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
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 连载中

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阳台上的盆子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南离君心 洛远

十年异界征战,解甲归田
意外的发现竟然可以穿梭两界,“陛下,我的命运就让我自己掌控吧!!” 又是十年过去,“陛下,十年前我是开玩笑的,你怎么当真了?”展开

《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章节试读:

第7章 姐姐的希冀


这日,无聊的洛远决定去看望姐姐,以及他三个可爱的侄子侄女,带着君心和三个侍卫就出发了。

君心自然坐着马车,车上两个侍女--春丽和秋雨始终形影不离。

驾车的是一个侍卫,洛远和另外两个侍卫骑马。

姐姐家在另外一个镇子的胡村。

胡村靠近季城的郊区,很多胡村的人都为季城服务,所以胡村要比洛家村富裕,起码大部分都是土房居多,甚至还有几户砖瓦房。

姐姐的公公年轻的时候曾在季城当过更夫,收过泔水,积累了一笔钱财,在胡村造了数间土房,要不然当年也无法收留老爹一家。

“姐姐!我来了!”洛远依着村民的指引,找到了姐姐家。

正好姐姐在洗衣服,看到弟弟,大喜,“弟弟,你怎么来了?”

“想姐姐和侄儿们了,自然就来了,也是让君心过来取取经~~~~~”洛远调侃道。

君心手扶额头,还有些害羞。

将近两个月的相处,南离君心发现,洛远的外冷是装的,在心里层面上,竟然像个大男孩,有时候过于幽默,让人无语。

“取经?”姐姐一愣,啥意思?

“百年前,前朝有个高僧向古印国求取佛经,只为度化苍生,是为取经”君心解释道,当然,洛远的话自然另有深意,她也听懂了,不过不好和姐姐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来来来,往屋里坐,我去准备茶水和糕点”姐姐笑道。

“公公,婆婆,我家弟弟来了!”姐姐喊道。

“小远来了,怎么手上还带这么多东西呢?这怎么好意思”姐姐的婆婆看到洛远,连忙出迎。

“一点心意,你我两家有通家之好,又是姻亲,应该的。只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糖果和茶叶,还有一些咸肉,一罐盐”洛远说道,这些对洛远而言,确实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不是不想拿贵重的,但是姐姐家的现状,他们承受不起。

但这些东西,对姐姐家而言,已经非常贵重。

在洛远的多次劝解下,姐姐一家才敢收下。

大侄子和二侄子已经拿到了糖果吃了起来,不过三侄女才一岁,吃不了糖果,不过姐姐的婆婆却把糖果捣碎,一点点喂她吃。

看的出来,姐姐一家是幸福的,婆媳之间友善,公公也是个老实人。

就差姐夫了没见过了,洛远好奇的问姐姐,“姐姐,你说姐夫服徭役,已经过去一个月还没有回来吗?”

姐姐摇头,“明明说好服徭役两个月就回来,但是现在都过了很几天,一点消息也没有,村长也已经托人去问了,毕竟这次村子去服徭役的有十五人”

“是去干什么,你知道吗?”

“听说是去修季城的城墙!”姐姐回道。

“哦~~~”洛远转头问向洛河,“如今季城的知府和巡检是何人?兵马总兵又是何人?”

“知府叫莫晓明,巡检叫臧克,这两个人我没见过。兵马总兵倒是个熟人,张落!”洛河说道。

“张落?”洛远有点想不起来。

“六年前曾在我们大熊营当过一年兵,后来被调去了张国公的卫队!”洛河说道。

“是他!”洛远想起来了,张震的族弟,来他大熊营镀金的那个!

大熊营每次战争,都能取得不少战功,而且又相对安全,所以很多军中高层,喜欢把自家的亲戚往大熊营塞。

当然,洛远也不是什么人都要,都是挑条件不错,能力强的人。

这些人能力强又有人脉,后来一有机会就会被调离,成为一方主官。

“你去兵马司一趟,就说我请他吃饭!”洛远对洛河说道。

“是”洛河点头,很快就骑马离开。

姐姐家的人却完全听蒙了,难道弟弟认识总兵这样的大人物?

洛远转头就对姐姐和她公婆说道,“我来想办法把姐夫弄回家,你们不需要担心”

担心你姐夫?不,我现在担心你了!你要找总兵吃饭?姐姐有些后怕,刚要说出口,就被君心拉住,“姐姐,你教教我刺绣如何?上次见姐姐刺的菊花,我觉得非常好看,姐姐能教我吗?”

“菊花?啊,可以的,其实很简单的”姐姐被君心拉到了内室。

在姐姐家吃完中饭,洛远就带着众人朝季城而去。

到季城门口时,已经到了晚上,还好城门还未关闭。

门口的守卫看到两个骑士和一辆马车,上前阻拦,一个老门卫上前,“城门要关了,看你们像是外地人,进城何事?有无住的地方?”

“哎呦~~这不是老范吗?你还在看城门?”洛远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嗯?”天已黑,老范点着火把在走上前一步,看清来人,“哇!洛大人!你是洛大人!你怎么回来了?”

“别叫洛大人,我已经辞官了!叫我阿远把!想当初,我第一次来季城就是你指点我去参军的,后来还帮我找房子住”洛远想起了往事,缅怀道。

“洛大人你可是战功赫赫的人物,怎么会辞官了?”老范好奇道。

洛远摆摆手,随口说道,“天下马上就要进入大治,这仗也没什么好打了,就辞官了呗”

老范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虽然这几年他们老兵之间一直有个传闻,洛远得不到陛下的宠幸,一直为陛下不喜。

但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当年季城血战,就是洛远救了当今陛下一命。那时老范就在一旁,看的真真切切。后来陛下对洛远那是真的好的没话说,这些老范都是见证者。

至于说,洛远一直是从六品的营尉,但是那是大熊营的营尉,大宏国最强战力的营尉!而且老范也是大熊营从无到有的见证者,如果不是年纪大了,他也能随着大熊营出西山州征战天下的。

“范老爹,你还认得我吗?”这时,一个侍卫说话道。

“哎呀!刘盲!你也在!你还没死呀!”老范激动道。

“您这话说的,什么叫我没死!当初可是您把我唬到我家大人麾下的!”刘盲假装气道。

“哦哦哦,是我说错话了,对了,明明?他还活着吗?”老范问道。

听到明明这个名字,洛远和刘盲沉默了一下,还是刘盲回话,“北境与狼国一战,阵亡了!”

“......”老范一怔,缓缓说道,“可惜了,怎么就死在了最后一战!其他人呢?”

老范说的其他人,和刘盲一样,都是当时季城街面上一群孤儿组成的混子,被老范劝诫,参加了当时刚组建的大熊营。

“就我和洛河了,对了,洛河就是大川!就我们活了下来!”刘盲神伤道。

“今天白天洛河应该有来过城门,你没有看到吗?”洛远扯开话题道。

“唉!我老了,每天只需要来城门口呆一两个时辰就行了,可能是错过了”老范叹气道,“怎么就都战死了呢?”

大熊营虽是火器军,但是自从定国之役开始,随着武器装备的改善,承担的主战任务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伤亡也越来越大。

“范头!时间到了,要关城门了!”一个兵士焦急道。

“哦哦哦,洛大人,你们先进去吧!还是住在那里吗?”

“对,就是那里!”洛远点头道。

自然是以前的老房子!虽然七八年没住了,但还是有请人专门打扫和修缮,也有老范在季城帮忙照应着。

朝着季城的家去的路上,洛远看向了刘盲,“刘盲,你怪我吗?”

刘盲一怔,急忙道,“大人,您怎么能这么说!我怎敢怪罪大人!兄弟们在天之灵,绝不会轻饶我的!”

“我们兄弟几人如果没有遇到大人和范老爹,不过就是城中的老鼠,人人喊打。跟着大人的这几年,我们什么荣华富贵没享受过,连皇宫我们都抢过!这就是命,兄弟们都是心甘情愿为大人而死!”刘盲激动道。

洛远久久没有说话。

车中的南离君心也是沉默了很久,书上说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洛远还只是一支千人的营尉,那些国公,侯爷们,手底下送命的将士更是数不胜数。

还有!什么叫抢过皇宫?!她那些父皇母后送的首饰珠宝,自从皇宫陷落,就再也没见过!难道凶手就是大熊营?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第一批攻入皇宫的就是大熊营!

“抢劫皇宫什么的,是陛下的意见!因为我是陛下的直属军队,如果被其他军头们抢了,他们可不会如数还给陛下!”洛远扶君心下车的时候,猛然说道。

君心歪头看向洛远,“你不用和我解释的!”

他们这时停留在一座府宅前,君心没有继续理睬洛远,“洛府?”

洛府的门前已经点燃了一排灯笼,显然是知道主人今天会回来。

府宅的大门打开,是洛河和几个仆人,“大人!”

“大人,张落现在就在府宅等您呢”洛河说道。

“哦?这个张落行动倒是够快的!”洛远意外道。

“季城总兵是三品武官吗?”君心好奇的问道,“三品武官竟然会亲自来你府宅?!”

“总兵统领一州府兵,是三品官衔!不过季城比较特殊,特设季城总兵,领四品官衔!是西山州总兵的副手,一州两个总兵!也算是大宏国头一份!”洛远说道。

“你不是不爱当官吗?怎么对这些这么了解?”君心好奇道。

洛远耸耸肩,低声说道,“偷偷告诉你,我曾经参与过陛下开国时的封赏决策!哪个人有资格封候拜将,哪些人适合当什么官,陛下都咨询过我!”

“哦?”君心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当然,主要是武将!因为大宏国的武将很多人我都有合作过。没合作过得,我比陛下更容易去了解他们,俗称,打小报告!”

“打小报告?出自哪本典籍吗?”君心问道。

“......”洛远一愣,“我读书少,听别人说的。就是当着那些人的背后,偷偷地给陛下说他们的陈年往事”

“那不就是说坏话?”君心明白了。

“一群杀千刀的东西,杀人放火,坏事干尽,坏话还需要我说?”洛远摇头道,“说的是其他的事情!”

“比如?”南离君心来了兴趣,问道。

“晋国公的干儿子李正,他的亲爹是武胜!”洛远说道。

“晋州的匪王--武胜?”君心吃惊道。

武胜曾是晋州最大的叛军头目,也是第一个叛逆朝廷的大反贼,晋国公就曾是武胜的得力大将。

不过武胜就是当今陛下亲自剿灭的,按理来说,晋国公应该是个陛下有仇才是,但后来晋国公却带着手下十万叛军投降了陛下。

世人皆以为晋国公是因为和武胜有间隙,才投降了陛下,但事实并非如此,洛远知道,是因为晋国公不得不降,不降,等待着晋国公的就是粮草断绝,全军覆没的境地。

后来洛远在无意中认识了晋国公军中的李正,意外得知李正就是武胜的小儿子。

这种辛秘被洛远知道后,他谁也没有告诉,但最后还是告知了陛下。

虽然当时陛下只是一笑了之,但原本被选定为第一国公的晋国公,在封赏大殿上,第一国公的位置给了齐国公。

这就是打小报告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