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猎魔纪元
猎魔纪元 连载中

猎魔纪元

来源:万读 作者:叶辰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叶辰 沃伦 现代言情

穿越强者为尊的异世,叶辰成了一名猎魔人
石像鬼、吸血鬼、黑巫师、狼人……他在黑暗的世界中游走穿梭,寻找回家的方法的同时,也卷入一场庞大的阴谋……展开

《猎魔纪元》章节试读:

第 2 章 扫墓


刀光闪过,狰狞的头颅飞起落在地上咕噜噜地滚到叶辰脚边,喷洒而出的暗红色的鲜血洒满了他俊秀的脸庞,叶辰甩甩到眉间的长发瘫软在地上。

“我记得你,你永远都别想知道........”吸血鬼狰狞的獠牙仿佛还在诉说着刚刚的话语。

来这里五年了,这样激烈的战斗还是第一次,这是个有爵位的吸血鬼,虽然只是最低级的男爵,如果不是叶辰运气好,可能今天他就要栽在这里了。

“也不知道老头子怎么样了?有时间真的得回去看看他了。”叶辰从地上站起来,用短刀割下蝠翼撬下吸血鬼的牙齿,随便找了一块布把蝠翼一包甩在背上点燃了洒在地上的汽油走出闷热的地下室。

已经是深夜了,大多数都在酣睡,不过深红酒吧的生意还不错,这里多得是醉生梦死的需要发泄精力的年轻人,叶辰东方人特有俊秀的脸庞和健壮的身躯让酒吧里吸引了不少痴男艳女的注意,无意在此逗留的叶辰径直走到二楼在两个黑衣大汉的注视下推开了一扇铁门。

门后仿佛完全是两个世界,没有舞池音乐的喧闹这里倒是要那安静很多,除了几个背着武器的喝酒大汉夹带的肃杀之气外,就只有坐在二楼办公桌后面小老头惹人注目了。

叶辰走上去把蝠翼重重的扔在他桌子上,顺便把腰间的手枪掏出来砸在桌子上。

小老头仿佛被吓了一条下意识的跳起来,可当他看到桌子上的蝠翼的时候眼睛里发着绿光,看着就要扑上去却被一根黑洞洞的枪管逼了回来。

“嘿嘿.....小叶子,这个蝠翼是你的?”小老头搓着手说道。

叶辰没说话歪着头看着他,同时枪管往上抬了抬,小老头一脸不甘的坐回椅子,“一点都不知道尊重老人,现在的年轻人啊......”

“我觉得你眼中现在的年轻人挺好骗的是不是,你不是说是个最低级的血仆么?那这个血仆挺厉害的,都长翅膀了,是不是他以后还能上天啊。”叶辰仰着嘴角说道,扣着扳机的手指却加大了力气,0.5口径的弹药仿佛下一刻就要破膛而出。

“别.......别激动!”小老头马上举起双手高声喊道:“肯定是情报出错了!我明天就去把那个贩卖情报的揍个半死!”

“哦?那上一次呢?你说是个有爵位的吸血鬼,结果是个血仆!”

“下次肯定不会了!我发誓!看在老杰克的份上!”

叶辰轻哼一声,收起了手枪,顺手把獠牙也扔在桌子上,“一起吧,一半换成纸币,一半换成金币。”

这里的货币有两种,一种是纸币,一种是金币,金币是硬通货,到了那里都好用,不管是他们这些猎魔人还是普通人,纸币则大部分是普通人在用,有时候猎魔人购买生活用品或者想出去享受一把的时候也会用纸币,不过情况很少就是了。

“承蒙惠顾一共120金币,纸币是三万,你要现在全部带走么?”

“奸商!”叶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现在!马上!全部带走!”

“等等!”这时,从楼下传来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我看这对蝠翼很眼熟啊,这莫不成是我收藏的那对,小子,我看你平时挺老实的,什么时候开始做贼了?而且还偷到了我的头上!”

叶辰转过身看到一个带着耳钉,背着一把大马革士刀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几个黑衣保镖,还没等叶辰说话的时候小老头用力的拍着桌子喊道:“小沃伦!!你是不把老头子我放在眼里啊!你明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还在这里跟我玩仙人跳!我眼还没瞎呢!”

“迪亚老先生,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沃伦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微微躬身,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说道:“可是我看这个蝠翼真的像我家收藏的那副啊,我给你讲啊!正巧,我今天早晨发现我家那对没了!然后我就在这里发现了和我家收藏长的很像的一对,我不能不怀疑啊!”

别看这人流里流气像街头的小混混,但是说起话来却是滴水不漏,全程只是说这对和他家那对长的很像,而没说这就是他家那对,就算是别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我可没说你是偷我家的,我只是说你手上的这对和我丢的那对很像而已。

叶辰拦住要发飙的迪亚,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向前迈出两步,看着沃伦的眼睛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哈哈哈哈.......”沃伦笑的直不起腰,“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我们打一架吧,谁赢了,谁就是这对蝠翼的主人。”

其实一个男爵的蝠翼真心没几个钱,最多最多也就是300金币,但是蝠翼的收藏价值要远远高于它的其他价值,这就像是很多人喜欢战败者的物品来当做自己的战利品,那是一种荣耀,是猎魔人实力的证明!

“好啊。”叶辰歪歪脑袋轻笑出声,“一个星期后我们这里见,迪亚可以当做见证人。”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沃伦大笑着走了出去。

迪亚反倒一脸担心的看着叶辰,“你有把握么?他的家族在林东小有名气,算是猎魔世家,你野路子出声资源没他丰厚,万一输了......”

“我感觉你像是在说杰克也是个野路子啊,你就不怕他把你的酒偷光?”叶辰笑道。

“你小子!”迪亚气的直瞪眼睛,半响坐了下来:“我这里还有一个任务,是林西的,这个任务挺急的,你今晚就动身吧,把你的钱也拿走。”

叶辰心里感觉暖暖的,虽然这个小老头平时给的情报不靠谱,经常压榨自己,克扣任务的赏金,但是给自己的关心却一点不比把自己从吸血鬼口里救出来的老杰克少。

“放心吧,我有把握,这个任务你给别人吧,我接下来的一周要去忙点别的事情,”

“什么事情?”

“私人事情。”叶辰神秘的说道。

“叶小子,你可记住,女人不要太当真,不然迟早有一天你会被女人给害了的!”

叶辰临走的时候给他竖了一根中指。

一大早叶辰便搭上了远行的列车,不得不谈这个世界很奇怪,怪物与人类共存,而且人类的科技也不发达,可能这个原因和怪物有很大的关系。

这个世界三大组织成三足鼎立之势,分别是黑暗生物,教廷和猎魔人工会。虽然普通人类的基数很大,但是普通人类并不能武装自己,也不能在三个拥有特殊能力的种群中保护自己,所以反倒是最弱势的那一方,只能在夹缝中生存。

叶辰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是在这具身体十三岁的时候穿越过来的,他前世就是个孤儿,这一世穿越过来依旧是个孤儿,嗯......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看着双亲死在自己面前的,如果不是老杰克出现的快的话,怕是他也要死在怪物的獠牙之下。

那天他们一家出去游玩,结果那晚整个小镇被各种黑暗生物袭击,整个小镇除了他无一生还。叶辰今天就是要去扫墓,今天是他双亲的忌日。

林东距离被袭击的小镇并不算很远,不过现在的火车还是那种烧煤的蒸汽火车,从林东到小镇大概要四个小时左右。

上了车叶辰便沉沉睡去,昨晚他一直在做着噩梦,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从昏睡中醒来之后,自己对面坐了一个带着兜帽的女人,兜帽拉下来遮住了半张脸,紫色的头发从兜帽两端滑落,身材窈窕,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叶辰没多管,起身走到车厢的连接处点燃一根烟,他平常不怎么抽烟,黑暗生物大都嗅觉敏锐,对猎魔人来说,暴露自己就意味着离死不远了。

不过今天实在心烦,老杰克已经很久联系不上了,那个不断重复的噩梦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老杰克是他来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见到的人,也是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同样也是让自己感受到亲情的人,如果他出什么事的话........

列车很快到站,叶辰随着人流走出车站,这里距离小镇还有一段距离,且不说有没有人愿意去那种地方,或者说还有没有人记得那个地方,猎魔人通常都是孤傲的,和普通人类打交道也只仅仅限于任务之间,或者是想找一个女人的时候。

等叶辰到小镇已经是晚上,找到埋葬自己双亲的地方叶辰坐了下来,对死去的双亲并没有什么概念,可能是前身的影响,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来这里坐一坐,就算什么都不干,也会感觉心安很多。

不过今天好像并没有那么安静........

叶辰远远的在树林中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他收敛气息靠了上去,可是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火车上的那个兜帽女,她正蹲在树上。

“你们的谱挺大的啊,让我们在这里吹冷风吹了一晚上。”其中一个男的舔着嘴角露出尖锐的獠牙,这是个吸血鬼,而且爵位还不低,叶辰握住了刀柄,一只刚刚达到男爵的吸血鬼就差点让自己的猎魔人之路就此终结,现在来了一个看不清爵位的人,今晚自己这是摊上大事了啊。

“抱歉阁下,我们身上的肌肉不多,赶路慢了些,还请多多担待。”另一个人也说话,话中带着刺。

看来这是两帮人,一帮是黑暗生物,而另一帮目前还没不太清楚。

吸血鬼咬着牙说道:“上次任务的钱还没结清,这次又想让我们干什么?”

“有一个富豪家里有几只石像鬼,他是我们的客人,所以才来找你们商量一下,这事应该怎么办?”

“就这点破事还这么大费周章的叫我过来?你写个信不行吗?”吸血鬼没那么好的脾气,破口大骂:“你的肌肉是不是都长在脑子里!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很闲么?几只低级石像鬼也来烦我,你是怎当的执......”

“有些话你还是悠着点说比较好。”那人温和的说道。

吸血鬼被弄了一个没脾气,撕破脸吧,自己抗不下这责任,不撕破脸吧,这口气自己咽不下去,苍白的脸色现在变的跟锅底一样黑,“你们看着办!!!”

说完他张开翅膀带着自己的一众手下飞走了,而剩下的几个人乐呵呵的笑着:“新官上任三把火,很抱歉这第一把火就烧到了你头上。”

等这人走远之后叶辰长出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却被一只手按住了肩膀,“小弟弟,看了这么久的戏就准备这么走了呀,不准备掏个门票钱么?”

叶辰全身僵硬,自己竟然被发现了?而且这个兜帽女竟然在自己没察觉的情况下摸到自己背后?

叶辰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抽刀反手后撩,却听到一阵好听的笑声,“哎呀呀,小弟弟这是生气了?我不是有意笑话你的,只是大晚上的,有点寂寞而已。”

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把亮紫色的手枪对准了叶辰,叶辰单刀侧立,两人一触即发。

她是血族还是黑巫师?亦或者是恶魔侍奉者,她身上散发的负能量明确的表明了对方身处黑暗界,而独特、精美的枪械则排出了酷爱进战的狼人,再加上类人的体型也只有血族,黑巫师,或者是一个为了某种原因而献出自己灵魂的恶魔侍奉者。

不过,不管对方是哪一个都要小心了!黑暗生物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团结,在黑暗界生存本来就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血腥而直接的黑暗界一直都奉行着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身为女人在黑暗界生存,必然有着足够的手段!

“呵呵,我就觉得今天有点不对劲,没曾想到抓住了两只小老鼠。哦!不,竟然还有一只大老鼠,魔女生擒!剩下的那个随便处理吧。”刚才那人竟然去而复返,还带着六个穿着黑色西装,金色头发的男子。

嗖!嗖!

话音刚落,两只银箭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飞向叶辰。

“魔女?银箭??”对于女人的称呼和银箭,叶辰立刻对几人的身份有了大致的推断——教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