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重生之道侣追来后
重生之道侣追来后 连载中

重生之道侣追来后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忆点光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徐灿 沈潇远

【玄幻修真,无女主,互宠,1v1】 临月仙君沈潇远一朝重生玉衡,生来母故,前尘忘尽,还被囚养在一落小院中,十几年如一日,犹如困笼之兽
直到一日,有个自称是他道侣的男人触不及防地闯入他的世界,不但让他大仇得报,就连生活也有了天翻覆地的变化……展开

《重生之道侣追来后》章节试读:

第2章 吸血的盒子


婴儿迫切的想张开眼看看,奈何眼皮子实在太沉了,只能掀开一条小的细缝,隐约只能看到上空的帐顶。

“潇儿真乖,以后一定会很坚强的,对不对?”兰曦澄浅笑着和他告别,脸色如死灰白。

哎,刚出生的婴儿哪能听得懂这些?兰曦澄心中的苦涩泛滥成灾。

潇远……沈潇远!

一道歇斯底里的男声由远及近,如雷贯耳,好似要穿透婴儿的耳膜,令他大脑一阵轰鸣。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它直冲颅顶,不过短短一刹,针扎一般的疼痛就袭遍了他整个脑颅和心脏。

是谁在叫他?

突如其来的痛和悲伤快将他淹没,婴儿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哦,潇儿不哭……潇儿……不哭。”兰曦澄气如抽丝,越来越弱。

她终究抵不住疲倦,在婴儿的声声哭啼中阖上了双眼,随之她的手也因失去支撑而重重垂落在他身侧。

兰曦澄陷入了一个永远都不会醒的梦。

梦里,她会陪伴着她孩子慢慢长大,看着他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那小小的身影也在日光下渐渐拉长……

当沈墨鹍来到西院时,兰曦澄已没了生息。

他伫立在与她有两尺远的地方,默默俯视着她,一动不动,宛如脚下生了根。

他眼里布满血丝,浑身散发着冷气。

你终归是走了,也好。

我早该摒弃这些的,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岂能被儿女私情所羁绊。

沈墨鹍深吐一口浊气,眨眼之际所有的哀怨被冷漠替代,他背对着沈宏天,交代道:“她喜欢干净清幽的地方,你将她送去桃花坞吧。”

“是。”沈宏天连忙答应。

目光转到婴儿身上,显然想询问着婴儿怎么处理,却又不愿触其霉头。

沈潇远不过是个新生儿,之前的大哭早让他的疲惫不已,困倦中他似乎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依稀听到了桃花坞三个字。

沈墨鹍沉默了半晌,眼里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他看向沈宏天:“这些东西都撤了。”

他余光瞥了沈潇远一眼,继续道:“至于这孽障,就养在这里,没我命令不得出西院半步。”

“是,家主,我定会安排妥当。”沈宏天道,只是嘴角在沈墨鹍看不见的地方微微上扬。

十年后,深秋。

已是傍晚时分,残阳如血,风里已含着许些寒气,天边时时掠过点点影迹。

沈家西院,一个穿着青黛色衣袍的小孩呆呆坐在小石阶上,他仰着小脑袋,仰望天空。

仅看侧边,就能看出这是一个长相非常漂亮的小孩。

他周身透露着犹如清泉般的冷清气质,宛如误入凡尘的小仙童,唯一的不好就是过于清瘦了些。

“咕嘎!”一只归鸟从他头顶上空飞快窜过,留下两根落羽盘旋散落。

羽毛先是落在地上,又随小风漩飘荡沉浮,沈潇远看得出神,觉得它和自己似极了。

直到它滚远了,沈潇远才默默抽回视线。

前世今生,他都叫沈潇远。

如今,他重生到这世界已有十年之久,母亲不在后他一直被囚养在这小院中,由阿木照料长大。

他前世应该是活了很久,可是脑子里却什么记忆都没有。

没错,他失忆了,前尘忘尽。

往昔不可追?

并不。

沈潇远垂下眼,他心里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叫嚣,有很重要的宝贝儿被他遗忘了。

他曾时常夜回梦里,可那些片段总是断断续续、零零星星的,每当他伸手想要抓住什么的时候,它们都会像砂砾一样悄然漏走。

次日醒来,大脑里只剩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心也像是被人挖空了一角,在隐隐作痛。

“啊木!”一道男声传来,人未至声先到。

沈潇远茫然的眼神瞬间变得清明,他转过头抬眼望去,是阿木端着食物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阿木是个哑巴,身材高瘦,身上脸上皆是纵横交错的疤痕,很多还是致命伤,沈潇远觉得他能活下来真是命大。

不过,阿木待他是真的好。

阿木将食物放在石桌上,感受到沈潇远投来的目光,转过头回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沈潇远看了两眼便瞥开眼,阿木经常这样笑,好像不知疲惫似的,有点傻气。

当然,也只有他会这样想了。

因为阿木的笑脸看起来很诡异,甚至可以说是吓人,若是普通人家的小孩瞧见了恐怕早就被他吓得嗷嗷大哭了。

沈潇远站起身,拍了拍臀部上沾染的尘土碎屑,踱步到石凳子坐下,却见阿木要走,眉头不由微微蹙起眉,似有不悦。

“去哪?一起吃。”

“啊木……”阿木笑着连连摆手,指了指厨房方向做了个戳洗东西的动作。

沈潇远明白他的意思,睨了他一眼,目光淡淡道:“不急,吃完再做。”

他态度强势,阿木见他小大人模样心中不禁暗自发笑,不想惹他生气,于是便听话的乖乖去添了副碗筷,然后正襟危坐地吃起饭来。

沈潇远吃饭的动作非常优雅,就像出身不凡的贵公子。

今日的伙食一如往常,十分寡淡。

这对早产的沈潇远来说非常不友善,明明已经十岁的他,看起来却像个七八岁的孩子一样大。

沈潇远的饭量一般,很快就吃饱了,他放下碗筷,对阿木说道:“我先回房了。”

说完就迈着小步子朝自己房间走去。

阿木望着他走远的小身板微微出神,似乎想到了什么咧嘴笑了下,然后继续埋头苦吃。

明明是粗茶淡饭,他却吃得格外香。

沈潇远回到房后,就从枕头下拿出一个灰色的盒子开始捣鼓。

这盒子是他前阵子在房中一个墙角发现的,由于墙体表层脱落,所以藏在里面的盒子就显露出一个小角来。

出于直觉和好奇,他费了好大劲才将这盒子挖出来。

盒子的表面平平无奇,让沈潇远奇怪的是它明明没有锁却打不开,质地还非常坚固,不管他是打还是砸,都不能破坏它分毫。

盒子被他折腾了好几天,也没能打开。

沈潇远琢磨了一会儿,一个没留神手掌被盒子的尖角划了一道口子。

因为口子不大,所以沈潇远不甚在意,不曾想当血珠沾到盒子时,盒子竟像是张开了血盆大嘴一样紧紧吸附着伤口,然后贪婪地吸食着他的鲜血。

不过短短几秒,浅浅的伤口就鲜血直流,到了后面刺痛感越来越强,令他眼前一阵发黑。

与此同时,盒子的表面也发生了变化。

只见上面竟然浮现出金色的图纹,它就像一个个小凹槽,沈潇远看见自己的血在上面游离,将小凹槽填满。

渐渐的,金色的图纹全都染成了红色。

而盒子也终于停止了吸血,只听“啪嗒”一声,盒子自动打开了,并掉落在床上,同时还有别的东西从里面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