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福运农女:捡个乞丐当相公
福运农女:捡个乞丐当相公 连载中

福运农女:捡个乞丐当相公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橘子粉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橘子粉 温暖

【穿越—古代—经商—颜控】   现代一心想考公务员过上咸鱼生活的温暖突然穿越了
  幸好她的新家庭非常和睦,没有所谓的极品亲戚,就连原主的极品娃娃亲也在她穿来之前给退了
温暖想着在这古代也一样可以实现她的咸鱼生活,想法很好,就是没钱!!   没钱,就意味着她做啥都要自己来!   没钱,就意味着她想啥都没啥!   温暖想着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什么空间啊,商城啊,系统啊!!   就她啥都没有,最大的金手指就是读书的时候成绩还行
但是在古代她也成了半个文盲,认识的字还没有八岁弟弟多
看看温暖这个半文盲如何努力带着新家庭成员共富贵
展开

《福运农女:捡个乞丐当相公》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咸鱼穿越


此刻躺在古香古色的架子床上的温暖又怕又难过。

任谁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心中都会惶恐不安,更别提还是不知道多少年之前的古代。

想到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温暖心中满是哀伤痛苦。

作为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温暖一直没有什么大梦想,本来今年打算回老家考公务员,提前过上养老生活。

谁曾想一觉醒来,她居然穿越了。

不知道这是哪里,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年代,也不知道她现在穿来的这个家是什么样的,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未知的一切太过折磨人,温暖惊慌不安。

实在过于害怕,温暖抑制不住的想哭。

但是四周漆黑一片,黑暗像只巨兽,她不敢发出声音,只敢躲在被子里小声啜泣。

止不住的眼泪渐渐打**蒙在脸上的被子。

湿漉漉的,不太舒服的触感让温暖从痛苦中抽离。

事已至此,必须得想想天亮以后的事了。

她想好好活着。

温暖给自己鼓劲,要振作起来。

可虽说要振作起来,但温暖还是觉得好气好想打人!

她做错了什么就让她穿越!

一没出车祸,二没得绝症,三更没在博物馆看到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古人画像。

想不出缘由,温暖就不想了,就当自己是重新投了一次胎。

怕天亮后会露出什么马脚,温暖就想赶紧起来先熟悉熟悉环境。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全身无力,头还有点晕,可能是死而复生的症状吧。

费劲坐起来后,适应黑暗的眼睛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白色寝衣,长发及腰,不过手有点小。

温暖顿时就一激灵,她穿越前可是二十多了,现在这副身体估计十几岁的样子。

摸了摸稚嫩的手,发现手上还有一层薄薄的茧子。

这么说原主平时应该不用干太多活,家境还可以,要不然茧子就不止薄薄的一层。

光线不好,但温暖也能看清楚房间的构造。

床是贴着墙放的,很清楚能看出这是砖房不是泥墙房。

室内用具一应俱全,一个挂着几件衣服的架子,一张小圆桌并几个凳子,桌上还放着一些小物件。

两扇不小的木格窗,一个窗户对着床,一个窗户底下放着一张梳妆台,旁边有一个放着擦花瓷瓶的木架子。

梳妆台右侧的墙上还靠着一个木头做的衣柜,衣柜过去的地方被床帐挡住了,不过应该是洗漱的地方。

综上所述,温暖可以肯定她现在这个家绝对不穷,估计是个县城里的小户人家。

摸着身上不算薄的寝衣,温暖猜测现在应当是春天或秋天。

还是有点头晕乏力,温暖实在爬不起来,就又躺了下去。

过了一会,无力感消失了,头也不晕了。

看着逐渐明亮的天色,想着待会陌生的家庭,温暖在心里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加油加油。

深呼吸后,温暖提心吊胆的起床。

架子上放着一套白蓝色的半臂襦裙,看上去还挺好看,温暖有点欣慰。

归功于自己平时有关注汉服,大概知道怎么穿。

穿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温暖惊讶的看着镜子中的人像。

虽然铜镜不是很清晰,但是也看的出来大概的样子,是她自己上初中的样子。

温暖觉得自己可能是到了一个平行世界,就是不知道原主为什么消失。

从温暖醒过来之后,除了全身无力和头晕外,没有出现肢体不协调的情况,动动手动动脚,没有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像是自己本身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一样。

但目前的重点不是穿越,而是等下她肯定要出门看看。

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头发的问题。

她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手残党,玩橡皮泥都不行的那种,更别提古代的发髻,她总不能绑个马尾出去吧。

手残党伤不起,她放弃摆弄头发。

眼下离天色大亮还有好一会的样子,她还是先研究研究怎么洗漱吧。

在屋子里转了转,她发现衣柜左侧的位置有一个小隔间,像现代的卫生间一样,当然没有现代那么方便。

里面有一个长长的架子,放着一个装满水的水壶和一盆清水,清水旁边有一个杯子,杯子里放了一根绑了毛的棍子,杯子旁边还有一个青色的瓷盅。

打开瓷盅的盖子一看,里面是粉状物,闻着很清新,这应该就是古代的牙粉。

架子下有一个木制小桶,应该是装废水的。

洗漱完,天已经大亮了。

谁也不知道推开房门,会是一个怎样的家庭情况。

无论如何,现在只能迎难而上了。

温暖有些坐立不安,但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努力听着周围的动静。

正好外头传来一声开门的“吱呀”声,温暖慌张得浑身一紧。

太过紧张影响了双耳效应,她听到开门声,却辨别不出来到底是从左还是从右来的。

但确定的是,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

向来没经过风浪的普通人,温暖很丢脸的紧张得有些发抖。

意料之中的,房门被轻轻叩响,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柔和的女声,“阿暖,你起了吗?”

是原主的娘。

听她说话的样子应该是个温和的人,并且温暖知道了这个身体名字里也有一个暖字。

了解了现在这个家的一点信息,温暖的不安倒是因此消散了不少。

对于门外的问话,温暖不知道该用哪种语气跟门外的妇人说话,就只默默的抽开了门栓,打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

穿着浅青的裙子,梳着看上去蛮复杂的发髻,上面还插着两根雕花的银簪子,模样看上去很温柔。

原主娘今年三十二岁,姓李名柔,是个老秀才的闺女,十七岁的时候嫁给了临安县的捕头温炳川,除了生了温暖外,还育有一子温景轩,今年八岁。

门外李氏的脸上带着惊讶,估计是她没想到,温暖今天起这么早吧。

看女儿脸色还好,李氏便走了进来。

她拉着温暖的手一起坐了下来。

“阿暖,昨晚睡得可还好?”

李氏握着温暖的手关切的问道:“你昨晚都没吃什么东西,娘一宿都没睡好,你是不是又想着那个刘慎了,咱不想他了好不好?咱们阿暖这么好,什么好的找不到,可千万别为一个不值当的人作践自己。你相信娘,娘一定让你找到合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