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一觉醒来,修为消失了
一觉醒来,修为消失了 连载中

一觉醒来,修为消失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寂城子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容亦宽 寂城子

一觉醒来
容亦宽体内的力海境修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到底怎么回事?” 皇廷下旨! “没有修为的人,赶出城外,送去万兽猎场!” …… 他却在万兽猎场被试炼魂剑…… 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修为又回来了! 从此,他一步步向至强者修炼! 他发誓,“我一定要找出修为消失的原因!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展开

《一觉醒来,修为消失了》章节试读:

第3章 被搞心态


钟楼上的何端没有发怒喝止吵闹,就右手往空中一提,一股流力自他体内泉涌至掌心。

随即,一幕嫩叶绿色的透明流体像锅盖一样盖住场中将近万数的民众!

瞬间,场上安静了许多。

“力海境修第七境,融流力之境!”

流体绿幕中的民众惊呼起来,脸上泛起丝丝惊恐。

惊恐,是因为这些百姓都失去了修为而害怕。

其实,就算是一个刚到入修基境的人,一只手都可以摆平他们,更别说眼前这位到达七境的强者。

如果朝城这三十万百姓能拧成一股绳,倒还有反抗之力去对付围在城外的卫兵,但是,根本不可能团结一心的。

力海境修是身体之内流力力量的修炼。每一个境修分为三个小阶段,初阶,进阶,巅峰。

例如初阶身力境,进阶身力境,巅峰身力境。

初境入修境,淬炼肌血骨骼及经络,掌握并使用薄弱的流力力量。

一境身力境,增加增强身体的力量和流力。

二境速力境,增加增强身体移动的速度。

三境气力境,增加增强体内气劲的运用,同时,自身自身达到轻盈的程度。

四境势力境,施展出实质性的势之力,以势对战。

五境觉力境,前四境深度觉醒,变化更强。可探知四周,查知对手境修。

六境暗力境,摸索出隐藏在身体各个角落的暗力,大幅增强流力力量,最为关键的境修。

七境融流力境,身力、速力、气力、势力、觉力、暗力、六力兼融成为融流力,自如控制流力成任何形态。

朝城。

城外面那一万卫兵的力海境界修炼都在一二境之间,对付没有境修的朝城百姓,绰绰有余。

“怎么能这样!你们这些官大爷,太欺负人了!老天爷迟早会下雷劈死你们这些大王八!”

一个在流力罩外的大爷激动大骂!

因为场中刚刚安静下来,冷不防的冒出这么一个清晰骂声,显得格外刺耳。

容亦宽几个人就现在这大爷的旁边,他也想发泄发泄,搭了一声,“大爷,说的好!解气!狠狠骂死这些人!”

钟楼上的何端脸色瞬变,提起左手,掌心对着那大爷,转眼,一股嫩叶绿的流力飞去裹住大爷的身体。

随之,何端手掌凭空一捏。

咔嚓!

那大爷浑身骨头被捏碎!

口中喷血三四米远!

在边上的容亦宽几人顿时吓傻,目瞪口呆。

草菅人命!

场中所有人都惊恐愣住!

杀一儆百!

“还有谁!?”

何端咆哮一般喝道。

站在钟楼上扫视下方,绿罩内外,鸦雀无声。

“皇帝陛下这一个决定,既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国家!你们没有了修为,保护不了自己,保护不了亲友,守护不了家园,拥有的这一切迟早会被强者夺取!只有万兽猎场才是现在的你们的归处……”

容亦宽觉得这何端的废话有毒,他是半句也不想听,离开钟楼。

和好友分别,快步赶回家中,告诉家人赶快离开朝城。

但是,家里没有人在,也都出去看热闹了。

其实,要走也不知道去哪,没有修为,和废物差不多了。

遇上讲道理的人还可以好好交流交流,可要是遇上不讲理的人,只有自认倒霉了!

可谓是生死凭运气。

想到这,容亦宽觉得逃跑是多余的了。

而在万兽猎场,有一点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因为只有失去修为的人才有资格在那里生活,除了本国的管理人,有修为的人是被禁止进去的。

万兽猎场的人们给自己取了一个称呼,叫做被老天诅咒的人!

天咒人!

在这个地海星居之上,天咒人是地位最低下的人,没有之一!

万兽猎场不属于任何国家。但哪个国家的天咒人去了猎场,这些天咒人就归哪个国家管。

这是强制的规定!

不过,这个国家只是管人,土地,在名义上是属于天咒人的。

理清思绪后,容亦宽陷入了失去修为的愁绪之中,整个人慢慢失落起来,无精打采。

不只是他,在何端宣读旨意以后,整座朝城都渐渐陷入了这种消沉迷茫的情绪中。

人生目标全在今日湮灭!

什么兵武源门,什么大兵修,统统幻灭。

一愁未灭,一愁又起!

他在想,怎么样才能使修为恢复呢?

虽然他之前的修为只在进阶身力境,但在这个年龄段中,是个很不错的人才了。

要知道,在身力境之前还有一个繁长的入修境,这个境界主修肌血骨骼以及通身经络。

如若无法通过入修境的考验,是无法进入身力境的。

“亦宽,在不在家,大羽车到城外接人来了!我们要抓紧时间收拾盘缠细杂,到万兽猎场抢占好地方!这个家,这座朝城,皇廷是不会让我们再继续待下去了……”

一个洪亮的声音由前院传向各个屋子厢房。

这位是容家族长容予常,也是容亦宽的父亲。

在朝城里,他们的族群并不大,处在中下等。

然而,经历这次神秘事件,朝城内的所有大小族群,一天之内衰落了极大部分!

大小,只是人数数量上的意义。

之前所互相依附的各方势力都敬而远之,就像躲瘟疫一样。

“爹,亦宽在。”

容亦宽提起精神小跑了出去。

“好,快和你娘亲收拾细杂去。”

很快,一刻钟的时间,容家上下百余人背着拎着大大小小的包袱,一个一个塞到家门外的马车上。

这个时候,朝城最大的家族李家少爷,李炎带着两个下人经过容家门口。

正看见容亦宽在搬东西出来,于是,心地邪恶的他想上前搞一搞心态。

李家仗着朝城内的广阔人脉和广大势力,欺辱打压了不少小家族,让他们有苦难言。

容家自是也在其中。

李炎当面迎上容亦宽,“哎哟!是容亦宽少爷啊,你不恨曾老师吧?哈哈!不打个招呼就显得老子太不礼貌了,是不是?哎,算了,不打了,少爷你好!少爷再见!”

容亦宽的怒意一下涌上来,正想开口。李炎却转身就走,还边走边后背举起再见的右手摇晃,“好好干!往后的苦日子多着呢!当惯了少爷,也一定能当得惯贫民!加油,努力搬!”

相当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