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我有一把黑金扇
我有一把黑金扇 连载中

我有一把黑金扇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柯肃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于术 悬疑惊悚 柯肃

我的身世居然和这扇子有关
刚下山的于术带着这把扇子,开始了自己寻找真相的道路
商家撞见的邪功嫁接术,张家庄的怪婴,变成尸家村的史家村, 还有奉远城的夜晚车夫、清安发现的双龙匣子,宁家镇的画中人…… 背后似乎有一只手,在推动于术去解开这些事件的背后真相,一步步揭开自己的身世
最后在方山遇到的活棺,于术终于改变了一丝本该的轨迹,看见了一角真相
展开

《我有一把黑金扇》章节试读:

第5章 我不想治了


等商陆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懵逼的。

而于术在让商陆把所有人都清出去后,这才盘膝坐在了床上开始修炼。

只见他此时五心朝天,脑袋后面竟然出现了隐隐约约的神辉,要是有人在这里看到这里,估计会震惊地站起来。

脑袋后面出现神辉的修为,基本都已经是开宗立派的存在,现如今竟然出现在了一个小年轻的身上。

商陆回到自己房间没有多久,就听到底下有人来汇报说他父亲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他急忙去见了他父亲。

“爹,您回来了?”

“嗯,瀚空真人呢?”

商赢,一手把商家商会做大做强的男人,也是商陆的老爹,看到商陆背后居然没人,不禁开口问道。

而商陆听到这话,顿时把瀚空真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把人带上来!”

商赢直接让人把瀚空真人给提了上来。

此时的瀚空真人除了丹田那里有一大滩血迹外,别的地方竟然丝毫没有新添的伤痕。

商赢看着一直闭目养神的瀚空真人,再看了一眼一旁愤愤不平的商陆,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他知道自己儿子心性纯朴,但他没有想到一直到他回来,商陆居然一点手段都没有对瀚空真人用。

“陆儿,你去恩人那里,我一会儿就过去见一下他。”

商陆也不疑有他,应了一声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而商赢在等商陆走了之后,忽然想了什么,扭头对着一旁的管家问道。

“对了,秦先生的住处安排了吗?”

那管家低声回复道。

“秦先生说他认识路,就自己过去了。”

“嗯,也好。”

商赢听后也没在意,毕竟这秦先生也是他的老熟人。

见安排好了一切后,他才叫人把瀚空真人给带去了地下的密室,准备把商陆身上的红花经问题给解决了。

而这边于术正在那里修炼,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似乎是有人正在那里攻击房间。

刚才于术修炼之前就已经习惯性地摆了一个阵法在外面。

感受到阵法受到了攻击的于术起先没有理会,但随着频率越来越高,他终于皱起了眉头,缓缓收了功,起身打开了门。

秦先生此时也很不爽,他来商家商会这么多次了,早已经对这里熟门熟路。

但今天他刚碰到房门,竟然就被一个不知名的阵法给反弹了出去,堪堪落在了地上。

这让他心里有些不喜,特别是问过路过的下人,知道里面只是住了商陆的客人后,他竟然直接出手,打算强攻进去。

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一直到于术主动开门,他都没有把阵法给打破。

“你就是商陆公子的客人?”

秦先生看着眼前这个白面无须的小子,心里的不悦越发明显。

“这老商也真是的,居然都不知道这聚仙居住进来个小老鼠。”

听到这话,于术顿时也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他,而秦先生见状,顿时昂了昂头。

“小子还不赶紧出来,我看你还懂得些阵法,正好本座也略懂一些,这样吧,你把你的阵法画出来,本座给你做做参考如何?”

说实话,秦先生已经对于术手里的阵法有些想法,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阵法给骗过来。

但于术哪里会理他,只说了一句白痴后,就打算关了门不理睬他。

“站住!”

看到于术居然无视自己,秦先生眼睛一瞪,飞身朝着他抓去。

但他还刚碰到门框,里面就一脚飞出,直接将他给踹飞出去好远。

“你!”

此时秦先生只觉得自己的胸口火辣辣的,胸口衣服上更是有一个明晃晃的鞋印在上面。

看到房门又要关上,他终于不再顾忌风度,大喝一声,手中长剑忽然出现,朝着于术就刺了过去。

看到剑尖,于术眉头皱了一下,考虑到这里是别人家里,只好侧身让过,人也落在了门外的空地上面。

而秦先生也借势成功进到了屋子里。

“哈哈哈!你小子还是太嫩了啊!”

看到秦先生在那里笑得猖狂,于术也是微微一愣,随后身形似乎微微晃动来了一下,但随后就没有了动静。

“你是不是被本座吓傻了?”

秦先生话音刚落,就本能地感到了不对劲。

但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感到自己后脖子一紧,随后他整个人竟然就这么给丢了出去,正巧落在了商陆的面前。

“秦先生?您怎么也来了?”

看到眼前这个狼狈的人,商陆随后反应过来了怎么回事,暗道一声坏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父亲这次居然会带客人回来,现在估计是这人和于术起了冲突,被丢了出来了。

想到这里的商陆也顾不得去管地上的人,直接就冲到那院子里面。

“于兄!你怎么样了于兄!”

他虽然知道于术身法了得,但秦先生也不是吃素的,他以为于术为了把人赶出去,应该也费了不少功夫。

于术开门看到商陆,有些好奇地问道。

“你怎么来了?”

“于兄你没事?”

商陆上前去,看到于术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心里顿时十分吃惊,似乎没有想到于术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哦,我父亲回来了,他一会儿就会来见你。让我先来告诉你一下,对了,外面那个……”

他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就有一个声音传来。

“陆儿,这就是废了瀚空的于小兄弟?”

于术抬头看去,正好看到商赢旁边站着的秦先生。

而那秦先生看到于术,直接指着他对商赢说道。

“商兄就是他!就是他用妖术把我打伤的!”

于术看了一眼他身上,有些不屑地说道。

“你倒是把伤露出来看看。”

秦先生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得青一块白一块的,暗道自己要是真的受伤了,还要你说?早就露出来了。

但他虽然真的没有受伤,可自觉颜面受损的他,还是嘴硬地说道。

“就是你小子,把我丢出来的!”

他扭头对商赢说道。

“商兄,这小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令郎和这样的人结交,估计怕是有些不妥啊!”

听到这话,商赢顿时眉头皱了一下,而商陆看到自己父亲皱眉,顿时有些着急,急忙说道。

“父亲,于兄不是这样的人!”

话还没有说完,商赢就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了。

随后商赢看向于术,开口问道。

“您真的能够治疗犬子的隐患?”

于术扭头看了一眼商赢,忽然开口回绝。

“能,但我现在不想治了。”

“你!商兄你看,我就说此子是在哄骗令郎!现在他露怯了吧”

还不等商赢说话,一旁的秦先生就立马激动得跳起来指着于术的鼻子说道。

但商赢深知自己儿子的秉性,再加上关于瀚空的事情在前,他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该拿于术如何。

他看了一眼秦先生,待他不闹腾后,才对于术拱了拱手。

“要是小先生是因为秦先生的事情生气,商某在这里替秦先生向你赔个不是,还请小先生看在犬子性命的份上,救他一救。”

说完,他竟然真的拱手向于术拜了下去。

于术哪里好意思受这样的礼数,只好往边上躲了过去。随后靠在一旁的方案上,解释道。

“不至于不至于,我只是看这家伙不爽,既然前辈……”

他还没有说完,那秦先生却忽然冷哼了一声,向着商赢拱了拱手,随后背着手傲然说道。

“商兄何必去屈尊去求这个小子!令郎的问题,秦某人也能够解决!再不济,到时候我再去请我师父,何必要用到这乡野小子!”

听到秦先生居然夸下这样的海口,于术挑了挑眉,好奇地看着他问道。

“哦?那你说说,他是什么问题?”

秦先生闻言,脸色顿时一僵。

他从商陆进来到现在,就一直在观察。

但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现在也只好先稳住了商家父子再说。

想到这里的他,先是故作高深地看了一下商陆,最后背着手走到了一旁的椅子那里坐定了后,才满脸凝重地开口说道。

“商兄,令郎的问题,怕是出在了经脉上面!至于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还需要后面详细诊脉了以后才能知道!”

看到这秦先生一脸笃定的样子,于术都差点信了他的鬼话。

商赢此时也看向了于术,想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来。

于术低头沉吟了一下,随后朝着商赢张嘴,但他却没有发出声音。

“这是传音入密?!”

秦先生心头一震,没有想到于术居然已经到了能够传音入密的境界,那可是他都还没有到的境界!

但他现在已经骑虎难下,表面上自然不好露怯,坐在那里冷笑了一声。

“故弄玄虚!”

商赢的心思现在却没有在秦先生身上,现在他除了震惊于术小小年纪就已经能够传音入密外,剩下的就只有方才于术和他说的关于商陆的问题。

“这个老狗!我要去宰了他!”

商赢不敢想象,要不是因为于术,到时候商陆估计都要被瀚空活活吸干。

于术坐在一边,淡定地看着商赢。

商赢现在虽然很气愤,但最后深吸一口气强行冷静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秦先生,还是对他拱了拱手说道。

“秦先生这件事情事关小儿,而且这次的确是商某没有考虑周全,这样吧,这次就请秦先生移驾别居,商某保证比这里更好!”

他商家的别院不少,这里只不过是因为这个秦先生住惯了,倒也算不上是最好的住处。

而秦先生看到商赢的态度,自然明白不能继续纠缠下去,只好冷哼了一声,盯着于术有些不甘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罢了!”

说完,他像是才想起来一样,终于看向商赢笑着说道。

“对了商兄,明天我师父就会过来,届时还请商兄上心一点,免得再有今天这样的误会。”

“这是自然,请!”

商赢脸色不变,喊来了下人让他把秦先生带去了另外一个别院。

“这秦先生很厉害吗?”

一旁的于术等那秦先生走了,终于开口好奇地问道。

不等商陆说话,商赢就叹了一口气说道。

“小兄弟有所不知,商某只不过是一个商人,平时自然少不得要靠你们这样的能人异士帮衬,秦先生就是我认识的能人异士之一罢了。”

听到这,于术也隐隐明白过来。

商人平时走商,总少不得要去一些荒郊野外,走一些山路,要是遇到山贼匪寇,莫说是被劫了财物,性命都会有危险。

但商队里面有几个修行的人,自然能够应付大部分的问题。

商赢似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他现在依旧担心的是商赢的身体问题。

“关于犬子,小兄弟说的都是真的?”

于术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自然是真的,瀚空的那个红花经并没有大成,不然按照令公子现在的程度,是不能够挽回的。”

一旁的商陆听到这里,也露出后怕的表情,也不管自己父亲还在旁边,拉着于术的衣袖就开始求救。

“于兄,于哥,你可得救救我啊。”

于术扯开商陆的手,忙不迭地点头。

“行了,我既然在这里了,自然会帮你的。”

他转头对向商赢,说道。

“还请前辈给晚辈准备一个浴桶,白术、桂心、附子、芎藭、甘草各三斤。”

商赢点了点头,扭头走了出去,显然是去准备于术要的东西去了。

而商陆等商赢走了后,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于兄,你说的那些都有什么用?”

他一放松下来就又开始了好奇宝宝的模式,他刚才听于术报的那几样东西,明明每一个都认识,但加起来他却不知道有什么用了。

于术微微一笑,解释道。

“自然是给你泡澡用的,放心,大概泡个三四次,你的问题就没了。”

听到这话,商赢顿时起了兴趣,但还不等他开口,就看到于术已经坐在了那里闭上了眼睛。他只好坐在那里开始把玩起自己扇子上面的坠子。

就在商陆快要坐不住的时候,外面终于有人来告诉他们,东西都准备好了。

“走吧,开始你的第一疗程。”

于术朝着商陆咧嘴一笑,当先走了出去。

商陆想到于术刚才的笑容,原来还有些期待的心情忽然就变得有些发毛起来。

“应该不会坑我吧?”

两人跟着下人走到一个封闭的小房子,一进去就看到屋子中间摆着一个正在冒着热气的浴桶,边上摆着五个装着药材的筐。

“你们都出去吧。”

因为商赢已经提前交代过,让所有人都听于术的话,所以在于术说让他们出去后,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行礼退了出去。

“脱吧。”

等人都出去了,于术才笑眯眯地对商陆说道,然后他自己则是到了那药材那边,把所有提前处理好的药材都倒进了浴桶里面。

商陆虽然现在有些发憷,但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只好按照于术说得办。

“整个人浸下去!”

看到商陆还露出一个脑袋在那里,于术毫不客气地敲了一下他的头,让他沉下去。

商陆一沉下去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像是被刀刮了一样,让他忍不住想要站起来。但他刚一露头,就被于术毫不留情地给按了下去。

“你现在出来可就白费你了,给我下去。”

屋外的人听着里面传来的惨叫声,要不是商赢提前交代过,他们都想忍不住进去救人了。

就在商赢都被惊过来的时候,于术终于慢悠悠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小先生如何了?”

看到于术一出来,心系商陆的商赢立马走上去问道。

于术点了点头。

“再吃点药,等三天后再泡一次就差不多了。”

听到这话,商赢这才舒了一口气,随后让下人进去照顾商陆,而他则领着于术去了客堂。

“小先生好像不是本地人?”

客堂里面,商赢端起下人准备好的茶水,示意了一下于术喝了一口后问道。

于术坐在那里,淡定地点了点头。

“不是,这次过来也是为了报答贵公子的饭钱。”

不待商赢开口,于术忽然想到他师傅对他交代,开口问道。

“不知道前辈是否知道这周围,哪里有修行门派?”

“门派?有倒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