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
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 连载中

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云狗双双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君缘 赵延年

【穿越脑洞】 我正蹲在坑上思考人生
许是因为蹲太久,腿脚发麻
刚想换个姿势缓一缓,没想到鞋底一滑,身体整个往后仰去
通往异次元的漩涡中,大意失足的我面上闪过惊讶、懊恼、懵逼…… 忽然想起穿越时正要做的事情,最后定格在警惕的表情
——喂喂喂,我可不想丢脸丢到异世界啊! …… 一万年后,妖族崛起势不可挡
妖主君缘无辜歪头:我只是区区一只蘑菇小妖怪而已
男主:嗨,老婆,快看看我!展开

《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章节试读:

第4章 约定


太子离去后,贴身太监李善就带着几个宫人端着东西进来。

还没等蘑菇爬出来,赵延年已经快速爬回床上,好死不死坐到枕头上。

啪唧——

“噫——我日!个小鬼头不讲武德!”

不知道这小鬼头怎么想的,没头没脑的突然一屁股坐上来。且准确无误,命中靶心。险些把她压成蘑菇小饼饼。

被紧紧挤夹在枕头和床褥之间,即便身体没有触感,只是一想到脑门上顶着个屁股,说不好还正对菊花,精神上饱受屈辱的蘑菇忍不住在心中咒骂。

“看老子不诅咒你秃头口臭长蛀牙,可恶!果然和我八字相克,你个臭小鬼!等老子出来以后一定要你好看!”

“正常人家没人会叫小孩子坐枕头上吧?怎么就他这么特立独行!”

简直有一万个槽点要吐,蘑菇情绪激动到喷出孢子,要不是被压得紧实,她非得从下面爬出来踹他一脚。

“哎呀,殿下怎么坐在枕头上?这可不吉利。”李善一眼就瞧见了自家主子的不雅坐姿,蹙起眉,好声劝谏,“殿下不若先下来,奴婢也好为您穿衣。”

“不行。”赵延年发现李善今日脸色似乎有些差,但他还是不肯起身,屁股像是钉在上面,挪也不挪一下,“先洗漱吧。本殿下就坐一会儿,很快就起来,不会有什么的。”

李善闻言只好依他,不再说什么了。

李善熟练地侍奉主子洗漱,宫女正要为他穿衣依旧被拒绝了。

“剩下的本殿下自己来,你们先退下。”

李善闻言有些为难,但再不放心也不敢忤逆六皇子,只好再三嘱咐。“那奴婢们就在殿外候着,殿下的膳食就在桌上的食盒里,还热乎着,殿下莫要忘了用。若要人伺候,就唤一声奴婢。”之后便行完礼,带一众宫人离开了。

确定房间里没有别人后,赵延年漆黑的双眸亮起来,既期待又害怕地把一只手探进枕头和床褥夹缝中间,小心翼翼地摸索起来。

蘑菇正负气着呢,才不愿意躲,况且她跟着这小孩儿回来,不就是为了报复这可恶的小奴隶的吗!新仇加旧恨,她可不会让他好过!

小胖手畏缩地摸过来,不小心碰了蘑菇一下,惊吓得嗖的一下飞快缩回去。熊孩子总是爱作死出名的,明明被吓到了,非要为满足自己的旺盛的好奇心而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试探。

蘑菇直直躺着没动,果然过了一会儿,那只手又重新摸了回来,小孩子就没几个能管住自己好动天性的,眼前这个也是。

蘑菇任由手指在全身摸了个遍,发现意想之中被妖怪狠咬一口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外头,赵延年逐渐大胆起来,像是对待新买的玩具上下其手。待手的主人全然放松下来,蘑菇猛地抱住身上那只手,凉凉的触手上手轻挠了一下。

赵延年剧烈抖了一下,下意识尖叫着甩开手,尖叫到一半又被自己有意识地吞了回去。

昏迷前的恐怖记忆涌入脑海,他惊恐地睁大双眼,低下头去看手上的东西,那是一只长了“手脚”的蘑菇,浑身一尘不染的纯白,四肢细细长长,看起来十分柔软易折,翘起的伞盖是具有钝感的不规则的圆。

不知怎的,看了会儿,他忽然不觉得这只歪着头的胖蘑菇有多可怕了,反而感到有些可爱。

“殿下,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是否需要奴婢们进来伺候?”

门外侍候的李善听见殿内的声音急忙叩响大门问安。

六皇子身边的刘姑姑才被发落,现在人人紧了皮子,万不敢怠慢主子,生怕成为下一个被处置的人。

“你们在外面守着就是,不必进来。”

赵延年第一反应就是背过去藏好手里的胖蘑菇,不顾小妖怪令人吃痛的捶打,高声回绝。

门外那些人好打发,她可没那么容易打发。

蘑菇打定主意要让眼前这小孩儿长教训。

她挣开握攥住自己的手,借力跳到半空,小手橡胶似的似的拉长,从高空狠狠劈下,小孩儿像是被抽得懵了一下,愣在原地,乌黑的大眼睛腾起潋滟的水雾,眼角泛红,委屈地吸吸鼻子,识相的没有大声哭出来。

蘑菇还嫌不够,她一贯心黑,就算痛打的小孩儿长得再玉雪可爱,灵气逼人,她的良心也不会痛。她甚至得寸进尺踩在阿年的头顶上,跺跺脚,扯扯小孩儿头发。

简直恶劣得令人发指。

等到兴致稍退,蘑菇扯着头发挂下来半个身子,倒悬在阿年眼前。

阿年抬起头。

双眼清澈乌亮,映出小妖怪的影子。

“小鬼头儿,你听着,我可没在欺负你。我可是个坦诚的好妖精,才不会无缘无故压迫无辜的人。要怪就怪你的前世,如果不是他对我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我才不会找上你。”

蘑菇从小孩儿头上爬下来,从肩膀跳到床铺上,对赵延年不要脸说着,心中毫无欺负八岁小孩儿的羞耻之心。

“碰上我算你倒霉。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奴隶!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别想逃跑,也别想找人来捉我,这世上没人能捉住我,就算做梦都不可能!”蘑菇一边说,一边伸长小手,嚣张又轻慢地拍着小孩儿肉嘟嘟的脸蛋儿,拍得阿年小脸的软肉肥悠悠地晃:“你要一辈子受我奴役,要是你敢不听话,我就狠狠踢你的屁股!听明白了吗!”蘑菇威胁性地踹了一脚旁边的被子,表示自己说到做到。

揉了揉发痛的头皮,赵延年没在意脸上不轻不重的力道,也不觉得自己被冒犯,眼中雾气消退,明亮的黑眸专注地注视着叉着腰,气势汹汹的小妖怪,视线探究性地在蘑菇伞盖以下应该是嘴巴部位,却完全没动的地方扫过。

心想,被打其实也不是很痛,如果真是自己前世不好,从了它为自己前世赎罪也不是不行。

于是蘑菇看到小鬼头点了点头。

这也太好骗了,蘑菇想,不过,她很满意。

“你很识相,小东西,那么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告诉我你的名字。”蘑菇理直气壮说。

“我姓赵,名延年。”他毫不犹豫地交付了自己的名字,冥冥之中有什么无形东西和小小的妖怪联系在了一起,“叫我阿年吧。”

“阿年、阿年……”

心中默念了两遍他的名字,蘑菇忽然间又觉得无趣。

“没意思。”

赵延年看到白雪般的胖蘑菇忽然安静下来,似乎没了说话的兴致,跳下来钻进床底就不见了。

阳光从半开的雕花窗倾泻进来,尘埃在阳光中孤独起舞。

大殿里安安静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胸腔里的心脏莫名地砰砰乱跳。

只是阿年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那只凶巴巴又有些可爱的小妖怪重新从床底爬出来。

是说错了什么了吗?

他一时竟也不顾仪态,慌忙钻进床底来回找了好几趟,却什么都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