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一胎三宝,大佬妈咪要翻天
一胎三宝,大佬妈咪要翻天 连载中

一胎三宝,大佬妈咪要翻天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七言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夏七言 景琰 霸道总裁

四年前
药呢?景总,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夏小姐肚子里可是您的亲生骨肉
怎么,你要违背我的意思?夏七言苦苦哀求,这可是我们的孩子啊
你不会真以为我会跟你这种丑女人上床吧?什么,那天晚上夏七言捂着肚子里的孩子,纵身一跃跳进了漆黑的大海
四年后
她脱胎换骨,重回海城却发现事情不单单那么简单,她发誓一定要报仇,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展开

《一胎三宝,大佬妈咪要翻天》章节试读:

第7章 命根子差点没了……


夏七言顺着墙来到浴室门前,拿出来已经准备好的毒药,别看只有小小的十毫升,却足以毒死一头成年大象。
这是夏七言在带有剧毒的成年蛇身上提取的毒素,再加上现代化学技术,剧毒无比,短短三秒人就会意识模糊,五秒就会直接咯嘣。
而且这种毒无色无味,药效发挥完之后就会自动挥发,也是夏七言的必杀技。
门被无声的打开,夏七言从口袋拿出同样的空瓶子,只不过药剂少了一半,打开,三秒钟过后,走进浴盆的位置。
看到浴盆里躺着的男子,夏七言愣了三秒钟,这和景琛长得也太像了!不说是复制黏贴,也有七八分相似。
只不过他眉眼看起来更加的冷峻,五官更立体一些,身材嘛,肌理分明,要害处还暴露在外面,夏七言虽生过三个孩子,可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
“不要脸!”
说着便把酒店的毛巾扔在了男子的腰间。
男子虽身体不能动,被偷袭本来就已经够怒火焚烧的了,这个臭女人进来把自己看个精光,反过头来说还自己不要脸。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夏七言早已被千刀万剐。
深邃的眼神充满危险的信号,突然一股阴冷的空气在浴室里蔓延,纵然是训练有素的夏七言也不免被这种眼神震慑。
意识到危险,夏七言果断的拿出毒液,对着景琰就准备往嘴里灌。
可是当夏七言刚刚把说伸到男子的下巴处,男子突然把抱住夏七言一个翻身把夏七言牢牢地按在了浴盆里,双手举过头顶,毒药也散落在地上。
夏七言不可思议的看着男子,这不可能,自己的药从来没有出过错,为了以防万一,她还特意加重了剂量,麻醉一头大象都没做问题,而眼前这个男子却已经恢复如初。
这,这不科学……
男子坐在夏七言身上,冷沉的冰山脸,凌厉的眼神,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夏七言不禁心里发怵。
这男人是从炼狱走出来的恶魔吗?
不行,这个男人太危险,她必须马上离开!
夏七言努力的挣扎着,可男女力量悬殊实在太大,她就像一只临死前蠢死挣扎的兔子,不,还不如小兔子,至少它还能蹬蹬腿。
而自己却动也不能动……
夏七言睁大眼睛,胸口因愤怒而上下起伏。
她看到男子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这才注意到两人的姿势是多么的暧昧。
“流氓!”夏七言大声的低吼,奋力的挣扎想要逃离。
“你再动,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男子声音低沉醇厚。
隔壁房间里,徐冷凝看着电脑里的热量显示图,不禁眉头紧皱,这姿势……
“言言,你怎么样?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徐冷凝一遍一遍的呼叫着,可始终没有听到夏七言的回答,她知道这是出事了。
“全体人员,按B计划行动!”徐冷凝啪的一声关上电脑,快速的从座位上弹跳起来。
嘟嘟嘟……
整个酒店顿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诺大的酒店瞬间变得漆黑一片。
夏七言知道这是阿凝在救自己,趁景琛一个不注意,她头一扭,使出吃奶的劲儿咬住男子的手臂。
男子一个失神,便被夏七言翻身牵制,对着男子的要害处就是猛地一踢,只见男子痛苦的捂着下面缩成一团。
夏七言便趁机快速逃离。
逃离酒店之后的夏七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惊魂未定…
“言言,到底出了什么事,任务怎么会失败?”夏七言的能力她是知道,从未失过手,这一次是怎么了。
咕嘟咕嘟,一大口水下了肚,夏七言这才开口道,“阿凝,这个人是个魔鬼,我从来没见过中了我的毒,一分钟就可以动弹的人,太可怕了!”
其实夏七言知道,可怕的并不是那个男子,而是那个男子对药物的反应。
“他简直就是一个妖孽!还是个不要脸又无耻的渣男妖孽,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说着说着夏七言突然破口大骂起来。
这一次轮到徐冷凝愣住了,“言言你这是怎么了?”
“啊!”夏七言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没什么,我就是被惊着了。

“言言,我必须告诉你,你这次任务失败,组织是不会放过你的!”徐冷凝眉头紧蹙的担忧。
“我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孩子醒了该找不到我了。
”从自己药瓶滑落的那一刻,她就知道组织对待她的结果了。
“嗯,好。
”徐冷凝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静静地目送她离开。
夏七言刚刚逃离酒店,酒店就恢复了供电设施,门口的两个保镖也迅速的跑进来查看自家老板的情况。
只见自家老板光着身子蜷缩在浴盆里,“景爷,你没事吧?”
景琰双眼猩红,眸子满是愤怒,脸上青筋暴起,一字一字的蹦道:“你瞎吗?快把莫凡叫过来。

“扶我起来!”景琰翻着白眼,这两个人是木头吗?除了干活的时候,其他时间简直就是白痴。
“是。

收到指意,其中一个保镖才走过来,把自己老板从浴盆里扶起来,把浴袍给他穿上,可景琰还是只能猫着腰走。
女人,你死定了!
“哈哈哈~~~”
总统套房里回荡着魔性般的笑声,两个保镖却不尽为莫医生捏把汗,莫凡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景琰居然被一个女人给暗算了,命根子还差点没了。
”莫凡不怕死的嘲笑着。
景琰的脸早已和海城的夜黑混为一体。
“莫…凡…”景琰声音冰冷低沉,让人不寒而栗,莫凡也适可而止。
莫凡是景琰的私人医生也是他唯一的朋友,两人是在国外时认识的,十余年的相处,让他对景琰也有了充分的了解。
正因如此,这全天下恐怕也只有他莫凡敢如此正大光明的嘲笑景琰了,但看到景琰手上暴起的青筋,莫凡也是见好就收。
“好了,我错了。
我不说了,行了吧!”莫凡嘴上这么说,可脸上的笑意却始终没有消失。
“不过,说真的你这命根子要是再用力一点点,就连我也回天乏力。
啧啧啧~~~”莫凡撇撇嘴,同情的看着黑脸的景琰。
十年了,还真没见过景琰被气成这个样子,莫凡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我真的没忍住。
”收到景琰的眼神,莫凡赶紧闭嘴,可脸色却憋得通红。
“给你半个小时,查清那个女人跟景琛到底什么关系?”这个女人她上午在天鹅堡见过,上午弄断了景琛的胳膊,晚上又来暗杀自己。
景琰眼睛微微一眯,充满了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