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被流放后,她靠随身空间养活全家
被流放后,她靠随身空间养活全家 连载中

被流放后,她靠随身空间养活全家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一罐芥末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许定远 许心兰

穿越到侯府,许心兰本以为身为侯府嫡女她肯定能过上比知否明兰要好些的日子,可偏偏有个纨绔爹拼命作死,被人下套导致全家流放,幸好流放之前觉醒超市空间金手指解决了全家人的生存问题
既然没了后顾之忧,那改造纨绔爹的计划就该提上话题了! 这是一个女儿为了改造纨绔老爹的风雨心酸史, 有男主,戏份少
展开

《被流放后,她靠随身空间养活全家》章节试读:

第8章 宣平侯府的女恶煞


许心兰说这话时,旁边两个男子刚好牵马经过,其中一个男子心里嘶了一声:好凶恶的姑娘!

他偷偷打量了一眼许心兰,旁边的友人见状小声说道:“宣平侯府的马车,应该是那位大姑娘。”

许心兰已经上马车离开,没有注意到外面的情况。

“就是那个宣平侯府的女恶煞?!”林景行惊讶,这位姑娘虽然讲话凶恶了些,但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不像那位会追着宣平侯打的女恶煞。

“你才回京城,很多关于这位大姑娘的传说你都没听过呢,你回府问你二妹妹就知道了,你二妹妹跟她玩的好着呢。”李晨明撇撇嘴说道。

林景行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友人,你小子怎么连我妹妹跟谁玩的好都知道?

许心兰回到侯府就去了祖母那里,二青则是紧紧跟着许侯爷一步都不敢离开。

“兰丫头来啦,”老夫人正靠坐在软塌上读话本,“巧芝,你去准备些点心茶水。”

“是,老夫人。”方嬷嬷前往厨房。

许心兰坐到老夫人对面。

“祖母,我最近有些不安心。”许心兰道。

老夫人放下话本,看着她说:“担心烨哥的考试?”

“是忠义侯府,”许心兰顿了顿,“他们输给父亲的那座庄子,我总觉得有什么蹊跷。”

忠义侯爷输给许侯爷一座西山的庄子,前几日墨管家带人去看过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听说许墨带人去看过,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老夫人道。

“不过,我也觉得忠义侯府不会平白输给你爹一座庄子。”

姜果然是老的辣,祖母一直心里有数。

方嬷嬷端着点心和茶水进来,一盘一盘摆在桌子上。

“辛苦方嬷嬷了。”

“大姑娘客气了,这是奴婢该做的。”

方嬷嬷退回到老夫人旁边伺候。

“父亲与忠义侯打赌的前几天,护国公府世子从胡州府回京,随行带着贪污胡州一百万两建边银的胡州知府。”

“那笔银子只找到五十万两,还有五十万两被送入京城,这段时间护国公世子与金甲军一直在寻找。”

许心兰说着她得到的消息,就是去奶茶店查账那天,林掌柜交给她的。

“你舅祖父说过胡州知府与忠义侯在京城有过一段同窗之谊,不过他们相交很浅,没多人知道。”老夫人给出自己知道的消息。

宣平侯府的信息渠道是她曾祖父时候建立的,本该由祖父传给她父亲,但当你有个不争气的儿子的时候,你就只能考虑你的孙辈了。

老侯爷旧疾复发之后就起了心思,本想直接交给世子,但世子当时还年幼,只能将一部分交给老妻,一部分交给了许心兰。

“唉,这梁子可是结大了。”许心兰放下手中端着的茶杯叹气。

老夫人也叹气,如果那五十万两真的在西山那座庄子,这结下的可就是抄族灭门的死仇了。

不过她也没有过多的担忧和恐惧,宣平侯府不是空架子,英国公府也不是摆设。

“祖母叹什么气,有孙女呢,等二弟弟明日归家,后日我就亲自去那庄子上瞧瞧。”许心兰宽慰道。

老夫人笑了笑,抓着大孙女的手来回抚摸。

“祖母不愁那个,愁的是你这丫头将来能不能嫁出去了。”

许心兰尴尬地抽回僵硬的手,她才十四岁,为什么总是被催婚,简直没人性!

“瞧你那不情愿的样子!”老夫人起身下榻,方嬷嬷赶紧扶着。

“现在满京城都知道咱们宣平侯府有个女恶煞,旁人家的姑娘满了14门槛都要被媒人踏破,咱家倒好,媒人隔着两条街都要绕着走。”老夫人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

许心兰跟在后面,青叶青禾随侍着。

“祖母……”

“我不说了就是,你别张嘴,我可说不过你,且随我在院子里走一走。”老夫人打断许心兰。

许心兰心里一暖,走上前亲昵地挎住老夫人,撒娇道:“孙女知道祖母对我好,您也别担心,我总能给您带一个俊俏的孙女婿回来的。”

老夫人笑出声,“你这个不害臊的丫头!”

……

考院。

许诚烨正在书写第一道考题,文章的题目是治县策,这题他做过,写起来十分顺畅。

在稿纸上写完,检查一遍后仔细的誊抄在卷子上。

他每一笔都写的很认真,他是侯府的希望。

当然了,如果没考上,大姐姐估计会狠揍他一顿。

许心兰离开老夫人处后,去了主院,许侯爷坐在亭子里,楚氏在旁边给他剥葡萄。

“女儿见过爹娘。”许心兰屈膝行礼。

“兰儿开过来坐,外面晒,女孩子皮肤黑了可不好看。”楚氏招呼她过来。

“好不好看她都嫁不出去,她现在都恶名满京了。”许侯爷在旁边说着风言风语。

许心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还不是都因为你,你那些狐朋狗友要不是也怕被我追着打,指不定你们还要做出多少混事。

“娘,二弟弟考完试,咱们去庄子上呆几天散散心吧,就去爹打赌赢来的那个庄子。”许心兰对楚氏说道。

旁边的许侯爷乐呵呵的插话:“好啊好啊,让你娘也欣赏一下爷的战果!”

楚氏温柔的看着许侯爷,满心满眼都是他,柔声道:“妾身一定会好好欣赏的。”

没眼看了,这两人怎么总是这么腻乎。

“爷到时候叫上萧老四好好喝上一顿。”

许心兰沉思,叫上也好,萧四爷是镇国公府的,假如真在庄子里发现了什么,他就是一个十分有效的人证。

就是不知道他爹会不会被吓到。

“那就带着府里的胡厨娘一起去,她做的下酒菜味道极好。”楚氏说道。

“好,叫许墨多准备几坛好酒,爷还想吃酒酿鸭。”

“都给侯爷备着,后日就能吃上。”楚氏又剥了一碗葡萄放到许侯爷面前。

“你喂爷!”

“侯爷别闹,兰儿还在这呢!”

“真是碍事。”许侯爷斜睨了眼许心兰,嫌弃的说。

许心兰:我知道!我就是个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