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给学霸送温暖
给学霸送温暖 连载中

给学霸送温暖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徐景添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吴狄 宗海潮 现代言情

吴狄,吃s赶不上热乎的慢性子嘴贫富三代
他觉得学霸一定过得苦哈哈,所以,他决定给学霸送温暖
宗海潮:我谢谢你……祖宗十八代…… 吴狄觉得小宗这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榴莲展开

《给学霸送温暖》章节试读:

第6章 死而复生的学霸


有些有钱人的生活十分枯燥,做什么都凭借喜好,赚多少钱都没有成就感,吴狄的快乐越来越单一,最后只好“重操旧业”,继续给主播们刷嘉年华。

季枫消失了很久,也不知在忙什么。

王冲最近正头疼,前前女友控诉他渣男,逼迫怀孕的女友做手术。前女友出来力证确有其事,自己也是受害者。现女友气不过网上手撕两个前任,还有前几任发声王冲没那么渣。

网上乌烟瘴气,王冲自己也记不清。他承认自己渣,但绝对没渣到逼迫人家做手术、不承认自己后代的程度。

最后只好报警,一查,果然和王冲没关系,不过是他花名在外,有人做局,而王冲不自律就进套儿了。

王家被王冲的花心拖累够呛,王爸爸找季枫和吴狄看着王冲,让他消停消停。

“让季枫和吴狄看着?老王你准备好速效救心丸吧。”吴大伟在饭桌上给老王倒茶提醒。

“那怎么办?总不能由着他胡闹吧?”老王气得心脏病真要犯了。

“我有个办法。”刘茜计上心头。

“妈!妈!打住!修理我的办法不适合全球通用。您真要把二冲撒出去,就好比遛狗时候脱绳儿的二哈,撒出去容易,想收回来可就难了。”吴狄赶紧制止。

刘茜说我的办法因地制宜,然后和王妈妈、季妈妈三个人耳语,不一会儿,王妈妈说:“这个办法好。”

“这样吧,从明天开始,王冲就去相亲,找个合适的女朋友,订婚。”

王冲急了:“妈,我不缺女朋友。”

“但你没有未婚妻啊。你也不小了,既然自己不知道收心,那我们帮你收。就这么定了。”

王冲………

“你也不小了”这几个字比激光武器还具有杀伤力,季枫和吴狄吓得不敢插话,乖乖低头喝汤。

这谁敢插嘴?找死啊。

王冲断断续续相亲俩月,天天心情如上坟,最后实在熬不住,自己找了个工作,上班去了。

于是,在北华路路口的腾飞超市,有了个天天开HS7上班的理货员。王少爷来这儿上班一是为了“躲灾”;二是这里不用打卡签到,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随他便;三是方便和季枫、吴狄“接头儿”。

工作是吴狄介绍的,因为超市老板是邰古尔。他的腿到底没治好,现在走路一瘸一拐,吕鸿正亲自帮忙打官司,拿到瀚海海运的赔偿,又协调各方帮忙开了这腾飞超市。

虽然是小卖部的规模,但人家还是有五排货架的超市,吴狄“走后门儿”把王冲放在这儿“龙场悟道”。

吴狄和老腾联系并不多,短暂的合租生涯留下不少快乐时光,却也在他心里留下一角荒芜。那个小白菜一样命苦的房东,如台风过境般消失,摧毁了吴狄长这么大为数不多的快乐。

老腾很感激吕鸿正,有时候会开着电动三轮车给鸿正事务所送水果和饮料。王冲就是在往茶水间搬车厘子的时候看见戴寻进来的。

两个人都一愣。

随即,王冲挑挑眉,心下了然,对着戴寻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句:

“兄弟,够长情的。当上老板娘指日可待了吧?”

戴寻摸了摸鼻子,说:“八字儿没一撇呢。我爸叫我来咨询点儿业务上的事儿。”

王冲惊呆了,两年多,两年多啊大兄弟!两年时间你连一撇都没撇出来,是吕总压根儿耍你呢?还是你特么不给力啊?

戴寻看着王冲的黄色小马甲,上写“腾飞超市”四个大字,赶紧岔开话题:

“创业了这是?还送货上门?”

王冲说可不嘛,我已经进军商超业,在路口小超市当理货员,规模宏大,整个超市就老板我俩。

俩人正在贫嘴,秘书过来说吕老师请戴先生去办公室,王冲让他赶紧去,别妨碍自己和行政部小姑娘工作,然后用拉风的姿势接着搬车厘子。

那次见面后的一星期,腾飞超市接到个大生意:鸿正事务所团建的食品供应商。同时收到团建邀请的还有季枫和吴狄。看着那么正式的邀请函,底下签着吕鸿正的名字,季枫问吴狄,你说这里是不是信息量有点儿大?

吴狄说他是老板,事务所请咱们,署名很正常啊,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吴老三你吃瓜也跑不到一线,吃s赶不上热乎的。邀请二冲是因为小超市送货,你和我算哪门子朋友?跟事务所什么关系?”

吴狄想了想,是没什么直接关系。吴狄说:

“也不对,咱俩是戴寻哥们儿。老吕邀请戴寻,顺便邀请咱俩?”

“顺便?”季枫嗷一嗓子:“哥们儿是顺便就能请的人么?你得想啊,咱俩是谁?是戴寻哥们儿,你品,你细品。”

吴狄并没有那么聪慧,什么都没品出来,气得季枫骂他“活该你单身”。

“胡扯!你特么才单身!哥们儿不缺女朋友。”吴狄反驳倒是很快。

“有女朋友算屁,有本事交个男朋友啊你!”季枫电话里笑得相当嚣张。

吴狄骂他:“闭嘴!老子是直的,比我们家的钢管儿都直。”

“那可惜了。”季枫继续不着调:“戴寻可是说过,说你是g圈天菜,绝对受欢迎的大猛1。据说,我是说据说,戴寻那儿不少圈里朋友都打听你呢。”

吴狄顺杆儿爬地得意:“老子不光征服女人,还能征服男人,谁再瞧不起我,叫他跪地喊爸爸。”季枫让他滚蛋,啥事都能说得自己无上荣耀,忒不要脸了。

天下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

由于现在非常时期,大规模聚会都停止,事务所的团建取消,最后改成在吕鸿正的远郊别墅里小范围聚餐。

戴寻拿出半个男主人的架势,戴着小围裙在厨房忙的不亦乐乎。吕鸿正则在厅里和大家聊天。

来的都是吕鸿正知近的朋友,合伙人庄重,海外事业部经理英国华裔钟慕潮,还有几个高管,一水儿的商业高知,随便一个都是某某大企的法律顾问。当然,吕鸿正也邀请了邰古尔,但老腾说超市忙不过来,其实大概他觉得这个场合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便由王冲全权代理来赴约。

总共十二个人,都是中西结合见过各类场合的人,氛围既轻松又自在。吴狄抽空到厨房,看一身腱子肉的戴寻左边一碗奶油蘑菇汤,右边一盘盐酥鸡,中西结合被他那双大手打理得翻出花了。

“可以啊,现在入得厨房、出得厅堂,什么时候学的啊?”吴狄端着酒靠门边闲聊。

“从认识他就开始学,现在的我,比米其林厨子差不了多少。”戴寻递给吴狄,叫他端出去。

折返回来的吴狄看又两道菜已经装盘,啧啧感叹: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让一个保镖头子炒菜炒这么好。

戴寻自豪道:“那是!我可是有写轮眼,我们家正哥吃什么喝什么,没人和比我更清楚。他看一眼,我就能做出来。没办法,我就是传说中的学霸。”

“艹!”吴狄笑他:“你叫什么学霸,我以前那房东……”

忽然,吴狄停住了,眸子垂下看着地面,叹了口气,神情忽然严肃起来,走到戴寻身边端起菜走了。

长长的桌子上摆满了菜,吕鸿正在桌子一端,起身拉开左边第一把椅子,对戴寻笑笑,请他就坐。

众人早就知道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全都看破不说破,吕鸿正简洁几句温馨开场,众人举杯,而后开始聊起来。

吕鸿正并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铁面律师,他温和雅润,非常君子,绝佳的口才加上具有亲和力的个性让大家自然而然以他为中心。

戴寻则默默地在旁边给他布菜,看得王冲对吕鸿正说:

“正哥,我认识戴寻二十年。我们俩幼儿园同班,小学同桌,初中同校。好容易高中考进俩学校,我们两家又在同一个小区住。就说这么多年,甭说给我夹口菜,他不把我碗里的抢走已经不错了。”

吕鸿正微笑道:“王冲啊,你们俩相爱相杀的事儿我可听过不少。不过呢,今天还是不能给你。因为戴寻呢,今天是我请来的御用大厨,所以,你还是只能自助。不过,我向你保证一件事,他绝对不会去抢你碗里的。”

大家一阵欢快的笑。

季枫小声对吴狄说:“卧槽!没想到一本正经的吕大律师也这么风骚。这两口子,这个牙碜。可是吧,一个能打,一个能说,咱能拿他们怎么样呢?”

吴狄回应:“看来今天是老吕要给戴寻名分的时候了。”

果然,不一会儿,吕鸿正起身,扭头看着戴寻,正式向大家介绍:

“戴寻,振威安保公司创始人。很多大人物身边的保镖,都是他训练出来的。至于戴寻本人么,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吕鸿正的专属的、私人的、贴身的保镖了。”

戴寻诧异地扭头看着吕鸿正,似乎不太敢相信。得到后者点头确认后,站起身,对众人道:

“所以,我们家以后文武全能。有安保需求的事,我来解决。有任何法律困扰,有我们家正哥。”

说完,高举酒杯要和大家碰杯。吴狄说我被你们俩人酸得牙疼,罚酒三杯才对。

王冲则拦住说这怎么也得按传统习俗,喝个交杯吧?

于是,在众人起哄中,戴寻和吕鸿正喝了个交杯酒。喝完吕鸿正微笑,脸都红了。戴寻则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

吴狄发消息到戴寻手机上:“你个艹蛋玩意儿,还哭了。丢死老爷们儿的人了。”

戴寻回复:“吴老三,你丫闭嘴!这种幸福你根本体会不到。”

吴狄回给他一坨翔,戴寻说你要是想找,哥给你介绍。你这样的是G圈天菜,绝对受欢迎,拿出你大猛1的气魄。

吴狄又发过去一坨翔:“老子直的!”

有劝人投资的,有劝人学习的,还真没见过劝人当G的。

这时吕鸿正注意到庄重的手机嘀嗒响了提示音,便微笑说:

“现在可是伦敦中午,是不是有人要午饭了?”

庄重打开手机,略带羞涩道:“被你猜到了。果然恋爱中的人嗅觉敏锐。”

几个事务所的高管都是老熟人,接着问谁啊?庄老师,原来有情况。给我们看看嘛?

庄重说不是午饭,是他今天回国已经满足14+7天,正式解除隔离。刚刚是告诉我,核酸检测阴性,已经出了隔离酒店,正在回家。

哇!

众人纷纷表示不用两地分居那更幸福了。那位神秘人什么样啊?庄老师看看嘛。

庄重又想私藏又想炫耀地犹豫片刻,打开一张合影。

“小宗?!”吕鸿正拿着手机脱口而出。

稀稀拉拉的玩笑还在继续,事务所的人问:“哪个小宗?正哥也认识吗?”

庄重笑笑,有些含蓄道:“不像你们这么浓情蜜意,哈哈,这个小朋友是我在伦敦捡来的,学霸,天才,是医生。”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冲:“小宗?!伦敦学医的那个小宗?”

庄重疑惑地看着,王冲发现自己反应过度,不太礼貌,就问庄重能不能看看照片,后者大方地把手机递过来,王冲瞪大了眼睛盯着。照片是庄重和小宗的自拍,画面上只有两个人的脸,头挨着头,阳光灿烂,两个人笑得也灿烂。庄重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小宗则还是略长的刘海遮住额头,在靠近眉毛的发梢有些向上卷翘。

那双圆圆的眼笑起来居然像两弯月牙,饱满的唇珠和翘翘的鼻尖让他整张脸显得像动漫里的卡通人物。

当然不好问出那句话:他不是死了吗?

于是,季枫试探着问:“庄老师,这张合照真帅。小宗还没毕业吧?”

庄重自豪起来:“医学院学期五年,小宗可是学霸,四年基本修完学分,这次回国也是要跟xh医院研究一个疑难病项目,教授钦点。”

正说着,有电话打过来,庄重说声“不好意思”,转身去露台接电话,吴狄则一直铁青着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手里攥着的餐刀在抑制不住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