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庭前春
庭前春 连载中

庭前春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浅尝也可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司洛寒 苏盛客

苏盛客,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姐姐在哪儿....她还活着吗? 你这么想知道...... 取悦我,只要你能取悦我,我就告诉你你姐姐和她那个孩子在哪儿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变成蝴蝶飞走了....... 什么......人怎么可能变成蝴蝶...... 司洛寒,很好,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 你这次最好别让我再找到你,否则......展开

《庭前春》章节试读:

第8章 好久不见的人


这两拨人聚集在一起,所有人都蒙着面,手里拿着剑,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

之前苏盛客让属下都提前离开了,导致现在只有苏盛客和司洛两个人,在面对着这么多来者不善的蒙面客时,苏盛客有些担心,他将司洛又往身后多藏了一分。

剑拔弩张之际,突然从空中出现了两个身影,他们施展轻功,从旁边的楼宇处飞下,落在了苏盛客的面前。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青玉公子跟韩公子驾到啊。”苏盛客看清了来人之后说。

“离尘宫近来好大的动作啊,竟然如此心急。”青玉公子站稳后,拿出自己的扇子,轻轻地扇动着。

“哼,说我心急,那青玉公子现在是在干什么。我不是早就放出风,我们离尘宫没拿到藏宝图。”

“那是你们离尘宫自己说的,我们也没看见啊。”青玉公子与韩墨对视了一眼。

“那你们就不会用脑子想想,我若是拿到了藏宝图,还在这干嘛,早就去寻宝了呀。”

“苏宫主是经世之才,必然跟我们俗人的想法不同,我们哥俩今天的目的也很清楚,要么苏宫主把藏宝图交出来,要么,苏宫主就跟我们俩走一趟。”

“去哪儿?”

“当然是靖王府,王爷早就想见见威震江湖的离尘宫主了。”

“我要是不去呢?”苏盛客一边跟两人对话,一边眼睛瞄着各处可以藏身的地方。

“那可能要麻烦苏宫主把命留下了。”

一旁的韩墨将自己的佩剑慢慢地抽了出来。

苏盛客也看出来今日的一战在所难免,但是他担心会伤到司洛,于是他在跟韩墨两人说话的同时,一直在寻找可以供司洛藏身的地方。

在青玉公子与韩墨同时出手的一刻,苏盛客将司洛用力推到旁边,自己上前迎战。

苏盛客今天出门的时候没有带兵器,而对面的两人明显是有备而来,时间一长,苏盛客的劣势就显现了出来。

论起功夫来说,青玉公子与韩墨的功夫都在苏盛客之下,但是此时二人联手,且苏盛客心中还有顾虑,所以几个回合下来,苏盛客已经处于劣势,身上有了好几处的伤痕,随着苏盛客的动作不断地有鲜血流出。

十几个回合下来,苏盛客寡不敌众,他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只手扶在自己的膝盖上,喘着粗气。

“没想到堂堂靖王府净喜欢欺负手无寸铁之人。”苏盛客用手抹了一把嘴边的血迹,挑衅地说。

青玉公子想解释,韩墨拉住他,“靖王府做事喜欢干净利落,只要能达到目的,手段不重要。”

“哼,漂亮话都会说。却不知,今天若是杀了苏某,青玉公子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啊?”苏盛客对着青玉公子说。

“苏宫主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挑拨离间,还是好好想想明年的忌日还有谁会为你上香吧。”

“呵,这个就不劳韩公子费心了,我若真今日殒命如此,自然会有人为我安坟上香。”说完,苏盛客还向着司洛藏身之处望了望。

韩墨听其言,更是生气,立刻甩了个剑花,直奔苏盛客脖颈而去。

突然苏盛客的身前一声巨响,白雾四散,烟雾中韩墨根本看不到苏盛客的身影,又怕烟雾中有毒,赶紧用衣袖捂住口鼻,待烟雾散尽后,哪里还有苏盛客的身影,有人趁着刚才的烟雾将苏盛客救走了。

“韩将军,咱们还追吗?”青玉公子问韩墨。

“不用了,咱们本来就不是为他而来的。”

“啊?”青玉公子讶异。

韩墨将剑收回到剑鞘,走向一旁的司洛,一抱拳,

“司姑娘,久等了。”

“多年未见,韩将军,风采依旧。”司洛微微福身。

“哎,韩将军,你不会是来接她的吧?”青玉公子更疑惑了。

韩墨将司洛安置在了青玉公子在宜州城的府邸中,随后与青玉公子在会客厅商量后续的事情。

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司洛根本就睡不着,于是她来到了会客厅。

“韩将军,”司洛喊道。

“韩将军是从王府来的?”

“嗯。”

“王爷近来可好?”司洛犹豫地问。

“王爷很好,也很想念司姑娘。”

“王妃可好?”

韩墨没有回答,他想了想,问,“司姑娘想问谁?”

司洛见他点破了自己的意图,干脆直接了当地问,

“我姐姐,我姐姐可好。”

“贵人挺好的。”

“韩将军这次来,姐姐可有带口信给我”司洛一脸期待的问韩墨。

韩墨有些为难,“姑娘累了这么久,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要上路了。”

说完,也不管司洛在后面喊他,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

司洛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了。

苏盛客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都疼的厉害,一旁站着的是叶笙还有一个离尘宫的医者。

见到苏盛客醒来,叶笙高兴极了,她伏在苏盛客的床边,关心地问,

“你感觉怎么样?”

“我怎么在这啊?”

“从我在上元节上把你救回来,你都已经昏迷了三天了。”叶笙说。

“三天,这么久?对了,司洛呢。她跟我在一起的,你看见她了吗?”

苏盛客问到司洛的时候,叶笙明显的不高兴,但她说,“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就被那姓韩的杀了。”叶笙生气苏盛客竟然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安危。

“我问你司洛呢,你把她一个人扔在那了?”苏盛客抓住叶笙的手,质问她。

叶笙有些不自然的回答说,“那天的情况特殊,他们那么多人我就只能救你一个人。”

“所以呢,她呢?”

“应该,应该被带走了吧,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咳咳咳......”苏盛客的情绪激动起来。

“你把她一个人扔在那么危险的地方,竟然没有去找过她?”

边说着苏盛客边起身,叶笙拉住他,“哎,阿客,你要干什么呀?”

“我要去找她,都这么多天了,她肯定害怕死了。”

叶笙听到苏盛客要去找司洛,立刻将苏盛客死死地按在床上,

“阿客,你听着,现在韩墨那边的情况还不清楚,我不允许你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伤害自己。”

苏盛客还在挣扎,但是受伤的身体并不允许他这么的折腾,站在一旁的医者立刻上前给他施针诊治。

可是苏盛客此时心急如焚,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