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时空恋
时空恋 连载中

时空恋

来源:海读书盟 作者:流苏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流苏 独子丹 现代言情

她,流苏,市长的掌上明珠,甜美可爱,单纯善良
他,李大恒,宋朝俊男,正气凛然
他们无意中同时被时空穿越石吸进去,在黑洞里,他的强大的能量把他们抛到现代
由于他们心灵相通,获得重生机会,朝夕相处,擦出了爱的火花
他,独子丹,是省长的儿子,风流成性,人面兽心,她和他是双方父母钦点的婚姻
看到苏苏李大恒相爱,怀恨在心,一心一意铲除情敌
对突如其来的李大恒恨之入骨,处处与他为敌,还制造了不少的麻烦事,让李大恒为难
李大恒穿越到现代,相貌和苏苏的堂哥翔明惊人相似,流苏的大伯,把李大恒当做是自己的亲儿子,倍加爱护
为了掩人耳目,李大恒被所有人叫成了“翔明”,他干脆就用了这一个名字,他和流苏的相爱惹来了很多流言蜚语,最后,当他们慢慢了解了眼前的“翔明”并非他们失去的“翔明”的时候,终于接受了这一个事实
在亲情的呵护下,李大恒却牵出五年前流苏堂哥翔明死亡的秘密,和独子丹脱不了干系,独子丹想守住秘密,于是不择手段来伤害李大恒,为了自己的私欲,甚至逼害自己的未婚妻流苏
在他的逼害下,走到绝路的他们,抱着死在一起死的决心,心灵感应,被时光穿越石头又吸进去,穿越到宋朝
而他从此却变为一个疯子
流苏开始为李大恒寻找失去的记忆,回到了过去他曾经生活过的村子,因为是现代人回到了古代,就像外星人来到一样,闹了不少的笑话
李大恒好不容易终于恢复了正常
在一个陌生的朝代,流苏发挥了她的聪明才智,真的在宋朝安了一个家,开始和李大恒过着最平凡的日子,她还办了一家医馆,现代的医术去到了古代,流苏很快就成为了举国皆知的“神医”,为此,又得罪了当地的郎中,受尽了苦难和阻挠,李大恒和她共同面对,去谱写着带有神奇色彩的人生
时光石一直都在寻找着流苏,当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的时候,时光石的出现,让他们又要进行一次选择,到底是去还是留?流苏很为难,她一走,就意味着和李大恒永别了的
他们都在替着对方着想,流苏希望可以留下来,这样可以继续照顾着李大恒,他的旧病除了她能医治外,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他
李大恒为了让流苏安心走,他自学医术,偷偷地学习流苏的医术,很快,他居然能独立行医了,流苏为他的决心感动了
她也想回去,家里离不开她,她不在的日子,流家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时光石给她捎来了消息,只是李大恒怎么办呢?他注定只能成为宋朝的人
流苏进入了两难的境地,最后她还是冲破种种的困难,握住了她的幸福
独子丹因为犯罪,进了监狱,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
流苏开始过着她最向往的幸福生活,造福百姓,受人爱戴
展开

《时空恋》章节试读:

第8章 美丽的女人


“那我想回去怎样办呢?大伯,给我说清楚,你刚才没有说。”流苏想多问几句,怪人就不见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梦哦。 他们几乎同时都醒来了,异口同声的说:“你们的心是相通的,你们有机会重生,你们有机会重生。”大家不约而同的坐起来,“我有重生的机会,我也有重生的机会了,太好了,太好,我不会死的,我可以看到我的爸妈了,我可以看到我的爹和娘看。太好了,我已经是一个超人了,是超人了。”流苏大声的叫喊着,怕自己听不到,也怕阎王听不到,还要怕怪人听不到,用尽了全力大声的喊出来。 终于有机会重生了,有机会重生了,这是最好的事情,对于流苏来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自己做了一个很奇怪和特别的梦。 我一定会好的做好我临死前的计划的,一定会,流苏握住自己的拳头,大声叫:“流苏,加油,流苏,你一定会做到,一定会,相信自己,加油吧!” 这一旁的男人,听到这甜美的声音,心里很高兴,她真的个女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百看不厌。 男人笑眯眯看着流苏高兴的呼叫,也很高兴,被这个美丽女孩子深深的吸引着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荒凉的,天空怎么会是蓝的呢?我从来没有来过。 还躲了一个可疑的人,自己不认识的人。 说起这个男人他是从时空石下面钻上来, 看到这里陌生的一切,明俊的心都凉,这回已经完蛋了。 升天了,升天了,明俊的心绞痛起来,担心爹和娘,还有自己的妹妹和亲友。 看着这里的一切,明俊什么也明白了,这里不是属于自己的世界,也不是自己的空间。 明俊是很有才华的男人,在他的村里,是算有文化的人,现到了现代的社会,他的那点文化就显得很落后和狭隘了。 流苏不顾了,心情大好,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情,人也轻松起来,正个人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中。 那是因为自己的重生了,很多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气。 所以,流苏很高兴,脸上的笑容像一朵盛开的花。 流苏大声叫喊着,“我回来了,我高兴,从来没有过的高兴。妈妈,我爱你,爸爸,我爱你。” “喂,叫什么叫,不知道我在场吗?有什么好叫,不见我是人吗。怪物,看我干什么呢?姑娘,看够了没有,看什么呢?我缺鼻子和眼睛了吗?我缺什么了,我什么都不缺,你傻呼呼的叫。让我很烦,什么是爸妈?”明俊站起来,拍拍自己的屁股,满脸不悦。 流苏早就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在这里,如果他不出声,流苏真的已经忘记了。 听到他一串串烦人和骂人的声音,流苏恨不得打他两拳,顺便发泄一下自己的好心情。 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一个长头发的男人,流苏警惕起来,刚才自己太大意了。 流苏发现自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是以前那个文文静静的女孩了,也不是整天为了那个什么独子丹而发愁的女孩子了,现在的她综合素质提高了千倍。 说起以前,流苏是一个见到男生就躲开的女孩,脸红的女人。现在,还居然欣赏起来,看着这个算起来有点英俊的男人,流苏的眼睛也不移开。 流苏看着这男人,说男人嘛,头发像女人,说女人嘛,气度像男人了,不男不女,两性人,不会吧,世界上不会有这样的人。难到是妖精,还是人妖。 管他是人还是鬼,穿着一身长袍,看起来是扮演古装戏是男人,但是他一个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其他的人去哪了?流苏看着,惊讶的合不起嘴巴来,哦的一声大叫。 这个男人很像自己的堂哥,已经死了很多年的堂哥。难道堂哥还没有死,不会的,明明堂哥已经死了很多,可是现在的这个男人的相貌,真的很像自己的堂哥。 流苏不敢相信自己的奇遇,居然会看到自己的堂哥,而且还穿着古装,流苏的眼睛差点掉下来了。 堂哥已经死了很多年,这男人是人还是鬼,流苏越看越害怕,你往后退了几步,屏住呼吸说:“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花园里,你说,你是谁,为什么穿这样的衣服。”流苏大声的叫喊着。 “姑娘,说什么,我是谁,我也想问你,你是谁,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我是你的什么人,堂哥,堂哥是什么意思,真是糊涂,一点常识都没有?”明俊一脸糊涂看着流苏大声叫喊着。 “喂,我问你是人还是鬼,说,是人还是鬼,必须给我说清楚,否则我报警,最好老老实实的说出来,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为什么要装扮成我的堂哥,为什么?你的衣服那里来的?”流苏镇定的说,用手掳掳自己的头发,还好,头发不脏。 眼前的男人,把流苏吓住了,自己的心蹦蹦蹦直跳,但是,流苏的意识很清醒,不会让对方看出来,自己是强装。 “你问我是谁,我刚才问你呢?你是谁,你为什么穿这样的衣服,你是做什么的,你为什么不穿女人的衣服,你头发,你说你是做什么的?不然我叫铺头来抓你的。”明俊看着这女孩子说,心里很纳闷。 “什么铺头,什么是铺头,我的手机在哪里了,我要报警了,这里有一个疯子,疯子!”流苏拍拍自己的身上,手机没有带来,真是急死人了。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居然没有带手机来,真是急死了流苏。 “你说什么呢?找什么?姑娘,找什么东西,什么报警什么手机,你才疯了呢?我要报铺头,让他们抓你进大牢,好好的审讯你,看你还疯我疯,你才是疯子。”明俊大声的说,听到她说这样的话,特别是说自己是疯子的时候,明俊恨不得打她几个巴掌。 “什么?疯子,谁是疯子?我问你是人还是鬼,你这样打扮,让我恶心。你首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其它都好说,我不想和鬼说话,也不和鬼混在一起,特别是女鬼。”流苏看着明俊,越看越像自己的堂哥。 就是堂哥,装傻了,是堂哥,但是堂哥的话,堂哥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仔细看,有觉得不像,特别是气质,堂哥的气质风流倜傥,这个人没有。 好像不是我们现代人,这些话让流苏听起来上很吃力,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来历,流苏一头雾水,就像雾里看花。 他是人还是鬼,为什么和在一起,为什么,流苏不明白,美丽的脸染上了一圈乌云。 流苏看着明俊,明俊看着流苏,大家都不说话了,互相瞪眼,互相觉得自己很委屈。 他们静静的坐下来,突然异口同声的说:“你是鬼,你才是鬼,我是人,我是男人。”他们你看我,我看你,大家一起看了,不知道会说出同样的话来。 “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你们就有重生的机会。”又是同声说。弄得他们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动。 好像他们两个事先约好的。 “你先说。”又是异口同声说。 流苏捂住嘴巴,眼睁睁的看着明俊,这个男人为什么知道自己要说的话,难道他真的是鬼和人妖。 明俊看到流苏捂住嘴巴,以为是自己很臭,不停的用鼻子闻来闻去,慢慢的走过来,臭进流苏的身边,差一点点酒放在流苏的身上。 这个女人还挺香呢?这种味道很好味,是我最喜欢的味道。 流苏看到明俊走过来,心里一惊,以为明俊想侵犯自己,心理一慌,大声叫喊起来,“流氓,色狼,看不出来,你还是个色鬼。”流苏马上警惕起来。 流苏看准了时机,看到明俊凑近过来了,**一踢,把这个色狼踢中了,倒在地面上,四肢朝天。 真是一场精彩的表演,流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一个有趣的鬼,对,色鬼。 居然不提防人,看来他不算是很恶。 “喂,你为什么踢我,男女之间授受不亲的,不知道吗?太放荡了,你是一个坏女人,是一个放荡的女人,一个不守本分的女人。“明俊脸红起来了。 流苏听了明俊的话,觉得更加的奇怪了,是什么世道了,还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书呆子,不会吧,书呆子也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男女授受不亲,你说我和你。你不是女人吗?我是女人的,我们都是女人,哪里有授受不亲的道理,推一下就这样脸红,如果我吻一下你,你不是要死了吗?太有趣了。“流苏哈哈大笑起来,慢慢的放松了警惕。 “什么是吻,我不知道,吻,你做给我看看,我什么都不懂的,这是圣人书里说的,你还有什么理由和我说话呢?我是村里的秀才。“明俊扬起他的长袖,足足有一米五长,是演戏用的。 流苏一直的笑,看到古人扬起他的长袖,笑弯了腰,捂住肚子笑过不停,真是一个有趣是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