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我只是个普通人
我只是个普通人 连载中

我只是个普通人

来源:阳光书城 作者:公子荡无双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李无言 杨水花 都市小说

李无言是一名贫穷的大学生,平日里受尽白眼和侮辱
既然以平等人的身份和他们相处,换来的是白眼,是羞辱,那好,从今天起,我不装了!展开

《我只是个普通人》章节试读:

第四章 十亿零花钱


第四章 十亿零花钱

电话里的男人明显愣了一下,十年,整整十年啊。

这十年李无言的生活有多艰难,有多拮据他可是派人观察的清清楚楚,可无论多苦,李无言从未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未低过半分头。

今天,李无言居然低头和他认错了。

“哈哈哈,无言,你终于想明白了。”电话里的中年男人抑制不住开心大笑,可笑声停止时,声音突然深沉起来。

“我早和你说过,我们本来就高人一等,何须跟他们平等相处。”

“大鹏怎会与麻雀并飞!”

男人的声音无比傲慢,甚至可以说不可一世,但李无言知道,他有不可一世的能力。

整个华夏能与李家比肩的人,不超过两个手指头,而电话那头的男人正是李家的家主。

男人自言自语了一会,又笑了起来,李无言是他的亲生骨肉,这么多年了,说不想是不可能的,他只是一直不爽李无言的仁慈和善良,当然,还有低调。

但此刻,李无言说要所有家族资源,那恐怕是想通了很多东西,哪有当父亲的不支持的道理。

“无言,你说要L市所有家族资源是吧,是不是少了点,整个X省的如何。”

“暂时L市的就行......”李无言愣了一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这老爹这些年是一点都没低调下去啊。

电话对头的中年人听后明显有些不开心了,他沉吟了一会:“好吧,只要L市的也行,那钱你总要吧。”

“你离家出走十年,当爹的总得补偿你,就十亿吧,用完在和我说。”

“至于家里那些老头说你回归要完成什么目标,等你爽了些日子再和你唠叨。”

“那些老不死的,老子的儿子要回归还要完成目标,我非得扯他们几根胡须下来......”

随着电话里的念叨,电话也缓缓挂断了,挂断前还传出了父亲和那些老头吵架的声音......

很多人都知道李无言父亲玩世不恭的这一面,但只有李无言知道,当那位中年人不玩世不恭时会是多么可怕。

那位中年人,绝对没有电话里那般看起来和蔼可亲!

随着电话挂断,一直未使用的银行卡上传来了转账信息。由于是国际黑卡,所以每天没有限额这一说。

李无言拿出手机随便看了一眼,短信上整整齐齐的写着转账金额:1,000,000,000。

李无言将手机收起,快步走到李以沫身旁,紧紧的抱住李以沫的肩膀。

“以沫,从此以后哥哥不会在被人欺负,更不准别人欺负你!”

“所以,我们去医院吧。”

李以沫咬着嘴唇,泪眼汪汪的望着李无言,随后微微一笑,犹如万里冰霜突绽桃花。

她用力的点了点头,伸出了小拇指:“那哥哥不许撒谎哦。”

李无言将两人手指沟在一起,嘴角上扬:“绝不撒谎。”

......

东方医院门口,一对男女手牵着手走了进去。

女生走进医院时,突然紧紧的抱住男生的手臂,显得有些紧张。

李无言看了眼妹妹,摸了摸以沫的小脑袋:“不要紧张,会没事的。”

“嗯。”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以沫以前的病房,在以沫的再三确定下,李无言明白了这床就是以沫的。

可此时,以沫的病床上已经躺上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人。

在老人旁边,一名二十多岁的护士正在为老人挂着点滴,而老人的表情则有些不自然。

“护士,我这病也不重,住普通的病房就行,重症室还是留给其他人吧。我来之前,这里不是还住着一个小姑娘吗?咳咳。”老人咳嗽了两声,精神状态还不错,看起来就是普通的感冒。

护士一听连忙摇头:“张老爷子,您身体哪是那种人能比的,那种穷鬼自从被丢过来就没人交过钱,已经被赶出去了。”

“现在的人啊,还以为医院是救济所,阿猫阿狗都往医院丢。”

“姑娘话不能这么说,都是人命,要不你把那小姑娘安排回来,我随便住一间......”

老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护士打断,那护士一脸殷勤:“张老,这话你就别再说了,虽然您只是普通感冒,但把你安排到普通病室万一出了点问题怎么办。”

“再说按照医院的规定,交不起钱我们是有权将其赶出去的。”

“那女孩子穿的破破烂烂,一看就是个没人管的野种,和您哪有的比,再说......”

护士还想再说下去,但李无言却没有在给她机会,她的手已经被李无言给抓住。

“谁说她没人管得。”李无言阴沉着脸,内心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他这辈子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骂她妹妹,而且是野种这两字。

护士听着身后的声音被吓了一大跳,可当看到李无言的衣服和带着血痕的脸蛋时,噗嗤一声就给笑了。

“我说错了吗,她就算不是野种,也差不多了吧。难道你这个当叫花子的哥哥,还能给她交医药费?”

“你知道医药费得多少钱吗?”

年前护士轻蔑的盯着李无言,那眼神就像在说我把你妹妹赶出去,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怎么就知道我交不起医药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妹妹是能住院到九点的吧,你凭什么把她赶出去!”

李无言没有怒吼,更不屑为了这种人去咆哮。他就冷冷的盯着护士,想要知道答案。

难道,穷就是原罪?

“凭什么,可能是凭你捡垃圾捡一辈子,也不够她一个手术费吧。”

“而且,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贱种浪费一个重症室的位置。”

“是吗?”李无言笑了笑,将衣服包裹住自己的右手,抬手扇了过去。

因为衣服包着的原因,这一巴掌并不响,但很痛。

一巴掌下去,护士的眼泪刷刷就流了下来,半边脸更是肿的的老高。

“既然你妈没教你怎么说话,那我教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