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四眉道长
四眉道长 连载中

四眉道长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笔老墨秀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四眉道长 姜麟 都市小说

无系统,不抄袭,不搬运; 【灵异】+【捉鬼】+【僵尸】+【恐怖】 人鬼殊途,这个世界容不得热河邪祟异物! 让我带着各位领略那妖鬼纵横另一个世界; 最真实地还原,捉妖拿鬼现场的惨烈; 体验人鬼之间动辄你死我活,生死之间那惊心动魄的厮杀过程
品味主角的心理活动; 用主角身份,带您进入一幕幕血腥、奇诡的故事情节
一个活了一千多年的小道士,领着他的僵尸小道童,过着闲散的苦修生活,自娱自乐
他不想入世,更不想管闲事
可却被上界老祖选定,守护转世的师祖,平胸暴力女
小道士瞬间变成了富豪女学生的贴身保镖
看看这个情场小白怎样在三个女人之间平衡?展开

《四眉道长》章节试读:

第5章 总有小人在作梗


第5章,

老者对我恭敬地询问道:“敢问道长,您道号为何?过后我去哪里去找你呢?”

“我一怔?

我的名字吗?我得想想!

我的名字好像叫?

叫姜麟!

道号:四眉道人!

至于住处,我还没过去,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就是算出来大约地点而已。”

小姑奶奶却是噗嗤一声笑了!

捂着嘴,一面笑,一面指着我:“不愧是四眉道人,你还真的有四条眉毛哇?”

老头愣愣地站了半天,看着我胡子眉毛竟然长的一样,也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更何况,哪有不记得自己名字的?

连住处也不愿意说,这是不愿告诉我们吗?

我也是看出来了,本来是懒得解释的。

想想,还是开口说道:“昌评有个璧霞宫,那里将是我住的地方!”

老头更懵了?

北武当涯沟碧霞宫?这个离他住的地方不远哪?

不就是北京昌平区,北部十三陵镇附近,为德胜口沟西侧的支沟。

位于玉虚观与斗姥宫之间的那个碧霞宫?

那里不是废墟吗?

可是不敢再往下问了;

带着人走了。

当天夜里,突然狂风大作,雷声阵阵大雨瓢泼。

我带着姜臣,站在半空。

姜臣手指挥动间,一道道电光游走。

轰隆一声,九言观拔地而起。

化作一个小小的模型,飞到他的手中。

袍袖一抖,抹平地上出现的大坑。

再次挥袖,片片金光连闪。

又是一声炸雷闪过。

四周山石土木,土石聚集,一座新的小道观,出现在原地。

牌匾上面没有字;

就留给有缘人来写名字吧!

今天是八月十六;

宜:祭祀、斋醮、开市、动土、嫁娶、迁徙、入宅。

忌:诸事皆宜

昨夜一场大暴雨,把整个山谷冲刷的分外干净。

今日清晨,有游客看到,璧霞宫,祥光闪烁。

天亮一看,一座破旧的小道观,璧霞宫的遗址上。

一块历经沧桑的牌匾,九言观!

很多人都认为,昨夜大雨,把遗址的残墙断壁冲开了。

把这座九言观出来了。

消息传得很快。

老头带着小女娃和保镖刚到宅子大门前,就有保安汇报。

昨夜大雨把璧霞宫残墙断壁冲塌,露出里面的另一座小道观,九言观!

今天,很多人都去观看去了!

老头看看小少女,两人不约而同,点点头。

赶紧驱车赶往九言观。

他们要去证实一下。

山下很多人,都在找道路,想上去看看。

却是转来转去,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很多人失去耐心,已经散去。

有人眼尖。

“哎?快看呐,那不是大善人赵久旗吗?

他怎么来了?”

“还有他的孙女,赵雨薇!

这十里八乡的,就属这个小妮子,越长越有气质了!”

“少扯老婆舌!

虽然人家长的,长的那啥点,但人家“昌评”心眼好使啊!

十里八乡的,谁家没受过她的恩惠”

众人话题一转。

“哎?哎?他们怎么上去的?”

“就是啊?赵善人怎么上去的?

我就感觉眼前一花,他就上去了!”

“我也是,根本就没看清。”

“老黄,你没看清吗?”

老黄说道:“没有,我刚才没看那边。

正在揉腰来着。”

“腰疼?那是昨天,你被歌厅的那个小娘们夹到脑袋了吧?哈哈哈!”

旁边几个人凑趣:“真的吗?你看他那大肚子,老黄现在还能上马驰骋吗?”

“哎!老黄,你现在还行不行啊?”

“哈哈哈!不会是去尝尝咸淡儿,就跑了吧?”

老黄怒了,指着几人:“放你们娘的狗臭屁!

你们一个个的,我行不行?

我行不行,你们得回家问问你们老婆呀?

个个叫的那个欢呐!

要不哪天,把家的那个娘们都叫来,我给你来个现场的?”

说完,还扭扭肥屁股,

“你!你!你这个死胖子!

你就损吧!早晚胖死你!”

“哎呦?死胖子会损人了?

好,你等着。。。”

“呵呵!我等着你,看你能怎地?

难不成真的把你家婆娘叫来让我试试?哈哈哈!”

“好你个死胖子!嘴真损!

你等着,回头就把你家婆娘拿下,给你戴一顶大绿帽子!

尼玛,这回连你老丈母娘,我都一起拿下!

那样,我就成你爸爸了!哈哈哈哈!”

外面吵吵嚷嚷的人,渐渐地少了,最后无趣地散了。

两个穿着道袍的人,从远处山上走下来了。

也是不经意间,围着九言观转了一圈。

一个高个的道人,站住脚,看向山巅的小道观。

“呵呵,敢和道爷我耍这个障眼法的小把戏?

你还太嫩了点!”

另一个年纪大的却伸手拦住:“这个人应该会点门道,是不是。。。。”

“无妨!我就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我管他是谁?

竟然在我们之前,抢占山头。

又不通报,又不拜山。

这就是不把我们附近的道观放在眼里。

对这种人,不用客气!”

一手背在身后,单手掐动指诀;

原地踏七星步,口中念念有词:

我生不信有神仙,亦不知有大罗天。

那堪见人说蓬莱,掩面却笑渠风颠。

倒踩七星涅槃门,往往将谓人虚传。

七星不显多不实,招来清风吹虚幻。

伸手一指,顿时间狂风呼号,吹得昏天黑地。

风力过后,景色如故。

施法没管用?

这个道人有点恼了,挂不住脸了;

脚踏九宫步,手里多出一把木剑。

掏出一张写好的符纸,咬破手指,凭空划几下,噗地一声符纸燃烧。

口中念念有词:

弱水蓬莱必有路,释迦弥勒正参禅。

谁将枯木岩前地,放出落花啼鸟天。

两个泥牛斗入海,已知机巧不茫然。

青天白日一声雷,破除虚妄现真容。

卡嚓地一声!

一道雷霆,劈在山前。

一阵的水波晃动。

露出道观门户。

我正在和赵大善人说话呢?

突然心有所感。

掐指一算,无奈地摇摇头。

“姜臣,你去吧,不要破戒杀生。”

姜臣施了一礼,走出去。

我带着大善人和雨薇,走到大殿前观看。

却见姜臣来到门口。

推门而出,冷冷地看了一眼门外的两个人。

不言不动,根本就没打算理他们。

为首高个道人,看到出来一个小道童。

还很是牛逼轰轰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堂堂玉虚观的当家大师兄,竟然被人瞧不起。

看着面色冷厉,不言不动的姜臣,站在门口;

冷喝一声:“滚,你算什么东西!

让你们当家的出来。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迎接我的。”

姜臣依然是站立不动,就这样静静地盯着高个道人。

高个道人瞬间就有种感觉,他被某个大妖给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