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武医有光
武医有光 连载中

武医有光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一刀破天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如梦 小兰 有光 都市小说

山村的孩子有光,意外得到了丈天尺中的武者和医者传承,还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丈天尺和女人已成为被人觊觎的对象
他先被栽赃入狱
之后远赴扶桑、米国、立碗国
行医除魔,享誉四海
他被有关部门看中,本准备大展拳脚,却被仇人惦记,抓住双亲,冰砍去其四肢,毁掉耳目,做成人彘
他用了一招医学界的绝技移心换形和仇人互换身体,为救画中青梅竹马的小兰,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他战撒旦、上帝、如来……展开

《武医有光》章节试读:

第2章 红衣


有光听进了老人家的话,他决定找个工作了,因为有了钱才能买饭吃,自己从来也没把自己当成乞丐。先去赚钱,能吃饱再说。

“去吧,去吧,有了困难就回来找我吧。”

有光去了很多家店,可是没有一家愿意雇佣自己。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他准备回去问问老人家。

肚子已经饿极,有光把小兰送给他的最后一个馒头准备吃了,他本来准备留着,现在想通了。心道:“我已把小兰记在心里,吃不吃馒头又有什么关系?”

“哇!好疼。”不知道馒头里有什么东西,差点把有光的牙儿硌掉。

这是一个玉镯子,碧绿碧绿的,晶莹透亮,这是小兰的,有光记得真切,这东西一直就在小兰的左手上。

有光静下心来想了想道:“我一定好好干,等赚了钱,把小兰接过来过好日子。俺接下来需要找一份工作,能赚钱的工作。老人家不是说,遇到了问题去问他吗?这就去看看。”

老人家好似无所不知道: “没有人愿意用你是吗?”

有光点了点头。

“知道什么原因吗?”

有光又摇了摇头。

“你随便靠近个路人试试。”有光再次随便找了个人,没想到这人还是昨天遇到的红衣少女。

有光还没靠近,那红衣少女大喝道:“滚开,臭要饭的。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倒了八辈子霉,昨天遇到,今天又遇到,真衰。快点滚开!”

有光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老人家问道:“明白了吗?”

有光点了点头。

“讨厌她吗?”

“嗯!”

“可是她刚刚当了你的老师,教会了你以后要怎么做。”

有光愣了一下,陷入了沉思。

“懂了吗?”

有光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给你推荐个工作吧?”老人家微笑道,“你可愿意。”

有光眼神坚定道:“我愿意!”

“把你的碗翻过来,看看碗底子上面写的字,就去那家店应聘吧,祝你好运!”

有光翻开了碗底,上面写的是:“和光饭店。”虽然有光字不是学神、学霸,可也在村子里也算是学习成绩一般以上的。有光再次抬头看时,那老人家又神秘的消失了,这老头脚程还真是快,就是年青人也没这么麻利的,一溜烟就不见了。

有光走后不久,这里就多了几个人。

“那小乞丐怎么不见了,不是说就在这一片吗?”

“再找找,一定要找到。”

有光来到和光饭店,只见一副对联先入眼前,上联:小店有心,能装乾坤。下联:大厨无界,尽尝百味。横批:和光同尘。

虽然没有开门,可是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店里面看起来虽说是朴朴素素的,但是很干净、整洁,就像老人家的穿着一样。这种感觉让有光觉得很是亲切,有光下定决心好好干,自己一定要留下来。

不多久,老板就开门了。“你好,小伙子,请问你是?”

听声音感觉很熟悉,和那老人家差不了多少,可是一张脸却完全不一样,看起来有些清瘦,留着小胡子,而且没有那黄豆粒般大长着毛的瘊子。

“我是来应聘的,大老板。”之所以前面加个大字,是因为有光觉得这人的形象在自己心中比较高大,因为他不像别的店里那样,不是赶自己走就是嫌自己臭。

而且有光觉得自己也应该修饰一下自己,不管是为了大老板,还是为了这个可爱的饭店。这饭店名字真好,和光和光,自己名字有光,难道注定是要自己过来的?自己一定要好好用心去做。

“应聘吗?那我考你一考,那你准备怎么招待客人?”

“用心!”有光虽然只说了两个字,可这两个字却是心中所发,字字千钧。

“用心吗?好,你过来领一下工装,上班的话一定要穿工装的。店旁边有个小屋,你要是没有地方住以后就住里面吧,还能看着点店。”

这里的工装也和这里的店一样,朴素而干净。“那个大老板,这里有没有洗澡的地方?你看我这一身,需要好好清理一下。”

大老板看了看有光微笑道:“即便有,估计也不够你洗。小店北边半里地有条河,又宽又阔,水很清,去好好冲冲吧,在河边就行,你要是不会水,就别往深处走太多,旧衣服就扔了吧。”

大老板简单的几句话,有光却很是感动,这种关心的话也就只有那种有父母的孩子能体会地到,自己今日竟也有这般殊荣。简单的话像一阵暖流,流遍自己的全身。

有光心道:“大老板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好。”

有光将新衣服装进一个袋子里提着,欢呼雀跃的跑去了。

“记得明天七点上班哈!店前面有个理发店,理一下头发,可以先赊账,就说我让你去的!”

“知道了!”

有光跑到河边,找了个人少的地儿,将自己洗刷的干干净净。他倒是干净了,这河水却遭了殃,这一大片黑糊糊、臭烘烘的,估计能熏死几条鱼。有光又找了一片干净的水域,深吸一口气,全身没入这清水之中,感受着这水的柔软,他的心好像也化了。

他在水下静静地待了一会儿,天地好像都静止了,好像回到了那玄奥久远,没有任何幻梦的最为本来的样子,这种感觉真美,如此良辰美景,岂堪辜负。

有光没敢往深处走,因为他是一个旱鸭子,对于水深之处还是敬而远之的好。人们只知道勇敢是奋不顾身地往前冲,有时候‘不敢人所敢’反而是一种更为博大而真实的勇敢。

他将旧衣服扔在河边,换上新衣,理发店里剪了头发,再一看来,真个是:“一字眉如青锋之剑,明月眼似东海之珠。蝶舞化魂,箫鸣刻骨。晶莹体如玉,粉面雪作肤。俊雕俏面,逸动衣衫,若非儒雅君子客,便是蓬莱自在仙。”

谁曾想这有光一打扮,哪里还有半点的土里土气,简直是一翩翩雅士美少年。

可有光觉得这新衣服还是没有自己的旧衣服穿着舒服,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不能光顾着自己舒服了,让别人不舒服。这些旧衣服自己刚穿的时候也不是很合身,慢慢不就好了。

没走几步,有光就碰到几个可疑的人,这几个人眼睛咕噜咕噜的转,好像是找什么人。

他们叫住了有光道:“小子,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小乞丐。”

有光看他们不像是什么好人,答道:“刚看那边河里好像有个小乞丐。”

刚几个人匆匆而去。

有光把玩着手里的尺子笑了笑道:“怕不是为了我的宝贝来的,昨天偷了我的钱,今天还想偷我的宝贝,想得美。”

天色渐晚,有光回到小屋里,点了蜡烛,这桌子上还有一本小书,上书:《自制菜谱三百篇》。

自制菜谱?敢情这是大老板自己写的,自己闲来无事,正好拿来看看,以后或许能帮上点忙。

这书写的真好,有光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这奇妙的美食世界。

品那稻米馒头,山中流转,小葱豆腐,清淡新鲜,青菜茄子,味合天然。尝那鸡翅凤爪,鲜润舌尖,海参鲍鱼,四海深潜,回锅红烧,妙不可言。

谁知当有光从书中归来,天已破晓,这晚上没有吃饭,可自己竟没有感觉到一丁点饥饿,书中的美味已经填饱了自己的肚子,真的填饱了吗?显然没有。为何?

因为有光还想再入书中看他个三百回合。可上班的时间快要到了,自己该好好收拾下了。有光打开店门,擦板凳,抹桌子,一丝不苟;扫尘埃,拖地面,窗明几净。

哪想他活儿轻重苦甜,莫管他满头冒汗,只晓得认真地做好做完。大老板看到这一切,点了点头道:“小子,挺精神哈,我先为你做个馒头,好填饱肚子,一会客人来了也好招待。”

看那大老板,步走行云流水,手法灵动自然,面团在他手里如鱼得水,拳风起,如那蛟龙盘旋,凤舞九天;手刀落,看那金鸡下蛋,珠落玉盘。

有光都看得痴了,他边看边手脚比划着。这简直是神乎其技,匪夷所思,原来做个馒头还能达到如此境地。

然而令有光更为惊讶的是,那蒸好的馒头,咬上一口,简直味合山野田园之趣,竟有些家乡的味道,让他又想起了小兰,他是怎么做到的?想到这,他又看了看小兰送给他的玉镯子。

“吃着不错吧,手法自然重要,可只有深山中的小麦才会有这种野趣的味道。”大老板解释道。

有光点了点头,他想到了自己的茅屋一般的家,自己放羊的日子,还有那小兰给他的馒头的味道……

“大老板,这个我可以试试吗?”

他也学着大老板的样子舞起面来,只可惜:步子走得忒混乱,手法生疏不自然,面团不团,粘的手儿不能动弹,鸡不下蛋,玉盘空空闭口不言。

有光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大老板道:“不好意思,这个,这个……”

“这也没有什么,我第一次做的时候和你差不多,咱们是半斤对八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岂一日之功,多练练就好了。”

大老板微笑道,“好像来了客人,你去招待一下。”

“喂,请问一下你们店里有没有好一点的东西?”听起来是个少女的声音。

“什么叫好一点的东西?”有光人未到,声音已经到了。

“就是高贵一点的东西,不是那种穷鬼乡巴佬之类土里土气的,而是看起来很美很高雅,能让人醉倒的食物。”

这话有光听的很是刺耳,自己也是山村来的。看到来的竟是自己曾经两次遇到的那个红衣少女,有光气不打一处来,刚要发作,突然想到了老人家的话,她也算自己的老师,自己怎能对自己的老师不敬。

“嗯!不过我们店里真的没有什么高贵的东西,如果你需要,我劝你还是去别的店吧。”

那红衣少女本来还要对有光的态度进行一番批评,可是看到有光那俊俏的脸蛋,这小子,怎么可以这么帅,批评的话便一时没有说出来。这小子看起来也有点眼熟,不过实在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她情不自禁道:“没有想到这种小店里面也有这么……”

“这么啥啊?”

“没,没什么,我是说偶尔吃点便宜点的饭也不错,换换口味,整天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的太腻了,那个这里有酒吗?”

“酒,你这女孩子还喝酒吗?”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喝酒吗?这叫高贵优雅,懂吗?说你也不懂,穷小子怎么会懂呢?”

红衣少女看这有光一身工装,想也是个穷人。有光安排她到一个窗户旁边的座位后,自不理她。

等大老板做好饭菜,给他上了两个下酒菜,花生米和红烧肉,之后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红衣少女喝了几大口,些许醉了,大口吃着红烧肉和花生米道:“人生最快乐的事情莫过如此,小伙子,来喝两杯吧。”有光看了看大老板以示询问,大老板点了点头表示可行。

有光看这红衣少女晕乎乎醉酒的样子心道:“看来无论多美的女孩子,醉酒后也是这么的不堪,哪里还有半点的高贵和优雅?”

有光不禁有些可怜她,她一定有什么伤心事,劝道:“别喝了,你这样会弄坏身子的。”

“不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最终少女醉倒在桌子上。

大老板给有光交代了女子的住处,安排有光将她送过去。大老板知道的可真多,有光只好将她背回了她住的地方。

她住的地方说不上奢侈,更谈不上高贵,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的小屋子,还是紧挨着人家大房子的一个小屋子,看来她只是租的房子。

屋子里杂乱无章,床上也是乱七八糟的,有光稍微整理一下,把她抱到床上,盖好。

谁知那女子突然抱起了有光,在他身上又亲又吻道:“你是不是想和我上床?我知道你们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有光感觉自己的胸膛又温又软,心里砰砰直跳,慌忙挣脱道:“不,不是,我先走了!”他脸蛋红的像苹果,一溜烟逃了,有点做贼心虚的味道。

回到店里有光的心还怦怦直跳,大老板微笑地问道:“怎么?看上人家女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