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游戏动漫›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我很正常
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我很正常 连载中

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我很正常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啻寅 分类:游戏动漫

标签: 啻寅 游戏动漫 袁夜

【原创世界、不圣母、不无脑、带宠物、半无敌】 【本书偏慢热,世界观很大】 …… 消失于历史中的王国,黑雾中游荡的怪物,活在短暂阳光下的人们,扎根于黑雾中“折磨”自己的疯子,一切的一切组成了交织错杂的阴谋、阳谋
在这尔虞我诈、炮火连天的世界里,又有多少人能够不成疯魔,不陷绝望,不成棋子? 而这些对于袁夜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吸引力,自己想的只有一件事情:解决一切烦心事,然后躺在月光下,仰望星空……展开

《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我很正常》章节试读:

第7章 路成天


其余几人以为1号保镖还没有死,也不敢直接用小刀刺向袁夜。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刚要冲上来,袁夜却直接将保镖砸向后面包围自己的两人,一转头,已经有两道寒芒映照在袁夜的眼中。

身体下沉,腰椎发力下压,暂时躲过了眼前两位保镖的攻击。顺势一扭,将手中的匕首直接插入其中一名保镖的大腿,拔出后迅速再插入另一个大腿。

扑通!

刚才被扎的保镖应声倒地,抱着自己的大腿哀嚎不止。而旁边的另一位保镖已经撤退了几步,明显是被袁夜的攻击吓到了。

袁夜刚刚将身体调整回来,听到了身后发动机的轰鸣声,应该是他们叫的后援。

在现在这个分秒必争的情况下,即使袁夜速度再快,但要一个人无伤击败10人也是需要耗点时间的。

趁着其余几人害怕,快速冲入巷子,只见到一个少年被三个保镖按在地上。

袁夜赶紧冲刺,忍着心中的反感,捡起地上的一根钢管,直接向三人抡了过去。

两人即使躲闪,但一人明显没有反应过来,直接一下砸到太阳穴上,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眼睛、鼻子和耳朵正在向外淌血。

当前情况下袁夜当然没时间手下留情,其余两人只是认为那人被击晕了,用脚踢了踢他,见他还不醒,还以为是要装死躲开这次战斗。

一个人盯着眼前的袁夜,另一人蹲下摇晃倒在地上的那位保镖。稍微晃了晃见还没有醒来,低头一看,脸色吓得苍白。

刚刚抬头要和同伴说的时候,同伴也直接倒下,随后,自己除了耳边的轰鸣声和眼前不断下落的视角,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袁夜将三人直接用力击毙后,右手拉起倒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少年。

“喂!你是是谁啊?”

“救你的,现在闭嘴,跟着我跑。除非你现在有什么去处。”

后路已经被围堵,那就只能走旁边的一个小胡同了。

袁夜看着眼前的地图,立刻窜入旁边的小道。

路成天立刻闭上嘴,紧跟着袁夜的步伐。

跑了一会后,没有再继续向前跑,直接扒着两边的防盗窗就要爬上屋顶。

低头一看,路成天还在手忙脚乱地爬着第一个防盗窗,袁夜喊了一声跟上,就继续向上爬去。

听到下面有脚步声,就低头看向路成天,可没想到的是,前后小道都有黑色西装的人直接冲了进来。

看着两边不断涌入的人群,袁夜明白,现在就算是下去救路成天也没用,不把自己搭进去就算不错。虽然现在屋顶上面可能已经有人在等待袁夜落网。

“放轻松。放轻松。”一个已经上了年纪的老者拄着手杖,走进小道。小道内的西装人都为其让路。

老人来到路成天旁边,什么都没做,而是抬头对袁夜说道:“我觉得咱们有一些误会,您说是吗?”

而路成天再次被刚刚冲进小道内的保镖制伏,看到老人后却停下了挣扎,老人点了下头,刚刚正在压制路成天的保镖立刻起身,之前被压倒在地的路成天立刻起身抱住眼前的老人。

“爷爷,你终于来了!”

看着下面爷孙俩的重聚,袁夜有点怀疑乐园的任务难度了,就这?而且这剧情怎么想怎么怪,但是转念一想,应该是自己了解的不够多,说不定这就是他们打招呼的方式呢。

在路成天的招呼下,袁夜也直接跳了下去,走近看着路成天,突然发现了事情不对,他的眼睛就像是被裹住一层迷雾一样,完全失去光泽。

袁夜立刻向后撤退,但是身后已经有人在后面等待着袁夜,伸手就将袁夜死死抱住,袁夜直接将手中的匕首旋转出来,刚准备要将手中的【斥候】,刺入那人大腿时。

“停下来,要不然这小子可就要死了。”

袁夜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身后的那位保镖被袁夜吓的冷汗直流。他往老人的方向看去,发现老人正在对他点头。

保镖像是获得支持一样,松开了抱住袁夜的手,直接蓄力一拳就要轰在袁夜的后脑勺上。

但袁夜侧身一转,手臂借助着惯性直接将【斥候】送入保镖的太阳穴中。

见身后的保镖都要上去将袁夜做掉。老人一抬手,镇住了身后的众人,看了一眼袁夜,再看看被控制的路成天,感叹了一句:“不得不说,你的运气真的好啊,在这情况下都能召唤出这么个狠人来。”

“跟我来吧。”说完,老人直接转身走出去,路成天也在后面跟着。老人面前的保镖都立刻退让两侧,没有一个敢直视老人的。

袁夜将手中的匕首在已死的保镖衣服上蹭了一蹭,转了一圈,在收入自己袖口的一瞬间,直接收到自己的乐园空间内。

袁夜慢慢走出小巷,十分得瑟地看着两侧的保镖,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打自己的,虽然可能是自己产生了震慑作用,但是大部分应该还是那个老人下了命令。

慢慢已经走出小巷,之前的两辆车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辆十分低调的黑色加长车。

见到车内有老人和路成天,袁夜才敢上车。

上车后没多久,对面的老人揉着手杖说:“你知道你之前做了什么事情吗?”

看袁夜已经闭上双眼准备小憩,老人像是自言自语道:“他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见这周边的景色了吗?”

袁夜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四周的景色:什么都没有……

就像是海平面一样,除去地面以外只有太阳映照的晚霞。

可我明明记得上车还不到十分钟啊,速度这么的快吗?

老人也望着窗外的风景,失神道:“你知道吗,这里之前可是有不少人呢,但是随着他的出现,这座城市的北边蒸发了……”说完,指了指路成天。

随着外面阳光的消失,车内进入了沉默。

路成天的眼睛忽然亮起,眼睛从原来的黑瞳变成血红色,眼白的地方反而变成黑色。

但是车内没有任何一人注意到。

“之前那些穿西服的,是我的小队。”老人继续说着与当前场景毫不相关的话:“他们都是普通人,也都是之前把家安置在城北边的人……”