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直播算命:你爹在下头裸奔三年了
直播算命:你爹在下头裸奔三年了 连载中

直播算命:你爹在下头裸奔三年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华卿卿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华卿卿 林清晚 现代言情

【无cp+直播+算命+单元剧情】上玄学课看虐文的林清晚穿书了,成了没了肾,瘸了腿,瞎了眼又秃头,但能顽强活到最后和男主HE的恋爱脑穷逼女主
醒来后看着自己家徒四壁,林清晚重操旧业直播算命赚钱
  水友,“我每天早上一睁眼,衣服全都不见了
”   正在吃东西的林清晚,“你爹都在下面裸奔三年了,你还想穿衣服?”   水友,“寝室有个女鬼,每天半夜让我给她画眉,还嫌弃我技术渣怎么办?”   正在吃东西的林清晚,“没事,她只是容貌焦虑,给她烧点化妆品就好了
”   水友,“我踏青回来腿就瘸了是怎么回事?”   这下,林清晚吃不下了,“骚年,你没事尿人大爷棺材板上干什么?”   后来,厄运缠身的虐文男主找到她:“看在我们曾夫妻一场的份上,救救我
”林清晚慢条斯理的掏出符纸:“卖别人一千,看在我们这么熟的份上,给你个友情价,一千……万
展开

《直播算命:你爹在下头裸奔三年了》章节试读:

第6章 你往后看


不用林清晚说,直播间的水友们听到这话,都忍不住要炸毛。

“你的后悔是因为自己做错事吗?明明就只是因为自己工作丢了!”

“我现在只恨不能穿过去弄死你!”

“你最好祈祷不要在大街上遇到我,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尝尝被摔在地上是什么滋味,脑袋被踩是什么滋味!”

“只有我一个人的重点放在了主播算命很准上吗?”

“演演演,继续演,我就看着你们演。”

经过大家这么一提醒,众人才意识到他们口中这个骗子女主播竟然真的会算命!

要不然怎么能把这个人从小到大的这些经历说得这么清楚?

就连他妈,都不一定能记得这么清楚吧?

马永恒看着直播间那些骂他的话,青筋直跳,气得咬牙切齿。

“你们,还有网上那些骂我的人,都是吃饱了撑的!我生活都这么艰难了,不就是弄死了只流浪猫,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吗?等你们生活不如意的时候,说不定做得比我还狠。”

林清晚真的被他气到了。

“你最起码还好胳膊好腿的,年纪轻轻,有大把翻身的机会。比那些年迈体弱,身体残疾的人不知道幸运多少!”

“他们哪怕是生活在泥潭中,也心系阳光,努力向上。不像你,三观狭隘得让人震惊。那些为流浪猫发声的人,不是他们多圣母,也不是他们双标,仅仅只是因为,他们还是个人。”

一段话,林清晚说得有理有据,不仅不是没理由的大骂马永恒一顿,反而是有理有据的在讲。

马永恒被怼得哑口无言,直播间叫好声一片。

看着满屏骂自己的话,马永恒索性破罐子破摔。

“是我又怎么样?谁让那是只贱猫?谁让它惹我了?我不仅这一次这么做,我下一次能做得更狠!你们最好期盼我不要再遇到流浪猫,否则我遇到一只弄死一只,遇到一只弄死一只。”

也不知道马永恒在脑补什么,他越说越兴奋,有些浑浊的眼睛里有些发亮。

“下一只就不单单是弄死这么简单了,我还要让它死得很惨,谁让它惹到我了?到时候,我把照片传给你们看啊?”

隔着屏幕,马永恒三言两语都快把直播间的水友们气炸了。

“天杀的,你敢弄试试!”

“可恨现在没有一条法律能够保护他们,否则我这个律师就算是拼尽毕生所学,也一定让你牢底坐穿!”

“这种人,就是潜在的杀人犯吧?”

“他们的内心就住着一个杀人犯!到现在都没有动手的原因,不外乎是杀人偿命,并且jc叔叔比较厉害,他们跑不掉罢了!”

“太可恨了!”

看着屏幕上这些人狠得咬牙切齿却不能做什么,马永恒变态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忽然笑了,看起来很扭曲。

“赶紧给我打钱,否则,我现在就去弄死一只贱猫给你们看。”

弹幕上因为骂得太难听,全是***

马永恒:“我就是习惯你们看不惯我,又弄不死我的样子。怎么样?有本事抓我去坐牢啊?”

弹幕:我**你妈

面无表情的林清晚忽然出声:“快了,很快就会有相关政策出台。你这种只会欺负弱小,心理扭曲的变态逃不掉惩罚。”

马永恒丝毫不怕:“那又怎么样?那也是以后的事了,能管得了我现在吗?”

“赶紧给我打钱,一人一百,少一个人我就去弄死一只流浪猫!”

有一部分心软的水友,已经颤抖着手去打钱了。

虽然他们内心都明白,打钱压根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但不打钱,他们又过不去心里这道坎。

他们还抱着一丝丝希望,希望这个人能稍微还有点人性。

看在他们打钱的份上,不要去伤害它们了。

另外一部分水友是气到心脏疼,他们一方面心疼猫,另外一方面又觉得不应该纵容这种恶人。

要是受他的威胁就打钱,以后这种人就会越来越多。

长此以往,不仅不能救猫,反而是在害了它们!

慌乱中,只有林清晚淡淡的说了句:“报应,虽迟但到。”

接连收到不少水友打过来的钱,找到生财之道的马永恒心情好得不得了。

“报应?我就弄死猫了,报应在哪呢?我怎么没看到报应在哪?”

林清晚伸手指了指他身后:“你往后看。”

马永恒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你当我是小学生啊,这点小手段就想骗过我?”

林清晚没说话,脸上的幸灾乐祸差点没压制住。

直播间的水友也从愤恨变成“哈哈哈哈哈”

马永恒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气急败坏的丢下句“装神弄鬼的,别以为这样我就会信你们”好让自己稍稍心安,而后皱着眉头,一脸戾气扭头。

下一秒,他差点瞪掉自己眼珠子。

“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