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超级美女的神级相师
超级美女的神级相师 连载中

超级美女的神级相师

来源:万读 作者:莫绅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莫绅 黄符

爷爷去世前语重心长地告诉莫绅,想要做好风水师这一行,必须要在红尘中历练,懂得如何降妖除魔,寻宝点穴,尊天命而行正道
自从莫绅来到繁华的都市后,他终于明白爷爷的良苦用心
爷爷就是想让他泡妞,骗钱啊……展开

《超级美女的神级相师》章节试读:

第 4 章 戳穿计谋


青龙观。

夜色笼罩大地,坐落在山上的青龙观四周陷入一片死寂,月亮爬上道观顶端的时候,莫绅一人沿着山脚下一条弯曲小路漫步上山。

莫绅从小都生活在青龙观里,五年前爷爷莫鸣鹤去世,那个时候已经十三岁的莫绅倒还是能够一个人生活。

青龙村的人待他都还不错,最常照顾他的是老村长,年近九十的独居老人,别看老人家老态龙钟的样子,精神倒还是不错。

头顶飞过四五只乌鸦,莫绅停下脚步往天空看了看,月色正浓,南方一颗星星泛着光芒地悬挂在月亮一侧,十分夺目,乍一看景色浓人。

但是莫绅却看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从小的性子虽然顽劣了些,跟爷爷在一起的日子从没好好学过本领,但见多识广,猪跑见多了自然也能大概猜出猪肉的滋味来。

天显挂异象,爷爷最常跟他说过的这种卦象大多预示着凶多吉少的状况发生,天际头的一番美景,美的事物背后往往隐藏着危险。

莫绅将目光从天空收回,转头往山顶上的道观看了看,心中叹了口气儿之后,便觉得莫名其妙有些害怕。

不免开始后悔起来,刚才在好友猛子哥家吃了个晚饭,嫂子的手艺十分好,做的那道蒜香肉可是十分诱人,心情好多喝了几杯酒,这个时候莫绅觉得有点醉,走得就有些晚了。

头顶乌鸦莫名地盘旋在树梢上,莫绅加快了脚步往山顶上走,离道观还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莫绅却在道观门外隐约看到了一道黑影,心一沉之际,人便下意识地钻进了旁边的树丛当中。

黑影徘徊在道观门外,似乎有些犹豫,莫绅藏身的地方距道观有点儿远,看得不大真切。

凉风吹过头顶,莫绅打了个冷颤,再看去的时候黑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心一咯噔,莫绅再次抬头看了看头顶月亮的位置,猜测了一下现在时间大概在晚上十一点多了,这下心叫不妙。

‘嘤嘤--’

清脆的诡异的女人哭声,夹带着莫名其妙的笑声儿,突然从身后的树丛中传来,由远而近,近在咫尺,莫绅身体突然紧绷,回头看去黑洞洞一片,什么也没有。

声音仿若就在耳边,一声儿接一声儿,一声儿凄厉一声儿,似是冤魂得不到安稳。

“什么人!”

莫绅的话刚说完,身后丛林中的哭笑声儿突然戛然而止,黑夜再次陷入了无边无际的寂静当中。

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脚底吹来阵阵凉风儿,莫绅心底虽然是害怕的,但是爷爷曾经说过,人世间妖魔鬼怪确实是跟人类共存的,只要心生善念且问心无愧,再恶的厉鬼都会忌惮三分。

莫绅没做过什么坏事儿,更没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情,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今天就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敢在青龙观搞鬼。

下定决心的莫绅,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把小手电筒来,‘啪嗒’一声儿打开,一道微弱的灯光从手中射出。

“真是倒霉!”

看着手中手电筒微弱的光线,莫绅心里直叫苦,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已经很多天没有给手电筒充电了。

已经到了这一步,莫绅只好硬着头皮往树丛身处走去,从小生活在青龙观,别说青龙观了,整座山就没莫绅不熟悉的地方。

凭借着记忆,莫绅很快摸出了树丛,外面是一条河,从山顶的青龙观上流下,一直延伸到山下的青龙村的方塘里。

山上的河水不深不浅,莫绅出了树丛,一眼便看到了河水中一个漂亮女人在洗澡,皮肤白皙地耀眼,墨发披散在脑后,此时正背对着莫绅不断往身子上浇着水。

莫绅愣了愣神儿,看呆了几秒之后很快便回过神儿来,手中手电筒的灯光忽闪了几下便熄灭了。

借着月光,莫绅看到了女人慢慢回头,一别过脸,却发现女人平滑的脸上哪有什么五官,就像一整张皮肤覆盖全脸,看来只觉诡异万分。

“你来啦?”

女人悠远诡异的声音响起,带着哭声儿带着笑声儿,莫绅浑身上下起了满满的鸡皮疙瘩,周身汗毛直立,完全不能接受眼前的光景。

女人似乎见莫绅害怕,笑声儿突然停住,随即变换了声调,尖锐逼人,带着无尽的埋怨,“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都该死!都该死!”

说罢,女人低垂着脑袋从河中慢慢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淌着河水朝着莫绅的方向走来。

莫绅心一颤,下意识往后裤兜右侧摸了摸,心中暗叫糟糕,今天出门急没有带黄符。

眼看着女人越来越近,一头长发长长地拖在身后大概能有十多米,红色的衣服湿漉漉,掩埋在黑发下的一张脸在月光下泛着光芒。

莫绅下意识往后退去,不成想女人却加快了脚步,最后直接往莫绅身上扑来。

虽然这种情况莫绅也只是以前从爷爷的口中得知,亲身经历倒是没有的,哪里还见得这样,一时之间也顾不上了,连滚带爬地往外面跑。

可是身后的女人却怎样也甩不掉,边追边用长长的头发试图抽打着身前的莫绅,几次扑空,女人愈发暴躁了起来。

脚下不知道哪里来的树根,突兀兀地延伸到地上,莫绅脚下一个不留神儿,整个人便被树根绊倒在地上。

女人停了下来,慢慢凑近莫绅,莫绅惊恐,大气儿也不敢出一声儿,因为他发现女人原本是没有五官的,但一张血嘴还在,她似乎看不到他,也闻不到他。

莫绅缩在原地不敢动弹一分,大脑飞速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脱身,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保留一点儿冷静的意识在。

女人找不到莫绅,显得比刚才还要急躁一些,嘴里一直嘟囔着,“找不到,怎么办,找不到了……”

莫绅好容易平静下来,曾经跟爷爷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好在听多了这种事情,心里也没有多少的恐惧,现在就只是后悔出门没带黄符。

将身体往旁边的大树底下挪了挪,莫绅瞅准了一个大树杈,心里盘算好计划,一会儿趁着空隙攀上大树枝,跳到旁边的树杈上,一根树杈挨一根树杈,直到回到青龙观。

只要让莫绅回到青龙观,一切事情都好解决了。

想好计划之后,莫绅便一使劲儿从地上弹了起来,凭借着蛮力攀上了树杈,身子一轻,整个人便在树杈上牢牢站稳。

捕捉到声音后的女人,瞬间确定了莫绅的方位,凄惨地笑道:“呀!找到了!”

但是,让莫绅没想到的是,女人紧随着他死死地抱着身下大树的树干,迅速地往上爬着,莫绅见形势不对,急忙往旁边几棵大树爬去,渐渐地将女人甩在了身后。

青龙观近在咫尺,莫绅舒了心,身后不知何时追上来的长发女人,在莫绅大意之际帅气长发,瞬间将莫绅的腰缠住。

莫绅心中大叫不妙,那女鬼不知从哪里来的蛮力,竟将莫绅死死地钳住。

挣脱不及,眼看着女鬼慢慢爬到身边,一双尖锐的瘦手瞅准莫绅的左胸口心脏的位置掏去,莫绅心一沉,放弃了抵抗。

“啊--”

女人忽然间凄厉地惨叫了起来,紧接着便是将莫绅一松,整个身子从树杈上跌落。

“莫绅,你没事儿吧?”

一道苍老低沉的声音从树下响起,莫绅惊魂未定,翻身往下看去,心头一惊,惊叫出声儿,“老村长爷爷!怎么是你?”

老村长年近九十,老态龙钟,弯腰驼背,左手还拄着一根拐杖,见莫绅从树上爬下来,一双眼睛在暗夜中闪着晶亮的光泽。

“大半夜的不在道观好好睡觉,跑山里来干什么?”

莫绅挠了挠脑袋,余惊未了地盯着前面的女鬼,颤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老村长随手拿出一小药瓶,拧开瓶塞,在女鬼身上抖落了一些药粉,不一会儿地上假死的女鬼突然全身扭曲起来,凄惨着声音叫了几声儿之后便化作了一滩尸水。

解决完女鬼,老村长背着手,拄着拐杖走出树丛,径直往青龙观走去,莫绅见此,看了眼地上已经消失不见的女鬼,抬脚便追了上去。

“开门。”

老村长申请不悦地看了眼紧追而来的莫绅,语气有些不悦。

莫绅见此,急忙拿出钥匙,将青龙观笨重的大门打开,二人进了青龙观,莫绅才使出蛮力将大门锁上。

回到房间,给老村长倒了杯水,莫绅人还未落座,老村长便怒斥道:“还不跪下!”

莫绅一头雾水,许是经历过刚才的恐怖,这会儿扑通一声儿便跪倒在老村长脚下,老村长将面容一凛,“莫老道长生前万般栽培你,你就只会惹祸!”

“老村长,这是什么意思?”

跪在地上的莫绅,被老村长这么一骂,确实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何况刚才在河边遇到的那个女鬼,也不是他故意的啊。

莫绅无意顶了一句嘴,老村长登时气得一拍桌子,“你这个孩子心魔什么时候这么重了,以后你若是走上了歪路,我该怎么跟你死去的爷爷交代!”

莫绅没有再说话,爷爷生前跟老村长的关系确实不错,他也知道老村长在爷爷去世之后是多么照顾他,只是这无厘头的责怪,让莫绅就有点心不服气了。

老村长平缓了几分,随即说道:“你不是不知道,不管夜路碰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能去看去找去想,对方来意是善是恶都不知道,你还敢去寻?”

原来是这档子事儿,莫绅心有委屈,但确实被爷爷和老村长警告过很多次,只是这次在猛子哥家里喝得实在是有些大了,头脑一热便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了。

“莫绅,你不是你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从小你就多灾多病,最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以后万不能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了!”

老村长苦口婆心地劝诫着,但看着眼前莫绅的模样,心知天意难违,莫绅本就是奇特体质,莫鸣鹤走之前也没跟他告诉他实情。

“罢了,你今晚好好反省一下。”

送走老村长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两点多钟了,前前后后耽搁了三个多小时,莫绅躺回屋的时候外面的鸡都叫了,心里却没有半点儿的困意。

晚上碰到的那个女鬼一直萦绕在莫绅的心里,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碰上女鬼也不是他愿意的事情,老村长怎么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劈头盖脸就来责骂他?

心中也开始好奇着老村长说话那番话的意思,什么叫他有奇特体质,怎么这些事情从来都没听生前的爷爷说起过。

心中越想越好奇,直到天际头翻滚出了鱼肚白的时候,潘琨这才有了朦胧的睡意。

小睡一个多小时之后,天儿已经亮了,常年养成的好习惯让莫绅体内的生物钟响起,拖着疲惫的身子怎么也睡不过去,只好起床打开观门,打算出去透口气儿,顺便溜达着去瞧瞧那已经化作一摊水的女鬼。

刚打开观门,门外便站着一位头发梳得油头满面,一身灰黑色特体西装,看起来大概有三十来岁的年轻男人。

见莫绅出来,先是一愣,随即开口问道:“小兄弟可是青龙观的道士?”

被男人莫名一问,莫绅有些懵,上下打量了一番男人的穿着装扮,心中瞬间便给此人划分了一下等级,应该算是个上流的成功人士。

“看不出来吗?”

男人听莫绅这么一说,当即还是有些一丝的犹豫,但很快便亲和地笑道:“小兄弟可否给鄙人赐一道符?”

见莫绅突然一愣的表情,男人很快便补充道:“钱,钱不是问题,只要小兄弟肯帮忙,小兄弟开个价吧?”

原来是来求符的,不过面前的男人看起来皮肤白皙,态度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定然不是青龙村的人,是个城里人。

莫绅想着,来青龙观求符的人不在少数,大多都是为了除心魔,或者家中招了些不干净的东西。

但是老村长曾经不止一次地提醒过莫绅,赐符不是不可以,但如果不弄清楚求符之人求得黄符是用作什么目的的话,若黄符被奸人利用,那赐符的人是会折损功力的。

“不知道你要符是用来干什么?”

男人一听,随即便犹豫了起来,莫绅见此,刚想要回身关上观门,却被男人给拦了下来。

“小兄弟,如果我说出了实情,你可一定要赐符啊!”

“但说无妨。”

莫绅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了一步,竟男人迎进了青龙观,并且注意到了青龙观本边的照妖镜上并未显现任何异象,这才放下了心。

男人在进入观门之后,情绪似乎激动,见莫绅坐在了自己对面的时候,方才稍稍平稳了下来的模样。

“小兄弟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有没有什么师傅或者……”

“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住,爷爷五年前去世了,你是在担心我功力不行吧?”

这样的人莫绅见得多了,他们大多对莫绅脖子上这张稚嫩的脸蛋抱有怀疑的想法,可是莫绅虽然平常吊儿郎当而来点儿,但是黄符这种东西他当年还是认真钻研过的。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小兄弟可能不如师父。”

男人说着,为了掩饰一脸的尴尬,随即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两沓钞票,往莫绅的面前一推。

“这是两万块钱,买小兄弟几张符,还请小兄弟给鄙人认真画几道辟邪驱魔的黄符。”

莫绅瞧了瞧那两沓钞票,确实,莫绅这段时间以来想赚点儿钱,毕竟总是下山去蹭乡亲们的饭也不是长久之计。

“钱倒好说,那你得先说说为什么要求辟邪驱魔的黄符,若是不说实情的话,黄符我是不能画的。”

男人听莫绅这么说,面上突然犹豫起来,见他这样莫绅心里便一阵儿反感,既然是来求符的人,定然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惹了什么,到了这种地步了还端着架子?

“小兄弟,能不问吗?”

“不说实情符就不能画,既然不想说我也不能强求,门在那里,送客!”

男人见莫绅态度这么坚硬,犹豫了半天方才开口说道:“半年前我谈了个女朋友,一个月前她怀孕了,我不知道,最后被她撞见我跟别的女生约会,她是个好强的人,一时没谈妥就跳了楼。”

男人说着说着,身体突然间开始颤抖起来,头顶冒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接着说道:“我以为她死了世界就清净了,谁成想奇怪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就发生了,半夜总能梦到她来跟我索命,工作时常出错,有时候还能在家里的镜子上看到她写的血书,我是真的怕了。”

“昨天来这里出了个差,听乡亲们说山上有个青龙观,观里有位老道士十分厉害,天儿一亮就赶紧过来了。”

莫绅大概是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感情面前的男人是个渣男,难怪去世的女朋友成了冤鬼。

“哦,你说的那位十分厉害的老道士是我的爷爷,不过他五年前就去世了。”

男人一低落,“原来如此啊。”

“我爷爷虽然去世了,但 黄符这种事情还是比较简单的,你若信得过我,我就给你看看,信不过我还是那句话,门在那里不送。”

“别别别小兄弟,你看我来都来了,既然小兄弟的爷爷是出了名儿的厉害,那么小兄弟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如小兄弟今天就跟着我回去看看,价钱自然会给小兄弟涨三倍。”

如果面前这个家伙说话算话的话,莫绅最后拿到六万块钱也不吃亏,思前想后是个合算的买卖,况且他还从未出过青龙观的观门却外面的世界开开眼界。

莫绅想到这里,一拍即合,“既然事情这么着急,我也就跟你去看看。”

“多谢小兄弟,我叫方石碁,小兄弟就叫我阿方就行了。”

男人说着起身,像是得到了一尊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样,激动且高兴。

“莫绅。”

互相介绍完,莫绅简单回屋收拾了一下,拿了点儿钱跟衣服,直接跟着方石碁出了观门,方石碁的车子停在山脚下,莫绅想来也不错,坐着车子离开,老村长一时半刻也发现不了他的离开。

方石碁还算是绅士,一路上一直找着话头跟莫绅聊着,莫绅也从其中知道了方石碁是从京都来的,家中父母离异,他三十二岁,自己一人经营着一家大型的百货公司,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了。

路上走了三四个小时才到了一个小区,莫绅下了车,一眼便看到了眼前单元楼二楼的黑气,果然方石碁没有骗他,家中果然是有些不干净的东西。

靠在车背上画了两道符,一道交给方石碁,一道莫绅自己一个人拿着。

方石碁走在前面引路,莫绅在身后跟着,这个小区实在是有点阴沉,莫绅不知道是不是方石碁死去女友作祟的原因。

迎面走来一位女孩,眼睛大大地,微卷的短发发型,看起来十分俏皮可爱,女孩儿一见到方石碁,瞬间变了脸色,随即转头看了眼方石碁身后的莫绅。

“阿方,这该不会又是你从哪个地方找来专门骗钱的道士吧?”

莫绅一听这话,心中不悦,方石碁担忧地看了眼莫绅之后,急忙解释道:“宋希你别瞎说,小道士是从青龙观来,不是以前那些假道士。”

“我才不信,都什么年代了,真道士早已经归隐山林了,还能被你找到?”

宋希说着,不屑地上下扫视了一番莫绅之后,补充道:“我看这帮道士就是看你人傻钱多,情况又急,专门骗你钱来了。”

“宋希是吗?”

莫绅不紧不慢,二人说话之间,莫绅已经掐指一算,算出宋希家中也有些异样。

“是我,怎么了?”

宋希一身职业正装,左肩膀上挎着一只白色的帆布布袋,整个人看起来简单随性,有十分可爱有生活气息。

莫绅心突然一动,随即轻咳一声儿,不紧不慢说道:“这几天晚上睡觉是不是总觉得楼上有水滴滴答的声音,下半夜经常会拉被子,就算是房间里不开空调也会觉得很冷?”

莫绅的话字字句句,被宋希听到耳朵里,只觉浑身上下打了个冷战,她这段时间以来经常半夜会莫名其妙地从睡梦中惊醒,每次醒来心底总会没理由地害怕。

更让宋希感到震惊的是,面前小道士的话全中,每天半夜她总会经历这些。

“胡说八道!”

宋希嘴硬着,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打中午十二点半了,她还要着急回杂志社送材料。

便转身同方石碁说道:“阿方,你可要注意一点自己的钱包,别听这些装神弄鬼的道士糊弄你。”

说罢,离开之前狠狠瞪了眼莫绅。

莫绅倒也没有放在心上,他算出来的这些,从宋希的身上,事实也是确实应验了,否则她不会是这种慌张的表现。

方石碁拿出钥匙,拿开二楼的房门,莫绅一进门,便从屋中扑面而来一股寒意。

心中咯噔一下,想必被方石碁逼死的那个女人阴气每日剧增,想来这段时间方石碁定然私生活混乱,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方石碁进了屋子之后的神情似乎有些不自在,莫绅心中冷哼一声儿,都是自个作的,被女鬼缠上身又能怪得了谁呢。

“阿方,你女朋友死后的事情是怎么处理的?”

莫绅倒是不急,这里的房子虽然不算大,但与青龙观想必已经算是豪华了,往沙发上一坐,莫绅打算先深度了解一下情况。

方石碁似乎没想到莫绅会在这里问这个问题,四下里看了眼儿之后便坐在了莫绅的身旁,细细回想了一下,说道:“自然是通知了她的爸妈,是她爸妈过来收拾后事儿的。”

“你呢?你做了什么?”

方石碁脸色一僵,面容严肃下来,“她死后我就听人说死相太难看的人对我们这种商人来说,最好不要去沾染,以后的财路会遇到麻烦,所以我就什么也没管。”

“葬礼去了吗?”

“没有。”

莫绅心一沉,难怪女鬼的怨气会这么重,感情方石碁从头到尾都是个渣男,连一句忏悔的话都没有,想必这次事情是有点棘手了,动手之前一定要让方石碁面对一下他那死去女友的冤魂了。

方石碁似乎看了莫绅的犹豫来,皱起眉头,担忧问道:“小兄弟,该不会她还在这间屋子里没走吧?我怎么总是觉得……”

“当然,你连人家的葬礼都没去忏悔一下,换成是你的话你会放过自己吗?”

莫绅淡定说着,不断地打量着整个屋子的构造以及一些日常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恰巧在西南角,靠近卫生间的地方摆放着一个洗衣机。

洗衣机上此时正趴着一只黑猫,莫绅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眼神儿径直略过,再次确定了一下房间内门窗紧锁。

随即问道:“自从你女友去世之后,你回来住过吗?”

“没有,也不敢回来啊。”

“那就好办了,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只要你跟你女友当面道个歉,诚心诚意地赔礼道歉,事情就算是完事儿了。”

莫绅说得云淡风轻,方石碁在一旁听得毛骨悚然,登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惊道:“小兄弟,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啊!我一个大活人怎么道歉啊!”

“今晚十二点我陪你在这里等你女友出现,你只管诚心道歉,将你以前做过的所有渣事儿都说出来,不过她原不原谅你就是她的事情了。”

方石碁听到这里就不干了,双眼红了起来,一个大男人竟然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这叫什么事儿啊!”

莫绅心里无奈,假装淡定地去看了眼洗衣机上的那只黑猫,此时的黑猫正盯着窗外一动不动,莫绅心中便有了谱。

方石碁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打了个电话不知从哪里找了七八个人来,并点了十几份外卖。

莫绅连连摇头,今天他算是明白爷爷当年对他说的那些话了,当真是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敲门,方石碁怕成这个鬼样子,竟然还叫来了七八个大汉来充场面。

但是莫绅还是感到欣慰的一点儿是,方石碁并没有逃,看来他的心底还是愧疚的,还是想要好好解决这件事情的。

吃过外卖,在房间坐了一下午,好容易到了晚上,门便被人敲响了,方石碁开门,是宋希。

宋希一进门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莫绅,表情有些意外,在了解到情况之后,更加意外,惊道:“阿方,你还真的听了这个道士的话啊?”

坐在沙发上的莫绅只听宋希在身后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听到方石碁不知跟宋希解释了一些什么,他们争论了很久,宋希却莫名其妙地留了下来。

莫绅心中其实是有些拒绝的,这次来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超度方石碁的女友,可是屋子中这么多人在,他不确定方石碁的女友现在的怨念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当时候若是出了点儿什么事情的话,莫绅也是不好收场的。

跟方石碁隐晦地说了说其中的利弊之后,哪知方石碁是个铁脑袋,对他死去的那个女友忌惮的很,偏要留下一屋子的人。

莫绅猜测宋希之所以要留下来,不是不害怕,而是听了他白天说的那番话之后,不敢自己一个人睡觉了。

没有拆穿宋希,莫绅起身上了个厕所,经过洗衣机旁边的时候,黑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又不习惯用马桶,莫绅刚解决完个人事情之后,裤子还没提上去,便听到了屋外一声儿尖叫声儿。

莫绅赶紧提上裤子,刚想打开门出去看看情况,却发现门把手不知什么时候坏掉了,门紧紧地锁住,人却出不去了。

莫绅着急着,外面似乎已经鸡飞狗跳了起来,但是很快莫绅发现,并不是卫生间的门坏掉了,而是有东西故意将其锁上了。

这点儿小把戏还是难不住莫绅的,他好歹也是个道士,拿出怀中的黄符,往那门把手上一拍,‘啪嗒’一声儿,门应声儿而开。

跑出去一看,场面十分壮观,屋内七八个大汉此时已经昏倒了五个,一直黑猫双眼猩红地挂在方石碁的脖子上,不断地撕咬着。

方石碁真个人已经慌掉了,宋希此时已经晕厥了过去,应该是受到了惊吓。

“他今天来是跟你说和的!”

莫绅轻步走过去,黑猫似乎很有灵性,当即便从方石碁的身上跳到沙发顶上,一双貌似人眼的瞳孔向外散发着红光。

方石碁抽了身,颤抖着跑到了莫绅的身后,黑猫露出锋利的牙齿,怒瞪着莫绅。

“杀人偿命,一命抵一命,谁也不能否认!”

莫绅心头的预测成了真,身后的方石碁却再次惊叫了起来,“不是我杀的你,是你自己跳楼的,谁也没有逼你!”

“就是你杀的我!”

黑猫开口说人话,让方石碁整个人炸了毛,身体是止不住地颤抖,莫绅心中暗骂一声儿没出息。

“人各有命,天道好轮回,既然已经到了轮回的时间就不要再徘徊在人世了,这样做对你也不好。”

莫绅苦口婆心地劝阻着黑猫不要再闹下去了,但是此时的黑猫仍旧散发着阴气,“少管闲事儿,你可知道这个负心汉怎么对我的吗?”

“我知道,我比你更恨这种渣男,你是个好姑娘,有贞操,有烈性,这种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莫绅的话刚说完,黑猫的眼眸慢慢平静了下来,渐渐隐没在黑夜之中,隐约着便闪现出了一抹透白色的人影儿来。

“沫沫?”

方石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莫绅心一惊,感情这个小子看到他前女友竟然还敢叫出名字来。

女孩儿的身影浮在半空中,面容平静美丽,看向方石碁的眼神儿当中多了一丝埋怨与怨恨。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方石碁,我放过你不代表我已经原谅你了,道长说得没错,你这种人渣根本就不值得我对付,这样只是会害了我而已。”

方石碁听女孩儿这么说,当即便跪倒在地上不断忏悔着,看到了真人,似乎勾起了他记忆当中属于他们的那段美好的回忆。

女孩似乎流下了眼泪,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看了眼旁边的莫绅,淡淡一笑,“道长,谢谢你点醒了我,还烦请道长将我超度,一生感激不尽。”

莫绅见此,心头一舒,他以为今晚会遇到一个厉鬼,想不到女孩是这般理智,便成全了女孩儿的心愿。

这场超度,莫绅的法事儿做得十分认真,也十分努力。

外面的天儿不知什么时候大亮,方石碁泪流满面,脸色苍白,一直跪在地上久久不肯起身。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群大汉,沙发最里面宋希这个丫头睡得正香,也不知正在做什么美梦,吧唧着嘴巴。

方石碁被莫绅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仍旧是浑身颤抖着,脸色是愈发地苍白,嘴唇有些青紫。

莫绅给方石碁无奈地把了把脉,竟然 发现方石碁有些虚,往下面一看,才发现这个小子不知什么时候吓尿了裤子,地上湿漉漉一滩。

莫绅厌恶地将其往旁边沙发上一扔,转身抬脚踹了踹旁边方石碁的朋友,踹醒一个,让他们将方石碁送去了医院。

莫绅坐在对面沙发上,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等着对面宋希醒来。

眼看着墙壁上的挂钟指针走到了十点上,宋希才慢腾腾地翻了个身睁开眼睛,清醒片刻之后,突然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用惊恐的眼神儿看向莫绅,一副昨晚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的震惊模样,上下将自己检查了一番之后,宋希仿瓷舒了一口气儿。

刚舒出的一口气还未喘匀乎,又大叫起来,“昨晚那个女鬼是不是来过了,是不是?”

莫绅抬手揉了揉耳朵,想不到这个女人除了爱瞎想之外,嗓门分贝还挺高,这么一叫他差点儿没耳鸣。

“来了,怎么了?”

这个时候的宋希似乎忘了昨天她还那么怼过莫绅,急忙跑到莫绅身边坐下,眨巴着大眼睛往房间四周看去,一只手紧紧地搂住了莫绅的胳膊不肯撒手。

“去哪了?什么情况?”

莫绅将宋希的手掰开,十分无奈地站了起来,心想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宋希也醒来,他也该回青龙观了。

不成想宋希却像是个狗皮膏药一般,几乎是粘着莫绅站了起来,“你去哪里?你怎么不回答我的话啊,昨晚的事情结果到底怎么样了?”

“姑奶奶,麻烦你松开我成吗?”

“不行不行!我害怕!”

莫绅往旁边挪了挪。宋希也跟着他往旁边挪了挪,莫绅无奈,只好说道:“你要知道昨晚到底是什么情况,问我一个骗子干什么,你那好朋友现在在医院呢,想知道的话去找他不就行了?问我一个骗子又有什么用?”

宋希一愣,随即松开莫绅的胳膊,一脸的尴尬,说道:“呃,经过本人的鉴定,你应该不是个骗子,否则昨晚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对了,阿方什么情况,怎么进医院了?”

莫绅拿起沙发上包往外走去,宋希也不敢留在房间里,也跟着莫绅跑了出去。

“你走这么急干什么去啊,求你的事儿呗?”

莫绅脚步不停,下了楼之后将手里的包往肩膀上一甩,笑道:“宋小姐,你是不是对本道士有什么误解?本道士初来乍到只是为了骗钱而已,哪里能让宋小姐求呢?”

“你站住!”

宋希一步上前将莫绅拦了下来,“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不是跟你道歉了吗?”

莫绅绕过宋希继续往前走,边走便说道:“道歉不够诚恳。”

“道长,宋希误会你了,宋希不该诋毁侮辱你,道长神通广大不该跟小女子计较才对!”

宋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莫绅偷偷一笑,脚步不停地往前走去,顺便拐了个弯。

宋希追上来的时候,正巧看到莫绅坐在小区的石凳上休息,心里一乐,知道小道长是原谅自己了,便跑了过去

“道长,昨天你说我的那些情况都很准,还请道长也给我驱一驱邪?”

坐在莫绅对面的宋希,双手指着下巴,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向莫绅,眼神儿当中满是期待。

“方石碁给我的酬金是六万块钱儿,不知宋小姐开的价钱是?”

莫绅不怀好意地看向宋希,没想到宋希却是将脸一拉,埋怨道:“我哪里有阿方哥哥那么土豪?杂志社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交房租水电费吃饭打车钱加起来就用得差不多了,这几年也没攒多少,不能便宜一点吗?”

莫绅伸出手指,在宋希面前晃了晃,“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面对的都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价钱自然不能商量。”

“你们出家人都讲究个慈悲为怀,替人消灾解难怎么还成了商业利益了,真是没点儿公德心。”

见宋希这么埋怨着,莫绅忽而一笑,随即说道:“宋小姐既然这么介意的话,不妨请移步去找其他道士,世间又不缺我一个骗子。”

“行,只要你帮我除去了我家里不干净的东西,你想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宋希将心一横,莫绅随即一惊,问道:“真的?”

“当然,本小姐说话算话,只要你办事儿利索妥当且靠谱,否则最后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莫绅朝宋希做了个OK的手势,说道:“成交,今晚就办事儿!”

宋希皱眉,看了眼手机时间,天色还早,距离晚上还有一个下午的时候,便拿出手机跟杂志社的主编请了一下午的假。

“走吧小道士,跟我去一个地方。”

宋希挂掉电话,将莫绅的石凳上拉起来,莫绅不明所以,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莫绅心里还惦记着要回青龙观,但此时一瞧自己目前身处的情况,他连路都记不得,对眼前的这个水泥城市十分陌生,也就只好作罢。

宋希走出小区,直接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带着莫绅直接去了杂志社。

“你不是刚请完假吗?”

宋希朝莫绅投来一道神秘的笑容来,摇了摇头,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莫绅被宋希带进了一家杂志社,杂志社里来来往往的都是长腿白皮肤的美女,个个水灵剔透,走路带风之际留下一种浓烈的扑鼻香气。

莫绅闻来只觉浑身不自在,跟着宋希七拐八拐地进了一间办公室,办公室十分大,装饰简约时尚,坐在办工桌前的是一位看起来将近四十多岁,保养却十分好的丰腴女人。

见宋希进来,女人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容灿烂地将二人迎了进来,“宋希,这就是你昨晚跟我说的那位道长?”

宋希点点头,对莫绅介绍道:“小道士,这位是我们杂志社的主编琳达,你给阿方哥哥解决的事情我跟我们主编说了一下,正巧杂志社最近在搞一个灵异栏目,请你来采访一下,有钱拿,怎么样,考虑一下?”

莫绅一听,当即便气炸了,来之前神神秘秘什么也不说,感情到了地儿了才说明情况,这不是骗子行为是什么?

“宋小姐,做人要讲究诚信,我答应帮你的事情自然会帮你,可你做了什么,这不明白着是在利用我吗?”

“什么利用不利用的,有钱拿你为什么不拿,况且我这是在给你打开市场,看你这幅模样就知道你刚来京都吧?”

宋希这么一问,看了眼莫绅的表情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你是吃这口饭的,为何不给自己做做宣传,以后接手的声音还能少了?”

莫绅心中虽然十分生气,但宋希说的还是有点儿道理的,但宋希的做法实在是让莫绅感到生气。

主编琳达的口才十分好,莫绅思前想去还是不计前嫌留下来接受采访,便要求道:“一只能做口头采访,我不能露面,二我需要一部手机,一部专属于我个人的手机。”

“成交!”

主编琳达一口便答应了莫绅的要求,莫绅这才有些后悔,他不知道琳达为什么会答应地这么痛快,难道他们的这个采访对杂志社就这么重要?

宋希跑前跑后地准备着采访稿子和场地,莫绅也不担心,只要照常说出他所知道的一些常识就可。

来围观的大多都是一些漂亮美女,大家知道了莫绅的身份后,趁着采访还没开始的空隙纷纷围了上来,向莫绅问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宋希忙活完之后回到采访棚的时候,似乎有些生气,急忙扒开人群走到莫绅身前,驱逐道:“都什么时间了,给小道长留点儿空间平静一下行不行?”

“呦宋希,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小道长了吧?这么护着。”

“可不是,宋希以前什么性格,内向沉稳,见了男生会脸红,你瞧瞧现在,小道长好歹是个男人,她一点儿也不脸红呢!”

大家叽叽喳喳地说着,莫绅转头看向宋希的时候,发现宋希已经涨红了脸。

“大家别误会,宋小姐是我的好朋友。”

莫绅解释了一下,人群散去,宋希向莫绅投来感激的目光,“谢谢你了。”

莫绅摇摇头,很快便开始了采访,虽然都是一些古怪幼稚的灵异问题,莫绅也只能靠编和故作恐吓来回答。

一场采访下来过后,主编琳达和宋希,以及围观的几个美女,纷纷朝莫绅投来了钦佩的目光来。

采访完毕,莫绅顺理成章那到了一部全新的手机和五千块钱。

但是租房是个问题,宋希本提议要他跟她一起住,但被莫绅给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