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游戏动漫›鬼灭:从只狼入门到入土开始
鬼灭:从只狼入门到入土开始 连载中

鬼灭:从只狼入门到入土开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彩虹屁屁侠 分类:游戏动漫

标签: 只狼 游戏动漫 鬼灭善逸

鬼灭之刃?我妻善逸?删号重开? 以不死之躯,断不死之缚?! ‘鬼’?不死?这个世界也有不死的诅咒?稀血?是指龙胤血脉吗? 无惨?不死实验?是那个师徒同体的道顺? 一体双魂?遭了,这次我成了替身... 蝴蝶香奈惠?锖兔?真菰?要不我开「少主的守护铃」穿越回三年前救救? 雷之呼吸?看我“雷电奉还”! 绝技·飞渡浮舟!绝技·魁忍落杀! 秘传·龙闪!秘传·一心! 焚烧吧!忍义手·琉璃之净火!! 还免疫斩首?秘传·不死斩!!!展开

《鬼灭:从只狼入门到入土开始》章节试读:

第4章 善逸之死


“捏嘛的!你这个废物!你最好给我搞清楚!”

被戳到痛处,狯岳恼羞成怒的猛然站起身,正对着我妻善逸,呵斥道:

“我可是继承了除一之型以外的所有‘型技’!那种最基础,最没用的剑技,也就刚好像你这样的废物适合而已!”

未能学成本流派中最基础的「一之型·霹雳一闪」算是狯岳的逆鳞。在加入‘鬼杀队’后,还因此受到同期剑士们的鄙视和嘲笑。

我妻善逸正想反驳,哪知狯岳直接将手里啃得剩余大半的桃子摔了过来,砸在善逸的脑门上。

站在桃树枝干上的狯岳,居高临下,睥睨着善逸。

本就对善逸起了嫉妒心的狯岳,继续道:“你实在是太碍眼了,给我离开这里!还要我说几次,滚啊!快滚!”

我妻善逸蹲在地上,双臂环抱膝盖,愈发将头埋进臂间。

见善逸现在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干脆不做回应,狯岳气得正要伸手再去摘一颗桃子时,他正巧看到了旁边悬崖边上的那棵老桃树最边上的枝头长着一个大桃子,粉中透红,饱满诱人。

狯岳眼珠子一转,似是心生一计,清了下嗓子,道:“喂,我说‘我妻’,你想要留在『桃山』呢,也不是不可以。”

狯岳顿了下,继续说道:“只要你能把崖边的那个桃子,摘来给我,我就允许你留在『桃山』,说不定我吃了那个大桃子,心情一好,还会指导你「雷之呼吸」其余五种‘型技’的心得和掌握诀窍呢。”

我妻善逸闻言,立即抬头看向狯岳,也没想是哪里的桃子,欣喜过望的问道:“真的吗!你不骗我?”

狯岳双臂环胸,不屑的回答道:“我骗你做什么,有什么意义,还是有什么好处。”

“是哪一个桃子,我我,现在就去摘给师兄!”

“呐。”狯岳手指着枝杈已经伸出悬崖的方向道:“就是最外面的那一个。”

善逸顺着其手指的位置看去,那个熟透的桃子,足有小灯笼一般大小,在风中摇晃着。善逸看着伸出了崖岸的桃树枝,干咽了下口水,一时间呆立在原地。

“怎么?你不会是怕了吧?”

看着愣神的我妻善逸,狯岳戏谑道:“要是怕就算了,这种程度的话,不如趁早滚出『桃山』,这辈子也不想成为剑士了。我还想着你学会了剩下的五种‘型技’,就能超越我了呢,还来我还是高看了你,原来你还是愿意当个废物。”

面对狯岳威逼利诱的拱火,我妻善逸开始挪步走向悬崖边的那个老桃树。

“师兄是想锻炼自己的胆子,好让我能克服懦弱吗?”我妻善逸心想着。

尽管长期以来,我妻善逸一直遭受着狯岳的霸凌和恶语相向。但对其来说,成为了‘鬼杀队’剑士的狯岳,还是一直被他视作追赶的榜样。

善逸也没有多想“摘桃子”跟“留在『桃山』”这两者在逻辑上真的是有什么联系。还有,从来讨厌自己,对自己呼来喝去,废物长废物短的师兄,怎么突然会这么好心。

走至桃树下的善逸回头对旁边树枝上站着的狯岳,犹不置信道:“真的能留在山上,不再赶我走了吗?”

直至此时,我妻善逸想得仍旧只是留在『桃山』,这样同时就能留在自己敬爱的“爷爷”身边,老人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但其实,狯岳说的话又非为圭臬,留不留在『桃山』又干这个狗屁师兄什么事儿?

上树后的善逸趴在树干上,像毛虫似的一点一点地向枝头处挪着身体。

_(:з」∠)_

“快点啊你,磨磨蹭蹭的干嘛呢!老师他可是跟我说过‘善逸这孩子啊,总也会有能独当一面的时候的,我相信他’这样的话呢。我看呐还是算了吧,不行你可以放弃的。”

边上又再传来狯岳如催命符一般的刺耳话语,但他提到“老师的话”,显然还是对善逸有特别的激励。

我妻善逸加快了挪动的速度,将手伸直,极力地探向枝尾。善逸越往枝干末梢深入,树枝因承重的关系,就越往下压。

纵使善逸眼看着就要够到那个桃子,可其身体的重心却愈是不稳地左右摇摆不定。

狯岳见状,嘴角微微翘起,邪狞一笑。

“还是让我这个做师兄的来帮你一把!”

狯岳说着,纵身高高跃起...

“师兄!我摘到了!”善逸兴奋的正要回头,迎接他的是狯岳朝他这索命一跳,重重落在老桃树上。

本就岌岌可危的树枝,哪里还能堪此重负,噼裂而断。

站在里处的狯岳安然落地,但我妻善逸却是连人带树枝一起坠入山崖...

“哈!”

“哈哈!”

“哈哈哈哈!”

奸计得逞的狯岳,站在断树枝上,一手扶着树干,放肆的大笑起来。

...

“师兄?”

“师,师兄!救我我!师兄!你在吗?!”

哑然大笑的狯岳侧耳一听,脑中疑惑,不紧不慢的寻声低头。

在悬崖临处,狯岳便看见了一只手正死死地抓在崖壁边上。

“师兄!快拉我一下!”

善逸见到走来的狯岳,连忙道:“师兄你看!我摘到桃子了!”

本就怯懦的善逸,早已被吓得已经是脸上泪痕两条。可他竟然一时间没意识到自己是因为谁才摔下来的。也可能是天性善良的善逸,在其意识中,不愿意去相信自己师兄的居心叵测,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可怕事情。

善逸的右手还抱着怀里的桃子,仅以左手抓着崖边。

“你个小子是真的命大,这都没让你摔下去。”

走进近前的狯岳,缓缓抬脚踩在我妻善逸的手背上。

“师兄,你在说什么呀...啊啊啊!疼!疼疼!”

狯岳眼神如视死人,加脚尖的大力度,并左右拧动着踩在善逸手背上的脚掌。

“不!不要啊啊!疼疼疼!求求你了!师兄!求求!”

吃痛的善逸不敢用力挣扎,其额头已然渗出细密汗珠,夹杂了他豆大的眼泪。

对于我妻善逸的乞求,狯岳的回应是拔出了腰间的太刀。刀尖拄地,立在了善逸手腕边上。

太刀整体为暗金色,白色的刀镡上有着三角形图案,刀刃上遍布漆黑的闪电纹路。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救你上来,但你必须滚出『桃山』,此后不准你在回来;二,是...”

“我才不会离开『桃山』!!”

还没等屑师兄·狯岳说完第二个选项,他就被我妻善逸含泪嘶吼着打断道:

“我怎么能离开,是爷爷收养了我,还替我还了钱,我还没有报答他,还没有还他钱。虽然我也会因为爷爷的魔鬼训练而逃跑的躲起来,但!即便如此,我是死也不会离开『桃山』的!你赶不走...我...”

“那你就去死吧!”狯岳不想再听我妻善逸的逼逼赖赖。

平常就喜欢以打击他人来取乐的他,现在竟然无法摧毁一个自己一直看不起废物,摧毁不了他的坚持。

“你怎么敢忤逆我的意思,我才是老师唯一的弟子!”

踩着善逸左手的狯岳如同一位行刑者,极为利落地一刀砍断了我妻善逸的手臂。

“啊啊!我的手!!”

“啊!啊啊...”

呼喊声从近至远,由大变小,被斩断左手的善逸,彻底掉下悬崖,消失在了水雾薄云之中,周围依然是不驻的水瀑冲刷之声...

狯岳收太刀回鞘中,看着遗留在地上的半截手臂似是又不解气,飞起一脚,将那碍眼的半截手臂踢得远远的。

“这可不能怪我,我给了你选择的机会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