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成为血族后:我收了一个病娇使魔
成为血族后:我收了一个病娇使魔 连载中

成为血族后:我收了一个病娇使魔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姜陆析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姜缇璐 现代言情 艾森莫德

镇魂歌响彻街道,他们将会趁夜而来,赋予你永生的灵魂
风华无双惊才艳艳,翻手为云覆手雨——抱歉,这不是他,这是她
   清冷克制却只想做信仰之人最锋利的剑——猜对了,这,才是他
今夜这猩红的幕布已经拉开,木偶戏正在上演……谁又是真正执棋之人? “莱特,吸血鬼去谈恋爱是不用顾及人界的规则?” “陛下为何这么问?” “我对我的使魔很感兴趣
” “?” 说人话:吸血鬼女王和使魔侍从不得不说的甜宠二三展开

《成为血族后:我收了一个病娇使魔》章节试读:

第三章 艾森莫德


声音呈现出低沉却清亮的质感,让人犹如在最纯净干冽的海中深潜数十米,明明要被窒息和压强裹挟,却抬头看向海平面的瞬间看到像是墨蓝的玉,温柔而厚重,触手生温。

姜缇璐这才仔细的看向床上的男人。

脱掉了之前染着血的白衣,艾森莫德换上一身裁剪得体的银白色衣服,领口、袖口处与腰间均镶嵌着金丝扣,哪怕是受伤卧在床上也能看出身姿端正。她想到刚刚给他上药看到的肌肉纹理,虽然看起来瘦瘦高高,其实身上一点肌肉也不少……这一下子回忆起来脸就略微有些发烫。

这是姜缇璐拆了他嘴上的胶布之后第一次正眼看他,除了那一双夺人心魄的银眸,其余五官均是精致的挑不出一点错。但是一点也不女性化,该棱角分明的地方都十分硬朗流畅,更显面容矜贵。右耳挂着一个短短的黑曜石的菱形耳坠,随着柔和的灯光发出更为明亮的反射光。

明明冷冷的脸却透出几分可爱。

那股诱人的香气依旧若隐若现。

“艾……森……莫……德”姜缇璐似乎像是在熟悉什么,“很好听的名字。”

夕阳落山了,整个城堡似乎都活跃了起来。夜幕降临的那一刻,姜缇璐的眼瞳也变成了白日艾森莫德看见的暗红色。

咚咚咚。

莱特打开房门,紫色眼眸也变成了血红色,看到里面的情景眼神未变,进门对二人示意:“缇璐,可以用餐了。”

姜缇璐从床上起身,对艾森莫德伸出一只手:“走吧,能起来的话去吃饭。”

艾森莫德看到伸到自己面前一只洁白的手,玉指如青葱,似乎第一次见到这般柔和的手。竟也鬼使神差地下了床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感受到偏凉的温度,手指也微微卷曲,包裹住那只柔荑。

两个人就这样往餐厅走去。

经过姜缇璐之前多次的反复抗议,每次用餐的菜品终于从一堆动物血的花样做法变成了人类和血族都会吃的正常食物。

三人落座餐桌,餐盘右侧前方均摆了一杯红色液体。

魔物和血族不一样,并不是必须要通过吸血来存活,但是考虑到艾森莫德的身体情况,莱特依旧命人给他准备了一份。

姜缇璐坐下来就招呼其他仆人离开然后开始吃饭,艾森莫德先是对着莱特颔首表示谢意,坐下来后才开始打量这个不同于他认知中其他血族用餐的氛围,内心很是疑惑。

莱特举起酒杯平静的喝着红色液体,余光中见姜缇璐依旧没动酒杯,似是无奈的摇摇头,对艾森莫德说:“你随意就可以。”

艾森莫德轻啜一口,确定是血液,感受到身体确实舒服了一些,才开始慢慢用餐。食物咀嚼到嘴中发现是少见的人类会使用的烹饪方式,心中疑惑更甚。

吃人类会吃的精致食物,不喝血……她真的是血族?

莱特很快就结束了用餐,她本身靠血液就可以缓解饥饿不过是顺便陪着姜缇璐吃饭,偶尔换换感觉倒也觉得新鲜。

一个仆人小跑过来,对莱特耳语几句,莱特了然,挥了挥手让仆人退下,只是抬头和姜缇璐说:“缇璐,染夜剧院你哥找你。”

姜缇璐一下子蹦起来,饭都不管了,命女仆拿来一件黑色披风就准备往外走,突然想起来艾森莫德还在,走到他面前轻声嘱咐:“你一会儿跟着仆人去我房间里屋书房的床上休息,我很快回来。”

说着人就消失在了餐厅。

“艾森莫德是吧。”莱特也从餐桌前起身,走到他面前:“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管家莱特。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

“好的,莱特管家。”艾森莫德也吃完了饭,站起来回应莱特的话。

“不过我看你不像是地下黑市会卖的魔物。”莱特走了两步,转身盯着他看了半响,语气里有质疑,“你是什么东西修炼成魔物的。”

“……羊。”

“挺有意思,确实很少看到黑市里卖这种。”莱特也没去深究,“你应该知道魔物到了纯血种手里是可以签订恶魔契约的吧。”

“知道一些。”艾森莫德默默应声。

“既然她会带你回来,那么你应该做好会成为她的使魔的准备,毕竟我也不可能陪她一辈子。许多事情还需要你去照顾她。”莱特收敛了语气,摩挲着左手的佛珠,“比起你活了一百年,她这二十几年可着实不够看。”

艾森莫德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被面前这个不知其实力深浅的管家看了个透,只能尽可能少说话少做动作。但是还是在听到二十几年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错愕,随即颔首:“我知道的。”

——

染夜剧院。

秦景煦在候客厅里等着姜缇璐,手里握着几盒药,思绪纷飞。

一月前。

他回去之后找到了高级实验室的医师西尔维娅,原本想拿假的药方糊弄一下自己做。结果对方接过他修改过的药方直接看出来他要的是什么,也没说什么就吩咐秦景煦每天过来给她的花花草草浇水之后,就进了实验室。

秦景煦一开始很担心自己被组织抓起来拷问什么的,但是也不敢不去照顾那些花花草草。就这样,除了平时训练和去找魏明畅练习之外一直坚持照顾实验室外五十盆花快一个月,那个叫做西尔维娅的医师才又从实验室里走出来。

女人一身白大褂显得身材更加高挑,及地的黑发被一根绿色树枝半扎在头上,隐约可以看见渐变至发尾的白。容貌却是年轻的,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走路间似乎可以见到她胸前挂着一个绿色藤蔓缠绕的绿色晶体。一双绿眸先是看了看自己养了许久的孩子们,见都被照顾的极好,才抬头看向秦景煦,手从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三盒药片:“给你的seBI-374,谢谢你帮我照顾孩子们。”

“血猎的朋友是吸血鬼,这倒是很有意思,没事我不会和别人说的,就是感慨一下。”西尔维娅摸索着左手食指蝙蝠形状的极细的银戒指,语气似乎像是在谈论一件非常平淡的事情,“但是你要跟对方说清楚,抑制剂治标不治本,只能说比动物血稍微好一些。”

“真的很谢谢您。”秦景煦小心的收下那几盒药,“我会和她说的。”

“去吧,我要带我的孩子们去晒太阳了。”

——

思绪回转,秦景煦看着那三盒药。突然面前一阵风,姜缇璐出现在了她面前。

“璐璐,这个是seBI-374制剂,我找实验室的人去制成的。放心,我检测过成分都是没问题的。”秦景煦先是把三盒药交给她,“记住你还是要尽可能以血液为主,这个也只能忍一时。”絮絮叨叨把该嘱咐的说完,才看了看姜缇璐,揉了揉她的头发:“这才一个月不见,我就觉得你变化特别大了。”

姜缇璐也看着秦景煦,对方眉眼依旧,好像也没什么变化。但是血族敏锐的嗅觉还是让她闻到了一丝血气,暗红色的眼睛亮了一下:“哥你受伤了?”

“什么都瞒不过你。”秦景煦打哈哈的说着,“没什么严重的,就是之前我们在剧院遇到的那位先生。现在是教我的老师,我的武器也是他给我的,昨天我回收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伤到了而已。”说着拿出那个不明物体,手指微微收拢,一把连弩就出现在眼前:“你看看。”

“不错啊哥,挺适合你的,这种远攻武器比那些法器都好用。”姜缇璐右手一抓,一把黑伞也出现在手里:“喏,这个是我的。”

“嘶……这个看起来打人就很疼。”秦景煦摸了摸伞布,感受到伞骨的重量,“啧啧啧,以后惹你的要遭殃了,虽然本来也不轻松。”

话音刚落就被姜缇璐瞪了一眼:“我打的都是该打的人。”

“好好好,肯定是谁惹了我妹,不然我妹绝对不动手。”秦景煦笑着举起双手,佯装投降状。

空气中尽是轻快的感觉,两个人都放下了平日的防备。互相聊了许多最近的事情,一下子不注意天都要亮了。

二人前所未有的轻松,直到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进窗户,两人才后知后觉。

“璐璐,晚上确实有点黑。”秦景煦看着窗外的一抹白,“但是就像这个时间点,再过一会儿天就彻底亮了。”

姜缇璐知道他在指什么,心底没来由划过一种悲伤的情绪,声音在咽喉处辗转,发出轻微的“嗯”声。

“我其实过的挺好的,在城堡里什么时候都有人伺候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姜缇璐低垂着眼睫,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嘟囔着嘴。

“那你过的这么好,我更不担心什么了。”秦景煦捏了捏姜缇璐的脸,将嘴角向上轻轻提,“任何人都只能陪伴你生命的某一个阶段,你现在是吸血鬼之后更是如此。有些路哥不能陪你走,只能一直在旁边看着你,但路依旧是要你亲自走下去的。”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开心点。”秦景煦看着太阳要出来了,“你快回去吧,一会儿太阳要出来了。”

“我其实没事,太阳对我影响不大。”姜缇璐这才发现为什么今天莱特接到通知是大晚上,原本她们可以白天见面的。

“那也得回去休息了,哪有白天不睡觉的吸血鬼。”秦景煦像以往一样拎小鸡般催着姜缇璐回去,“好好休息,你那边才是真的硬仗要打。”

姜缇璐正要去送他,却被秦景煦阻止:“这次我看着你走。”

“好。”姜缇璐看着他,目光触及他眼底的神色坚定与温柔,心底也定了定。

阳光灿烂而明媚,候客厅像开始一样只有秦景煦一个人。

——

姜缇璐走后,艾森莫德回到她的寝屋,原本想趁着月光拉开窗帘透一会儿光。却看到窗户外有一只三趾翠鸟,感官四周查看了一下没人看到偷偷打开窗户放了那只蓝绿小鸟进来。

一进来那只小鸟就扑腾着翅膀落在了艾森莫德手上,张着那比尾巴还长的喙叽叽喳喳:“小殿下!我可算找到你了。我一路跟着你的气味来的,幸好你没事。”

“小声点,安洛,不要叫我殿下了。”艾森莫德捂住小鸟艳丽的羽毛往里走,“我已经和那里没关系了,我现在连恶魔都算不上,和魔界普通的魔物没有区别。”

“这里住的是个女孩子哎!”叫做安洛的小鸟眼睛完全没停,四处看着,“我飞进来看到周围都是血族,我还怕你被当成移动血库用呢。不过要是你真和血族签契约,那你不就可以重新获得REWOP,这是好事啊。”

“那也得看对方的意愿,我无权干涉。”艾森莫德眼里没什么波动。

“不过一般吸血鬼带魔物回去都是为了做使魔,我觉得八九不离十。”小鸟依旧叽叽喳喳,“我就不信她能忍住不咬你。”

艾森莫德想到餐桌上的事情,眼里的银色沉了下去。

安洛还在叽叽喳喳。

姜缇璐握着手里的几盒药回到了城堡,拿出一颗药片就吞进了肚子里,感受到一阵类似血液的热量,整个人都活下来了。

她想着被自己安置在寝屋的艾森莫德,赶紧快步走回自己的寝屋:“哎呀,聊久了差点忘了他。”

姜缇璐一开门就看到艾森莫德单腿跨坐在飘窗处,衣袂随风而动,手指上落着一只胖乎乎的蓝绿小鸟,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唤着。

她的目光瞬间被那个小鸟吸引:“好可爱的啾啾!”

她这突然一开门也把一人一鸟吓得不轻。

“艾森莫德,我可以摸摸它吗?”姜缇璐关上门走过去。

“可以!”安洛叽叽喳喳的说着,艾森莫德没做声。

姜缇璐没听到艾森莫德说话,也不太敢动,但是捏着裙角的手早已蠢蠢欲动。

“小殿下,她听不到我说话哎。”安洛继续叽叽喳喳,从艾森莫德手背上跳到了姜缇璐面前。

姜缇璐如愿摸到了毛绒绒的团子,特别开心的问道:“这个是你养的吗?”

“不是。就是一只野鸟。”艾森莫德忽略了某叽叽喳喳的抗议。

“唔……你好可爱啊。”姜缇璐捧起小鸟,戳戳它胸前的绒毛。

饶是安洛也是第一次被这么夸,一时间也不好意思叫唤了。它觉得自己现在喙两侧的毛毛都被夸成了粉红色。

“小殿下,这个女孩子好可爱,她要是要咬你你就从了吧。”

“……”艾森莫德看着女孩一直逗弄着小鸟,听到这话神色更是冷了冷,一记眼刀让叽叽喳喳的小鸟彻底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