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宫心之一世皇妃
宫心之一世皇妃 连载中

宫心之一世皇妃

来源:迈步书城 作者:忘川等待的守候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李美人 现代言情 秋琪

一入宫门深似海,几个女人一场戏,看谁能笑到最后!女人的战场,她不与置会,只愿独善其身,但却误入其中
女人的战场,他不与置会,只心念远走的青梅
她是相府落魄的千金,不受待见
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主掌生杀
当阴谋遇上爱情,当爱情遇上猜疑,他们会何去何从?且看他们谁能笑道最后,书写一世传奇
展开

《宫心之一世皇妃》章节试读:

第三章 连晋两级


  对于梨伩今晚要侍寝的事情,秋琪和五锦都表现的很高兴,毕竟想要在宫中生存,皇上的宠爱十分重要。
  秋琪觉得凭自家小主的才貌,只要皇上接触过了,就一定会喜欢自家小主的!
  对于秋琪的这种想法,梨伩很是无奈,她虽然长得还不错,才华也有点儿,但是这在这个后宫里,能算得上什么?
  所以,对于侍寝一事,虽然梨伩表现得很平常,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担忧的。
  但是无论梨伩怎么担忧,该来的还是来了。
  翌日,后宫一大早就议论开来,原因无它,只因昨日皇上招禧美人侍寝之后竟将其留宿于承乾宫!
  九嫔一下的份位,都是到承乾宫去侍寝的,一般妃嫔侍寝之后,都会被送回各自的宫殿,只有特别受宠的妃嫔例外,东祈临登基三年从未留过妃嫔在承乾宫一整夜,故而梨伩在第一次被临幸就能留宿于皇帝寝宫,实在让人意外。
  就当众人讨论着这禧美人有多受宠时,皇上圣旨已到了连华宫,封梨伩为禧充媛,位居九嫔之末,从三品的份位,直接跳过了正四品的婕妤。
  拿着这个圣旨的梨伩却发愁,这下该成为后宫女人的眼中钉了,谁让皇上表现得很喜欢她的样子,梨伩苦笑。
  昨夜她根本就没有侍寝!

  梨伩并不想真的卷入这些后宫的是是非非,所以她开出了让皇上心动的条件。
  那就是她帮皇上解决她爹这个居心不良的臣子,成功后皇上给她自由。
  梨伩的父亲梨宰相的野心已日渐显露,操控朝堂,已经逐步威胁到这个年轻皇帝的统治,而梨伩进宫这么久也没有被临幸,这其中有着莫大的关联,梨伩又想起了昨夜的情景。
  “你觉得朕凭什么会相信梨景宗的女儿会帮我对付他?”
在听梨伩说出那个条件时,东祈临心里一万个不相信,毕竟梨伩可是梨景宗的女儿,亲女儿!
谁会相信他的女儿会帮着外人去对付他?
  东祈临更多的是怀疑梨伩是不是想来自己这儿做什么双面间谍。
  “就凭这些年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任由我和我娘自生自灭,我和他之间可从来没什么亲情可言,如果不是家里只有我一个女儿符合选秀条件,他也不会送我进宫,他还用我娘的性命威胁我一定要得到你的宠爱,他可从来没有把我当女儿看,把我当一颗棋子,我为什么不可以跟你合作对付他?”
梨伩说着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虽然看似冷静,但心里早已不停的在打鼓,万一东祈临根本不相信,反而认为她居心叵测直接将她处死怎么办?
她才十六岁,她还不想死!
  果然,下一刻,东祈临就直接用手掐住了梨伩脖子,微眯着双眼到:“你这么直接的说你是梨景宗的棋子,你就不怕朕直接杀了你这颗棋子?
要知道朕杀你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皇上不会的,”梨伩有些呼吸困难的说,“因为杀了我还会梨景宗还会派其他的人进宫,与其到时候去防范他人,不如留下我,况且我还可以帮你。”
  “哦?
说说你可以帮我什么?”
东祈临放开了梨伩的脖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梨伩,梨景宗的女儿么,还有点儿意思。
  梨伩后怕的摸了摸脖子,清了清嗓子道:“我可以帮皇上注意梨景宗的动向,梨景宗既然让我做棋子,总会告诉我一些事,其他的事只要皇上差遣,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梨伩小心翼翼的答,笑容也很勉强,生怕一不小心就触怒东祈临,落得小命不保的下场。
  “那好,朕就给你这个机会。”
东祈临轻笑着看着梨伩,笑容里有着隐隐的威胁,若是梨伩敢玩儿什么花样,她保证她会死得很难看!
  梨伩被东祈临看得有些心里有些发毛,果然才登基三年就能和梨景宗这个在朝堂混了这么多年的老狐狸抗衡的皇帝不简单,梨伩收了收心神,谦卑的道:“那嫔妾就先回去了。”
  “你今夜是来侍寝的。”
东祈临淡淡道,脸上有些许的笑意,但眼底一点波动都没有。
  “……”梨伩无语,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东祈临居然还要她侍寝?

那她今夜费这么多功夫不就全部白搭了?

  不过最终梨伩还是没有侍寝,因为她说一旦侍了寝,那她就不单纯的只是一个棋子了,就不能专心的为皇上做事了,好在东祈临也不是一个色令智昏的皇帝,梨伩的样貌也远没有到那种红颜祸水的地步,所以最后梨伩虽然在承乾宫待了一晚上,但是她连皇上的一根手指都没有碰到。
  “恭喜主子,贺喜主子。”
秋琪和五锦还有管事宫女南菲贺喜的声音将梨伩的心思给拉了回来。
  “放心,人人有赏!”
虽然梨伩有些郁闷,但是仍旧表现出很高兴的模样,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喜怒于色的人,她就是要给后宫中人一个头脑简单,有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印象,希望后宫这些手段高超的娘娘主子们,完全不屑于她这样好对付的角色,给她一点生存的空间!
  今天梨伩有得忙了,先去拜见了太后,不过太后似乎十分不喜她,只说了几句场面就让她走了。
然后梨伩又去了文贵妃的坤立宫,虽然文贵妃只是贵妃,但是如今掌管着后宫,所以梨伩晋位之后还是要去坤立宫谢恩的。
  等回到居水殿,又来了几个给梨伩道喜的人,好不容易将这些攀交情的人送走,李婕妤又来了,梨伩看见李婕妤就觉得有些头疼。
  “不知李婕妤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梨伩可没有忘记上次李婕妤来打了秋琪的事。
  “我这不是来恭喜你的么。”
李惠琴的语气微讽,还带一点不甘,原本她才是新进宫的妃嫔中份位最高的,也是最得宠的,但是没想到梨伩头一次侍寝,就连晋两级,爬到她的头上去了。
  “李婕妤客气了。”
梨伩淡笑,想不明白李婕妤明明就不喜欢她,甚至嫉妒她,为什么要来过来找不自在。
  “我本想着今日早些来向充媛姐姐道喜,那知今儿起来晚了些,所以来迟了,还望姐姐恕罪。”
说着便叫如月将贺礼拿到自己手上,李婕妤亲手将东西递给梨伩。
  但梨伩并没有伸手接住李婕妤的东西,只吩咐道:“秋琪,收着吧。”
  起来晚了?

这种借口李婕妤也说得出口,梨伩心中不停的诽腹李婕妤,但面儿上却是一脸的笑意:“上次李婕妤说要将皇上赏赐你的东西送本宫两件,莫非就是这个?”
  “上次是妹妹无礼,还望姐姐不要怪罪。”
听梨伩提到上次,李惠琴的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
  “上次什么事情?”
梨伩故作疑惑的问。
  李婕妤的笑容就这般僵在了脸上,收也不是,继续笑也不是。
  梨伩也不多为难,不再提什么上次的事儿,对南菲道:“姑姑,去将皇上赏赐我的玉佩拿来赠与李婕妤,就当是回礼了,本宫这儿也没什么好东西,比不得李婕妤那里有许多皇上赏赐的东西,还望李婕妤不要嫌弃。”
  “这是皇上赏给姐姐的,我怎能收下!”
李惠琴从椅子上站起来,本能的想要推辞,她才不信梨伩有这么好心。
  “怎么?
李婕妤这是看不上本宫的东西?
那赶明儿本宫请求皇上赏几件李婕妤看得上的东西送给李婕妤可好?”
梨伩皱着眉说,然后瞪着一双大眼睛,很认真的问李婕妤。
  李婕妤只觉得心中有一股子气没地方去,这梨伩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姐姐说笑了,那惠琴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婕妤压着自己心里的火气道。
  不一会儿,南菲便从库房中取来了玉佩,交给如月。
  随着如月的尖叫和“啪”的一声,玉佩摔在了地上,成了两半。
  这下李婕妤的脸色就难看了,她还说梨伩怎么会这么好脾气,还送她玉佩,感情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这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哼!
  不等梨伩和婕妤说话,五锦就立马冲上前去打了如月两个巴掌,然后质问如月: “这玉佩可是皇上御赐的,就算你瞧不上,也不该直接摔啊!
你可知错?
!”
  “不是奴婢,是……”如月捂着脸,想要指控南菲,但终究没有,当即跪下认错道:“奴婢知错,请充媛主子责罚。”
  “你……”李惠琴想要发怒,但却被如月拦下,“是奴婢不小心,请充媛娘娘责罚。”
  梨伩有些意外的看着如月,这倒是个聪明的丫头,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辩解一没有用,干脆直接的认错,反正有李婕妤这个主子在,她也吃不了什么亏。
  “既然你已知错,那本宫也就不怪你摔坏玉佩一事,饶你一命,罚你到洗衣苑去,李婕妤觉得如何?”
梨伩依旧笑着问李惠琴。
  “妹妹并无异议。”
李婕妤压着心头的怒气,不情不愿的说。
  “奴婢多谢充媛娘娘。”
如月磕了头道谢,然后李婕妤也没了心思多待,很快就走了。
  梨伩叹了一口气,这后宫多可笑,明明是你罚了她,她却还得想你谢恩,果然是弱肉强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