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无敌太监,葵花宝典之阴极阳生
无敌太监,葵花宝典之阴极阳生 连载中

无敌太监,葵花宝典之阴极阳生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家有肥猫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家有肥猫 赵长安

我怀揣万般柔情,纳天下红颜
我创无敌功法,只手遮天,令天下万灵俯首
权监误国? 荒淫无道! 一切骂名终会被岁月洗净
任尔人心险恶,鬼魅魍魉,灭之! 天道无情,长生茫茫
我手握长剑,横断长空,自斩出一方净土,唯我独尊!展开

《无敌太监,葵花宝典之阴极阳生》章节试读:

第5章《天残三十六势》之缩阳入腹


赵长安眼前一闪,只见一张蜡黄的老脸出现在自己眼前,心中大骇,就要出声惊叫。

“咔嚓”一声,一只枯瘦的手将自己的下颌卸了下来!赵长安心中惊骇的胆颤心裂,两只手捂住下巴,一动之下疼的心肝肺都颤抖。

定睛看去,原来是刚才还躺在对面床榻上的老者!

他张着嘴缓缓靠墙坐起,扭头再看两名宫女,却见她们垂着头斜依在一起。赵长安只当两名宫女已然遇害,惊惧更甚,心中却有些疑惑老者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胸口急剧起伏,强自镇定,呆呆的看着老者那阴恻恻的眼神。

老者小声道:“小子,你胆子不小!竟然敢胡言乱语,栽赃嫁祸。说,为什么这么做?”

赵长安心中一惊,这老家伙果然知道!若只是逼供,他用不着这般偷偷摸摸,莫非他有其他打算?

他装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小声道:“只因我认了刘公公为义父,他因为前辈几人之事受到牵连。小子心想,只要把事情扯开,将问题转移到前辈几人身上,义父便能逃脱大难,小子在这宫里也不至于无依无靠。前辈若是怪罪,就请惩罚我一人,此事和我义父没有分毫关系!”

老者怪笑道:“没想到刘勇还认了个好儿子!”他看着赵长安,眼睛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只见他缓缓说道:“小子,老夫看你是个诚孝义气之人,送你一场天大的造化。但是必须帮老夫办一件事情,如何?”

赵长安一听,连忙捧着下颌点头,样子怪异至极。

老者见状,闪电般伸手一扶,“咔嚓”一声,给他把下颌装了回去。他疼的想要出声,看到老者眼神,急忙伸手捂住嘴巴。

老者反手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本薄薄的泛黄册子递给他。他拿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天残三十六势》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看到他神色疑惑,老者道:“这是老夫早年得到的一本奇书,里面的内容博大精深,若是你能悟得三成不说天下无敌,至少在你这小小的大周国可以横着走了!”

赵长安苦着脸道:“我马上就要变成太监了,肢体残缺,如何能练这等功法!恐怕要辜负前辈好意了!不过,若是前辈有差遣,晚辈不敢说一定能办到,但定当用尽全力!”

老者听了这话,眼中露出稍许温和。淡淡道:“老夫当然知道你要做太监,否则,何必送你这本奇书!”

赵长安惊奇道:“莫非这书是专门给太监练得?”

老者哂然一笑,一脸神秘道:“你翻到第四页看看。”

赵长安闻言,心中诧异,连忙翻到第四页,借着灯光一看,顿时呆住。

只见上面写着:第四势,缩阳入腹!

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口诀和要领。他眼睛渐渐变的发亮,心中狂喜,有了这个,不修《葵花宝典》也罢!

他不由的发出“嘿嘿”之声,心中的兴奋已经难以抑制!

老者笑道:“怎样?这可算是大造化?”

赵长安将册子紧紧的抱在怀里,急忙点头道:“是大造化,对晚辈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造化!”

可是,心中又想到什么,急忙翻开册子扫视一遍,神色变的沮丧起来!

他看着老者哭丧着脸道:“恐怕,恐怕不等晚辈学成这功法,就要变成太监了!”

老者眉头紧皱,似乎他也没想到这个,时间是个大问题!按照册子上说,想要学会这锁阳入腹势,资质出众者也最少需要三个月!且不论赵长安资质如何,怎么能保证他三个月内还保留着小吉吉!

突然老者脸色一变,身体晃动,嘴角流出一缕鲜血来。

赵长安大惊,急忙挪动身体下床,扶着老者躺回榻上。老者一把抓住他手道:“老夫强提一口真气缩短寿元,送你造化,就是想托付你一件事情,你可愿答应?若是不愿,那便罢了!书就算老夫临终前结个善缘。”

他口中虽说的轻描淡写,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赵长安。

赵长安立刻说道:“前辈尽管吩咐,晚辈万死不辞!”

老者渐渐松开他手臂,从衣服下摆取出一个造型丑陋的戒指恋恋不舍的递给他道:“将此戒指送到三神山无极宗一个叫双茹雪的女人手里,她是无极宗长老。告诉她,老夫屈修能尽力了!记住了吗?”

赵长安连忙点头,将老者的话复述了一遍。又问道:“若是我去了,但是找不到双茹雪怎么办?可有其他人可以接收?”

老者脸色露出笑意,轻轻的呼出一口道:“那你就去找无极宗一个叫曲塑之人,他是老夫之子。”

赵长安郑重将戒指和《天残三十六势》藏在小腿处,起身抱拳道:“请前辈放心,晚辈一诺千金,定不辱前辈嘱托!”

老者微微颔首,说道:“东西一定要藏好,不能被人发现。老夫知道你恨林鸿,但你一定要小心此人。此人修为恐怕不在老夫之下,他如此隐忍,所图甚大!他的那一对妻女,你要小心应付。好了,你回去躺好装睡,老夫尽力为你拖延时间。切记,此事不可第三个人知晓,若是以后有人问你,就说没和老夫说过一句话,也没接触过。”

赵长安心中震颤,行了一礼,缓缓回到榻上躺好,后背已然是冷汗淋淋......

心中庆幸自己读过周星星的《演员与自我修养》。

方才,好凶险!

步履轻盈,突然听到两名宫女发出一声惊呼,应该是发现了老者嘴角的鲜血。一名女子立即拉开门急呼御医,魏太医和两名御医匆匆进来施救,检查了一下老者情况,急忙让人去通知连总管,房间里乱成一团。

不久,院子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连总管刚进门口,老者突然爆喝一声:“魔教贼子,胆敢暗算老夫!”

轰然一声,围在他身边的三名御医身体凌空飞去,狠狠的摔向墙壁。老者状若疯狂,凌空一掌劈下,刚进门的连总管尖叫一声,身体瞬间躲在两名宫女身后。

三声惨叫响起,两名宫女和身后的连总管也被一起劈飞撞在墙上,又摔了下来。

老者手掌再次拍下,却是向着赵长安的方向,似是力竭,劲势不如方才。赵长安却感觉胸口如遭大锤,“咔嚓”几声,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