眼狼本性,对付起他们,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看着四周围观的邻居,周铭忍不住笑出声来:“秦淮茹,你可真行,睁眼说瞎话,棒梗去傻柱家,比回家还勤快,傻柱家被他偷的连耗子都不愿意去了。”

这时候傻柱不乐意了:“周铭,你胡说什么,棒梗去我那屋,是没拿我当外人,我也把他当成自家孩子,自家孩子拿点东西我乐意,这可跟偷不沾边。”

秦淮茹刚嫁进四合院,傻柱就看上了婀娜多姿的秦淮茹,连续生了三个孩子的秦淮茹,无论是姿色还是身材,都已经大不如前,可是她依旧占据了傻柱心中的白月光。

傻柱对秦淮茹的觊觎,贾东旭都看在眼里,以前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炊事员是社会八大员之一,可是傻柱这人长的老相,又不讲卫生邋里邋遢的,贾东旭自信秦淮茹不会看上他。

可是时移世易,贾东旭坐上了轮椅,一家生活的重担都压到了秦淮茹的肩头。

偏偏秦淮茹,又是个很会权衡利弊的人,哪怕心理再不待见傻柱,可是为了生活,假意跟傻柱示好不是没有可能的。

傻柱刚才的话,无疑是拿刀捅贾东旭的心窝,他是越想越不对劲,傻柱对贾家太好了,食堂的剩菜剩饭都带给贾家。

秦淮茹前前后后,跟他至少借了两百块钱,至今一分钱没还过,傻柱更是像没有借钱这回事一样。

傻柱对棒梗更好的过分,屋子里总是有东西让棒梗去偷,甚至是棒梗嘴馋什么,傻柱就买什么回来。

将心比心,贾东旭自问,傻柱对贾家做的事情,自己都做不到,要说秦淮茹傻柱两人,没有什么猫腻,打死贾东旭都不信。

只是贾东旭心里有自己的算计,自己的日子是过一天是一天,保不齐哪天就一蹬腿走了,到时候这一家老小,就指望着秦淮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