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娇萌小甜妻
娇萌小甜妻 连载中

娇萌小甜妻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路边草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谢瑾 路边草

【单女主+高甜+种田+日常】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谢瑾一朝穿越,却无奈得了个天崩开局
父母双亡,一贫如洗,这可怎么是好? 可再一看,身边这个穿越赠送的小可人儿,两只大眼水灵灵的看着自己,顿时又干劲十足! “相公,家里没米了……” “没关系,相公给你吃肉!” “相公,有人欺负我们……” “没关系,相公替你出头!” 【书有点慢热,属于日常文撒撒狗粮什么的,图个高兴】展开

《娇萌小甜妻》章节试读:

第6章 婉儿是无价之宝


看到相公来了,容婉儿满腹的委屈感觉终于有了支撑。

她在这里很开心。

相公不像娘亲那样打骂她,还对她很好。

她在心底里是不想走的。

但娘亲咄咄逼人的样子她是知道的。

她又不想让相公为了她受欺负。

容婉儿心里很矛盾。

谢瑾满脸阴沉的看着对面的妇人,正准备讲道理。

忽然觉得有只小手在身后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他有些疑惑的回头。

就看到容婉儿牙齿咬着微微干裂的嘴唇,似乎天人交战的一番。

“相公,你要是为难,婉儿就走吧……”

“其实相公花了三两银子买下婉儿,婉儿已经很知足了。”

谢瑾气笑着摇摇头,低声安慰道。

“没事,只要你不想走,没人能带走你。”

听到相公这句维护性极强的话,容婉儿心里软软的。

原来自己也有被人保护的一天啊,这感觉真好……

“放心吧。”

谢瑾转回身,对着这些记忆里的街坊邻居们扫了一眼。

而后微笑着一一打招呼道:“各位叔伯婶婶们,我参军的这段时间,多谢你们对家父家母的照顾了。”

“我也是昨天才回家,还没来得及通知大家呢,今天就让你们来看笑话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原主参军前就是个老实孩子,眼下当兵回来后,气质就更不一样了。

何况他们哪里谈得上照顾人家父母,受之有愧,这些村里人自然也都笑着回应。

“瑾小子哪里话,我们也谈不上照顾的……”

谢瑾只和叔伯婶婶们谈笑风生,全程都把刘氏晾在一边。

看到谢瑾对自己熟视无睹,刘氏感觉受到了屈辱。

双手叉腰,火气十足的骂道:“小子,我今天来也不跟你废话。”

“把这丫头片子给我,三两银子还给你,我带她走,我们就两清了!”

谢瑾这才微微用正眼看她。

但很是不屑的嗤笑一声。

“你是不是觉得三两银子卖的便宜了?”

刘氏默然,也不答话。

她当然是觉得便宜了,卖到凤仪楼可是能卖十几两银子呢!

可她不能这么说,要不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别人怎么说自己?

谢瑾见她不说话,有些冷漠的笑了笑。

“其实我也觉得你卖得便宜了。”

这句话出口。

站在他身后的容婉儿,眼神明显黯淡了下去。

头也垂的更低了。

“原来相公,也觉得我是个任人买卖的贱丫头吗?”

虽然不该这么想,但是,容婉儿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失望。

“哦?”

刘氏闻言,当即眼神一亮。

听他的意思,这事在价格上可以商量。

“那你说说我应该卖多少两?你要是嫌便宜,我可以再多给你几钱!”

刘氏打着如意算盘,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谢瑾却不为所动,继续说道。

“你三两银子就卖了自己姑娘,属实是卖的贱了。”

“要是我的话,三两银子绝对不会卖。”

谢瑾说着话,回头看了眼垂头丧气的小姑娘。

眼神温柔的说道:“这么懂事的小姑娘,对我来说,她就是无价之宝。”

“给多少钱我都不卖……”

这句话说完。

容婉儿“咻”的一下抬起头。

此时她的眼睛,就像是天底下最名贵的宝石,闪闪发光。

和相公关切的目光对视一下后,便又迅速的低下头去。

相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是无价之宝呢!

小姑娘稚气未脱的脸上,像是擦了最红艳的胭脂水粉,一直蔓延到了脖子根。

相公还说给多少钱他都不卖。

“原来相公说我卖的便宜了,是这个意思吗?”

容婉儿心里暖烘烘的。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对相公说,她也觉得相公很好呢。

但是人太多了,她有点不好意思。

一旁的刘氏,本以为这小子被自己说动心了。

但没想到他却话锋一转,竟是戏耍自己,还顺带着贬了她一番。

“好你个野小子,今天你是铁了心不同意是吧?”

谢瑾和她针锋相对。

我一个新时代的四有青年,能怕你这个?

“好好好!”刘氏气的暴跳如雷。

“今天我就是豁了这条老命,也得把我闺女带回去!”

“还有没有天理啦?都来看啊,一个大小伙子,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啊!”

“我自己的闺女被人抢了,都没办法领回来。”

“老天爷,你开开眼吧!”

见态度蛮横不行,刘氏直接卧倒在地,开始了撒泼无赖模式。

一群人都不忍直视。

谢瑾也不和她废话,直接回过头跟小姑娘低头耳语了几句。

容婉儿就应了一声,怯怯的越过众人,朝屋里走去。

任由刘氏在院里撒泼,王大妈赶紧抽个空当拉过谢瑾,把事情都简单了解一番后,心里也有了定数。

不一会儿,容婉儿就拿着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重新回到了谢瑾身边。

从婉儿手中接过那张卖身契,谢瑾面无表情的对着刘氏说。

“你说你要带婉儿回去,她若还是你的女儿,我自然说不得什么。”

“但你已经将她三两银子卖给了我,这是婉儿的卖身契,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

“所以我要是拿着这张纸,告到公堂上……”

“别说你带不走婉儿,你还得因耽误公办吃上几十板子!”

几句话说完,刘氏果然停止了动作,细细思量着利弊。

李大妈见状,也是好言劝导。

“大妹子,我看你既然不占理,还是早点走吧,仗着我们瑾小子好脾气不跟你闹,要是真惹恼了他,他可是个参过军的,县太爷能偏向你?”

刘氏眼睛滴溜乱转,既然来了一趟,她还是不愿轻易放弃那十几两银子。

见她已经有些动摇,谢瑾继续加重筹码恐吓道。

“你要是还不走,等上一会儿天黑了,我再告你个私闯民宅,你想必是知道什么后果的吧?”

“大明律规定,夜晚无故入人家者,杖八十,主家登时杀死者,勿论!”

“另外这些叔叔婶婶们都能作证。”

“你看是你自己走,还是我请你走?”

这句话说完,就算刘氏是个混不吝,那也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先前什么耽误公办不公办的,她还不往心里去。

但一提到大明律,她是真怕了。

几两银子和杖八十,她还是分的清的。

别说八十杖,就是八杖下来,他一个妇道人家,也是吃不消的。

没人过来搀她,刘氏只能厚着脸皮自己起身。

站起来后打打土,眼神怨毒的剜了谢瑾一眼。

又狠狠白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那个贱丫头。

藏到相公身后的容婉儿,又吓得一激灵。

小手牵着相公身后的衣襟,把头压的低低的,不敢再去看这个泼妇娘亲。

“算你厉害!”

刘氏拧着薄片嘴,气急败坏的啐了一口,这才心有不甘的准备回去。

“小丫头片子,你给我等着!”

听到刘氏的恐吓,小姑娘下意识的又往他身后缩了半寸。

谢瑾闻言,眼神冰冷的瞪了刘氏一眼。

“你再吓她一下试试?!”

看这野小子身材高挑,想起他还是个参过军的。

而且看目前情况,今天她是带不走这贱丫头了。

刘氏冷哼一声,嘴里又嘟囔了几句,这才悻悻然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