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农门锦鲤小福宝:全家穿越团宠我
农门锦鲤小福宝:全家穿越团宠我 连载中

农门锦鲤小福宝:全家穿越团宠我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白袜子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唐云铭 苏染

【魂穿书穿➕种田➕团宠➕搞笑爽文】 苏染大病初愈后,发现家中的人都变得好奇怪啊
动不动就打骂自己的爹爹竟然天天冲着自己傻笑;手脚勤快性格泼辣的娘竟然动不动就要给自己煮鸡蛋;就连那从不做饭的姐姐竟然变着花样给自己做美食?自己也变得好奇怪,在救了一条小蛇之后,欺负自己的人一定会倒霉?哈哈日子变得太有趣了
当然,镇上霍家的小公子不要老对自己冒星星眼就好了,太吓人了
唐公子:小媳妇怎么跟上辈子不一样了!展开

《农门锦鲤小福宝:全家穿越团宠我》章节试读:

第2章 穿越的娘亲


苏染眼睁睁地看着她娘从上锁的箱子里拿了十三个鸡蛋出来,然后就把木箱子晾在那里,也不上锁。

十三个鸡蛋呀,十三个鸡蛋全放到锅里去了。

那可是十三个鸡蛋啊!

能卖很多钱的!

苏染在内心小小地咆哮。

“娘,咱们家鸡蛋不卖了吗?”

犹豫了一下,苏染还是小声地问道。

她记得以前看到大伯家的孩子们吃鸡蛋,她馋的也想吃,回来刚告诉她娘,就被她娘给打了一顿,完了气不过,还把爹喊过来一起打她。

她深深地记得当初她爹娘一起打她的时候说的话。

“吃吃吃,整天除了吃你还知道啥?”

“鸡蛋这么精贵,是你这赔钱货吃的吗?啊?死丫头是你该吃的吗?”

“这是要卖钱的,哪有那么多给你吃!要吃,去别家吃去,我们家没有!”

“你个死丫头片子,还想吃鸡蛋,你怎么不去死!老子打死你!”

当然,她知道,爹娘打她骂她,不让她吃鸡蛋,他们自己也是舍不得吃的,因为家里没钱,要用攒来的鸡蛋卖钱。

可是现在,这么精贵的鸡蛋就这样煮了,难道他们家发大财了?

苏染突然眉头一皱,她听爷爷说过,以前大牢里的人临死前都会吃顿好的,难道真的要把她卖了,先对她好一点,到时候好卖一点?

想到这,苏染心里有些害怕,自己最近吃的也不多,也很听话,爹娘应该不会把自己卖了吧?不然谁帮爹娘干活呢?

可是,家里就两个小孩子,爹娘肯定不会把姐姐卖了的,没准姐姐还会帮爹娘一起把自己卖了呢?呜呜难道真的要把自己卖了吗?

诶?要不然去问问爷爷吧,自己一个人越想越害怕,以前自己有什么心事都会告诉爷爷的,爷爷都会耐心地听完,还会偷偷塞给自己糖吃。

这边,许小燕盖上锅盖,转过头来,却看到矮小瘦弱的苏染站在一旁发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孩子你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不好意思,你声音有些小,我没听到。”

苏染又是一惊。

她,她娘居然对她说不好意思?

她娘对她笑得好温柔。

娘笑起来好好看啊。

她怀疑自己根本就没有病好,而是病死了,到了另外一个温柔的世界,眼前的娘,就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温柔的娘亲。

再眨眨眼睛,娘还在笑。

一定是了,自己一定是病死了。

“二丫,二丫,你怎么了?”

许小燕看着呆呆的小姑娘,有些心虚的问道。

在她的记忆中,这个小姑娘有些傻乎乎的,脑子也不太灵光的样子,不应该这么快看出她已经不是她娘了呀!

要说这孩子的爹和姐姐看出来,她还相信,那两个在原主记忆中就是两个人精。

“娘,我们中午真的要吃鸡蛋吗?”

苏染鼓起勇气,看着许小燕,怯生生地问道。

“嗯,那个,呃,这个,你看,这已经快中午了,我这也来不及做饭,咱们呢就先吃点煮鸡蛋垫垫肚子,晚上再做点其他好吃的吃哈。”

许小燕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她不是来不及,而是根本就不会做。

她在现代的城市里生活惯了,只会用电饭煲做饭,只会用煤气灶炒菜,这个土灶大锅,臣妾是真的做不到呀!能把鸡蛋给煮熟,已经是她现在能做得最好的饭菜了!

她想着下午的时候琢磨一下,学学怎么生火,然后再看看怎么琢磨才能做出来一顿晚饭。

对,得趁着那对父女这几天没有发现她异常的时候,先把原主会的都学一学,反正记忆里有嘛!不然到时候多尴尬啊!

没错,这个许小燕并不是苏染的亲娘娘。

准确的说,她是个未来的穿越者,意外车祸死后,灵魂不知道怎么的就穿越到这里来了,自己整整花了三天的时间来消化穿越这一事实。

消化得了吗?

许小燕:消化不了

苏染还是不敢相信,她娘煮这么多鸡蛋,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许小燕。

“那个,二丫啊,你去喊你爹跟你姐起来收拾收拾,咱们准备吃饭了。”

许小燕被这孩子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开口想要打发她离开。

“哦。”

苏染呆呆地应了一声,又看了眼她这个奇怪的娘,然后转身去找她爹和姐姐了。

她想去看看,娘是她幻想出来的,那爹和姐姐是不是也变成她幻想出来的样子了?

“爹,爹,你醒了吗?”

苏染来到苏永贤的门口,拍了两下门,喊道。

“醒了?何事?”

苏染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声音是爹的,可是,这说的话不像是爹说的呀!

她以前喊她爹的时候,她爹会很不耐烦的骂她,死丫头骗子叫魂呢,你老子爹还没死呢。

她要不要说话呀!

她怎么跟爹说话啊!

苏染: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