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梦魇诡境
梦魇诡境 连载中

梦魇诡境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疯狂挖坑的兔子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江渚清 白栀夏

【女主向无限流、微恐怖、轻沙雕、有cp但几乎么得感情戏】 白栀夏,一个身世成谜的怪人,本以为埋藏了过去就能够重归平静的生活,却不想意外地坠入了一个诡异的游戏世界
而在这光怪陆离的背后,仿佛有着一双无形的推手,推动着她一页一页地撕开那被深埋的血淋淋的过往
展开

《梦魇诡境》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梦魇


凌晨两点的老街,街角的酒吧里还隐隐传出欢声笑语。

三两个醉醺醺的客人,勾肩搭背着走出来,走到街边忽明忽暗的路灯下,点上了一支烟。

夜风撩过,卷走朦胧的烟雾,丝丝凉意爬上几人的脊背,也带走了三分醉意。

几人凑在一起低声地说着什么,不时发出几声不怀好意的笑。

忽然,其中一个面朝街道的男子好似看见了什么,眼睛一亮,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友人。

旁边的几人顺着男子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远远的,一个身姿窈窕的黑衣女人一手拄着一把黑伞,正摇摇晃晃地走来。

那女人的另一只手里还晃荡着一瓶酒,看起来好像是喝醉了。

待那女人走近,几人的眼睛也瞪了个滚圆。

那女人一身黑色长裙,通身包得严严实实的,但那身材却是包不住的妙曼玲珑。

一阵风撩起女人鬓边散落的长发,露出她白皙姣好的面容。

“嘶——极品啊!”一个男人小声地感叹道。

闻言,身旁的几人也相视笑了起来,互相给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就一道向着那女人走了过去。

那女人低着头,好似是浑然没有察觉危险的逼近,依旧慢悠悠地走着,嘴里嘀嘀咕咕、断断续续地说着一些抱怨的话。

“……什么破领导,正经事儿不紧着,找茬倒是勤快……哼,老娘给你喝回来几百万的单子,要你加点薪水还扣扣嗖嗖的,破厂子迟早倒闭!”

靠近的几人挤眉弄眼互相推搡着,最后怂恿了一个小个子男人上前搭讪。

小个子理了理衣服和发型,清了清嗓子,用自以为很有磁性的低音问道:“这位美女怎么称呼啊?有什么烦心事儿吗?来一起喝一杯谈谈心呗,有什么麻烦哥几个帮你解决啊?”

“哈?”

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白栀夏,这会儿突然被搭讪,一时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她缓缓抬起头看向几人,一双杏眼带着些许迷离,脸上显露出来的几分茫然,让她看起来乖巧又无害。

小个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刚才离得远,只觉得是个肤白貌美的,这会儿离得近了,更觉得这人真的是好看的引人犯罪。

他回头望了望同伴,收到同伴的眼神示意,又壮着胆子说道:“你看啊,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家也不安全不是,来跟哥几个一起喝一杯聊聊天,完事儿了咱们送你回去啊。”

另一个高壮的男人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等不及小个子这么磨磨唧唧的搭讪,径直走了过来。

他假装不经意地绕到了白栀夏的身后,嬉笑着说道,“就是说啊,你看这路上都没几个人,万一遇上点什么……”

话音未落,高壮男人便一脸狞笑地伸出手,想把白栀夏揽入怀中。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看似毫无防备的女人,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

那高壮男的手还没圈住她,她已经回身将手中的玻璃酒瓶砸到了他的头上。

结实的酒瓶子在高壮男的头上爆开,鲜血淌了下来,他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跌倒在了地上。

被砸的高壮男懵了好一阵,后知后觉地抬手摸了摸头,看着满手的鲜血,凄惨地尖叫了起来。

其他几个男人也被这变故吓得后退了一步,直到听到受伤同伴的惨叫才回过神来。

“特么贱人,你找死!”一人怒吼着,抡起拳头就要上前。

白栀夏脸色一沉,高高举起手中的黑伞,劈头盖脸地对着那人就是一顿暴打。

“真的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一帮流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庭广众、成何体统!”

白栀夏一边追着那人打,一边嘴里念叨着,她本就憋了一肚子火,这会儿这伙上来骚扰的流氓,简直是撞到了枪口上。

“你特么……疯女人,你等着吧!我们报警了!快报警啊!”

被追着打的男人边逃边叫嚣着让同伴报警。

“来啊!报啊!你倒是赶紧报啊!怕你啊?老娘局子里有人!”白栀夏越打越起劲。

旁边的几人想要上前帮忙,却也被无差别的乱打抽了好几下,这个女人的力道出乎意料的大。

“你给我等着!**马上来了!”

一人嘴上说着,身体却是很诚实地搀起了跌坐在地上的同伴,撒腿就要开溜。

“你等着吧,**马上来了,关你进去,牢底坐穿吧贱人!”

几人一边逃跑,还不忘接着放狠话。

白栀夏气得疾走几步就要追上去,却突然脚下一个踉跄,伞拄着地,脸色不太妙地捂住了腰。

“腰肌劳损,绝对的一生之敌!”

她嘴里嘀咕着,眼睛却是依旧看着那群人离去的方向,“下手重了点啊,看来得跟老钱报备一下了……”

……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白栀夏才慢悠悠地掏出了藏在裙褶暗袋里的手机,一边往回走,一边开始拨号。

电话嘀了没两声,对方就接了起来。

“歪……老钱叔,我打人了……”

“不是,是几个小混混想占我便宜,我肯定正当防卫!我不挑事儿很多年了!”

“昂……这不跟你报备一下嘛,万一进局子了,你记得捞我哦……”

“嗯嗯,好……”

“嗯,我刚下班……还是老样子,又陪领导去灌酒了……也没多大事儿,我这千杯不倒呢……”

“嗯嗯,马上就到家了……累!怎么不累啊!我感觉我都快猝死了!”

“嗯嗯……回去就休息……”

……

气温越来越低,夜风吹得人冷到心底,白栀夏拄着雨伞慢吞吞地走进了一处老式小区。

整个小区黑洞洞的,连路灯都没有一盏是亮的,仿佛被黑幕笼罩着一般,四周静的出奇。

一路走着,白栀夏始终低着头,嘴里一停不停地嘀咕着什么。

野猫从树丛中钻出来,亮晶晶的眼睛扫过她,又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的,凄厉地嚎叫着窜了出去。

白栀夏对此早习以为常了,被笼在阴影下的脸上,有的只是麻木。

老旧的楼房里,楼梯间的灯早就坏了,墙上地上贴满了小广告,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灰尘的味道。

除了她以外,这栋楼里已经没有其他住户了。

打开家门,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她的脸上扯出一抹微笑,嘴里念着“我回来了”,又絮絮叨叨地对着空气说了不少回来路上的见闻。

一直到说无可说,她才歪倒在了沙发上,累得连鞋都来不及脱下,就沉沉睡去。

……

屋外的风越来越大,吹得呼呼作响,屋内却是寂静一片。

就连呼吸声都渐渐地微不可闻。

滴答——

被滴水声吵醒的白栀夏,艰难地睁开眼睛,眼前却莫名的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

滴答——

又一声,是在哪里呢?

连续的加班几乎把她的精力体力都榨干了,现在,她连睁眼都觉得费力。

滴答——

水声变得近了……

似乎就在耳边……

白栀夏想转过头去看,但是很奇怪的,她的头居然动不了!

滴——滴答——

白栀夏用力地眨了眨眼,眼前的景物似乎变得清晰了一些。

入目皆是白色,看起来就像是铅笔在白纸上勾勒出来的线稿。

这是一条狭长的走廊,地上散落着一些零零碎碎的块状物体。

咕咚——

这回不再是滴水声,而是好似有什么重物落入了水中。

迷迷糊糊间,眼睛余光似乎瞥见了什么,在她的下方,一圈圈涟漪逐渐荡漾开去,但她的腿却是不见了!

大脑中似乎塞了一团棉花,让她无法思考,只有本能驱使着她前进。

身体轻飘飘的往前移动着,每移动一分,她的身体下方就漾起一圈涟漪。

是血吗?

她在流血?

在她好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的时候,四周的纯白就逐渐被染上了血色,景象也慢慢变得清晰了起来。

积满了血水的走廊,散落其中的肢体残骸,还有一扇扇紧闭着的门……

白栀夏麻木地看着这一切,心里没有半点波澜。

不知又移动了多久,空气似乎越来越稀薄,她的呼吸也越来越艰难。

疲惫和窒息感几乎要将她淹没……

……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到此为止了的时候,眼前的场景终于有了一些不同。

本是看不到尽头的走廊,突然出现了一个拐角,在那拐角处的似乎是楼梯。

还没等白栀夏移动到楼梯口,一个矫健的白色身影突然从楼梯上跃下,动作快得好像是在被什么东西追赶。

看到那人的身影,白栀夏的意识奇异的有了几许清明,她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前面的姐姐……拉我一把……”

前方的人微微一愣,也没有停留,直接利落地一步上前,抓住了白栀夏的手,转身就继续跑了起来。

被带着跑的白栀夏,意外的感觉到了一种仿佛死而复生一般的快感。

然而,不等她进一步的感受,前面带路的人就突然跃起,最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洞窟……

……

一望无际的黑暗之中,一只巨大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一条缝。

在那仅露出一线的眼珠里,依稀可见闪耀的星云……

白栀夏在黑暗之中急速下坠,耳边隐约响起几声低语……

【欢迎来到梦魇之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