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在江之南
在江之南 连载中

在江之南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姜姜姜姜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江宪 现代言情 裴南都

少年的江宪从不信任何人,除了裴南都;少年的裴南都从不偏爱任何人,除了江宪
直球少女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追到的心上人,男主角却在恋爱第二天了无音讯
再相见,江宪没有在裴南都的眼里看见半分眷恋或怀念,冷冷的声调说出的是“江总好”
我的爱人,在江之南
懦弱浪子VS直球娇气包 【校园都市一半一半,he】展开

《在江之南》章节试读:

第4章 梅雨季


午后的暴雨来的急而大,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都在奔跑着寻找躲雨的地方。雨刮器挡不住瀑布一样的大雨,司机只好放慢速度,年轻的司机会选择找一个能避雨的地方。新手上路,这对他们是一场考验。

人人都选择躲藏的画面里,却有一把黑伞摇摇晃晃地往外冲。

风太大了,雨也太大了,小黑伞在雨里飘来飘去,让人怀疑下一秒就会被带到天上去。

裴南都把姜饼装进宠物小书包里,又把书包死死护在胸前,大片的伞都罩在前面的书包上,裴南都的背淋**一大块。

招了好几次手,路上没有一辆出租车肯为裴南都停留,下雨天本就不好打车。

裴南都第一次面对小狗生病这样的情况,本来心里就着急,再加上打不到车,她只能抱着小书包继续往前走,眼里蓄着泪水。

走了不知道多久,裴南都朦朦胧胧在雨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近两步一看,真的是江宪。

裴南都像是遇见了救星,快步走到江宪面前,一只手拉住他的衣角,无助地说:“姜饼生病了,你能不能帮帮我,能不能带我们去医院,我打不到车……”

说着眼泪就这么直直地流下来了,人遇见熟悉的人的时候,总是脆弱的。

江宪突然被一个人拉住,本来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对面的人急切的恳求声。看着小姑娘红红的眼眶,江宪在心里啧了一声,“真是欠你的。”

雨实在是太大了,江宪说先跟他回家,等雨小一点再去医院。

裴南都心里有点发怵,不过是自己请求他的帮忙的,应该没什么大事。可是裴南都还是留了个心眼,她给白勺发了条信息,短信说如果半个小时之后裴南都还没有给白勺打电话,就叫白勺报警。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江宪的家,这房子看起来干干净净,想必江宪经常打扫。

“我就这么进来可以吗?”裴南都第一次去异性家里,有点拘促。

“进来吧,没别人。”江宪说着扔了双拖鞋给裴南都,自己光着脚,“新买的。”

裴南都进来之后迎面而来的是一条干毛巾,视线被挡住,只有耳朵听见江宪说:“把自己擦干净点。”

“哦。”裴南都轻轻应了一声。

不等裴南都有什么动作,江宪快一步取走了她肩上的小书包,轻轻柔柔地把姜饼抱出来。

江宪摸了摸她的耳朵,“烧的厉害……”

转身去厨房里拿出了一板冰块,又拿了一条毛巾,用毛巾包住了冰块,在姜饼的身上来回地敷。

姜饼发出几声“唔,唔”的声音,体温摸起来降了很多,但是看起来依旧昏昏沉沉的。裴南都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谢谢你啊,没想到你还会照顾小动物。”裴南都冲江宪盈盈一笑,表示自己的谢意。

江宪不以为意,“没什么,以前跟我妈学过一点。”

“这样啊……”

裴南都说完之后空气又安静了,前两天才说了讨厌他,今天又欠了他一个人情,打脸来得太快了。

梅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刚刚还在叫嚣的暴雨没一会儿就小了下来,只能听见滴滴答答的几声了。

“外面雨快停了,你现在出去应该能打到车了。”江宪下了逐客令。

“哦,好,今天谢谢你了,我会找机会报答你的。”

“不用,别给我送饼干就行了。”

“……”

“上次是我考虑不周,你喜欢什么?我下次给你带。”

“再不走你的小狗要病死了。”

裴南都被他一吓,立马抱着姜饼跑了出去,还不忘说“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

江宪送走了这个麻烦鬼,收拾起了刚刚弄乱的房间。拿起裴南都刚刚擦身子的毛巾,江宪一顿,刚刚着急查看姜饼的情况就没注意,这是他的浴巾,虽然已经洗干净了,但是……

江宪正拿着这烫手的山芋,敲门声突然响起了,吓得江宪马上把浴巾藏到了身后。

呼了口气,他把浴巾放回沙发上,慢悠悠走到门口去开门,耳朵却还有可疑的红晕。

打开门一看又是裴南都,江宪不想再帮这个麻烦鬼了,抬手就要关上门,裴南都用力一堵,两个黑溜溜的眼睛带着乞求地看着他。

“江宪,我忘记带钱了。”

姜饼被医生抱过去检查了,裴南都和江宪坐在一旁。

气氛有些尴尬,裴南都正打算扯点话题聊聊,手机就嗡嗡地振起来了。一看是白勺,裴南都没有防备地接了电话。

“嘟嘟,你安全了没,江宪那个死变态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一接起电话白勺的大嗓门就响彻了整个动物诊所,裴南都可以肯定江宪听见了。

僵硬地转过去,果然江宪脸黑的不行。

“呃……什么?你想吃姜阿姨家的米线了?我现在在医院,等我回去了我们再去好不好。”

“医院?你怎么会在医院?一定是江宪那孙子对不对!嘟嘟,我这电话还是打晚了……”

“停停停,我在宠物医院,不过你再说的话说不定我就真的要进医院了。”后面半句裴南都说得没有底气。

“你没事就好。是姜饼生病了吗?现在怎么样?要我过去吗?”

“不用了不用了,我刚刚在路上碰见江宪了,他帮我把姜饼送过来的。我这儿马上就好了,你别过来了,剩下的我回家再跟你说。”

终于挂掉了电话,裴南都不敢去看江宪的脸色。

“我是变态?”

“啊?不是!”

“紧张什么?被戳穿了?在背后偷偷说我坏话。”江宪说完轻哼了一声,小白眼狼。

裴南都见被识破了,只好低头道歉:“对不起嘛,之前是我对你不太了解。不过今天之后你就是姜饼的再生父母,也是我的好朋友了!”

江宪翻了个白眼:“谁跟你当朋友。”

裴南都像个老赖似的贴过去,在距离江宪半拳的地方停下:“不管,反正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自作多情。”

江宪扭过头去,脸上的绯红挡的干干净净,裴南都没看见。

被他的脸吸引的人太多了,江宪只能靠坏脾气来区别哪些人是不会伤害他的。说喜欢他的不少,但被他推开之后还愿意走近他的不多,所以难得可贵的真挚太容易触动他了。

“江宪,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在KTV会说那些话,但是我感觉到了,你不讨厌我,也不会伤害任何人,对吗?”

“对吗?”像是一个疑问句,但江宪知道那是肯定句,裴南都在肯定他,突然很想哭,不知道为什么。

【还来不及爱,也来不及怪,谁闯进生命又离开。】——蔡徐坤《没有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