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倾世小狂妃
倾世小狂妃 连载中

倾世小狂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贺南絮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凤路雪 穿越重生 贺南絮

她,21世纪顶级杀手,却穿越成将军府人人可欺的四小姐
他,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世人皆说他冷血弑杀,绝情果断
可当他们相遇,某王爷画风突变,化身宠妻狂魔某日,侍卫来报:王爷,王妃带人砸了百翠轩! 某王爷思索:王妃可伤到手了?侍卫:那到没有,王妃根本没自己动手!  某宠妻狂魔皱眉,那你禀报什么?只要王妃开心,砸了皇宫又如何?  侍卫瑟瑟发抖:  展开

《倾世小狂妃》章节试读:

第7章 强生健体第一步


这个自称沈七的婢女模样清秀,眉宇间却透露着一种若隐若现的戾气,想必是王府里会些拳脚的。
能让十影把人留下,应当是信得过的。
贺南絮微微一笑,将人扶起来:“那我就叫你小七好了,我初入王府,还请你多多关照!”
沈七垂着眼睑:“奴婢定尽心尽力照顾四小姐!”
“什么奴婢不奴婢的,别人我不知道,反正在我这里你就不用自称奴婢了!”
看着沈七这副模样,贺南絮突然想起早上拼命护着自己的小丫头了。
不知道金雀现在怎么样了,虽然知道金雀对她的好是因为原主,但她已经把那个小丫头当成来她到异世第一个朋友了!
晚膳的时候,婢女们端着各种山珍海味上来全让贺南絮给退回去了。
沈七不解:“小姐可是不爱吃这些?”  
贺南絮心在流血,却又不得不忍痛割爱,她现在的身体太弱了,必须要增肌,当然不能吃这些。
“给我把这些换成二斤熟牛肉,五个熟鸡蛋,五个生鸡蛋!”
沈七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吃法,还是按照要求去拿了回来给贺南絮。
贺南絮把生鸡蛋都打到牛肉盘子里,就开始吃起来了,这味道当然不如高蛋白,可条件有限这是最有效的方法。
贺南絮已经盘算起有空要做一些牛肉干,时刻带在身上吃,效果会更好。
饭后,贺南絮把身上的外衣脱了,只留下里面的白色亵衣,把头发盘起来,整个人格外的干净利落。
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鸭子步,一百个立卧撑是一组的训练,贺南絮做完两组就累得满头大汗,肌肉酸痛。
沈七一直在旁边,她是练武之人当然能意识到贺南絮在打基础。
只是她们的基本功都是从小练,贺南絮现在练太晚了,而且,现在闺中的女子都要开始练武了吗?
“四小姐,您休息一下吧!”
贺南絮倒立在身上,练习臂力:“不用,小七你下去休息吧,别陪着我了!”
“这怎么行,您要是受伤了……”
“我不会受伤!”贺南絮打断沈七的话,转而又说:“听话,下去休息吧!”
沈七见拗不过她,只能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其实贺南絮是有私心的,她用现代的方法训练,在这群古代人眼里太奇怪了。
哪怕沈七可以信任,她也不想节外生枝,尤其是在这个看似平静,实则危机四伏的摄政王府。
之前昏迷的时候,原主已经给她理清了现在的状况。
幽帝一直猜忌凤路雪,恐其野心勃勃,做出谋朝篡位之事。
所以才选了她一个小庶女当王妃,断了朝臣们想利用女儿攀附凤路雪之心,也断了他实力大增的机会,来权衡朝局。
贺南絮今日才进府就被暗算了,如果不加紧恢复实力,简直就是个活靶子!任人宰割。
王府书房。
沈七把贺南絮的事儿上报的时候,凤路雪已经解毒了,正在看十影排查出的暗桩名单。
沈七把一切说完,就等着回复。
  
凤路雪头也没抬,淡然道:“我知道了,只要她不杀人放火,就先这么养着吧!”
闻言,沈七和十影面面相觑:总觉得王爷这话有点宠溺,是错觉吗?
两人久久没话,凤路雪突然抬头:“还有其他事儿吗?” 
沈七怔了一下:“没……没有了,属下告退!” 
沈七走后,凤路雪扔下了手里的名单,冷笑道:“一个个的都当我这摄政王府是想进就进的吗?没想到本王的王妃有这么大的魅力,东苑六个婢女,五个都是安**来的眼线!”
十影板着脸,沉声说:“高家是想让贺玲珑顶替了四小姐;樊家是不想贺家搭上王爷的关系;至于三皇子和六皇子的人是很久之前就进来的;剩下……就是宫里那位了!” 
凤路雪捏了捏眉心,靠在椅子上:“我那好皇兄可真是太关心本王了,亲自为本王选妃,如今竟还派人入府了!” 
幽都百姓皆知幽帝重视摄政王,表兄弟俩关系极好,凤路雪自己心里却清楚……幽帝凤弘之所以不敢动他,是因为顾及他手里的先帝遗诏。
十影也知道内情,犹豫再三还是将心中想法说出来了:“皇上这些年一直派人刺杀,既然无路可退,王爷何不取而代之?”
说来,大幽江山也本该是凤路雪的。
大幽国平丘三年,藩靖王凤靖麟起兵造反,杀了自己的兄长文帝凤沉穆,乘机霸占皇嫂雪皇后,篡位成为大幽武帝,在位十七年遇刺去世。
凤靖麟长子凤弘继位,改大幽年号太初,成为了大幽新帝。
凤路雪是文帝凤沉穆的遗腹子,但因为武帝凤靖麟当年玷污了雪皇后,导致他身份成谜。
当年凤靖麟病重时,朝中便有风言风语说凤路雪并非文帝凤沉穆之子,而是凤靖麟的血脉,还有人说凤靖麟有心立凤路雪为储君。
更可笑的是凤靖麟一直被蒙在鼓里,所以才给凤路雪留了一道遗诏。
回忆起当年噩梦,凤路雪目光阴冷:“母后为我忍辱负重多年,即使我要夺回这江山,断然也不会用那弑兄辱嫂的畜牲的遗诏!”
“属下失言,请王爷责罚!”十影后知后觉自己僭越了,直接跪在地上。
凤路雪叹了口气,严肃道:“你记住,没有下次,去邢阁领五十板子吧!”  
书房只剩下凤路雪一个人,他拿起桌上的檀木盒子,看着里面的点翠头饰眼中满是痛意。
当年……母亲为了保住他性命,声称他是被武帝玷污时留下的孩子,武帝心中有愧才将他带在身边教养。
  
后来他有了自己的势力,给武帝下慢性毒药,放出武帝要立他为储君的消息,逼得凤弘逼宫弑父。
如今,终是要到复仇的关键时刻了。
凤路雪把那朵点翠头饰贴到脸上,低声说道:“父皇,母后,你们放心,孩儿很快就会夺回本该属于凤文氏的天下,你们也能安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