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夜莺与少年
夜莺与少年 连载中

夜莺与少年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鱼像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岑温 现代言情 靳承允

豪门少爷vs主管女儿 救赎与被救赎,开始无关爱情 “如果我和以前不一样了呢?你还喜欢吗?” “喜欢,只喜欢你
” 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青梅竹马的两人分开
一别数年,岑温终于回来,但是被另一个男孩不断吸引,靳承允嫉妒的看着这一切在自己眼前不受控制的发生,控制欲不断增强…… 男主暗恋女主,女主性格不正常
展开

《夜莺与少年》章节试读:

第8章 找死


第八章找死

南城的初秋不太冷,万物生命从深绿走到微黄。秋雨初停,阴气环绕,而偏远的巷子里散不去的冷气让行过的路人感到空气有些阴冷。

小巷侧旁的青青藤蔓攀上了石墙,尽显慵懒之态,昨夜星辰滑流露水将墙上凹凸不平的石块洗刷的透彻晶亮,雨后暖阳线束折在那叶尖儿打滚的露珠上,又齐齐的倾斜出去。

一场打架打破了古巷的美好。巷子最前面几个男生堵住了女生的去路,围成一团,最中间的男生死死的抓住女生的头发,恨不得扯住头皮,拉着往自己身前靠拢,“死丫头,以前你爸妈有钱有势的,我动不了你。现在,呵。”男生瞪着眼狞笑一声,“你看,谁会帮你?“

女孩被扯的疼痛难忍,生理性眼泪控制不住流了出来,眼神充满着讽刺和不甘,像一头凶狠的野猫。

“有种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的话,总有一天,我不会放过你。”头皮被扯的生疼,骨子里的叛逆越发难忍。

男生听后暴怒不已,“给我摁住她。”狂甩了女生一个巴掌,柔嫩的皮肤迅速涨红,掌印十分明显。

怒气还未消,正想再甩一个。

"啧,真像啊。”巷子里面传来一个女生般的软语,声音中却充满着冷意。众人转头望去,浑身散发着低迷糜艳的气息,眼前的刘海随意的散落在惨白秀气的面庞之上,红唇轻吐出一口烟雾,笼在面容上显得越发朦胧,看起来又颓败又弱势。

白的病态的手指夹着一根烟,摁灭在背后的墙上,之后便将烟头丢在地上。

“哟,又来个女的。怎么,要多管闲事?”男生看一眼周围的兄弟,对视了一个眼神再望向岑温。“你可要想清楚啊,小妹妹。”

“谁说我要帮她了。”岑温转过头看着他们,面无表情,仿佛看着一群死物般的眼神,毫无波动。最后眼神停留在女生眼里,眼泪悄声滑落流进衣领,可能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眼里忍不住流露出了悲凉和哀求。宁愿对一个陌生女孩求助,也不愿意对施暴者求饶。

男生见这个陌生女孩不打算管这件事,也不想惹是生非。能穿上她这身校服的,家庭就没一个是他们这种人能惹的。

“那就赶紧滚远点。”男生凶狠的威胁。

岑温斜着眼睛看了过去,看着男生的脸不说话,只是冷冷的来了一句:“以前我就告诉过别人,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一字一句,没有温度的眼睛盯着男生的脸说完这句话。瞥了眼地上掉落的烟头,慢步走了上去。

拳拳到肉,往他们身体脆弱的地方侧踢横踢过去,见有人想要出拳反击的时候抓住手臂来了个过肩摔。打完架后,头发越发散乱,坐在一个倒地的人身上,剥下手腕上一根黑色皮筋随意一扎,恶狠狠的盯着刚刚那个男生,一巴掌一巴掌的轻拍,有点蔑视般的样子,“你有什么资格,去威胁别人呢,呵”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冷笑道。

男生愤怒的挣扎,岑温看着他不知死活的样子,掐着他的脖子威胁:“你再动一下,试试?”如毒蛇般丝丝缕缕的声音,暗沉阴暗,狠厉的像是不会留活路。

男生不再乱动,他知道这个病态般的女孩说的是真的,额头的汗水流动伴随着紧张的心跳开始加快。

岑温知道松开他,他也不敢再乱动,松手站起。转身离开,走了几步,突然想起刚刚被欺负的女生,转过头,只见她正一直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专注有神。

眼神复杂的回看着,脸上一片红肿,让原本清冷疏离的长相少了一分美感。头发乌润,只不过因为刚刚的拉扯显得凌乱不已。

“我叫叶敏,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眼底有一丝渴望,仿佛岑温的名字对她来说很重要。

岑温打量着叶敏,从上到下,都像足了她以前养的一只奶猫。有狠劲,能养。

“我是岑温。”收回视线靠在身后的墙上,仰头,面朝天,头轻靠着墙。“今天看到我的事,包括我会吸烟这件事,说出去,是什么后果,你自己看着办。”

叶敏立刻摇手,“不不不,我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生怕岑温不信,又加了一句,“我保证,如果你想的话,我现在,现在,现在就发誓。”紧张到说话结结巴巴的,却每一个字每一句都认真严肃。

“不需要。”看了她一眼,然后像恶作剧般斜过头,靠近她的脸,盯着她说到:“反正,就算你说了,我也不怕,嗤。”

一股幽香随着岑温的慢慢凑近而传入叶敏的鼻尖,味道如柑橘般清爽。叶敏突然脸颊控制不住有些不自然的泛红,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看岑温。

听到岑温的威胁,叶敏并不觉得她可恶,看到她和她一样校服,她就能猜到一些。像她们这种家庭,家教大多严厉,女生抽烟往往不被理解。相反,叶敏特别想亲近她,认识她,这是她生平第一次。

叶家最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而遭遇到巨大的经济打击,她得知后不是没有问过爸妈这是怎么回事。可爸妈也只是让她别操心这些,说他们会解决的。她没有多想,但是商场上的竞争大多都是在台面上摆着的,自然也被其他世家看在眼里。以前她帮助过一个女生从而得罪了人,现在这个关头自然就被人针对上了。

想到以前相处过的那些朋友,没有期望过所以并不失望,只不过看着以前表面关系还不错的人最近态度都对她十分冷漠有些心冷。从前叶家得势的时候,一堆人凑上来巴结交好。现在败势一显,全都漠不关心,避之不及,恨不得逃的远远的。

她以前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真的到了这么一天,看着那些曾经掏心掏肺的人对自己冷嘲热讽,还是觉得有些世态炎凉。

好过是真的,远离也是真的,现实主义的残酷往往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