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横刀夺爱小娇妻
横刀夺爱小娇妻 连载中

横刀夺爱小娇妻

来源:万读 作者:吴方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吴方 时美婷 霸道总裁

被逼无奈去拍片,居然也能遇到大总裁......虽然她的开局不好,但是有个总裁甜宠,好像还不赖!展开

《横刀夺爱小娇妻》章节试读:

第 3 章 情迷


寒城,冬季的天儿特别冷,满天飘雪,小风嗖嗖,给这座城市蒙上一层素色。

穿着白色羽绒服的简爱,站在偌大别墅的外面,微乱的长发沾满雪花,小脸冻的青紫,为了缓解寒冷,她只能缩着脖子不停的给手哈气。

简爱纠结的眼神望着别墅大门,盼着那道门能快点敞开,与此同时又怕那道门开了,然后她就踏进了万丈深渊。

“吱”的一声门响,吓得简爱整个人都跟着哆嗦了一下,紧接着门内走出个戴眼镜的秃顶男人,站在台阶上垂视简爱,无咸不淡的声音说:“可以进来了,吴导说只要戏拍的好,完事儿就能拿钱。”

简爱听的有些激动,赶紧点点头道:“好,好的,我一定好好演。”

简爱随着秃顶男人走进别墅,在门口换好了拖鞋,如简爱所想,别墅里面奢侈豪华又温暖,让原本冷到不行的她,心里稍稍舒缓了些。

“你,过来,再签个字,就可以进去拍戏了。”

简爱站在客厅里还没来得及缓上一口气,就有个响亮的女人声音响起,简爱闻声望去,才看见客厅的豪华大沙发上,坐着个穿戴高贵的年轻女人。

女人长波浪棕色卷发,容貌秀美绝伦,大红色修身长裙,和翘着腿的高贵姿势,看起来气场异常强大。

简爱知道和她签这个**合约的老板是女人,名字叫时美婷,咬咬唇赶紧走过去,低声下气道:“好的,时老板,我这就签。”

说着话,赶紧弯腰拿起茶几上的笔,落笔签字。

时美婷见简爱字签完了,红唇弯起一抹不屑的笑,缓缓起身后,才冷声道:“好了,跟我来吧,里面一切准备停当,就等你这个女主角上场了。”

简爱忍着心慌,点头后跟在时美婷身后,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想到接下来的事,还是红了眼眶。

沦落到拍这个挣钱的地步,她也是没办法了,和她相依为命的爸爸得了肝癌,医生说要是错过了最佳治疗期,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为了筹钱,她陷入绝境,无意中在网上看到这则招聘广告,一百万的酬劳太吸人眼球,而且还标注着该片只在国外出售,不用怕名声受损,想到爸爸的病,她不可能不动心。

尤其她是爸爸在垃圾桶中捡来的弃儿,奄奄一息时被爸爸救了性命,又辛辛苦苦把她抚养大,这份恩情她不能不报,爸爸躺在病房里痛苦煎熬,她有什么资格顾及自己。

拍片儿的地方在最里面的一间宽屋子里,时美婷带她进去,里面灯光摄影,站着好几个人,简爱羞涩的不敢抬头。

导演吴方是个40岁出头的油腻男人,见简爱一副清纯模样,恨不能吞其入腹,咽了口唾液,才假装正经道:“把外套脱了,跟我到这边来一下。”

简爱完全不知所措,只能按吴方说的脱掉羽绒服,然后跟着吴方去了角落,吴方转身,递给她一个药瓶,说:“吃几颗下去,这样拍出的效果好,也不容易ng。”

简爱听的有些懵,实在不知道拍这个还得吃药,她莹亮又无知的眼神望着吴方,看的吴方心里发痒,带着几分怜香惜玉的口气,压低声音说着:“你是第一次对吧,我们就是看中这一点才聘用你的,没有经验,又是第一次,老是ng的话,你想得吃多少苦头?所以,这情/药必须吃。”

“我…”简爱一听这是情/药,简直害怕极了,“导演,不吃可以吗?我…我会好好演的。”

吴方闻言,脸垮下来,非常不耐烦。

时美婷已经朝这边来了,边走边扬声说:“这是拍片规矩,不吃也得吃,不然如何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来挣这种钱,假装清纯给谁看,不吃就赶紧滚,别耽搁我们时间,后面可是有很多人想挣这份钱呢。”

女人尖锐的话就像一根毒刺扎进简爱心里,简爱不再犹豫,接过药瓶后,捂进嘴里几颗药。

吴方赶紧喊道:“各就各位,马上开始拍摄。”

和简爱对戏的男人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得很干净,听说是个二线演员,名字叫莫子言,莫子言穿着短裤站在房间**,简爱鼓足勇气朝他走去,眼睛却不敢去看那个男人!

简爱走过去还没站稳脚跟,导演就喊着让她脱衣服,简爱磨磨蹭蹭不开始。

莫子言见状,好心好意的上前帮简爱脱毛衣,一边脱一边在简爱耳畔调戏说:“别怕,一会儿我会很温柔的对你。”

陌生男人的气息和过分挑逗的话,让简爱一阵恶心,身体不自觉的抗拒着这个男人的迎合。

胃里一阵翻腾,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赶紧的脱光,别磨磨唧唧,我们是拍色/情的,不是拍你怎么脱衣服的,不就男女那点儿事儿吗?装什么装。”

时美婷的话再次刺激到简爱,羞耻之心让她无法继续,竟突然萌生出逃跑的念头,猛地甩开莫子言脱她衣服的手,情绪失控道:“我不拍了,实在对不起。”

简爱说着话就想离开,时美婷一个眼色,负责灯光道具的两个男人上来就把简爱给钳制住了。

简爱就这样以非常羞耻的姿势被其它人按到地上。

“合同签了,人也来了,你不就是为钱来的吗,此时觉得丢脸晚了,你要是不配合,我们只能来硬的,估计强上的画面会更畅销。”

时美婷的话让简爱的脸瞬间红透了,与冰凉的地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时美婷威胁的话让简爱清醒了些,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爸爸躺在病床上痛苦的画面,是呀,自己是为钱来的,怎么就忘了呢。

想到这儿,她把眼泪强忍回去,咬咬牙,低声说:“导演,我不跑了,为了效果,可以再给我几颗药吃吗?”

时美婷对这件事也见怪不怪了,多少来这里的女孩,多少会有反悔的,都是要强制的才会乖乖听话。

“您可真是有办法,这么快就让她服从了!”导演的语气谄媚。

让人把简爱松开,又把药瓶递给简爱,简爱知道只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才能去做那种羞耻的事,难受的情绪下,吞下去很多药。

时美婷看着简爱乖乖听话,这才离开,参观着这个房子。

“快点,耽误我的进程,真不知道装什么清纯!”白了一眼简爱,不屑的坐到了机器面前。

等在一旁的莫子言,见简爱面色越来越红润,知道药效发作了,干脆从后抱住了简爱的身体,一边摸索着给简爱脱衣服,一边暧昧的语气道:“亲爱的,你真迷人,来,我们上床。”

简爱脑子变得混混沌沌,成躺尸状的被莫子言抱到床上,吴方激动的喊道:“好,赶紧做。”

莫子言的鼻尖摩擦着简爱的脸颊,温热的气息吐撒在简爱像火炉一样的脖颈,手指熟练的解开了简爱的最后一道防线。

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脖子上紧紧抱着,眼神充满怜爱。

简爱因为刚刚吃过药的原因,呼吸声加重,眼神变得迷离,莫子言呼吸更沉重了,手指慢慢划过那稚嫩的皮肤,尤其是那高耸的山峰。

还没来得及触碰就被打断了非常不爽,看着这快到嘴的猎物。只能放弃。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时美婷慌慌张张进来,大声说道:“糟糕,他回来了。”

莫子言不紧不慢的的起身,留下了衣衫不整的简爱一人在床上躺着。

“可惜了,没有尝到你的味道,下次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得到你!”

莫子言狠狠地在简爱的臀部捏上一把。

简爱感受到了不舒服,**着。

时美婷的话刚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门响,吓得她赶紧转身迎了出去,吴方知道别墅主人回来了,以他的性格,拍摄肯定泡汤,吓得赶紧吩咐人收拾东西,随时准备逃走。

“木枫,你…你不是出差了吗?怎么就…就回来了呢?呵呵…”

时美婷心虚的笑着,南木枫居高临下的看着时美婷:“外面的车是谁的?你在我家里做什么?”

时美婷见南木枫朝这边来了,吓得双手挡住南木枫去路,“没,就是有朋友来这里玩,木枫,我…我去叫他们出来和你认识认识。”

“滚……”

南木枫俊脸阴沉,一身黑色西装上还带着少许雪花,周身散发着冷清气场,说话的语气和之前也一样冷,见时美婷不让路,抬手把她挡开,快步朝套房走去。

在南木枫的潜意识里,他这个未婚妻为人很不地道,如此遮遮掩掩肯定在此偷情,没想到踹开门后,这画面着实让他一惊。

房间里几个男人慌乱的收拾着东西,床上躺着个半裸的女人,床边坐着个往身上套衣服的男人,当看到某人手中的摄像机时,立刻明白了他们在干嘛。

“你,时美婷,你胆子还真够大。”

南木枫猛的转身,吓的时美婷一哆嗦,赶紧解释说:“木枫,你别生气,我…做这行不过是想办法弄点钱而已,就是…就是觉得你这里房间大,画面感好,我才…才。”

“滚,不想听你解释,带着你的人滚的远远的,不要让我在看见你们。”

南木枫打断时美婷解释的话,震慑声异常吓人。吴方本想上前说两句好话的,仅南木枫一记眼神,吓的他不敢张嘴,冲身后一个手势,一帮人吓得灰溜溜逃走。

时美婷见吴方带人走了,以为南木枫会消点气,没想到南木枫看了一眼门口,冷冷的说三个字来:“你也滚。”

“木枫,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带人来你这里了,木枫,你就让我留下来吧。”

时美婷死皮赖脸的笑着,她以为南木枫会给她这个面子,毕竟她爷爷和南木枫的爷爷是战友,两位老人结伴出游时遇上地震,自己的爷爷舍了性命救了他爷爷,这份恩情他绝对不能忘。

可谁知,南木枫不再多言,几步上来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扔了出去,还锁上了别墅的门。

气的她在门外使劲儿拍门,尽管她有钥匙,也不敢进去硬碰硬,因为他知道南木枫的脾气,还是不要惹怒他的好。

大雪嗖嗖的进入脖子里,实在是受不了寒冷的天气,负气离开了。

南木枫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上楼洗澡,打电话给保洁公司,让他们派个人来给房间大扫除,房间里的气味让人觉得恶心。

听到沙发那边有异动,朝沙发移动脚步,冷不丁有个女人趴在地上抱住了他的双腿。

“你不是滚了吗,又跑回来搞什么?”

南木枫以为是时美婷回来了,低头一看抱他的竟然是个穿着粉色内衣,头发散乱,满面潮红的陌生女人。

他还是一脸冰冷,仿佛是没有看到这个女人一样,一脚把他踢开。

简爱却还不知廉耻的抱上南木枫的腿,顺势抚摸着他的大腿内侧。

“救…救救我…我好难受,求你了。”

意乱情迷的眼神,柔弱带着颤音的祈求,南木枫不由得锁紧眉头,沉冷的声音:“你是谁?偷偷留下来什么目的?”

简爱根本不管南木枫说的什么,用力抱着南木枫的腿,南想要踢开简爱,谁知简爱不但不撒手,还干脆跪地的姿势把脸贴在了南木枫双腿之间,低声又迷乱的声音呢喃道:“我…好难受,别…不要我。”

她说着话用面颊蹭着南木枫的身体,身体很不适,但是看到这样的女人甚至觉得有些恶心。

这种女人恐怕也是时美婷弄来的吧,居然把她遗漏下来了!

是要存心恶心自己吗?

“滚出去,真令人恶心。”

愤怒的话出口,南木枫抓住简爱的胳膊,把简爱拉起来,把她拖出门口,可简爱就像受到惊吓似的,猛地伸手抓住南木枫的皮带,死活不松开了。

“放手……”

南木枫冰冷的的声音在简爱的耳朵里充满磁性,就像是一剂毒药。

而这并没能让简爱清醒,反而更加主动,简爱抱紧南木枫的,整个人爬上了南子枫的身上,笨手笨脚的解着他的衣服。

“撒手……”

“嗯嗯…不,不要……”

简爱声音不大却刚好让南子枫听到,他低头看向小女人,恰巧女人也正仰面看向他。

俩人四目相对,意外发现女人五官异常清秀,尤其她透澈又摄人心魄的美眸,和其他的女人没有什么两样。

忽然床头的一抹白色吸引了南子枫,看着上面内容,不屑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原来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啊,应该经验很丰富吧!

南木枫薄唇勾起一抹冷笑,干脆抬手捏住简爱的下巴:“既然你如此不自爱,那就自己承受吧!”

简爱抬头冲着南木枫傻笑,南木枫把她扔到扔到沙发上,女人只穿着内衣,他顺利的冲破了她最后的防线。

只是南子枫感受着简爱生疏的挑逗,的确不知道该如何去做,还有身下的感觉,这个女人是第一次?

南子枫不敢相信,看到女人生疏的样子和紧致的私处,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但是女人的味道却让人无法自拔。

哪个男人会做这种事半途而废?

简爱的**声无疑是对南子枫的一个兴奋剂更加卖力,简爱就任由他摆布。

任何姿势,整个屋子处处都是她们恩爱的痕迹。

简爱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浑身碾压般的疼痛,让她不自觉的**出声。

“真是处的!”南子枫小声的看着床单上的一抹鲜红,有些刺眼。

男人冰冷的声音,把处于半睡半醒的简爱彻底吓醒,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张陌生的床上,身边还有个长得俊逸,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正用猎鹰一般的眼神凝视她,更可怕是被褥下的自己竟光着身体。

“啊…”简爱吓得发出一声尖叫,坐起来后死死抱着被子,大脑迅速回想,才记起自己是为了挣钱拍那种片来着。

这个人是和她对戏的?怎么好像记得不是这张脸呢。

“你…我…我们…完事没?”

简爱羞愧难当地把头埋进膝盖的被子上,胆怯又尴尬的问。

南子枫倒是轻松的穿上衣服,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坐在床上的女人。

“支票在床头!”

简爱看着床头的支票,脸上洋溢起了笑容,身体上传来的酸疼也都没有任何感觉了。

南子枫手放在门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简爱。

“女孩子要懂的自爱,不然……这次还好是遇到我,不然你连**钱都不可能拿到。”

简爱愣愣的看着已经离开的男人,刚刚他的话实在对自己说吗?

现在的她虽然穿着羽绒服,可脚下连鞋都没有穿,只有一双宽大的拖鞋。

雪停了,风却异常的大,就实在冻到不行的她,去路边拦出租车。

她一天一夜没有去医院了,爸爸一定很担心她,想到病床上的爸爸,她恨不能一步踏进医院,可现在的她脚上连鞋子都没有,实在是太狼狈了,上出租车后只能让司机先载她去附近超市,买了双便宜的鞋,然后又去了医院。

手里紧紧握着那张支票,这可是父亲救命的钱!

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日益显瘦的脸颊,让简爱心里酸酸的。

看到简爱来了,简父睁开眼睛,看着简爱。

“爱儿,你来了!吃饭了吗?”

病床上,简南虚弱的躺着,他说出的话让简爱再也无法控制的哭了。

简爱抓着爸爸的手,含泪道:“爸,你一定要坚强,你是小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你要是走了,让我一个人怎么活。”

简爱说完,难受的趴在床边痛哭失声,简南抬起颤颤的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额头,也忍不住老泪纵横起来。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推开,简爱赶紧擦干眼泪站起身来,来人是简南的主治医师秦玉彬,此人40岁左右,是寒城肿瘤医院最有权威的大夫,秦玉彬无奈的眼神看着这对父女,叹了口气道:“简爱,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商量。”

简爱闻言赶紧点头,回头看了一眼父亲,然后走出病房。

简爱随秦玉彬来到办公室,秦玉彬递给简爱一套治疗方案,简爱拿起来低头看着,秦玉彬叹了口气,才缓声道:“鉴于你父亲的病是中晚期,希望你能赶紧做决定,如果按这套方案配合治疗的话,治愈的可能性70%以上,若是过了最佳治疗期,说什么都晚了,所以院方希望你尽快做出决定,不然我们只能选择放弃这套治疗方案。”

简爱之前之所以不采用,是因为医药费过高,而现在有钱了,自然可以使用这个方案。

秦玉彬的话,让简爱赶紧拿出手里的支票,递给医生,看着这张支票,秦玉彬非常疑惑。

“你这么多钱,你是怎么拿来的?”简爱摇摇头,并没有说话。

秦玉彬也不想逼她,没有再问。

“医生,我父亲的病,可以治好吗?”

“嗯,可以!”

秦玉彬看着简爱,“这只是其中一部分,你父亲做完手术后,可能还需要巨额的恢复治疗费。”

简爱脸上洋溢的笑容凝固了,看来自己要更加努力赚钱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凑齐钱的!”

简爱走出秦玉彬办公室,抬头看着天花板,父亲的病终于可以做手术了!其他的自己会想办法凑足的!

和父亲说了几句话后因为巨额的治疗费,简爱有些力不从心,可是为了父亲,一切都是值得的!

和父亲说了一声就赶紧离开了,手术的事情也已经提上了日程,为了不让父亲手术后睡到走廊上,还是要抓紧凑钱。

大街上到处都是身影,简爱的腿都快要跑断了,也没有找到工作。有些垂头丧气。

简爱到达医院时,已经是晚上的11点多钟了,爸爸疼的厉害,她让护士给爸爸打了止疼针,在病床前整整守护了一夜,第二天医院一上班,她就找到了医生,昨天父亲疼痛的样子实在是令人揪心。

“能尽快手术吗?”

“明天就可以开始手术了!”

简爱听到这个消息开心的像个孩子。

接下来的几天,简爱为了把治疗费凑够,到处找工作。

终于在一家奶茶店找到了工作,心里有了一些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