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玫瑰摩卡
玫瑰摩卡 连载中

玫瑰摩卡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陈年与尔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丰野 现代言情 许知意

伪【清纯男大 × 随性御姐】 . 一开始,丰野只有撒娇喊姐姐才能亲到许知意
而后来,许知意只有喊哥哥才能让丰野放过她
展开

《玫瑰摩卡》章节试读:

第3章 003


许知意在自家车库接到了何听雨的电话,她因为工作安排,得提前离开盐市,于是她做主把许知意和她的朋友约在了一起,算是给他们牵线搭桥,先见一面。

看了看车库外暗沉的天幕,许知意认命,又钻回车里,驱车朝目的地驶去。

也许是因为有正事要谈,何听雨今日选的餐厅风格有些板正,并不是许知意喜欢的风格。不过许知意明白何听雨的用意,只在进门前微微蹙眉,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喜。

进门后,许知意便端着一张无懈可击的笑脸,阔步而行。

跟着服务员到了包厢,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了。其中一个便是何听雨,另一个则是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发型一丝不苟,脊背挺直,很端正。

何听雨起身,首先向男子介绍了许知意,“孙总,这是我朋友,许知意。她就是我和您说的室内设计师,有自己的工作室。”

孙望微微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随后何听雨才向许知意介绍孙望。

“知意,这是我这次在Q城认识的孙总,孙望。”何听雨一边拉着许知意坐下,一边自然地给许知意发微信。

小荷尖尖:这男的好看吧?

小荷尖尖:我在招标会上认识的。

小荷尖尖:这简直就是我的理想型啊!!

“叮咚”的响声在安静的包厢里显得有些突兀,许知意淡定一笑,朝孙望颔首,“不好意思。”

看到何听雨发来的可以称作无聊的消息,她淡定地将手机设置成静音,不做理会。

大概是因为有何听雨在,她很会调节气氛,引导话题,这顿饭局没有让许知意感到不适。

推杯换盏之间,许知意也大概了解了孙望的想法,不过她没有立刻接下这单生意。她决定先设计一份图纸,如果孙望满意的话,她再正式和孙望签合同。

孙望想要装修的是一座双层别墅,不算太大,也不算小。

还是有一定的工作量。

临别前,许知意加了孙望的微信。

倒是何听雨看向许知意的眼神有些怪异,许知意一时并不能理解,也就暂且压下了。

在许知意认命来了餐厅之后,她就知道她会当一回何听雨的司机。

“知意,我的好姐妹。我上司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我明天到海市,我机票都已经买好了,我们现在回酒店,你把我送到机场呗。”何听雨抓着许知意的手臂摇着说道。

往日雷厉风行的女精英在自己面前撒娇,许知意表示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并不是那种让人心软化了的撒娇,而是故作娇柔还有些威胁的撒娇。

许知意有些无奈,她想扶额,却又觉得觉得这个动作与她现在的形象有些违和,便作罢。

小仙女许知意扯扯嘴角,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味道,“你再不系好安全带,我可就把你扔在这了。”

何听雨嘻嘻一笑,赶紧将自己的安全带系好。

“行李我已经都收拾好了,只要退了房就可以走。晚上飞海市的飞机只有最近的一趟还有座,所以我只能麻烦小知意啦。”何听雨慢慢开口,解释。

许知意有些想笑,却偏偏憋着笑,说:“你不好好补偿我可不行。”

“那是当然。”何听雨偏头去看许知意,多少有些遗憾。她真想捏一捏许知意的脸。

“知意,你觉得孙望怎么样?”

许知意分神瞥了她一眼,“真看上他了?”

何听雨略作思索,道:“多少有一些吧。这么久了,也就这一个能让我这颗铁石心肠动一动。”

这倒让许知意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沉默了半晌,语气正经:“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是不喜欢的。脸长得不错,但气质太强势,会让我有束缚感和压迫感。”

何听雨蹙眉,不解:“会吗?我还蛮喜欢适当的压迫感的。”

“那就是个人的喜好问题啦。”许知意借着打方向盘的动作活动了一下,“不过我还想问你,我加孙望微信时,你的表情怎么不太对?”

“啊。”何听雨一副才想起来的表情,“我们俩加他的微信不一样。”

许知意从后视镜中对上何听雨的眼神。

何听雨怀疑她手上的才是孙望的私人微信,毕竟没有谁会在招标会上拿出私人微信大摇大摆。

别说何听雨了,许知意都不敢确定,自己加的是不是工作号。

她只好微微耸肩,表示自己不在乎,“可能是非工作时间习惯了拿出私人手机。反正我也对他没兴趣,说不定我还能助攻你们呢。”

何听雨却摆手,“那也不用,我这人啊,拼劲放在工作上就已经精疲力尽了,爱情还是让他顺其自然吧。”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二人也到了机场附近。

许知意秉持着送佛送到西的观念,一直将何听雨送上登机口才返回。

明明已然深夜,机场外的人却依旧熙熙攘攘。

许知意嘴角一撇,有点想吸烟。

明明身在人群,周遭却一片孤寂,斜倚在红色的跑车前,食指与中指间夹了一根细长的烟,丝丝烟雾自指尖升起,绕着绕着,却在眼前散成一片雾。

许知意认为,这个场景搭配她今日的针织长裙,一定非常颓靡。

当然,现实的许知意看了看自己的轿跑,微叹。

算了,她没这个气质,也不会吸烟。曾经叛逆的她也想过学抽烟,然而差点被熏晕的许知意决定这辈子都不要靠近烟。

早上出门时搭理得十分精致的发型有些乱了,许知意索性拆开辫子,任由发丝如瀑披在身后。

在机场门口遇上了红灯,许知意觉得有些闷,于是降下车窗,感受夜风的凉意。

视线只在马路边上一扫,她看见一个略微有些眼熟的身影。

一时间许知意也想不起来那人是谁,等绿灯一亮,她将车开到那人前面的路边停下。

许知意的车并没有引起那人的注意,倒是许知意看清那人后,摇下靠人行道的车窗,等着那人走近。

待那人的身影出现在车窗外,许知意扬声:“需要捎你一程吗?”

在自己听到知意的声音的瞬间,丰野觉得他一定是疯了。不然他为什么会在从机场回程的路上听见知意的声音。

他们二人的相交点现在还只是前街的那家小花店。

他原本应该对突然传来的声音不做理会,但他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万一呢?

万一真的是知意呢?

下一秒,他转头,视线正好与车内的许知意相撞。

在许知意看不见的地方,他捏了捏手心。他其实更想掐一把自己,但是那样太傻了。

许久得不到回答的许知意重复了一遍,末尾的“嗯?”更是挠得丰野浑身发痒。

要是吴同寅在场,一定会嘲笑丰野看起来像一只发情的狐狸。可惜如今他不在,也就无法看见这一幕了。

丰野听见咔哒的开锁声,随即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我去K大,麻烦你了。”丰野说。

许知意没有丝毫诧异,像是早已猜到丰野的去处。不过丰野也并不惊讶许知意的反应就是了。

“你怎么在机场?”许知意有些好奇地问。

丰野下意识回答,“室友家里有事,需要回家一趟,我送他过来的。”

“你叫什么?”

“丰野。丰硕的丰,田野的野。”

许知意挑眉,只觉得这个名字很特别。她等了会儿,没等到对方说话,不由得有些好笑。

又是一个红灯,许知意往丰野身侧凑了凑,语调轻软,“你不问我的名字吗?”

丰野狼狈地错开视线,他心想,我知道你叫知意。不过他还是顺着许知意问了出来:“你叫什么名字?”

“许知意。”

说着,她笑颜一展,似清泉涓流,绕在丰野的心间不肯离去。

“和露台楼下的花店名字一样呢。”丰野意有所指。

许知意睨他一眼,“那是我的店。”

车子无声地驶入K大后门旁的小巷,在靠近校门的地方停稳。

丰野解开安全带,去开车门。许知意老神在在地靠着方向盘,问道:“我送给你的花,你收到了吗?”

那一瞬间,出现在丰野脑海里的是一束风信子。

但他没想明白其中的关系与缘由,面上不动声色,“什么花?”

谁知,许知意跟变戏法似的,从后座掏出一束以黄色调为主的花。

丰野:“……”

跟骗小姑娘一样的手法。丰野不愿意承认的是,他可耻地被惊喜到了。

“明天我会在露台见到你么?”

许知意唇角一勾,“很可惜,明天有工作,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有工作。”

丰野微微有些失落,他隐约能猜到许知意并不知道单纯的花店老板,但如今无法询问更多,以免过界。

他下了车,慢慢探下身子,语气试探:“或许,我可以拥有你的联系方式么?”

说完他就后悔了,最近被吴同寅荼害不浅,说话太油腻了。

许知意只觉得好笑,但也没戳破,只默默地添加了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