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大力从铁头功开始
大力从铁头功开始 连载中

大力从铁头功开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家有大白喵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家有大白喵 张大炮

因为一个意外来到即将开服的游戏中 成为了江湖中的一个反派喽啰,本来只想默默的活着 奈何各种麻烦接踵而来,成为别人眼里的魔头 天哪,我只想做个好人展开

《大力从铁头功开始》章节试读:

第7章 送牛奶的已经进去,送鸡蛋的还在敲门


“瓶儿,进来吧。”

瓶儿带着几个端着食盒的小厮把酒菜都放在了桌子上。

小厮退下,瓶儿看着尴尬的二人,不由得问道:

“赵公子,怎么啦,是我家小姐不美嘛,你不喜欢嘛,你怎么光喝茶呀?"

"哪有,你们小姐美若天仙,我肯定喜欢呀,可惜我这人嘴笨,平生最不会哄女孩子了,清雪,瓶儿来吃串,你们楼里师傅火候不错,我大老远就闻到了。“

看着一桌的酒菜张大炮想也不想便招呼二人一起吃喝。

“你这人,倒是有趣的很,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

“清雪姑娘过奖,来干了,我就是一普通人,做点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为你们送送牛奶,送送鸡蛋,有一把子力气,给你们松松田地。”

“原来赵公子是一个淡泊江湖的雅人啊,难怪能做出这种诗句。”

看着好忽悠的二人,张大炮吃的更开心起来,撸的铁签子都快冒火星了。

“赵公子,我看你今天好像对自己作的诗句不是很在意,不知道是不是胸中沟壑万千,还能再作呢?“

清雪期盼着看着张大炮。

喝了一口酒,抹了嘴唇上的油,张大炮想了一想便说了一声好,

“你且等着让我想想。”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云想衣裳花想容,赵公子果然好文采,今日之作,明日便可由学子们传闻天下,将来文坛必有公子一席之地,奴家敬你一杯。”

清雪端起酒杯敬了一杯酒。

“果然好酒,哈哈清雪姑娘你也吃,这烤肉就得撸着吃,左右开弓才过瘾,不信你试试。”

张大炮给面前的酒杯倒满酒递了过去。

清雪也不拒绝,眼角带着笑意看着张大炮左右开弓,一杯一杯的灌着张大炮。

夜深人静,

“瓶儿你再去拿壶酒来。”清雪对着瓶儿使了个眼神。

看着眼前的莽汉子只顾着喝酒吃肉也不正眼看自己,菜都换了两轮了也不见得有后续发展,清雪便找了个理由把丫鬟指使了出去。

“公子,你可有什么理想么?”

“理想,这东西看得见摸不着,在这个世道,活着就不容易了,还理想,要说理想那就是天下一统,百姓都有镰刀和锤子。”

“镰刀和锤子,什么意思,是去干活么?

“对的对的,大家都有活干,大家都能富裕。”

“好的,公子,你随我来,我也有点活想让你干一下。”

清雪笑着拉起张大炮的手往房内走去。

“好,不瞒你说,我干农活可是出了名的快。”

……

“咯咯咯”

“咚咚咚”

“小姐,起床梳洗了。”

瓶儿端着梳洗盆轻轻地敲着房门。

“瓶儿,你等一下。”

房内传出清雪略带惊讶的声音。

……

一炷香后,

瓶儿已经坐到了院中石桌边,才看见张大炮缓缓的从房中出来。

“哟,瓶儿,早上好呀,等饿了吧,你站着别动,我去给你买橘子。”

说罢张大炮便走出了院子。

“小姐,我伺候你起床梳妆吧?”

房间内的瓶儿看着眼前目光有些呆滞还没缓过神来的小姐,笑嘻嘻的说。

“还是算了,这蛮牛,果然是耕地的一头好牛,我一宿没合眼,你先去吧,我还要再睡一会。”

说完便挥了挥手让丫鬟下去了。

出了院子的张大炮,感觉好像自己少做了什么,正在思索间一个伙计靠了上来对他说:“大炮兄弟,少庄主别院等您,让我在这守着看到你便带您过去,我可是等了一宿啊。”

“嗯,好,前头带路。”

张大炮见来得是熟悉自己的人便跟着这个人在巷子里穿梭。

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别院。

“你来啦,那家伙在柴房呢,要不要去看看?”

陆冠英也看着走进院中的张大炮,也不多问,挤了挤眼睛便开口说着昨天的战绩。

“行,去看看,来的时候打听过了,这家爷俩可是鱼肉乡里的恶人,死上一万次都不足以泄民愤,可不能就这么轻松的放过他们?”

走进柴房之内,只见一个黑麻袋套着一个人,正是昨晚出手阔绰的曹宝。

听着有人靠近,绑着的曹宝便呜呜呜呜的挣扎起来。

张大炮捏住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并且踢了他一脚,“安静点,别动,曹少爷,令尊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我家大人,这下可是苦了少爷了,我陈皮可是要向你借点东西了。”

张大炮随便编了个子虚乌有的人物。行走江湖,不暴露身份是最重要的,

没想到说完之后曹宝,抖动的更加明显了,

“不可能,钦差已经死在太湖上了,没有一个活口,你们到底是谁?”

“?”

看见好像听到了了不得的东西,张大炮灵机一闪。

“谁说我们只走了水路,我们就不能兵分两路么?”

“这位好汉,钦差已经死了,你应该是他的护卫,只要你别杀我,我什么都给你,钱,权,女人,你要什么我给什么,我出双倍的价格,我爹很有钱的,他会来赎我的,好汉饶命啊。”

张大炮和陆冠英对视了一眼,二人走出了柴房。

“怎么说,没想到啊,还有意外之喜,他父子二人胆子太大了,我有个想法,把截杀使船的事情栽赃到他父子身上,然后把证据偷偷传给城里皇城司的谍子,这样岂不是一石二鸟么。大炮兄弟你真鸡贼又换了个身份。“

陆冠英开口说道。

“嗯,冠英兄弟,真有你的,真聪明,我的都是些小道不足为奇。谋略还是你厉害。”

二人在商业互吹中定下了行动计划。

……

漕运使府内,

“老爷,大事不好了,门口有个乞丐送来了少爷的衣物和玉佩,还有一封信。”

漕运使曹雄看着管家提着衣物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如此针对我,把信给我。”

曹雄气急攻心连忙伸手接过信件。

“曹兄,见信如晤 ,展信舒颜,吾乃江湖中一无名之辈,与令郎一见如故,眼下正把酒言欢,令郎不忍见吾等落魄,言家财万贯,便要散尽家财资助吾等黄金万两,然吾等心中有愧,不好如此大开口,请曹兄借与兄弟黄金九千九百九十九两,一炷香后请到北门一唔。“

“哼,哪来的蠢贼,不开眼惹到爷爷头上了,管家,去库房取一万两银票出来,喊大供奉出来一趟,一会和我去杀个人。”

“是,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