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邪天下
邪天下 连载中

邪天下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陈睿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梅傲雪 陈睿

  人若为邪,必定剑走偏锋,行事肆无忌惮,缥缈无踪!  但心如果一样的邪,那会怎样....最终,左手为天,右手为道!  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大家...展开

《邪天下》章节试读:

第一章 天才恶少


  “小少爷,您看,那是朱记珠宝店!”

  长街上,一行四人大摇大摆的走着,为首的是个少年人,神态颇为玩世不恭,尤其是灵动的目光之中,充斥一股淡淡的邪意,让人看了就有几分惶恐。

  但因为少年人身份不凡,尽管叫人害怕,一路走过,也有人不断无奈的向他行礼打招呼。而少年人的心思,不知道给什么勾去了,对这些人一概不理,只是听到这句话,眉头忽地皱了皱,好像是被打断了思绪,很不爽似的。

  “废话,你当本少爷第一天来咸阳城,还是不认识字,会不知道那就是朱记珠宝店?”

  捂着被少年人敲痛了的脑袋,那下人忙道:“小少爷,不是的,这朱记的老板,上个月的奉钱都没给咱们交呢。”

  “大胆,他敢不交,怎么回事?”

  “小的去催过几次,只是朱记的老板搭上了苏家少爷,不怕咱们了。”

  “混帐!”少年人顿时大怒:“我陈睿的地盘,他苏培盛也敢来抢占,不想活了?小三子几个,砸了这珠宝店,让那老板俩倍的交出上月奉钱,并告诉他,从此以后都是这个数字,如果敢不给,让他收拾东西滚蛋,休想在咸阳城做生意。”

  “得令!”

  三个下人瞬间将脸面上的讨好色彩换掉,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珠宝店中走去。

  “陈少爷,过来喝杯茶啊!”

  长街对面,简简单单的搭起一块布,摆了俩张桌子,就这样成为了一个简陋的小茶铺,店主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站在铺子前面,对着陈睿憨厚的笑着。

  “行,宋大爷,来一碗清茶!”少年人竟然不在意这个茶铺的脏乱,直接走进茶铺,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是,是,陈少爷,您稍等一下!”

  一改眸子之中的邪气,少年人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大一会,接过老大爷递来的一碗茶水,喝了一口后,随即看向对面的珠宝铺子,眼神中,再度显露出一抹淡淡的邪意。

  “蓬蓬!”

  珠宝铺子中,很快就传来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以及有人的惨叫声,然后不久,那三个下人满带笑容的走了出来,每个人的手中,都捏着不少的珠宝和银票,那样子,简直就跟抢劫没有什么分别。

  咸阳城,地处偏远,夹杂在两座大山之间,只有一条大道,贯穿咸阳城,让它有了与外界之地联系的渠道。

  这样一个城池,实在没有太大的繁华资格,但是,上天眷顾,那两座大山中,分别被发现了有铁矿的存在。

  因为铁矿是制造兵器的原材料,加上这俩条铁矿中,都含有极其稀有的精铁,于是,咸阳城因此也就繁荣起来,城池虽不大,来往商旅却是不少,留在这里做生意的也很多,小小的咸阳城,因此而声名远播。

  陈家,咸阳城第一大家族,控制着俩条铁矿其中的一条,威名赫赫,咸阳城中,无人敢惹。

  陈家有一嫡孙,就是这个少年人,名叫陈睿,今年十五岁,城中百姓,都送他外号,天才恶少!

  仗着一身不俗的家世,游手好闲,仗势欺人,溜狗斗鸡,吃喝嫖赌....厄,还没嫖过,好像之前主仆四人商量着,正要去的,谁知就被这事给耽误了。

  陈睿的人生,就是混吃等死,简单一句话,除了好事之外,什么坏事都做过,如此种种的总结起来,所以才有了恶少的名头!

  至于天才,放在这里,绝对不是褒义,陈睿所谓的天才,那是因为他在恶少这一行中,几乎是无师自通,不用前人的经验,照样是花样百出,青出于蓝,折磨人,欺负人的手段,更是数不胜数。

  凡是得罪过他的,不出三天,下场一定极其的惨不忍睹,咸阳城内,包括他老子在内,就没有一个人是他陈睿不敢惹的。

  他一出门,便是皇帝出巡,不用敲锣打鼓,行人自动分列俩旁欢迎,自动有人诚心诚意将钱送到他的怀中,如若不然,那就会有现在珠宝铺子的下场。

  但是,有些奇怪,光天化日下,朗朗乾坤中,陈睿指使下人去砸店,并且索要所谓的奉钱,其实是保护费,还不分由说,蛮不讲理,典型的仗势欺人,这样的行径,落在围观所有人的眼中,居然从他们目光中,看不到一丝丝的怒火,反而充斥着一抹....一抹解气,敬佩的目光。

  世道变了,坏人也被人用如此的目光看着,或者说,这咸阳城中的百姓,其实心中都有一颗邪恶的种子,他们都想成为坏人?

  “小少爷,收获不错,您收着。”

  接过下人们手中紧握着的银票,陈睿也是满脸的笑意:“嘿嘿,今天的怡红院,有别人请客了,你们做的不错,就算你们一份了。”

  “啊,多谢小少爷!”三个下人顿时满心欢喜,跟着这样的少爷,委实太爽!

  “宋大爷,这是您的。”

  陈睿看也不看,直接从银票帖中抽出一张放在了桌子上,便是向外走去。

  用银票付茶钱,这气派....

  “陈少爷,这钱,小老儿不敢收,呆会那朱老板....”

  “您就放心的拿着,我陈睿给的,还怕他朱胖子敢要了回去?”陈睿转身笑了声,便是大步而去,眸子间,不觉掠过一丝森冷。

  .....

  “哟,陈少爷,您今个儿怎么有空过来啊!”

  刚到了怡红院的大门口,眼尖的老鸨就看到了,旋即扭着水桶腰,一脸的惶恐笑容,又无比恭敬的走了过来,那模样,就算是她亲老子来了,恐怕也不会这样。

  开玩笑,堂堂咸阳城第一少爷来她这里,简直就是天大的面子,其他人想请都请不到呢,至于会不会给钱,那就不知道了。

  但即使不给钱,照样得好好伺候着,咸阳城中,没人惹得起这位主!

  进得怡红院,陈睿双眼顿时发亮,一片的莺莺燕燕,花枝招展,看的人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

  “老鸨,给本少爷来最漂亮的姑娘伺候着。小三子,你们也吃好玩好啊!”

  “那是当然,陈少爷,您请!”

  房间中,花香袭人,本是红尘中最低俗的房间,却被装扮成清秀雅致,到处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书香之气,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怡红院,恐怕会被人以为是哪个大家闺秀的房间呢。

  床榻上,坐着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子,长得极为俏丽,柳叶眉,瓜子脸,樱桃小嘴上,抹得不是红红的颜色,让她平添几分清雅,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没有寻常姑娘的艳媚,反而透露出灵动之色,叫人见了就不想挪开眼睛。

  饶是陈睿自诩见多了美人儿,此时此刻,眼瞳深处,也不由自主闪掠过一抹惊艳。

  这房,这人,这怡红院倒也有几分本事,陈睿眼珠子转了转,这样的好地方,恩,自己该收点奉钱了,不,奉钱不用,直接划为自己名下最好。

  “陈少爷,您是先喝点酒,还是....”见陈睿进来,姑娘马上怯生生的说着。

  多了这姑娘几眼,陈睿随手关上房门,竟是十分祥和的微微一笑,随即拿出几张银票扔给了那姑娘,笑道:“你就安静的呆着,除了不用离开房间之外,随便你做什么都行,不用管我。”

  姑娘一怔,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少年人不想让她陪他,而她也想起,方才四目相对的瞬间,似乎从他目光中,并没有看到有**的色彩。

  此刻的陈睿,已经坐在了桌子边上,背对着姑娘,自斟自饮了起来。

  刚喝了第一口酒,陈睿眉头紧紧皱了下,好像是觉得这酒滋味不怎么样,不过都来了,钱也给了,如果不喝,简直太浪费了....

  但陈家少爷的酒量实在有限的很,这不,刚刚才三杯下肚,他就醉了,整个人迷迷糊糊的,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不大一会,低低的呼声就传了出来。

  “咸阳的天才恶少,似乎与传闻中的有些不一样啊!”

  又等了好一会,确信陈睿是真的睡着了,姑娘缓缓的起身,就这么一点时间中,原本娇羞,看起来柔弱的女子,眉眼之中,竟有一种驰骋沙场多年才有的杀伐之气。

  而床榻离桌子之间,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十米的距离,可眨眼之后,姑娘就已到了陈睿的背后,如果有人看请的话,就会发现,此女近乎是飞似的行走过来的。

  气势虽变,姑娘却依旧我见犹怜,玉手扬起,伸到陈睿背后,看样子是要轻拍着他,想让他睡得更好一点。

  不过,当她的手将要落到陈睿背上的时候,忽然一道白光闪现,房间中,骤然漂浮出一股淡淡的凌厉....

  白光闪烁,盘旋半空,却是始终没有落到陈睿身上,良久后,姑娘轻轻一叹:“再是恶少,终归也只是个孩子,师傅说的没错,我的心太软了一些。”

  话音落下,白光消散,姑娘的手也放在了陈睿后背上,看似无意,却迅速的掠过好几处,停下来时,姑娘重重的松了口气,仿佛是为她没有动手而感到高兴。

  “陈少爷,这样睡会着凉的,到床上睡吧?”

  “恩....”从陈睿口中发出一声呓语声,似乎睡的真有些不舒服,便微微的变了下姿势。

  见陈睿不醒,姑娘就没有继续吵着他,径直转过身子,回到了床榻上。

  她却不知,那趴在桌子上的陈睿忽然嘴角边浮掠出一抹邪邪的笑意,他的手也慢慢的收回进了袖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