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我与咸鱼画押,玄学大佬马甲被扒
我与咸鱼画押,玄学大佬马甲被扒 连载中

我与咸鱼画押,玄学大佬马甲被扒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奶盖乌龙茶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楚天阙 现代言情 顾卷耳

【无cp+玄学+全员沙雕+灵气复苏+微爽+马甲+穿书+团宠】顾卷耳穿成马甲文中脑子长在屁股上的炮灰假千金
  除了作死,就是给女主打脸
  得知自身情况后,顾卷耳打算避世做一条咸鱼
  本想优哉游哉过一生,却不想命运交织成线,扯下顾卷耳裹在身上的铺盖
  顾卷耳:行吧,我摊牌了
没错,我就是玄学大佬!   顾宣娇(书女主):给你五百万,做我的女人
  楚天阙(书男主):……这是我的台词
  书中世界玄学大爆炸,天道崩溃,群雄四起
展开

《我与咸鱼画押,玄学大佬马甲被扒》章节试读:

第5章 小姐请留步


楚玉喜滋滋的蹲在地上吸线香,他知道小耳朵暂时不会走了。

“阿玉,你帮我办一件事行不行?”顾卷耳盯着天花板,忽然出声。

楚玉:“干嘛?”

“去帮我偷拍几张刚才电梯里那个美女的照片。”顾卷耳的话令楚玉一个激灵。

楚玉瞪大双眼:“我知道你口味重,但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变态!蕾丝边是没有好结果的,你有什么冲我来!”

顾卷耳额头崩起一条青筋,脱下脚下的鞋,朝他丢了过去:“你丫上称都没二两,我冲你来,你吃得消吗?赶紧去给我拍,我要看看她命宫的红线!”

楚玉护着自己的线香,鞋子从他的脑袋穿过去。

俊秀的容颜上不禁浮现一丝羞怒:“拍就拍,动什么手?别把我早饭掀了。”

楚玉撅着屁股,吸完最后一缕线香。

灰溜溜的穿门而出,还不忘丢下一句:“我上称三两半!”

顾卷耳扯了扯嘴角,我信你个鬼。

楚玉这只鬼虽然满嘴跑火车,可行动力很强。

当天晚上,就给顾卷耳把顾宣娇的照片偷拍了过来。

楚玉是灵魂,根本没有人能拦住他,或发现他偷拍。

这小子直接怼到顾宣娇脸上,各种死亡视角拍摄。

顾卷耳沉默的看着顾宣娇从下而上的仰拍照,她的鼻孔都能称之为艺术品。

不愧是女娲炫技之作。

正常人从这个角度拍照,只能看到令人绝望的双下巴和大饼脸。

顾卷耳盯着她的额头,指着正中间的红线道:“看到这里了吗?她被人下了咒。”

“跟我说干嘛,又不是我干的。”楚玉不关心顾宣娇,他对着镜子搔首弄姿整理仪容,然而镜子根本照不出他的身影:“我晚上约了隔壁小区刚死的小妹妹去蹦迪,你要不要一起来?”

“不去,我有事。”确认了顾宣娇眉心有红线,顾卷耳得亲自去接触一下她,才能确认这小姑娘被下了哪种诅咒。

咒之起源悠久,可追溯到盘古时期。

后西方的诅咒之神、东南亚的降头术,皆以咒为根本。

真是奇怪。

这本小说只是普通的打脸苏爽言情小说,为什么顾宣娇会被人下咒?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存在,导致这本小说逐渐玄幻?

顾卷耳觉得可能性不大。

小说作者呈现出来的世界,只是整个世界全貌的一角。

顾宣娇是这本小说的主角,却不一定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例如小说作者写出一个配角,却不会详细讲述他的一生。

可天道却要补齐他的来历、过往和归处,自成一方小世界。

不过幸好顾卷耳看了这本小说,对顾宣娇的行动了如指掌。

她之所以会住进这个小区,是为了方便去一个酒吧做驻唱。

那个酒吧是世界连锁的大酒吧,她的产业。

她去酒吧驻唱也不是一时兴起,是为了钓鱼。

顾宣娇有自己的仇恨和使命。

顾卷耳赶在顾宣娇去酒吧之前,先一步到酒吧门口。

后门。

顾宣娇一般从后门进去,每个周三的晚上,她会去唱一首歌。

原创原唱,很受欢迎。

今天晚上对顾宣娇而言,十分不同寻常。

她等的那条大鱼,出现了。

为此,她专门花了三天时间,完成了一首无与伦比的歌曲。

顾宣娇背着吉他,熟门熟路来到瑞士酒吧的后门。

平时这个时间点,后门几乎没人。

今天却特别奇怪。

这里多了个算命摊子!

顾宣娇眼底掠过一抹异色,觉得摊主身上的熊猫T恤有点眼熟。

这不是电梯门口那货吗?

“小姐请留步!”顾卷耳模糊的声音从口罩后面飘出:“相逢即是缘分,我观你印堂发……”

“咔嚓!”

“碰!”

顾卷耳话还没说完,顾宣娇拉开后门,当着她的面把门甩上了。

一点面子也不给。

顾卷耳:“靠!”

小说果然不能尽信,那种两句话就让男女主乖乖过来算命的桥段,全是扯把子。

顾卷耳收起小板凳,打算换一种办法接近顾宣娇。

“帮我算一卦。”楚天阙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叠百元大钞被丢到顾卷耳的摊子上。

顾卷耳瞳孔一缩,到嘴边的拒绝瞬间咽了下去。

她做贼一样,悄咪咪把红色钞票,塞进自己裤兜里:“你算什么东西?”

楚天阙眯着眼,狐疑盯着顾卷耳的眼睛。

她刚才是不是骂我了?

楚天阙:“看风水会吗?”

“阳宅还是阴宅?”顾卷耳也接看风水的活儿,不过找她的人很少。

基本只有找她算过命的人,才知道顾卷耳是真有本事。

多来两次,也会让她看一看自家的风水。

都是熟客,顾卷耳收的钱不多,勉强糊口。

“阴宅。”楚天阙掏出名片递给她:“我要把楚玉的坟迁走,明天你跟我去看个地方。”

顾卷耳接名片的动作顿了顿,不动声色压下自己的惊讶。

她对楚天阙道:“这个需要死者的生辰八字和死亡日期。”

“嗯。”楚天阙用摊子上的纸和笔,留了两组数给顾卷耳。

楚玉:生于1890年3月19日,死于1906年6月2日。

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回去告诉老流氓,他肯定很高兴。

“那行,明天我给你打电话。”顾卷耳把两张纸都抄进兜里,卷起自己的小摊子开溜。

两人的会晤很短暂,却没逃过二楼那双充满风情的丹凤眼。

顾宣娇坐在二楼的窗户上,居高临下看着还站在瑞士酒吧后门的俊美男子。

他有几分眼熟,一时间顾宣娇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拿出手机,打算拍下楚天阙的脸,让手底下的人查一下。

就在按下快门那一刻,侧面对着顾宣娇的男人突然转过来了。

锐利的目光看向二楼顾宣娇依靠的窗户。

酒吧的玻璃都是单面镜,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

可对上楚天阙视线那一刻,顾宣娇有种自己被对方发现的错觉。

两人的目光隔着玻璃对撞。

楚天阙把手插回兜里,神色淡然转身离开。

顾卷耳兴奋的坐在公交车上数钱。

楚总不愧是楚总啊,出手真阔绰。

这一把钱,竟然有五千!

第一次挣着这么多钱,顾卷耳感动得泪水从嘴角无声的流了下来。

“唧唧唧唧~~夸夸夸夸~~”

顾卷耳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顾妈妈。

诶?

她打电话给自己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