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我的重生不太对劲
我的重生不太对劲 连载中

我的重生不太对劲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如初不负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刘梓兴 如初不负 都市小说

重生了!刘梓兴重生了!喜大普奔!这种好事儿终于也轮到俺老刘啦! 但就在他准备今生不再像前世那样碌碌无为一辈子,而是学习众多前辈给自己安排一个重生之后赚大钱迎娶白富美出任CEO走向人生巅峰的剧本时,他发现,自己这次重生,好像不太对劲呀?纳尼?怎么我新买的华为也跟着重生了?纳尼?怎么老爹也重生了? 纳尼?!主角不该是我吗?! 纳尼?!说好的只是重生日常呢?! (本书慢热,应该属于日常文多一点,那些我们曾经错过的风景,重回过去,这次我们是否能紧紧握住呢?) 靠爱发电,短小无力却努力更新不负君在此给各位读者大大请安了
展开

《我的重生不太对劲》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梦回


“当记忆的线缠绕过往支离破碎……”

随着手机的一阵震动,一个女孩儿甜到发腻的嗓音缓缓流淌在这个略显逼仄简陋的卧室内。

庸庸碌碌了三十二载的人间咸鱼刘梓兴一个睡熊猛醒接一个鲤鱼打挺直接关掉手机闹钟翻身准备穿衣下床洗漱。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但身子上的轻盈以及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让他愣住了。

这……这不是粤北小城那间自己从小住了十几年的小出租屋吗?

自己怎么会回到了这里?!是还在梦里吗?奇了怪了

刘梓兴明明记得他昨晚在自己的小超市里看店到凌晨两点多才回到家,回到那个自己从大学毕业就开始奋斗,奋斗了十余年才在老家买下来的那套百十来平小区二手房。

怎么一觉醒来,自己就从老家那个中原小城来到了这粤北了呢?

刘梓兴此刻觉得很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低头……

咳,真是很久没有这种石更度了啊。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大概还是在自己读大学的时候??

工作之后第一份工作的各种应酬以及不规律作息,早把平时本来就不怎么锻炼的他给掏空了。

刘梓兴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一低头,身上穿的大裤衩子也让他很是困惑,这……工作之后自己晚上睡觉都是穿的睡衣啊。

虽然脑子里迷迷糊糊跟一团浆糊一样,但凭借着曾经在这个地方住了十来年的记忆,刘梓兴还是轻车熟路的打开房门,走向卫生间准备洗漱顺便解解憋了一夜的三急。

但打开卫生间那泛黄破旧的门之后,正当面洗漱台上的半身镜正正的将刘梓兴照了个正着。

一张还带着几分稚嫩的帅气面孔映入眼帘。

刘梓兴懵了,一句国粹脱口而出。

这!眼前这张剑眉星目棱角分明但明显还带着几分稚气未脱的帅脸!

这不正是自己吗?

准确的说,这不正是当初还在上高中那个时候的自己吗?!

“呼啦”刘梓兴鞠了一捧水搓了把脸。

此刻的他,有点郁闷,但更多的是兴奋,浑身抑制不住的甚至在微微发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想不到这种好事儿终于也轮到我老刘了哈哈哈哈哈”

刘梓兴兴奋的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想他刘梓兴刘某人,庸庸碌碌混到了三十二岁,居然也有此等奇遇。

老天开眼!

正当他在心里歪歪着自己重生之后的美好人生时,卫生间本来就只是虚掩着的门被打开了。

刘梓兴转头,看着眼前这个记忆中原本应该头上没几根头发满脸皱纹的老头,此刻却和自己一样,是十几年前的模样。

乌黑浓密的头发此刻还尚未陆升海降,一双眼睛也是炯炯有神黑白分明而不显得老花浑浊。

身为刘梓兴的老爹,自然颜值也是差不到哪去的,妥妥的一中年老帅哥。

“……”父子两人静静地对视着,气氛一时间有点诡异。

突然,两个大老爷们儿齐齐一声。

“wc?!”

…………

出租屋的小客厅内,父子俩对坐

“啪嗒,咳咳,儿砸,咱爷俩儿冷静冷静先捋捋。”刘父刘延卿点燃了一支红双喜抽了一口,却被呛了一下。

咳了一阵,刘父顺手也给坐在自己对面的儿子递了一支,烟到半空手僵住了又想往回收。

刘梓兴却一把接过并摁下打火机点燃抽了一口。

烟雾升腾,两个心理年龄加起来快凑百的老男人静静地抽完了一支烟。

终于还是刘父先开了口:“烟还是能不抽就不抽的好,你现在还小……”话没说完他自己都笑了。

刘梓兴将最后一缕尼古丁吸入肺腑,把烟头摁灭在了烟灰缸,静静等着老爹的下文。

“啪嗒。”

却是刚刚教育完自己儿子的刘延卿又点了一支,他面上带着一丝笑容,习惯性的抖了抖烟灰道:“既然老天爷让咱爷俩重活一世,那就肯定得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了,你说是吧儿砸。”

“爸,你是怎么打算的?或者说……你考虑好了新的人生规划吗?”刘梓兴毫不在乎自己老爹对自己的劝诫,自顾自的也又点了一支。

“啧,还真是有些年头不抽这个了,劲儿是真够大的。”刘延卿没有回答直接自己儿子,而是怔怔的盯着自己手上燃烧着的香烟。

“我打算……”

刘梓兴见自己老爹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只好自己先说,却被打断了。

“你打算个屁,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别的不用你操心,上辈子你上个屁用没有的野鸡三本,临到了(liao),三十二了连个老婆都没混上。”刘延卿说起这些就有些牙疼。

想他老刘当年可是县里第一个大学生啊!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济事的玩意儿!

“爸,这个先不说,您这都重活一辈子了,等于白白多活了十几年啊,您不考虑考虑给您自己找个老来伴,给你儿子我找个后妈啥的?”刘梓兴一听自己老爹数落自己,也是不落下风。

刘延卿一听,有些挂不住了,作势要给自己儿子一巴掌。

想了想,眼前这个小兔崽子虽然看着才十几岁,实际上却已经是大人了,也就作罢。

他又有些落寞的后仰,靠在了椅背,低低念叨:“麻辣个……回都回来了,怎么就不往前回回,要是……唉!”

刘梓兴看见自己老爹这副模样,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一时间也是心有戚戚。

两个大老爷们儿又是一阵沉默。

刘梓兴的母亲,是一名优秀的医护人员。

02年非典在粤省佛市发现首例感染者,03年非典在国内迅速蔓延,四九城和香江一度成为重灾区。

作为一名有道德有操守有责任的医护人员,她勇敢,踊跃的响应了上级发起的首都保卫战役,毅然决然抛下了刘延卿刘梓兴这爷俩儿,奔赴向了她的战场。

但好人没有得到好报,刘延卿没了老婆,刘梓兴没了妈。

最终还是刘父率先从这有些悲伤的气氛中抽身。

他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转身走向门口从衣架上取下衣服披上。

打开房门,他朝着情绪仍旧有些低沉的自家儿子说:“你自己随便做点吃吃吧,这个时间点儿,我该去上班了。”

说罢,咔嚓一声,门又关上了。

刘梓兴撇撇嘴,准备再点一支,突然刘父又折返回来,一把拿走了桌子上的红双喜以及打火机。

这回,是真走了。

走前只留下了一句:“小兔崽子少抽点,要抽就抽自己买的!”

这让刘梓兴还能说啥呢……

他从裤兜默默拿出了手机。

啧,华为的。

啧,智能的。

啧,连着5G网的。

刘梓兴觉得,这个重生,剧本好像和诸位前辈的,不太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