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 连载中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兔子打老虎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兔子打老虎 古代言情 闵执宜

闵执宜穿越到大秦朝,还成了天启帝的后宫之一,却只想当条咸鱼,还是不用翻身的那种
可偏偏某人不同意,   皇帝:闵贵人,你要争气啊,拨乱反正,肃清后宫风气就靠你了   闵执宜:不,请让我当条安静咸鱼
  皇帝:闵嫔,你要加油啊,传宗接代,皇位继承就靠你了   闵执宜:不,请让我当条安静咸鱼
  皇帝:闵贵妃,你要撑住啊,统领嫔妃,管理六宫就靠你了   闵执宜:不,请让我当条安静咸鱼展开

《皇上别宠了,贵妃她只想当咸鱼》章节试读:

第8章 皇家园林


"她要见我?"皇后思考片刻,便道:"让她进来吧。"

刘贵人低着头走进了主殿的内室中,不敢多看一眼,不敢多行一步,只觉得处处富丽堂皇,一派雍容华贵,"嫔妾贵人刘氏,给皇后娘娘请安,愿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嗯"皇后淡淡的答了一声,"刘贵人,听说你要见本宫,可是有什么事?"

刘贵人便跪着,迫不及待的道:"皇后娘娘,臣妾昨日在御花园,被闵贵人无故推下荷花池中,她为人嚣张跋扈,藐视宫规,竟敢公然残害嫔妃,请娘娘为我做主。"

"那你可有凭证?"

"臣妾身边的采月亲眼所见。"

皇后便道:"采月是你的贴身宫女,她的话恐难服众。"

"娘娘......。"刘贵人心有不甘。

"好了,本宫如何不想为你做主,但本宫身为后宫之主,一举一动当为后宫表率,不能仅因你一面之词就发落嫔妃。"皇后站起来,走到刘贵人身前,俯身说道:"不过,若是你有确凿的证据,本宫也绝不会放过的。你明白了吗?"

待刘贵人走后,皇后坐回榻上,便忍不住与身边的青黛抱怨:"如此蠢笨愚钝,事事求着本宫照拂,一个刚刚入宫的贵人都挟持不住。那本宫何需要她?"又想到如今宫中局势,道:"容嫔也是,如今越发不得宠爱了。"

"娘娘不必烦恼,您是中宫之主,不管如何,皇上都会敬爱您的。曾嫔不过是有太后做靠山,闵贵人虽然年轻貌美,但总有新人换旧爱,看看眼下愉妃不就是了。至于容嫔,还不是娘娘说什么就是什么。"说罢,青黛便恭敬的为皇后奉上一碗药汤,"您啊,就稳坐钓鱼台,坐山观虎斗。"

"本宫当然知道,容嫔虽然不甚聪慧,但她胜在姿色佳,好拿捏。本宫还是要好好帮她一把的。"皇后接过药碗,用玉勺搅了搅,"只望本宫能早日诞下麟儿,再不喝这苦药汤子了......。"

暮去朝来,天气越发炎热了,在这禁宫中宛若进了蒸笼,每日用冰,也要出一身汗。天启帝萧文渊便决定侍奉太后,带上皇后和部分妃嫔到寄畅园去避暑。

这一两个月,皇上除初一十五要去皇后宫中,偶尔去看看慧嫔和三皇子,其余进后宫的日子便大多到愉妃,容嫔,曾芷柔和闵执宜处。所以,闵执宜还是很幸运的混上了一张去寄畅园避暑的门票。

寄畅园是先帝在华清园的基础上加以扩建而得,有"取欢仁智乐,寄畅山水阴"之意。坐北朝南,位于京城的西郊,为江南园林的风格,北面主要是水景为主的园林,有鱼跃亭,桃花堤和观澜湖等风光,而南面则是议政和居住的地方。

闵执宜就住在南面的清波楼,旁边正是曾芷柔的闲月阁,两人在宫中,一个在东六宫的承乾宫,一个在西六宫的长春宫,在这寄畅园倒成了邻居。

一天舟车劳顿到了园子里,因行李还需整理,闵执宜自觉闲人一个,便避了出来,也让他们能好好收拾,就带了云儿 ,去闲月阁拜访曾芷柔了。

闵执宜和曾芷柔两人通过选秀也算是熟人了,在宫中却来往不多。只因为曾芷柔最是规矩,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除了钟香君,和后宫其他人也没什么来往。而闵执宜却是个宅女,没事只喜欢待在自己宫里看看书,绣绣花与练练字,在琥珀的唠叨下才出门逛一逛......。

闵执宜到闲月阁的时候,正遇上曾芷柔和钟香君,她们二人也正打算去看闵执宜,三人便相约去附近的千鲤池看看。千鲤池顾名思义,其中养了众多鲤鱼,正值夏日,红鲤,团鲤,芙蓉鲤,荷包鲤数不胜数,活泼好动。

闵执宜她们便要来了些鱼食喂鱼,看着这一尾尾锦鲤游动抢食,身上的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出光芒,宛如一幅巨大繁丽的织锦。

曾芷柔拿出丝巾擦擦汗,"近日的天气可真热啊,妆都要花了。"

"谁说不是了,"闵执宜用团扇遮着太阳,"都是这个时辰了。"

"幸好有皇上带着咱们姐妹来寄畅园。不然,这个时节,在禁宫中实是难熬。"钟香君打着扇,轻轻扇风,"说起来,我还要多谢曾姐姐,若凭我自己,是万不能来的。"

曾芷柔拍了拍钟香君的手,"我们姐妹何须如此见外。"便转了话题,"闵妹妹,三日后便是三皇子的生辰了吧?"

"正是呢。"

钟香君接着问道:"不知今年是个什么章程?慧嫔娘娘可有说什么?"

"大约和往年一样,由皇后娘娘举办个生日宴。"闵执宜便道:"慧嫔娘娘一向不会插手这些事务的。"

"说到办宴,我看蓬莱岛上的留仙台就是个好地方,蓬莱岛四面临水,只能由船只进出,十分凉爽。而且留仙台上,视野开阔,北面便有一大片的莲花,湖光山色。若是再择......。"钟香君一下子便停住了,"看我说的这么多,姐妹们可不要笑话我。"

"咱们自家姐妹,哪会笑话你呢?"曾芷柔拉着钟香君的手,道:"你一向擅长庶物,精明能干,我们羡慕还来不及呢?"说着便看向闵执宜。

闵执宜接着便道:"就是呢,姐姐可不要妄自菲薄。"

三人又闲聊了一会,闵执宜估算着他们也该收拾好了,便先告辞回去了。

清波楼里,闵执宜用了晚膳,其中有一道冰凉粉,经冰镇过,在用时才加入熬好放凉的红糖,和各类的时鲜水果,坚果,十分爽滑清凉。

闵执宜吃了一碗,还想再加,便被琥珀阻止了,"小主,夫人吩咐过的,这类寒凉的吃食可不能多用的。"闵执宜听罢,知道无法说服琥珀,便恹恹放下了碗。

到了晚间,因清波楼近水,蚊虫较多。琥珀和云儿在屋子里外仔细用香熏过,又放下墨色山水云纹青纱帐。闵执宜睡在其间,听着远处时隐时现的虫鸣,恍若回到了现代乡下的外婆家。

在现代,每年暑假,闵执宜便会和哥哥一起去外婆家住,夏天的乡下就是小孩子们的天堂,钓鱼,抓螃蟹,捡螺蛳都很好玩。每天没有什么课业的压力,就是呼朋唤友的出去玩。一直到闵执宜小学毕业,才去的少了。

穿到大秦朝十六年,前尘往事就像南柯一梦,闵执宜感觉自己越来越同化为其中的一员,鲜少有

想起从前的日子......。

第二日,小林子去提午膳回来后,便带来个消息:寿王和晋王一家到了。

先帝一朝有十几个皇子,只因夺嫡之争惨烈,死的死,贬的贬,最后只留下皇上,腿脚不便的晋王和太后的幼子寿王。所以,皇帝对寿王与晋王两个兄弟十分照顾。

不过,晋王和寿王现下的境遇却不大相同。晋王身有残疾,先帝时便是个闲云野鹤,到了现在,也不过当个富贵闲人。

而寿王却大不相同,太后还未封后时,未有所出,便收养了当时生母已死的陛下。过了两年,高龄产下寿王。寿王不但为太后的幼子,也是先帝的幼子,自出生以来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现在也是如众星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