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鬼手神医
鬼手神医 连载中

鬼手神医

来源:有书阁 作者:李毅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吴海峰 李毅 现代言情

临近新年,塞北的气候已经到了滴水成冰,寒风刮骨的地步了,冷清的街道上稀稀落落的路人行色匆匆,一个个都裹的严严实实,武装到了牙齿
天海市市郊
一辆看起来有些年头的轿车,....展开

《鬼手神医》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师叔


临近新年,塞北的气候已经到了滴水成冰,寒风刮骨的地步了,冷清的街道上稀稀落落的路人行色匆匆,一个个都裹的严严实实,武装到了牙齿。

天海市市郊。

一辆看起来有些年头的轿车,在一栋破旧的筒子楼前停了下来。

“小毅,咱们到了!”

驾驶室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揉了揉凌乱的头发,睡眼惺忪,打着哈欠走下了车,“一会我先给你弄点吃的,你再好好洗个澡,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

身后,李毅应了声,下车后关上车门,跟着师叔向着小楼走去。

清晨时分,气温冷得彻骨。

李毅却仅着单薄的外套,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背包,好像完全感觉不到寒冷。

离开生活了十五年的道观,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

师父离世,如今,师叔吴海峰成了他唯一的亲人。

“以后你就先住这屋。”

吴海峰打开房门,指了指一间空着的卧室对李毅说。

看着李毅那有些消瘦的背影,吴海峰爽朗一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毅啊,你师父把你托付给我,你就放心跟着师叔。你先听你师父的,把身体养好,别的事情以后再说!”

“谢谢师叔~”

“唉,师兄他一生,只为寻道,与世无争。要不是二十年前......”声音戛然而止,吴海峰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当即闭上了嘴巴。

“其实师父临终前,把二十年前的事情都跟我说了......”

李毅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平淡,心中却长叹一声。

师父他老人家,医术无双,道法高深,一生救人无数,最后却落得一个郁郁而终的下场......

他自小被师父捡回,养大,自那时起,师父就成了他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二十年前的恩怨,他身为弟子自当去讨个说法。

可惜,他身患顽疾,命不久矣,实在是愧为人子。

“你先收拾下,洗个澡,很快就能吃饭了。”

看着李毅有些落寞的背影,吴海峰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李毅,他拍了拍李毅的肩膀,赶忙岔开了话题。

“嗯”

李毅答应了一声,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拉开自己背包上的拉链,先是从背包侧面的小口袋里,抓出一把闻起来异香扑鼻的小鱼干,然后又从背包里抱出一只通体漆黑,没有一丝杂色的猫。

“喵~”

黑猫落在桌子上,舒展了一下身子,慵懒的叫着,它亲昵的蹭了蹭李毅的手,在他手上“嘎吱嘎吱”的嚼起了小鱼干。

“你还带了只猫?”吴海峰有些诧异的说道。

“它叫大黑,师父说他捡到我的时候,这只猫就趴在我身边,要不是它我早就冻死了。”李毅的声音很平淡。

“看起来倒是有些灵性,你跟着你师父这么多年,医术学的怎么样?”吴海峰倒也没过多关注这只猫,他一边在厨房忙乎,一边和李毅闲聊,希望分散李毅注意力,让他不再去想当年那些事情。

“我的本事当然没法跟师父比,不过我这都是久病成医,师父只说我现在可以给人看病了。”

“哈哈,看来你师父给你的评价很高啊。想当年我下山的时候,你师父居然告诉我,以后不要给人看病,小心治死了人,你说气不气!”

当然,这是玩笑话李毅也没当真。

“咚~咚~咚!”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二人的闲谈。

“哎哟,我的吴爷啊~咱们快点吧!您要是再不去,恐怕我都要被人丢到浑河里去了。”

开门的瞬间,李毅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口站着的中年男人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他喋喋不休,自顾自的说着话,似乎想抱怨却又不敢。

“呃......”

抬头看到李毅,中年人微微一愣,他是来找吴海峰的,面前这个年轻人他并不认识。

“谁啊?”厨房里传来吴海峰的声音。

“吴爷,是我孙振发啊,咱们今天不是说好了去看个病人吗?”

听到吴海峰的声音后,那中年人对着李毅尴尬的一笑,有些焦急的走了进去,直奔厨房。

“小孙啊,我把这事给忘了,介绍下这是我师侄李毅,今天刚到我这不太方便,要不然你跟那边说改天吧!”吴海峰一边做饭,一边和孙振发说道。

李毅心中一动,看来师叔是之前跟人约好了,大夫这一行和别的职业不一样,人命关天的事情,爽约实在是大忌。似乎自己以后也只能吃这碗饭了,现在跟师叔去看看也好,想到这里李毅开口道:

“师叔,要不然您还是去吧,正好我今天刚到,也可以跟您去熟悉下环境。”

“那行吧,饭好了咱们将就一口一起去吧。”

看着孙振发那满是祈求的表情,吴海峰想了想,左右李毅也不是外人,就答应了下来。

“行了,走吧!”

半小时后,两人简单吃了一顿,吴海峰简单的收拾了下,披上外套顺手将一个大大的药箱丢给了孙振发,没好气的率先出了门。

李毅也拿起自己的双肩背包,大黑熟练的轻轻一跃,乖巧的跳进背包里,李毅为它留了一点空隙,然后背在背上向楼下走去。

“小伙子就是火力旺啊,塞北这天气现在都零下三十多度了,你就穿这么点不冷啊?”

孙振发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毅,现在这个气温别说穿这么薄的外套了,就是裹个被子也不嫌多。

可偏偏李毅就好像感觉不到温度似得,脸上、手上也没有任何冻伤的迹象,不像是为了面子而强行忍耐,不过他知道这位吴爷那是有真本事的人,他的师侄有些神奇倒也是正常。

“少废话赶紧走吧,那边是什么情况啊?”师叔长长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对那个孙哥说道。

“您一定要帮帮我,要是拿下这个客户,我给您这个数!”三人上了车,孙振发一边说一边举了举右手。

“五万?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师叔似乎和这个孙哥很是熟络,双方一路上开着玩笑,那孙哥也将对方的情况娓娓道来。

李毅这才大概弄明白了,这个孙哥是个小包工头,为了拉下一个大客户攻关了很久,可对方一直不温不火,既没有要签约的意思,也没有明确拒绝,就这么一直吊着他。

碰巧前天,这位大客户的父亲忽然染上了重病,一下子直接进了ICU,短短的两天时间里,光检查费、抢救费已经花了七八万了,可偏偏什么毛病都没查出来。

这下子这位客户傻眼了,整个医院的专家教授也是摸不着头脑,眼看着老人的情况一天天的恶化,可是他们就是查不出病因在哪里。

只能按照西医那套,手疼砍手,脚疼砍脚的手法来治疗,对于医院给出的那套‘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科学不能解释的问题’的说辞,病人家属当然没办法接受,可是老爷子现在的病情也没办法转院。

无奈之下,为了救人家属开始到处托关系打听天海市里的神医,说难听点,就是病急乱投医。

这位孙哥正愁拿不下签约,于是计上心头,把主意打到了李毅的师叔身上,李毅的这位师叔虽然不如他师父,可也是有些真本事的,这些年来在天海市倒是也闯出了一些名头。

但是,吴海峰这人脾气古怪,虽然有本事,可治病却只看自己心情,因此被同行排挤的厉害,几年前还被人陷害,连行医执照都差点没保住。

自那以后,吴海峰的脾气更加的古怪了,只要他看不上的人,就是说破大天来他也不肯治。

自古有白衣笑王侯之说,说的就是他这位师叔,他们说着闲话的功夫,汽车到了天海市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这是天海市最大一家三甲级医院了,论专家人数、医疗设备,这家医院在塞北三省都是数一数二的。

“我们到了,吴哥您一会权当是看我面子,您看行不!”

临上楼的功夫,这位孙哥再次满脸祈求的看着吴海峰。生怕这位爷一会来了脾气,扭头就走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行了,行了,再废话老子不看了!”

吴海峰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李毅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就是来看个热闹,从背包里抱出大黑,抱在怀里一副我就是来撸猫的样子。

看着这爷俩的样子,孙振发也是心里一阵的发虚,一个不修边幅看起来和路边摆地摊的没啥两样,另一位这抱着一只大猫,再给您来包瓜子,您这真是来看热闹的......

好在,这位吴爷的本事他是见过的,他心里多少是有点底气的,很快带着二人就来到了位于十五楼的特护病房。

“刘总,这是我给您请来的吴大夫,这是他的师侄给他打下手的!”

那位被称作是刘总的中年男人,名叫刘建伟。一身名牌西服,大腹便便头顶上那高高的发际线,加上脖子上小拇指粗的金链子,手上劳力士的金表,十足的暴发户造型。

刘建伟看向吴海峰,再看向李毅,脸上本来就有些虚伪的笑容,现在看起来更假了。

一看这位的脸色,孙振发也是一脸的无奈,但是没办法啊!谁让人家一边有钱,另一边的有本事呢,就剩下自己是孙子,两边都不讨好。

“小孙,你跟我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