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小小村医很风流
小小村医很风流 连载中

小小村医很风流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蓦然以至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刘晓艳 王小凡 都市小说

王小凡每天下地干农活就已经累得要死,可偏偏村里的寡妇刘晓艳最近夜里老是叫他去修电灯,他不想去又不好拒绝,神烦得很
“晓艳姐,你家里的电灯为啥老是坏啊?”展开

《小小村医很风流》章节试读:

第7章 校花周雪芮


“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只见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女警员,推开院子的栅栏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身上严肃端庄的警服,掩盖不了她那惊艳的美貌,仿佛沉鱼落雁一般,所到之处,万花皆黯然失色。

而她那一双傲人的雪峰,更是挺拔夸赞,就连桃花村后面的盘龙山,在它们面前,也得自愧不如。

“校花周雪芮,老同学,你怎么来了?”

王小凡将脚下的赵二涛松开,见到初三的同桌,如今穿上一身警服来自家办案,很是目瞪口呆。

王小凡从小学到初二一直都和陈碧玉同桌,不过初三因为分尖子班,陈碧玉成绩不行,分到了别的班级去,王小凡的同桌就变成了盘龙中学的校花周雪芮。

“我爸是镇上的派出所长,我现在已经考编上岸,成为了镇上派出所的正式员工,是你妈打报警电话让我来的。”

周雪芮一副秉公办事的模样,冷脸如霜。

“这里没啥事,我来给凡哥还钱,不小心摔了一跤,摔肿了脸,吃了几口鸭屎,仅此而已,不需要你们这些警员同志来处理这点小事,我们现在就走!”

赵二涛做贼心虚,还未等王小凡开口,就主动站出来解释。

毕竟这事儿是他有错在先,他不但想要去侵犯寡妇刘艳丽,还砸了王小凡后脑勺一板砖,把昏迷的王小凡抬去矿坑活埋,这些事儿虽然都是犯罪未遂,但是性质极其恶劣,若是被警方知道了,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确实没啥事,一些小误会而已,赵二涛,还不快带着你的人滚蛋?真不好意思让你们大老远从镇上跑桃花村来一趟。”

王小凡也不想深究下去,不然那好不容易赚到的五万块钱非得吐出来不可。

赵二涛得到王小凡的开恩大赦,连忙带着人连滚带爬离开。

周雪芮何等聪明绝顶,怎会看不出其中缘由?

不过看到王小凡毫发无损,而且迷彩服口袋里装着满满一大叠钱,自己的老同桌很明显没吃亏,于是也就不和赵二涛等混子计较,只让他们赶紧滚蛋。

“王小凡,你以后少去惹赵二涛那伙人,他们有矿场的大老板罩着,有些事情就连我们镇上派出所也管不了。”

盘龙山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没少去镇上举报盘龙山玉矿场污染环境,可就连周雪芮她老爸,也对此无可奈何。

听说那玉矿的老板,是市里一个非常之有权势的大佬,那大佬黑白通吃,小小盘龙镇的派出所所长,他一句话就能换掉。

“知道了,以后我肯定不会去招惹他们,老同学,咱们多年没见,既然来了,要不到屋里去喝杯茶?”

王小凡嘴上答应,却没放在心上。

如今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贫困家庭留守农民,他得到了北玄天尊的传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王小凡带着周雪芮以及其他几个警员进到屋里,让妹妹泡了粗茶给他们喝。

刘秀芳以为是周雪芮帮忙把赵二涛那些地痞瘤子赶走的,一个劲儿感谢周雪芮和其他警员。

“阿姨,这都是我们的分内之事,不用客气。”

周雪芮手里拿着一次性茶杯,对刘秀芳回道。

然后随口问了一句:

“王小凡,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王小凡尴尬笑了笑。

“在家务农,没啥工作。”

“不会吧,你可是我们班里成绩最好的,就算上了高中,也在县里名列前茅,我记得你不是考上了省里的985大学吗?怎么没留在城里工作?”

周雪芮惊讶也很正常,要知道王小凡虽然名叫小凡,可他自打上幼儿园起就不小也不凡,长得高大帅气,学习又好,初中之前,几乎每次期末考试都是年级第一,上了高中也能考全县前十,不知道是多少女同学的偶像。

农村里出个大学生不容易,至今他还保持着是桃花村唯一的一个985大学生的记录,除了他之外,桃花村里别说985大学生了,就连一本二本,都好几年没考一个。

“以前的事不提也罢,之所以没留在城里工作,实话告诉你也不怕你笑话,一是因为我毕业出来创业被大学最好的兄弟给摆了一道,现在不但亏光了所有钱还欠了一屁股债被列入了失信名单,二是因为家里父母都有疾病不好干重活,妹妹今年高三得全力以赴高考,我看城里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就回家先帮衬一下,也好躲一躲那些追债的。”

周雪芮听了这话,唏嘘不已,感慨物是人非,人生无常。

谁又能想到,一直以来的天之骄子,竟然会落得如今这样的惨境呢?

她不免同情王小凡。

“小凡,你别气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很快就能东山再起,就算在农村混,也能混出一番天地!”

王小凡内心一暖,像周雪芮这样不嫌弃他的人可不多。

他创业失败这段时间以来,没少见过世态炎凉,就连村长陈金贵也变得看不起他。

以前看他是大学生,虽然家庭贫困了点,但也算是个潜力股,陈金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他和陈碧玉交往,后来发现他破产欠债,混得灰头土脸,立即就变脸,严厉警告离他女儿滚远点。

周雪芮喝完一杯茶水,说镇上还有别的工作要忙,就回去了。

走之前突然对王小凡说:

“对了,一周后初三同学聚会,你要不要去?大家老同学很久没见面了!”

若是换作以前,王小凡肯定打死不愿意去,毕竟他人生那么失败,去参加同学会肯定会成为别人的笑料,但是现在不同了,他虽然依旧欠一屁股债,依旧穷个叮当响,但是他有了足够的底气——北玄天尊的传承!

“好,到时候我一定会去!”

周雪芮就说:

“那我拉你进同学聚会群,具体的时间地点班长会在群里说。”

周雪芮把王小凡拉入了班级聚会群,然后就走了。

王小凡送她出门之后,没怎么去看群里的信息,躲债的这些日子,他早已养成了不看微信信息的习惯。

将手机扔一边,就去捣鼓刚采回来的草药。

“小凡,你爸的腿又淤血不通了,赶紧带他去隔壁村的老祥那边做做针灸!”

刘秀芳出来对王小凡说了这么一句。

原本早上她打算等王小凡灌田水回来,就让王小凡带他爸去老祥那做针灸,不料王小凡去灌田水,还顺带进了一趟深山采药,导致这事儿拖到了现在。

老祥是附近十里八乡尤为出名的老中医,因为没有行医资格证,前年被人举报进去蹲了一段时间,两个月前才放出来。

不过要说老祥的医术,乡亲们都会纷纷竖大拇指,治疗癌症、绝症这样的大病大痛他没有办法,但是治疗跌打损伤,皮癣脚气,感冒发烧等小病小痛,他一针下去,再加上几味中药,基本上就能药到病除。

而且他收费极其便宜,镇上卫生院打针开药,少说也得几十上百块钱,他一般十几块钱之内就能帮你搞定,可谓是非常之有医德和良心。

“妈,现在快天黑了,不用去劳烦祥伯,爸的腿我能治好!”

王小凡一边磨着药材一边信誓旦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