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嫡女狂妃,闲王太粘人
嫡女狂妃,闲王太粘人 连载中

嫡女狂妃,闲王太粘人

来源:海读书盟 作者:苏挽月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慕子瑜 现代言情 苏挽月

过完年开始更新~前世,她身为江湖儿女,用尽一切办法,助他登基为帝,换来的不是一世一双人,而是后宫佳丽三千,她知无法改变,却也无心争宠,远离后宫争斗,奈何,她却不知,身在皇后之位,就是一种错,家人被陷害密谋造反,三百余口葬身火海,而她成了阶下囚,夜夜受折磨枉死,重生而来,却成仇人之妹,可笑可叹,今生,主母笑里藏刀,处处挖坑,姐妹各怀心思,摆不脱的麻烦,斗主母,斗姐妹,无心情爱,只想手刃仇人,可当冷情的她,遇上热情难缠的他时,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展开

《嫡女狂妃,闲王太粘人》章节试读:

第4章:三姐上门找打


  京都,杨文清想要玷污苏挽月不成,反被伤的不能人道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而两家人为了颜面,是给下人封了口的,可还是被有心人传了出去。   “小贱人,你给我出来,不要脸的狐狸精!”   三小姐苏瑶对着听风院一顿破口大骂,可是院里的人却一个也未出来。   丫鬟劝说道,“三小姐,还是回去吧,侯爷府那边都想息事宁人了,你又何苦呢?”   “我不回去,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这个贱人。”苏瑶话落,又是一顿咒骂,“苏挽月,你这个不要脸的野种,赶紧滚出来啊,你躲着算什么?跟你娘一样,都是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已经无药可救了。”   正说着,忽觉一阵冷风刮过。   而后,便见苏挽月似笑非笑的站在几人面前,“三姐姐,今儿这么有空,来看望妹妹啊?”   “贱人,你终于肯出来了……”   苏瑶从小跟杨文清有婚约,本来到了年纪该出嫁了,可杨文清却对苏挽月动了心思,要退亲改娶苏挽月,苏瑶面子里子都挂不住,便去找苏挽月的麻烦,谁料下手太重,把苏挽月给打死了。   于是心一横,就让人给丢到了百里之外的深山里,还弄出苏挽月是跟人私奔的谣言出来,可没想到苏挽月好好的活着回来,还把她心爱的男人伤得从此不能人道了。   苏挽月打了打哈欠,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真是比乌鸦还吵,想睡个安稳觉都不行,三姐姐,我现在出来了,你又预备如何呢?”   苏瑶指着苏挽月怒道,“你这个贱人,勾引清哥哥,不要脸!”   贱人,犯贱这样的词汇,真真是刺痛了苏挽月,真是佩服原主了,以前被这般骂,也是忍着不还击。   听着谩骂声,苏挽月到也未恼,只是苏挽月一脸无辜,“我还以为姐姐是见小妹我活着回来,来替我开心的,原来也是为了那想要欺辱妹妹的男人来的!”   “你自己犯贱,还恶人先告状……”   闻之,苏挽月嘲讽一笑,“若他没有非分之想,又如何能被我伤?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三姐姐你应该感谢我,让你看清这个男人的嘴脸。”   看着苏挽月的笑,苏瑶气不打一处来,“贱人,是你恬不知耻勾引清哥哥不成,反倒诬陷清哥哥轻薄你,你这样的女人就该沉湖。”   闻言,苏挽月笑了两声,“说到沉湖,妹妹我到是觉得那想伤我性命之人沉湖,说真的,妹妹还真是好奇,究竟是谁如此胆大包天,想要我性命,还传出我与人私奔的谣言,来毁龙云山庄的名声。”   话罢,苏挽月一步步靠近苏瑶,手搭上苏瑶的肩膀,“三姐姐,你觉得妹妹究竟得罪了什么人啊,竟想让我死。”   看着苏挽月那仿佛能看透一切的双眸,苏瑶心里莫名的发颤,不过很快她就一脸嫌弃的抬手,想要打开苏挽月的手。   可是,苏挽月却是抓着苏瑶的手一拧。   “放开我,放开我……痛。”苏瑶直喊疼,可苏挽月却是扬唇笑着,“不好意思,太用力了。”   苏挽月越说越用力,疼的苏瑶那杀猪般的叫声在小院里一直喊着。   苏瑶威胁道,“苏挽月,你再不放手,我让你明天断手。”   苏挽月轻笑,“好啊,那我看看是我断手,还是你……”   苏瑶疼的眼泪都快飚出来了,“苏挽月,你快放手,疼疼……我要告诉祖母去,让祖母收拾你。”   “我正求之不得呢,毕竟我在外面飘荡了半月,都瘦了好几圈,必须找祖母给我讨个公道。”   讨个公道?   苏瑶眼神微微一闪,若是让祖母知道,是她把苏挽月丢到了深山里,想让她冻死,那祖母还不剥了她一层皮啊。   然而,苏瑶却是故作冷静,骂苏挽月自己不要脸,被男人玩腻了才被送回来,还说苏挽月是心有不甘,才把怨气撒在别人身上。   苏挽月乍一听,真是苦笑不得,却也顺着苏瑶的话,“怎么的,我就赖着三姐姐你了,我在外吃了那么多苦头,一切源头可都是因为三姐姐你,妹妹我若是不找三姐姐拿点利息,妹妹这心里的怨气该怎么平息呢?”      苏挽月云淡风轻的说着,可她那表情,是那么的邪魅,又充满了邪恶。   “来啊,有本事你打死我啊!”   苏瑶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可是下一刻,她就听见骨头错位的声音。   只见苏挽月抓着苏瑶的手腕拧了半圈,疼得苏瑶哭爹喊娘的。   “我的手,我的手……”   那种手腕仿佛被人硬生生拽下来的感觉,疼得苏瑶表情都扭曲了,她挣扎着,可手腕越痛,她只能骂着苏挽月,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可苏挽月不为所动,反而冷笑,“三姐姐,这只是讨回的一点利息,以后还麻烦三姐姐记得,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了亏心事,就该低调一点。”   可此刻的苏瑶受了委屈,哪里能低调,对着身边的侍女爆吼,“你,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抓住教训她。”   丫鬟得令,准备上前,苏挽月手中的发簪咻的一声飞了出去,从丫鬟的耳边擦肩而过。   这一举动,吓得丫鬟都不敢动了。   随后,苏挽月看着苏瑶,“三姐姐,我看你的手还不是疼的很厉害,需要妹妹我给你再松松筋骨吗?”   苏挽月眯着眼笑着,那是危险的气息,苏瑶还来不及反应,只见苏挽月手一扬,抓着她的肩膀,那瞬间,苏瑶感觉肩头都要被抓碎了。   “三小姐,我们还是走吧。”丫鬟被苏挽月的眼神给吓到了,那眼神好像生气的庄主。   苏瑶不甘心的看着苏挽月那冷厉的笑容,心里莫名的害怕了起来,这是不是那句俗话说的,狗急了还跳墙,可是此刻的苏挽月,却是让她心生畏惧。   苏挽月邪魅一笑,抓着苏瑶的手,说道,“别走啊,妹妹还未请姐姐喝口茶呢。”   说话的瞬间,苏挽月又抓住了苏瑶的手加重了力道,不知道是苏瑶痛晕了,还是装晕,一下子就晕倒在地。   苏挽月撇唇,“还没玩够呢,就晕了。”   人都走后,苏挽月脸上的笑容没了,阴沉着一张脸坐着。   她如今脑海里,几乎都是原主苏挽月被这个苏瑶欺负的记忆,但她很清楚,苏瑶的狠,都是表面的狠,遇见狠角色,立刻就怂了。   跟大姐苏媚比起来,那真的是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