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既已见你云胡不喜
既已见你云胡不喜 连载中

既已见你云胡不喜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落臣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上官璃 古代言情 林默

出生就被遗弃,后被好心人家收养
家境贫寒不得已做了下人
机缘巧合遇见了想要相守一生之人,但身份悬殊,重重阻碍展开

《既已见你云胡不喜》章节试读:

第4章 庙会


那日上官小王爷回了玉城。而我也没有再去纠结那夜那人是谁。

接下来我们便开始为即将到来的龙山庙会做准备。因为这次杜老爷一家四口都要前去龙山祈福,虽然只有三天,但吃的穿的用的都需仔细备好。

龙山路途虽算不上遥远,但这龙山寺却在山顶,所以整个路程马车只能行驶一半,而另一半则是需要步行的,这样算来三天时间,可能一半时间都在路上,所以老爷不得不决定提前一日去往龙山。

这日管家召集了府上所有奴仆,开始挑选随行侍奉的仆人,婢女八人**亦是八人,去不去由不得自己做主。

“林默,想去吗?”志才看看我。

“管家不是说了嘛,要挑几个机灵的,你看你哪里机灵了”

“没有,我觉得你挺机灵的...”志才起初没反应过来,待他再反应过来时便听见管家点了他的名字,他冲我自信笑笑小声说道:“林默,我觉得管家比你眼光好多了。”

我撇撇嘴。

“林默,你也去。”管家打量我一番后蹙眉道。

就在我怀疑管家那表情是不是在觉得我不够机灵时,他又补充道:“虽然相比之下有些瘦小,但还算得上机灵。

...

“管家这是在夸你呢?还是在拐着弯说我笨呢?”志才不解的摸摸头。

“你猜?”我发现我特喜欢看志才一脸懵的样子,懵得可爱。

“好了,大家快去做准备,半个时辰后就该出发了”。管家催促道。

老爷一家四口坐上了位于最前方最大的那辆马车,而我们其他人便是四人一辆,余下两辆马车载的便是路上需要的充饥的食物和主子们的衣物用品。

途经城中时,看到人们对杜老爷的热情相送,我这才知道原来杜老爷还是这一方的大善人,从年轻成家开始便热衷于行善,直至今日已有二十年。难怪杜老爷成为了首个并非一官半职却也能得到皇室礼待的人,原来这一切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两个时辰后,车马便来到了龙山脚下,也就是说从此处开始大家都需下车步行了。

抬头望去,,峰峦迭起,处处翠绿。远在山顶的那座寺庙此时在漂浮的山雾之中若隐若现,看上去犹如天上宫阙一般。

稍作歇息之后,我们的登山之旅开始了。陆夫人和小姐身后紧跟着两位婢女,以便道路崎岖之处亦或是走累之时方便搀扶。

而我和志才紧随老爷和少爷之后,作用同婢女是一样的。虽然山高,但在志才和我的眼中,一鼓作气登到山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我们也算是山中长大的孩子。

半个时辰后,大家都有了明显的疲惫感。夫人和小姐身后的两位婢女,已经上前几次准备着去搀扶她们了,可夫人却对她们说,她想再坚持坚持,而小姐也同夫人一个意思。

这不由得让我对夫人娘俩生出敬畏之心啊,要是换作别的富家夫人和小姐,可能早就把婢女数落个遍吧。

“来,我拉你一把”志才把手伸向你我。

我摇摇头:“我可以。”刚登山时,内心才夸了自己,现在却要接受援手,这岂不要打脸...

志才见我拒绝,小声道:“那你小心一点。”

我哦了一声便看见少爷停下脚步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然后,他冷声说道:“小奴你,前来扶下本少爷”

...

“我来扶你”志才见我走向少爷,便大跨几步到了少爷身边。

一时间气氛似乎紧张了起来...

“振儿,这才走了多久,你就让人扶了,再走一会,岂不还得让人背着你。”陆老爷叹气摇摇头一脸嫌弃。

老爷的话算是打破了僵局。

接着夫人又气喘吁吁的说道:“是啊,振儿,你看你姐姐都还没你那般娇气,你别太过了”

“爹娘,振儿,都是被你们惯坏了。”陆小姐扶着夫人抿嘴笑了笑。

“哎!算了算了,还是本少爷自己走!”。少爷对志才瞪瞪眼,那眼神似乎在说:好小子,你又惹到我了。

而志才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一个多时辰的步行后,我们终于来到了龙山寺,看着眼前宏伟壮观的寺庙,我不得不感叹这么大的寺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

栗红的高墙内,那些拔尖的琉璃屋顶已夺目的出现在我们的视线。

“陆老爷,陆夫人远道而来,贫僧没能下山迎接真是罪过。”此时高院大门打开一位僧人迎面揖礼道。

“大师言重了,眼下庙会在急,你本有诸多事宜操劳,而我今日携家眷提前而来也实属打扰了”陆老爷回礼道。

“无妨无妨...”

一阵招呼之后我们终于踏进了寺庙大门,这时钟声响起,三声“铛,铛,铛”的声音随即入耳便也即刻入了心。有沁人心脾之感,感觉爬山的劳累瞬间消失了,整个人立马精神好多。

寺庙内大门直走,三丈开外,是一座最大的殿,门匾的字刻的龙飞凤舞,如果没有猜错,那四个字应该是大雄宝殿。殿内三尊大佛都有三丈之高吧,低眉垂目慈眼目视众生,那种肃敬之感让我感觉仿佛自己每向大殿走近一步,自己就备受洗礼一次,走着走着,眼睛竟然不自觉的流出一行泪来。

“林默,哪里不舒服吗?”志才一把扶住我。然后所有人都看向我,我尴尬的摇摇头。然后人群中注意到了大师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他看见我注意到了他,他便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说实话,这一笑,不要紧。可这一笑一摇头让我觉得我好像不该来这里,这难免让我联想出:莫非我前生是个什么妖孽?

庙内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十余座殿,都是青砖墙体琉璃瓦。而且每个殿内所供养的佛菩萨像。个个庄严神圣。庙内植被花草也被打理的格外精神,一片欣欣向荣的样子。

一番观瞻礼后,我们便被几位小师傅带去客房休息。而陆老爷和夫人则随大师去了佛堂与另外几位大师见面。

杜府规矩还是挺多的,比如府上的男主子都由**伺候,女主子都由婢女伺候。这个着重在于近身仆奴婢,比如宽衣梳洗之类的,所以这次出来,陆少爷的起居就由我和志才负责。

嗯...陆少爷就如我和志才想象中一样,非常难以伺候,处处挑刺,我想要不是他是少爷身份,志才都能随时和他动起手来。

“哎呦,累死我了”夜里,志才随意往床上一躺嘟囔起来...

“林默,你说这少爷和小姐,都是同一爹娘所生,这两人差别怎么这么大!你看人小姐,温柔贤淑,能自己动手做的绝不让下人插手,而这少爷”志才撇嘴摇摇头继续道:“也太难伺候了...”

谁说不是呢,这一娘所生,可这差别却是一个仙女一个妖孽啊。

“大概来源于溺爱吧”我淡淡回道。

“看什么呢?”志才见我手捧一本书便起身前来好奇的看了看。

“如是我闻...”志才刚拿起来便又还我,“经文啊,没兴趣,我还是去睡觉吧,对了我睡地上你睡床上”说着他已把被子铺好在地。“林墨,早点睡。”

“好的”。然后没一会儿,我便听见了志才的呼噜声。

他确实累了,毕竟很多事,尤其比如伺候少爷,都是他亲力亲为,他说男女授受不亲,让我能躲着少爷就尽量躲着点。

“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轻声读着,但完全不理解经文的意思...

“凡所有相...”就在我再次仔细琢磨这句话时,房顶出现了异响,我看了眼熟睡的志才,便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

暗淡的月光下两个黑影一前一后快速从寺庙的多个房顶飞掠而过,最后他们消失的地方便是大雄宝殿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