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木白木木
木白木木 连载中

木白木木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渤海小鲨鱼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梁茵 现代言情 陆夭

主线:梁茵 X 陆夭 辅线:康自由 X Kelvin 邵朗 X 林琅 保证HE,中间可能会有很大波折哈哈哈哈 萌点自萌,有贴心建议直接评论,比心 黑子喷子勿扰,出门左拐,不送展开

《木白木木》章节试读:

第6章 藏银弯刀


选项本身没错,但与题目无关,

原来难的不是错选,而是不配成为选项。

——陆夭日记

第八个小时,“咚...咚...咚...” 校园的大钟正正经经地敲击了八整下。

夏毅对着这道模拟电机计算题还有毫无头绪,演算了好多张纸,依旧于事无补,但却不见他心浮气躁,一笔一划还是书写的认真,只有微皱的眉头显示出他并不平静的内心,这道题是小组作业的最后一道,他的奇葩队友们不是推脱个人能力不行,就是借口中国人数学能力强大,把这个浩大而繁琐的工程统统丢给了他,甚至一个东欧小哥把他三姨妈的二舅婶的小姑子都搬出来,说他们感情深厚,必须要参加她二婚婚礼,实在没时间做作业。

“合着没时间学习,有时间随份子喝酒呗。”

听到这些队友的奇葩理由后,康自由的俊眉高高地挑着,一副要找对方理论个说法的样子,这边他正气的跳脚,一扭头却看见夏毅一脸平静无波,康自由这厮更是怒向胆边生,火从心头起。

“夏毅啊夏毅,你怎么这么软柿子啊?别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太丢人了,出去别说你是我朋友!!!”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康自由小朋友疯狂捶胸顿足,仰天长叹。这张刀子嘴恨不得把夏毅从里到外数落个遍,但绵软的豆腐心却像老母鸡护崽一样,把为朋友鸣不平的情绪完完整整表现在脸上。

夏毅知道他的秉性,看到他“爱护”自己的本意,心底涌动暖意,遂不吱声的乖巧落座,安安静静地听着康自由“高谈阔论”大讲如何才能“不吃亏”如何才能“制恶人”

“……康老师,要不要喝点儿水?……”

夏毅给康自由的保温杯毕恭毕敬地斟满“纯净天然无添加”的水,又怯懦的递上去。

“康老师说的有道理,但是说了这么久,怪累的,喝点儿水。”

康自由撇了一眼夏毅正色的神情,睨了一眼水杯,翘着小兰花指,笑纳了。

“呼……”夏毅内心松了一口气,这回,耳根终于清静了。

一连消失了很久的陆夭,这天就突然出现在了向西咖啡馆,看的出来人瘦了一圈,但是脸色没有之前那么苍白,甚至脸颊上多了些红晕,不知道是扑的腮红,还是街道上的妖风化的妆。

向西咖啡馆里面人满为患,连小老板Kelvin都下海起服务生的角色,忙的团团转。康自由却和梁茵坐在最棒的咖啡圆桌旁,小口小口抿着卡布奇诺,样子惬意的像是两个七老八十的大爷,吸溜一口,砸吧一下。惹得隔壁桌的德国小哥频频抛来白眼,却被康自由以2000瓦高能探照灯似的如炬双眼给瞪了回去,顺便用眼电波附赠了一句“关你屁事”结束战斗。

陆夭落座的时候还带着街上妖风独有的凛冽,梁茵被这寒气激的打了个喷嚏,康自由刚想抬头告诉来者“此桌是我坐,闲人请滚蛋”,却在看见陆夭面庞的时候,生生咽下了骂人脏话,转成温柔体贴的问候。

“好巧,陆夭,好久不见呢”

“好久不见,自由……好久不见,梁茵”

梁茵看到陆夭的瞬间失了声,内心有种五味陈杂的感觉,陆夭失踪的这些天,她等过,她找过,她去了所有陆夭可能呆的地方,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甚至内心自责整夜失眠,明明是被追的,明明做了正确的事情,为什么自己却这么难过,所有人都知道梁茵这段日子也不好过,虽然看起来只字不提,嘻嘻哈哈,一如往常,但是梁茵缺乏睡眠的熊猫眼和听到别人提起陆夭时候自责的神情,瞒不过群众的眼睛。

康自由拿捏不好她俩的关系和状态,几次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都被这两个人沉默的噤声给整的浑身不适,算了,这个修罗场还是你们两尊大佛自己斗智斗勇吧,小爷我可不当炮灰。

“……咳咳,我去帮Kelvin端咖啡,你俩慢聊”

“……你”

“……你”

同时开口的尴尬。

“你先说吧。”梁茵比了个“请”的手势。

“……这几天回国,去了趟西藏,一直以来都挺想去的,这回终于如愿了。喏,这是给你带的礼物,藏银弯刀,你放心,没别的意思,礼物大家都有。“

精致的刀具在阳光下泛着银光,很飒,梁茵拿在手里把玩,“谢谢,我很喜欢,这个很漂亮”拔出银刀,刀锋尖锐且锋利,刀柄上刻满花纹图腾,好看的紧。

陆夭看梁茵喜欢,便开始讲自己如何偶遇这把刀,以及它上面图腾的象征,又讲到在西藏的所见所闻,风土人情。

两人相谈甚欢,仿佛回到结识的开始。

许久,陆夭抿着咖啡,看着梁茵拿着手机疯狂摆拍藏银弯刀,笑了笑,道,

“……阿茵,有些事情,之前是我逼得太紧,以后不会了。你想要我们是什么,我们就是什么。”

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没等梁茵反应,陆夭便起身走向Kelvin和康自由,顶着他们八卦的双眼,神色正正的送给他们自己带来的礼物。康自由看到礼物后激动的一把抱住陆夭,嘴里“陆夭大美女最好了”重复不停,Kelvin冲陆夭点了点头,看着康自由耍宝的言语,勾了勾嘴角。

只留梁茵在原地,背对大家,沉默不语。

为了欢迎陆夭旅游归来,小团体紧锣密鼓的安排了一场夜嗨,地点定在夏毅学生宿舍的顶层天台,三层别墅式的学生公寓经常被趴体爱好者瞄上,摩拳擦掌的想要据为己有,划成趴体专享场地,最好在门口再立个牌子“内有恶犬,闲人勿进”。

为了抢这块风水宝地的档期,夏毅小同学可是隔三岔五就上天台观望,甚至写了宿舍楼公告,表明聚会日期,正经地仿佛颁布法令前的群众公开,让康痞子对此嗤之以鼻。

“一根筋,你在门口贴个封条不就行了,上面就写,已占领,别惦记。哈哈哈哈哈哈……”

夏毅对此不置可否,无奈的耸耸肩。

由于当天是周五,大好的蹦迪夜,攒局子根本没费康自由吹灰之力,只是在手机上来回摁了几下,人就已经组上二十几个了。

“嗯,一桌麻将,一桌狼人杀,一桌五黑,还能来一桌德州,不错,Perfect!”

“Kelvin,你负责酒水,我要喝马提尼!!还有威士忌!!!红酒也来两瓶!哦对!现在有羽毛酒,要这个!要这个!!顺便给夏毅这个呆鹅带两瓶橙汁儿,嚯,每次喝几口就耍酒疯,这回你一口都别想喝!”

“夏毅,你负责采购,多来点儿肉!……牛肉羊肉猪肉鸡肉,有多少来多少!陆夭不怎么吃肉,你再买点儿西兰花,上海青什么的,什么便宜什么打折买什么,你懂的”

“梁茵……梁茵你这个小婊贝,别给我装聋,你给我借厨具杯具去,什么?……借不到?……借不到你就用你装马提尼!……你看我敢不敢!”

“陆夭,你负责甜点和烘焙,有任何原料需要,直接报给夏毅”

“我嘛,我就负责美!”

众人听至此,齐刷刷朝康痞子扔来眼刀,打的他急忙改口,“嘿嘿,开玩笑开玩笑,我负责打扫装饰,放心,指定给你们来个低配版皇宫,瞧好吧,我的大人们”

当天女生来了很多,让夏毅有些局促,不过康自由是干什么的,活跃气氛第一人,拉着夏毅一头扎进游戏里面,吆五喝六的嚷嚷着要打败天下无敌手,让夏毅给他保驾护航,两人携手同心其利断金。

Kelvin在吧台给大家调着酒,时不时关注着康自由所在的牌桌,看他赢牌时手舞足蹈的样子,不自觉的上扬嘴角。大都会、教父、迈阿密海滩、曼哈顿、蓝色夏威夷、自由古巴、玛格丽特……让人眼花缭乱的成品,引得小姑娘们青睐有加。

与此同时,陆夭在烤箱旁,一边看cheesecake的火候,一边把可颂和马卡龙装盘,顾橘如默默出现在陆夭身旁,“你好,我是橘如”

“你好”

“听她们说,你烘焙很厉害,今天亲眼所见,果然传闻不假……”

陆夭冲顾橘如笑了笑,表示笑纳此番称赞。

又旁观了半晌,橘如自然而然的拿起工具,给陆夭打起下手。

娴熟的动作让陆夭发觉这个小姑娘,应该烘焙功力也不低,两人合作默契,不一会儿就完成大半甜点,剩下的就要交给烤箱完成,“谢谢你的帮忙,看得出你平时应该也做烘焙吧”

橘如听到陆夭的称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颊红红“嗯,自己没事的时候喜欢瞎搞”

"谦虚了,动作很熟练,以后可以多交流哦"

“真的嘛”橘如扬起脸颊,闪着星光的双眼带着欢欣的希望,冲陆夭重重点头“嗯!”

正当陆夭建议两人回大厅继续趴体的时候,橘如道“陆夭,你有女朋友么?”

“……”

陆夭诧异回头,双眸里面带着疑问和审视,回身站定,双手抱胸,默不作声。

“……没有的话,我可不可以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