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谁与爱情共韶光
谁与爱情共韶光 连载中

谁与爱情共韶光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宋西兮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唐晓晓 王斯然 现代言情

一场婚礼,毁了我所有的清白和幸福……展开

《谁与爱情共韶光》章节试读:

第二章被人睡了


“好痛!”

不知过了多久,身下一道刺痛般的感觉传来,我下意识的皱起了眉。

柔软的大床上,一抹高大的身影正欺压在我身上,他的胸口紧实坚硬,皮肤灼热的几乎要将我烫伤。

我下意识的挣扎着:“放开我……”

男人一只手将我手腕反锁、禁锢在头顶,声音低沉而危险:“刚才在泳池里勾引我的勇气哪儿去了?这个时候反悔,你不觉得已经晚了么?”

一浪又一浪的撞击席卷而来,此时的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叶小船,在他的惊涛骇浪之中,一点点失去了自我……

耳边只有他粗重的呼吸声。

我最终还是失去了意识,再次昏死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时间很长。

第二天早上。

身体上的疼痛最先叫醒了沉睡的意识,**仿佛被碾压过的痛感,让我感觉到格外的不舒服。

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躺在酒店套房的大床上。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洁白的床单上一抹艳红仿若雪地里盛开的梅花,显得格外刺目。

昨天发生的事历历在目的浮现在我眼前,一想到昨天的遭遇,我身体就忍不住的微微发抖。

我保留了二十四年的清白,本想在新婚之夜留给王斯然的,没有想到,却阴差阳错被一个陌生男人给睡了。

昨天婚礼上到底怎么回事,我必须要去找王斯然问个明白!

我挣扎着穿好自己的衣服刚刚下床,就在这时——

“砰”的一声巨响,套房门被从外面推开,王斯然从外面冲了进来。

“王斯然……”

我正准备好好问问他昨天的事,没有想到,王斯然看到床单上的血迹,却突然怒气冲天的伸手给了我一巴掌:“唐晓晓,没有想到你这么下贱!我们在一起两年你都不让我碰一下!现在你居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上床!”

我被王斯然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蒙了,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我捂着脸,满脸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王斯然:“王斯然,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怪我?昨天,要不是你非得让我做什么伴娘,我怎么会被那些男人欺负!要不是我被欺负的时候没人管我,我何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呵,你还有脸提昨天的事?”

王斯然脸红脖子粗,眼睛里带着说不出来的怒意,“大喜的日子,你居然打破客人的头?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我姐、怎么看我们家!我姐的婚礼,全被你给搞砸了!”

王斯然的指责让我瞬间后背发寒,脚底窜起阵阵凉意。

“搞砸你姐的婚礼?王斯然,你有没有搞错!你没看到那些人是怎么欺负我的!他们强迫我喝酒,还扒我的衣服!你想让我怎么样,想让我顺从他们,被他们羞辱?”

王斯然一脸厌恶的强词夺理:“让你喝点酒怎么了,都告诉你这是我们当地的婚俗,他们就图个热闹,你矫情什么!”

王斯然轻描淡写的态度让我气得浑身发抖,我忍不住拎起床上的枕头朝他砸去,声嘶力竭的低吼:“我矫情?王斯然,我可是你女朋友!有你这么把女朋友推出去给别人热闹的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说在你们这里做伴娘的都是鸡!王斯然,你让我给你姐当伴娘到底是什么居心!”

王斯然一把夺过我手里枕头扔到一边,眼睛里满是不耐烦的开口道:“唐晓晓,不管怎么说,你背叛我已经成了事实!我不可能再和你在一起!我们分手吧!”

我被他一道大力带的整个人都摔到了地板上。

王斯然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当听到从王斯然口中说出这句话,看到王斯然决然离开的背影……

我的脑袋里面瞬间一片空白。

我大老远的陪着他从S市来到A市给他姐结婚,到头来,却落得这样的局面?

被外人欺负、失去了清白还不算,王斯然居然还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头上,要和我分手?

我虽然重视这份感情,可我并不下贱!

我硬生生的忍着眼泪,一个人买机票回了S市。

我刚下飞机没多久,忽然接到了我妈打来的电话。

“晓晓,不好了,你哥出车祸了,正在医院抢救,医生让交二十万的手术费……”

“什么!”

这个消息仿佛晴空霹雳一般,一下子将我打击的半天回不过神来。

我妈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我们家里哪有那么多钱……晓晓,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你哥啊,你哥一定不能有事!”

“妈,你先别着急,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我哥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挂断电话之后,我急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不知道我哥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翻遍全身,所有的钱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两万多,相比二十万的手术费,简直可以说是杯水车薪。

对了,王斯然!

之前,我妈一直不赞成我和王斯然在一起,是我背地里瞒着她偷偷和王斯然在一起的。

前不久,王斯然一脸诚恳的和我说,他一定会努力工作,升职赚钱,等攒够买房子的首付钱,就在房本上写我的名字到我家去提亲,这样我妈一定会同意我们在一起。

当时的我被他感动的一塌糊涂,觉得他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头脑一热,便将我毕业工作以来,省吃俭用存下来的二十万块钱,全交给他用来买房子。

现在房子没买到,他却对我提出分手,那笔钱,我一定要拿回来,给我哥哥动手术!

我拿起手机,给王斯然打电话,电话却迟迟没有接通。

我忍无可忍,直接来到了王斯然住的地方,他明天早上还要上班,我就不信找不到他!

我刚推门进去……

便看到玄关处摆放着一双女人的高跟鞋,衬衣、短裙、蕾丝内衣、**一路往里蔓延……

虚掩的卧室门缝里,两具白花花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王浩然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一般狠狠的冲刺着,身下的女人弓着腰,努力迎合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