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那一扇大门
那一扇大门 连载中

那一扇大门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蚂蚁啃地雷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句辉 悬疑惊悚 菅雪

王辉从小惦记着奶奶家老房子的后院,因为那里有一扇常年紧锁的大门
奶奶说,别看
可是越不让看越想看,那一扇铁红色的大门一直勾着少年的心
多年以后,重回故土
房子塌了,瓦片碎了,可那扇心里的门却越发厚重
和女朋友一次平常的一次“故地重游”,却不经意间的打开了这扇大门,两位恋人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却也走向了两个不同的人生
展开

《那一扇大门》章节试读:

第8章 新住处


就这样,句辉在父亲的宿舍里凑合睡了一宿。

家已经被人盯梢,暂时不能回了。那么我该去哪呢?此时的句辉真想冲回老家,用手掐着段起海的脖子,问问这烂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出了工地门,去营业厅买了两张电话卡。装好电话卡后,他分别给几个常联系的朋友告知了自己新手机号。然后他给韩风打了个电话。

“哥们儿,昨天的事儿,谢了啊。”

“嗨,我以为这是谁的号呢,差点把你这号当成骚扰号码给拉黑了。你跟我客气什么哪。哎,你这到底又从哪捅娄子了?惹着漂亮国的联邦调查局了?哎,你别说,昨天那小子身手还有两下子啊。”

“你说什么?你被打了?都特么怪我。”句辉一想起这事儿来就惭愧不已,自己倒甩干净跑了,不顾帮忙的兄弟了。

“没有,你哥哥我还能让这孙子伤着,你忘了你哥哥我是“五环八卦掌”的关门弟子了?没事儿,你放心吧。哎吆,老婆你轻点。”

“你今天没去店里啊。”

“嗨,星期一,店里也没啥生意,在家歇一天。”

明明被打了,这哥们儿还嘴硬。

“那行吧,你能帮我先找个住处吗?”

“哦,我给忘了,你那地方肯定暂时不能回去了。这么着,我还有个两室的小房子,在西外环附近,我给你发个位置,咱在那碰头啊。”

“行,客气的话我不说了。哥,你注意安全。”

“行嘞,一会儿见。”

就这样为了防止被尾随追踪,韩风先是骑摩托车去闹市区转了几圈,然后丢下摩托车,打车去了目的地。

“还给我说没事儿,都挂彩了。可把我嫂子给心疼坏了,唉,以后想吃嫂子炒的小龙虾可不容易喽。”

“咱爷们儿轻伤不下火线,没毛病。哎,你不知道昨天我把那孩子揍得有多惨,我把我爷传给我的那“五环八卦掌”使出来,把那小子打的是那叫一个痛快哇。”

“嗯,你是杀敌三千,自损两千吧。哈哈哈哈。”

两人大笑起来。

“屋子有点小,别介意。”

“嗨,有住的地方就不错了。你今天没啥事儿吧?”

“我这把店都关了,能有啥事儿?”

“要不喝点?”

“行啊?”

“哈哈哈哈。”两人又大笑起来。

“哎,我先跟俺家姑奶奶请个假,嘘……”

“唉,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切……”

推杯换盏之间,句辉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告诉了韩风,把韩风听得一愣一愣的,感觉真的不可思议。

“我说兄弟,你这丰富多彩的经历,写成小说准能大卖哇。哈哈,来,咱走一个。”

“哥,你兄弟我也是倒霉,咋碰上了这么多事儿呢。”

“哎,我说兄弟,你咋就知道这是倒霉事儿,不是好事儿呢?咱就这么说,你要想看见那美丽的彩虹,那不得先刮风,再打雷,再下雨,才能看见嘛。凡事都都得有个过程。俗话说得好,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啥事儿也别愁,昂。”

韩风就是一个这么乐天达观的人。好像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到了他这里,真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吹来一阵风,就消散了。

“嗯,哥,我明白了。咱干一个。”

“咕咚咕咚。”两杯啤酒下肚。

“哎,兄弟。我想起来一个人,这个人是我上高中时候的一个好哥们儿,人家现在在咱市里干刑警了。你等等,我找一下。”

“好。”

“哎,找到了。我先把他号码发给你。你先保存一下。”

“大哥,人家是正儿八经刑警,每天公务那么繁忙,能搭理咱嘛。”句辉有些迟疑。

“放心吧兄弟,我这个同学啊,人挺正的,也有点轴。回头我给他打个招呼。”

“那行,来,干。”

句辉就这么凑合着在韩风的房子里住了下来。

他现在基本上除了在家睡觉,就是出去陪小雪。因为他已经决定了,答应菅雪妈妈,加入世华集团工作。哪怕这份工作再难,压力再大,他也要撑下去。

他有时候也在想,我明明是正义的一方,为什么整天活得跟过街老鼠一样呢?

这一天,萨敏派人开着大奔载着小雪来到了句辉的住处。

“大懒虫,起来了吗?该上班了。”菅雪在楼下给句辉打电话。

“嗨,你不早说呢,我这就下去哈。”

此时此刻的句辉就像渴望自由飞翔的笼中之鸟,终于盼到了自由之日。

“哎,还是自由自由的空气清新呐。”

“在家憋坏了吧?”

“那可不,我们这是去哪?”

“带你去公司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呐。顺便听听我母上大人的教诲。哈哈。”

“好吧,一定争气!不给媳妇儿丢脸!”句辉绷住脸,给菅雪行了个礼。

“行了,正经点。车里还有别人呢。”

大奔并没有驶向世华大厦,而是停在了一栋豪华公寓楼前。

句辉跟随着菅雪上了电梯,来到了公寓大厦20层。

“2003房间,哦,在这里。”

“砰砰砰”,菅雪敲门。

“请进。”

推门而入,坐在办公桌前的正是菅雪的母亲,萨敏。

“小句,你来了哈,路上还顺利吧?”萨敏已经从她女儿的嘴里听到了句辉被人跟踪的事儿。

“阿姨,挺顺利的。”

“那就好,快请坐。小雪,给小辉沏茶。”

“好的,萨董事长。”

“贫嘴。”萨敏笑了笑。

“这个地方是刚租下来的。办公条件简陋了些,先委屈你一下啊。”

“阿姨,您太客气了。我觉得这条件已经很不错了。”

“你大学学的是金融管理吧?”萨敏问道。

“是的,宏观经济与金融管理。”

“嗯,我们公司正缺这方面的人才。我先让小雪带你熟悉一下工作流程和内容。这样,我十点左右还有个会,你们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

说完,萨敏起身就走了。

“果然有钱人的时间都是用秒来衡量的。”句辉不禁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